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从囚徒到省委书记2:上任之后[平装]
  • 共2个商家     17.40元~21.80
  • 作者:白石(作者),冯以平(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7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4125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从囚徒到省委书记》是一部有着深刻教育意义对现实和未来都仍然具有强烈警示意义的小说。作者以亲身经历凝结着斑斑血泪的细节,抒写出一部令人震撼、发人深省的历史画卷、勾勒出在新中国历史上造成重大逆转、产生严重损失的反右派斗争的真实图景。看了恍若重又回到那个使人胆战心惊的噩梦里。有的地方看了让人心痛欲裂,止不住热泪纵横,难以卒读。
    这部自传体长篇小说令人震撼的篇章,炼狱中的暗无天日,血泪斑斑,让人拍案而起,心潮澎湃。传奇式的人生沉浮,大起大落,以纪实手法呈出,勾勒出一个大动乱、大震荡时代真实生活图景之一隅。历史,不应该被遗忘。小说,以艺术形象记载一个民族的心灵史。
    反右派,是新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可以说是“文革”那场大劫难的先导,却很快淡出了人们的记忆,不仅年轻的一代,已无从回首,连当事人回想起来也仍然发蒙。白石同志因始终不承认任何“罪行”,被打成极右,在劳改单位改造二十年,又押送回老家“群众专政”。他们夫妻二人以亲身经历为背景,在耄耄之年写出这部长篇小说,把几乎打包存档、束之高阁的往事,从一个侧面活生生地又展现在我们面前。因系亲身经历,写的是那样真实,那么触目惊心。人们从中可以得到的启迪不仅是多方面的,也是刻骨铭心的。惨痛的浩劫不能重演,便是此书揭示的历史教训,这是深刻而具有巨大意义的。

    作者简介

    白石,1927年生。河北乐亭人。1945年参加革命。曾于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在大学学习文学,研究生。出校后做青年工作。发表计歌、散文、文艺理论文章百余篇,出版过特写集。1957年打成右派,因始终不承认任何“罪行”,从严惩处,在劳教所改十二年,以后又是漫长的“群众专政”。1979年平反后,在中科院一研究所从事经济研究,发表经济论文多篇,论文收录《中国农业年鉴》。与人合作出版了百万字的《农业技术经济手册》,并很快再版。同时发表了文学理论文章、散文、杂文多篇。与冯以平合定中长篇报告文学多篇,出版了长篇报告文学《金钱与诱惑》。与人合作编写了六集电视剧《噩梦醒来迟》,在中央电视台等多家电视台播出。
    曾任中共河北省委常委、秘书长。中共河北省纪委书记,中央纪委委员。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冯以平,女,1931年生,江苏省徐州市人,1948年参加工作。长期做编辑工作。1957年打成右派。曾任《河北青年报》《河北科技报》《女子世界》等报纸、杂志社编辑、总编、编审。在报刊上发表报告文学、散文和特写百余万字,出版了长篇报告文学,与人合作编写了电视剧。
    中国作家协会河北省分会会员。河北省女新闻工作者协会副会长。其业绩载入《中国出版人名词典》《中华人物辞海》。

    目录

    第三部

    文摘

    白刚打成右派后,因为不承认任何错误,不写一个字的检查,被从严惩处,开除党籍、公职,在劳动教养所劳动改造十几年,以后又送农村群众专政。在劳改部门和农村被专政二十多年,改正以后仅仅四年,1983年初便被任命为省委书记( 省委书记为副省,第一书记为正省 ),从中国科学院一个研究所的室副主任( 副处 )一下跳到副省,人们说你可真是从地狱到天堂,一步登天了。可是他却有所惶惑:去的是天堂?还是难缠的是非之地?真难以预料啊!

    他的一生大起大落太多了,许多都是戏剧性事件,令人难以想象。18岁在大学学习时便蹲了国民党的大狱。当时认为他是共产党的地下领导人,遭特务逮捕,关押在一个肮脏、潮湿的废弃地堡里,经多次残酷审讯找不到证据,又整不出口供,便把他投入了监狱。后来国共和谈签订了“双十协定”,内有释放###的条款。国民党便把已知道不是共产党的白刚,作为共产党###释放以收买人心。他第二次又上了国民党的黑名单时,地下党组织通知他仓惶出逃,经历许多惊险才到解放区。

    解放后又是一系列政治运动,“审干”刚刚被解除怀疑,“反胡风反革命集团”、“肃反”中又先后被打成“胡风骨干”、“现行反革命”,被长期看押。恢复自由不久,又来了鸣放。他什么都不敢说也不想说,但终于还是被打成右派反党集团的幕后操纵者。

    既是幕后操纵者,就可以随意罗织罪名了。这些厄运的来临都是晴天霹雳,令人猝不及防。说他多次大起大落,实际过去的大起,无非是由被看押的现行犯到获得自由,从半自由人到宣告查无实据,恢复工作。由几十年被劳改被专政的右派到恢复名誉,恢复原来的工资级别。这种大起主要是就生活上、政治上说的。五十多岁的人了,又恢复几十年前他二十多岁时的级别,已经算不上什么大起了。所以过去的大起,严格说并没有大起过,大落则是一落千丈,转瞬间就跌入深渊。

    这次可是意想不到的大起,真是晴天霹雳,对他的震动太大了。他从没想过,也不敢想。

    本来1982年底,研究所老书记田诚带着白刚去省委组织部时,白刚从组织部长那种不平常的笑容中,说“省委有点想法”时,就应该想到事情可能有了什么可喜的变化。中科院早在1982年根据“四化”要求进行机构改革时,就决定白刚任研究所党委书记,这决定须经省委同意,半年前已提交省委,但省委就是不批复。研究所班子老化,班子成员都是七十岁左右的人了,早就等着下台了。老书记几次找省委都没个结果,他气急了,带上白刚一起去找省委组织部长。

    一进屋还没等落座,老书记就对部长喊叫:“我来还是为白刚同志任命的事儿,我们那儿班子几乎瘫痪,就耍我七十多岁的老头子了。白刚同志半年前中科院就任命了,他可已经接手工作了,省委老不批是怎么回事呢?我今天把他也带来了,省里有什么不同意见,当面说说吧!他经过许多磕撞,说什么他都会经得住。”组织部长对老书记的吵闹,一点也不生气,倒是十分殷勤地招待,让座,倒茶,还特意找出了一盒高级烟,问白刚会不会吸烟。大家都落座以后,他才说:“老同志别急嘛!半年都等了,再等等吧!你七十多了,我不也是七十多了,现在还不是整天忙着机构改革?”

    “你这里有人帮你呀!我那里可只耍我一个人哪!”部长说:“再等等再等等!”老书记仍不肯松口:“我就不明白,这么点事省里为什么就不批呢?”

    组织部长没有马上回答,他和白刚没见过面,显然对他很感兴趣。一直笑着对他打量,那笑容中充满了诡异,充满了神秘,而又是十分真诚和衷心的微笑。打量了一阵才说:“省委有点想法。”但老书记追问什么想法时他却不说,只说:“快了!再等等吧!”

    这种情况白刚哪敢往好里想,多年的坎坷使他遇事总是往坏的方面想,当时他想:省委是不是认为我从副处一下就提到正厅太快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