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笑看沧海欲成尘:唐诗中的仙神鬼怪[平装]
  • 共1个商家     11.20元~11.20
  • 作者:江湖夜雨(作者),满庭蝴蝶儿(插图作者)
  • 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96184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笑看沧海欲成尘:唐诗中的仙神鬼怪》:唐代的先人们给我们留下了许多美丽的诗句,那些诗句中的密码经历了千年的时光,依然沉默在暗黄的书页中。《笑看沧海欲成尘:唐诗中的仙神鬼怪》作者江湖夜雨在此再次秉烛,引领读者在其烛光下,领略了唐诗中的别样的斑谰瑰丽、幽冷飘忽的意境,认识了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中的难以忘怀的那部分奇异瑰宝。一段段神仙鬼怪的故事动人心魄;一幅幅人性张扬的画面跃然纸上;一首首欲生欲死的爱情绝唱寄托了现实中的我们心里的梦想和渴望……

    作者简介

    文字:江湖夜雨,本名石继航,山东临清人,天涯煮酒论坛著名写手,网络诗词鉴赏家。中央电视台《中华情》诗意系列特邀撰稿人及文学顾问。迄今出版有《长安月下红袖香》《昨夜闲潭梦落花》《千年霜月千家诗》等十余部诗词鉴赏作品。
    插图:满庭蝴蝶儿,本名薛敏,毕业于山东戏曲学校美术专业。承传家教,自幼喜爱绘画,尤擅画工笔人物。

    目录

    序?谁是任公子,云中骑碧驴?/1

    卷一?秦妃卷帘北窗晓——女仙卷?/7
    上元夫人?/11
    嵩山仙女?/25
    后土夫人?/28
    织女?/35
    青童仙女?/41
    天台二仙女?/49
    金车美人?/57
    许飞琼?/63
    萼绿华?/69
    杜兰香?/73
    樊云英?/78
    西王母?/89

    卷二?闲来高卧九重云——地仙卷?/93
    吕洞宾?/97
    汉钟离?/108
    韩湘子?/111
    蓝采和?/115
    张果老?/119
    许宣平?/123
    芙蓉古丈夫与毛女?/128

    卷三?北邙空恨清秋月——怨鬼卷?/137
    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情鬼篇?/141
    安邑坊女?/143
    湘中女子?/146
    王氏妇?/149
    王丽真?/157
    唐晅妻张氏?/161
    孔氏?/166
    潮生沙骨冷,魂魄悲秋风——孤魂篇?/170
    商山客死书生?/172
    襄阳旅殡举人?/175
    亡魂徐侃?/179
    隔窗鬼?/182
    沙碛女子?/185
    郑琼罗?/187
    富春沙际鬼?/189

    卷四?烟灭石楼空,悠悠永夜中——狐怪卷?/193
    东阳夜怪?/196
    原陵老翁(狐精)?/208
    夭桃?/214
    孙长史女(猩猩精)?/219
    袁长官女(猿精)?/225
    真符女(虎精)?/230
    石瓮寺灯魅?/238
    维扬少年?/244
    太白山魔?/249
    附?漫话中国神仙谱?/255
    玉皇大帝?/259
    三清四御?/262
    骊山老母?/265
    九天玄女?/267
    四大天王?/269
    四大天师?/272
    托塔天王?/275
    太白金星?/277
    财神?/279
    福、寿、禄三星?/280
    二十八宿?/282
    雷公?/284
    龙王?/287
    四值功曹和六丁六甲?/288
    城隍和土地?/290

    后记?一杯春露冷如冰?/293

    序言

    谁是任公子,云中骑碧驴
    日月如轮,碾万物为尘土。时间,拥有着一双最具有魔力的大手。“南风吹山作平地”,就算巍峨如山岳亦湮灭为平川,“鸡鸣风雨海扬尘”,即使浩瀚如大海也巨变为桑田。
    没有永久辉煌的帝国,没有万世鼎盛的家族,一切我们都留不住,再强悍无比的人,也会在时间面前屈下膝来。正如旧小说中所说:“随着你举鼎荡舟的神力,到头来少不得骨软筋麻;由着你铜山金谷的奢华,正好时却又要冰消雪散……”
    相传曾狂妄地令百花在冬日里齐放的武则天,晚年时却也诚惶诚恐地派人在嵩山顶上投下赎罪金简,虔诚地向上天祷告说“迄三官九府除武曌罪名”。
    佛经中说,就算是修行极高的“天人”,五百岁后,也面临着“天人五衰”的悲哀:“衣服垢秽”“头上华萎”“腋下流汗”“身体臭秽”“不乐本座”。
    可叹这月寒日暖,来煎人寿。“王母桃花千遍红,彭祖巫咸几回死”,又何况尘世中碌碌庸庸的凡人?
    岁月无形,光阴无情,何等无奈!正如李白之诗:“白日何短短,百年苦易满。苍穹浩茫茫,万劫太极长。麻姑垂两鬓,一半已成霜。”
    也许是出于对湮灭无存的恐惧,自古以来人们就幻想可以有生命的另外两种形式——“神仙”和“鬼魂”。神鬼之事,孔夫子避而不言,称“未知生,焉知死?”所以就算是在古籍中,也是归于野史轶闻之类的。
    在蕴藏着无数诗歌瑰宝的《全唐诗》中,神、仙、鬼、怪、僧、道之类的诗作被放在最后,还不如女子们的诗卷更靠前些。可见也是被打入“又副册”了。而我们现在流行的诸多唐诗选本中,更是不选这类被人目为“荒诞无稽”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诗作。
    然而,江湖夜雨却觉得《全唐诗》尾卷中的这些诗还是值得我们品味的,神仙鬼怪,或云虚妄,但其中折射出人们的幻想和渴望。
    早在庄子的笔下,就出现了这样的形象:“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生性浪漫多情的唐代人,更是创造了许多传奇的故事,塑造出不少拂云醉月、餐霞饮露的神仙形象,这些神仙诗,就算并非真是仙人所写,但无不带着缕缕清风,浩浩云气间那种逍遥自在之真趣。
    “笑看沧海欲成尘,王母花前别众真”,这是女仙戚逍遥云中留语;“九天日月移朝暮,万里山川换古今”,这是丑仙马湘山巅所题;吕洞宾先生抚须而吟:“三千里外无家客,七百年来云水身”;韩湘子笛中留音:“他时定是飞升去,冲破秋空一点青”;蓝采和拍板踏歌:“红颜三春树,流年一掷梭”……
    乘云车,驾白鹿,食碧藕,饮琼浆,这些诗句带给我们的是一个纯洁美好的神仙世界,就算是我们只能仰望羡慕,就算是这些全是我们心中的幻象,然而,请允许我们保留一点精神寄托,来安慰自我吧。
    有趣的是,《全唐诗》中的不少神仙诗,尤其是女仙的诗,充满了人情味。她们和人间的书生相酬相和,以诗传情,风韵十足。位列紫极,尊贵无比的上元夫人、后土夫人,以及织女、许飞琼等女仙,都和人间的书生或美少年有着情爱因缘。上元夫人留诗道:“为爱君心能洁白,愿操箕帚奉屏帏。”织女也说:“佳期情在此,只是断人肠。”这其中没有半点冷傲高贵的“神仙性格”,简直就如同凡间女子的温婉口吻。
    古壁生凝尘,羁魂梦中语。《全唐诗》中的鬼一点也不像《盗墓笔记》《鬼吹灯》等书中的“粽子”(会尸变的僵尸)那样吓人和恶心。这些吟诗的鬼,影子中透着凄凉和落寞:南北朝时的一代豪雄慕容垂化身为黄衣鬼立于坟上对唐太宗说:“我昔胜君昔,君今胜我今。荣华各异代,何用苦追寻”,透着英雄末路的感叹。旅途中病死于襄阳的举子,化身为鬼,惆怅地对路人叹道:“荒村无人作寒食,殡宫空对棠梨花”,有着才子不遇的悲伤。同样,晚唐时不得意郁郁而亡的诗人邵谒,阴魂不散,托巫觇之手写道:“惆怅不堪回首望,隔溪遥见旧书堂。”
    有道是“鬼是女的厉”,长发的贞子远比生化危机中的怪物更阴煞瘆人。相比之下,女鬼的诗更加幽怨。被人冤杀的郑琼罗的鬼魂远逐千里,哀怨道:“春生万物妾不生,更恨香魂不相遇。”孔氏因怜念自己的五个孩子被后母欺负,从坟冢中出来抚慰孩子,叹道:“死生今有隔,相见永无因。”而驿楼上那个幽然而来,沓然而去的湘中女子诗中更透出纠缠无尽的凄楚情怨:“佳期不可再,风雨杳如年。”
    此外,还有灯魅、花精、獭怪、狐妖等,无不吟出荒烟蔓草间的冷隽和诡秘。
    “姑妄言之姑听之,瓜棚豆架雨如丝。”如果将上面所写的这些神仙鬼怪的诗全都信以为真,则不免太过呆笨了。神鬼之说,实为虚妄。然而,据此将《全唐诗》尾卷的这些诗句打入冷宫,束之高阁,任其尘封虫蠹,也是很可惜的一件事情。
    现在不少人都喜欢收藏古董,古董之所以可贵,并非是它现在的使用价值,而是它上面所凝聚着的厚重历史痕迹。正因如此,才像谜一样吸引着我们去探究和品味,让我们如痴如迷。《全唐诗》中的这些仙鬼之诗,当然说不上能如李白、杜甫等人的诗作那样字字珠玑,在艺术上炉火纯青,但其中同样也凝集沉淀了唐代的历史和文化。
    武侠故事或者悬疑小说中,常有这样一种情节:在幽深晦暗的地道中,突然打开一座神秘诡异的暗室,其中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样的事情让人既紧张又兴奋。翻开《全唐诗》尾卷中的这些神鬼仙道的诗篇,我就有一种这样的感觉。
    神秘而旷邃的境界,可以包笼天地、役使造化、驱遣幽明,这是唐代的先人给我们留下来的诗句密码,它经历了千年的时光,依然沉默在《全唐诗》的暗黄书页中。让我们秉起烛光,照亮其中的斑斓瑰丽、幽冷飘忽……

    后记

    一杯春露冷如冰
    写完我这第十三部书稿时,正是初夏时分。眼前恰是“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燃”的图景。夏日长长,炎炎的烈日下,匆忙奔走之人不免汗下如雨,心烦意躁。而似我之无欲无求之辈,寻得一片冉冉绿茵,新浴散发之际,最宜谈《齐谐》《山海》,读志怪神仙。大有“春花秋月入诗篇,白日清宵是散仙。空卷珠帘不曾下,长移一榻对山眠”之情致。
    神仙之事,缥缈难言。如同九重高天上的青云,可望而不可即,又似万丈古井深处的月影,难捞更难得。千年之前,唐代大诗人张说,就曾泛舟在横无际涯的洞庭湖上,望着烟波浩渺的湖面,发出“闻道神仙不可接,心随湖水共悠悠”的浩叹。
    “白发终难变,黄金不可成”, 无论拥有多么尊贵的身份,多么炫目的财富,多么惊艳的容颜,都无法抵御岁月尘埃的一遍遍覆盖,拒绝风霜利刃的一次次雕刻。无可奈何,时间流去,逝者如川,不舍昼夜。正所谓:“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逝川与流光,飘忽不相待。春容舍我去,秋发已衰改……”
    我的书案上,有一块从太行山上捡回来的小石块。它既没有圆润光洁的表面,也没有奇特怪异的造型,却像是一块凝固了的泥巴。没错,十二亿年前,太行山是一片海滨,它就是沙滩上的一块泥巴。那时候,一样有海风,有波浪,有阳光,如今,这一切记录在石上的痕迹依然保存着,而时光已过去了十二亿年。它从泥块变成为石块,而昔日的沧海,如今已是我脚下的桑田。
    从来系日乏长绳,水去云回恨不胜。
    欲就麻姑买沧海,一杯春露冷如冰。
    我们是如此的渺弱,又怎么会有能力买得下那汇聚百川的沧海?我们如同是一只只翅膀单薄的蝴蝶,终其一生,也飞不过这无涯的沧海。“南风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吴移海水”,当沧海已化为麻姑手中的一杯春露,蝴蝶的踪影又在哪里?
    “山河大地本是微尘 ,何况是尘中的尘”,我们就如同浮在空气中的尘埃,不知道会在哪个时候,被哪阵风吹向哪个角落。明了这一切,不免有失落和惆怅,然而,同样也会使我们不再偏执于一些鸡虫得失的小事,从而得以解开纠缠在心里打不开的死结。让这些烦恼,像露水一样在明天的太阳下蒸发飘散吧。
    草木不可以没有阳光,人生不可以没有梦想。这本书中的神仙故事,寄托了我们心中的梦想和渴望。就让这些故事,给我们带来一次人生逆旅上的沉酣快意。
    最后,录诗仙李太白《有所思》一诗作结:
    我思仙人乃在碧海之东隅。
    海寒多天风,白波连天倒蓬壶。
    长鲸喷涌不可涉,抚心茫茫泪如珠。
    西来青鸟东飞去,愿寄一书谢麻姑。
    附:本书插图由山东日照的朋友薛敏精心绘制,在此表示感谢。
    江湖夜雨
    2010年8月

    文摘

    插图:











    卷一
    秦妃卷帘北窗晓——女仙卷
    我国的“神仙系统”很有中国特色。有些教派宣称真神只有一个,有些教派劝诫人们老老实实地低下脑袋检讨自己的“原罪”,就算能上天堂也是咽气之后的事啦。但中国土产的道教却并不如此,说来道教很有“进取精神”,讲究“神仙是人做, 修炼不辞劳, 吃得苦中苦, 正果才修到”,天宫的大门常为有志者敞开,列仙众神宁有种乎?
    人们常说古代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的思想非常严重。但相传修仙之途,却并非如此。恰恰相反,道教甚至说女子修仙比男人还事半功倍,有“女子修一年顶男人五年”之说。仔细想想,倒也有可能,要不怎么不挥刀自宫就练不成葵花宝典呢?
    好了,不乱扯了,传说中的女仙形象实在是令人羡慕,比如杜光庭专写女仙的《墉城集仙录》中就说很多女仙们“年二百八十岁,颜如桃花,口如含丹,肌肤充泽,眉鬓如画,光彩射人,视之如十七八者”。
    号称岁月不在脸上留痕迹的赵雅芝姐姐,上足妆加打灯光,看起来也至少像三十八的,女仙们二百八十岁,还青春永驻十七八,人家不是天仙谁是天仙?
    《太平广记》中有一则故事很有趣,说是汉朝时有使者行经西河这样一个地方,在城东看到一个少女正打一个老翁。这个老翁头白如雪,已是古稀之年,却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接受杖打。使者大为惊奇,于是诘问为何此处有这等风俗?没想到少女答道:“这老头是我儿子。我的舅舅伯山甫精通神仙之道,隐居在华山中。他可怜我多病,就拿仙药给我,于是我青春永驻。可我这个儿子,不肯学仙,于是成了这般老朽的模样,我生他的气,所以才杖打他。”使者问女子和儿子年龄各多少,女子回答说:“我一百三十岁,儿子七十一岁。”
    “华岳无三尺,东瀛仅一杯。入云骑彩凤,歌舞上蓬莱”。高峻的山、广袤的海,都显得渺不足道,时间的消磨、山海的沧桑都付与嘴角间那不经意的拈花一笑。这样的情怀,这样的梦境,多么令人神往!
    ┃上元夫人┃
    在众女仙中,除了母亲辈的圣母元君(老子的母亲)和金母元君(即西王母,也就是民间说的王母娘娘)外,地位最高的就是上元夫人了。上元夫人在众女仙中地位尊崇之极,她“统领十万玉女名箓”,简直就是女仙系统中的CEO,有“一仙之下,万仙之上”的架势。
    让我们通过《全唐诗》中的几首诗篇,来看一下上元夫人的故事。
    上元谁夫人,偏得王母娇——汉武帝内传中的故事
    我们先看李白笔下的上元夫人:
    上元夫人
    李白
    上元谁夫人,偏得王母娇。
    嵯峨三角髻,馀发散垂腰。
    裘披青毛锦,身著赤霜袍。
    手提嬴女儿,闲与凤吹箫。
    眉语两自笑,忽然随风飘。
    李白这首诗中所写的上元夫人形象,完全来自《汉武帝内传》一书。据考证,此书大概成于魏晋年间,唐代诗人们大多都读过,李商隐诗中也引用过其中故事。《墉城集仙录》中介绍上元夫人时也袭用了这本书的描写。
    书中说汉武帝刘彻喜好神仙之术,终于感动了上天。当时汉武帝正在承华殿中闲坐,猛然看见一个非常美丽的青衣女子,自我介绍说是天宫的玉女王子登,是西王母从昆仑山派来的。让他静心斋戒,等候王母降临。
    汉武帝于是吃素祈祷,把政务委于臣子处理,又在大殿上铺了紫色丝罗的地毯,燃起了百合薰香,挂起了云锦织就的帏帐,点起了光芒四射的灯烛,摆上了玉门进贡的甜枣,酌好了西域的葡萄酒,还陈设了当时宫中最上等的哈密瓜(这些就仿佛我们现在的进口货),来接待天宫神仙。
    到了二更时分,西南天空云滚如涛,并传来箫鼓丝竹之声。半顿饭的功夫,西王母到了,随行的群仙如鸟群一样纷纭而来。他们“或驾龙虎,或乘白麟,或乘白鹤,或乘轩车,或乘天马”,一时间“群仙数千,光耀庭宇”。看得汉武帝目瞪口呆。
    这篇文章中描写的王母娘娘的形象是这样的:“著黄金褡襡,文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腰佩分景之剑,头上太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玄璚凤文之舄。视之可年三十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真灵人也。”
    也就是说王母身穿黄金披肩,系“灵飞绶带”,腰间佩有名为“分景”的宝剑,头上梳着太华山形状的高发髻,戴着名为“太真晨婴”的帽子,脚上穿着黑玉凤纹鞋。看样子如同三十岁左右,不高不矮(增一分则太高,减一分则太矮,标准得不能再标准),容颜美丽绝伦。
    接下来王母当然也没有吃汉武帝准备的什么玉门枣、哈密瓜之类,有些国家的总统访问异国还带自己的厨子呢,王母当然自带“天厨”,顺便让尘世中的“土包子”——汉武帝吃了颗仙桃,开了下“天荤”。
    但说起来修仙求寿这回事,最热心的是帝王们,因为他们什么享受都有了,“奋斗”目标就只有“长生不老”了,但难度最大的也是帝王。山野之人,眼中无非是青山绿水、闲花啼鸟,每日打打柴、种种田,过着无比单纯的日子。而身为帝王,美酒美女当前,权欲杀罚于心,哪里能稳住神、安下心来?《道德经》云:“不见可欲,其心不乱。”帝王们每天面对着种种诱惑,他们又不是“特殊材料”做成的,焉有心不乱之理?
    王母其实也知道汉武帝凡胎浊心,根本不是求仙的料,但人家汉武帝诚心虔意十足,却也不好拒绝。王母不愿在臭浊的人间多待,于是她派侍女郭密香去请上元夫人来帮个忙。看来王母娘娘倒很像领导的派头,总是“享受在前,吃苦推后”,脏活累活都往下派。
    不过王母让侍女转告上元夫人的话说得很客气,像什么“夫人可暂来否?若能屈驾,当停相须”,都像是说给平辈的朋友的。所以有些地方说上元夫人是王母娘娘的女儿或弟子,从这里看都不大像。
    上元夫人出场时情形是这样的:先听见云中有箫鼓作响的天乐,接着先到的是上元夫人的一千多名青衣侍从,全是十八九岁秀美无比的仙女,上元夫人看上去像二十多岁的女子,容貌更是惊艳绝伦,也穿着青袍,青袍上绣着五彩祥云,袍子光艳夺目,不知是何料子,绝非人间的绸缎可比。
    上元夫人头上挽着三角髻(大家可以找一下梅兰芳所演的《上元夫人》剧照,头上就梳着高高的三角髻),长长的秀发披散在腰边,头戴九云夜光冠,佩戴着在火中烧炼过六次的玉珪,玉珪上垂着编成凤纹花样的绶带,腰里挂着黄褐色用来指挥神灵的宝剑。
    上元夫人来了后,王母要求把“十二部真经”都传给刘彻,上元夫人不同意,她觉得刘彻根本不配学仙。并说这部真经四千年才能传授一次,而且只能传授给女子,不能传授给男子。王母大概觉得上元夫人驳了她的面子,有些恼怒,于是就软硬兼施,恐吓说上元夫人已经泄露了天机(晕,人家还不是她王母请来的?要不怎么能见到刘彻,看来王母一贯不大讲理),反正好说歹说还是劝上元夫人把真经传给了刘彻,真经装在玉石的封套中,包着兰茧的锦绸,用紫罗素带扎着,并盖有太帝的玉玺大印。
    然后,上元夫人和王母乘上云车,在侍从和龙虎们的护卫下飞向西南的天空,彩云灿没,天乐飘飘,不一会儿就远得看不见了,只留下余香袅袅。
    刘彻虽然受了天书,将之套上玉封,以珊瑚为画轴,紫缎为书套,装入金箱后安放在柏梁台上。但他根本没有毅力照天书中的教导去修持,没几天就故态复萌,多淫多杀,暴戾如昔。于是天火焚烧了供奉真经的柏梁台,刘彻求仙宣告彻底失败。
    通过上述的故事,我觉得上元夫人在群仙之中,地位那是相当的高,不但年轻美丽(王母如三十多的女人,上元夫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多),而且通过她能预见刘彻修仙终不可成,就证明其智慧和见识不在王母之下。
    关于前面李白那首诗,研究专家安旗先生认为:诗中的王母、上元喻指杨贵妃与其姐虢国夫人,嬴女儿则喻指武惠妃之女太华公主。整首诗写杨氏家族为了巩固受宠地位,以联姻为手段,促成杨贵妃堂弟杨锜与太华公主的婚事(《李太白别传》104页)。安旗先生觉得,此诗中含有讽刺杨家以婚姻作为政治交易的意思。
    但我觉得,这些解释未免有“把简单的问题想复杂了”的感觉。对于一生好道,甚至“全家总动员”来求仙访道(有诗为证:“拙妻好乘鸾,娇女爱飞鹤。提携访神仙,从此炼金药”)的李白来说,写此诗时,大概心中充溢着景仰之情,就算李白一贯狂傲,也难说敢连上元夫人都妄加编排。
    谪居蓬岛别瑶池,春媚烟花有所思——单相思的尴尬
    继续搜寻《全唐诗》中有关上元夫人的踪影,还有下面三首托名为上元夫人所做的诗句,其中包含着一个温情款款的故事。
    这三首诗来自于唐代传奇中的一则故事。唐敬宗时,少室山下,住着一位名叫封陟的书生,这人长得很帅,品性也好——“貌态洁朗,性颇贞端”,学习也十分刻苦,经常是熬到深夜才睡——“探义而星归腐草,阅经而月坠幽窗”,堪称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
    这天夜里,封陟又正在刻苦学习中,天上飘下异香,接着云间飞过来一辆车,越来越近,轮子都快抵到封陟房子的屋檐上了。在众多侍从的簇拥下,车中出来一位仙女,用文中的话就是“玉佩敲磬,罗裙曳云,体欺皓雪之容光,脸夺芙蕖之艳冶”,她对封陟说:
    某籍本上仙,谪居下界,或游人间五岳,或止海面三峰。月到瑶阶,愁莫听其凤管;虫吟粉壁,恨不寐于鸳衾。燕浪语而徘徊,鸾虚歌而缥缈。宝瑟休泛,虬觥懒斟。红杏艳枝,激舍颦于绮殿;碧桃芳萼,引凝睇于琼楼。既厌晓妆,渐融春思。伏见郎君坤仪俊洁,襟量端明,学聚流萤,文含隐豹。所以慕其真朴,爱以孤标,特谒光容,愿持箕帚,又不知郎君雅旨如何?
    这段话说得十分文雅,实质上是相当大胆泼辣的,剥离开华美的词藻,仙女这番话的意思,其实和现代女孩们所唱的“ring a ling叮咚,请你听听我的表白;ring a ling叮咚,我想和你谈恋爱……”没多大区别。
    然而,封陟这个呆瓜却板起一副假道学的面孔来,他裹紧了自己的衣服(难道怕仙女上来扒他衣服?),又点亮了烛光说:“我是清洁方正之人,秉承前辈圣人的宗旨,苦读经书,甘贫乐道,就算盖的是麻布吃的是粗粮,烧的是野蒿尝的是野菜,也不敢胡来,希望您还是及早回车走吧。”
    仙女听了,倒也没生气,对他说:“我们初次会面,确实了解不多,一时也难以让你知道我诚恳的心意,先留诗一首,七日后我再来。”于是就留下这样一首诗:
    赠封陟
    上元夫人
    谪居蓬岛别瑶池,春媚烟花有所思。
    为爱君心能洁白,愿操箕帚奉屏帏。
    古代的女子,一说到“愿持箕帚”这个份上,那就是非常坦白的女追男了。封陟看了当然也知道是仙女动了春心,想和他结秦晋之好。但他中孔孟之道的毒太深,竟不管不顾,无动于衷。
    七天后, “丽容洁服,艳媚巧言”的仙女又如期而至,这次仙女降尊纡贵,直接下了车,走入封陟的屋子。说了一大篇诸如“恨起红茵,愁生翠被。难窥舞蝶于芳草,每妒流莺于绮丛”之类的话,表白了自己寂寞难耐的心情。封陟是读书人,当然知道仙女的意思,但封陟还是非常生硬地阻绝了仙女。仙女再留第二首诗来劝解他,并说七天后还会来:
    再赠
    上元夫人
    弄玉有夫皆得道,刘纲兼室尽登仙。
    君能仔细窥朝露,须逐云车拜洞天。
    我们看这第二首诗中所说的“弄玉有夫”“刘纲兼室”,都是来说明求仙未必就要禁绝情欲。弄玉相传是秦穆公之女,和夫君萧史一起飞升成仙,而刘纲是东汉时人,他和妻子樊云翘一起在山中修道,没事了还相互斗法玩。刘纲拿来一只空盘,吹一口气,就变出条鲤鱼;而樊夫人吐一口气,变出一只水獭,一张口就把鱼给吞食了。这些很类似于孙悟空和二郎神斗法时的游戏,每次都是樊夫人占上风。最后,刘纲和樊夫人双双成仙,相传向天上飞去时,刘纲爬到一棵数丈高的树上,借了风力才升天而去。而人家樊云翘平坐在地上,座下生出彩云,把她轻飘飘地托上天去了。
    仙女讲这个故事,就是劝封陟不要太死脑筋了,并非是只有灭尽人欲,才得以存“天理”、成正果。然而,花岗岩脑袋的封陟还是不开窍,唉,真想借用电影《花田喜事2010》中的台词质问一下这个傻小子:“你到底是纯啊,还是蠢啊?”
    又过了一星期,仙女又来了,这真诚劲儿实在不亚于三顾茅庐的刘备。然而,刘备第三次“访问”终于感动了诸葛亮,而“态柔容冶,靓衣明眸”的仙女却依然没有打动封陟那颗榆木疙瘩做的心。仙女对封陟说:“逝波难驻,西日易颓,花木不停,薤露非久……虚争意气,能得几时?”意思是说,人生几何,忽然而来,忽然而去,何必那样固执呢?又许诺他说:“我有还丹,颇能驻命,许其依托,必写襟怀,能遣君寿例三松,瞳方两目,仙山灵府,任意追游。”
    前面说过,汉武帝那样百般恳祈却不可得的升仙之道,如今仙女却一口承诺给了封陟,并继续劝他说:“莫种槿花,使朝晨而骋艳;休敲石火,尚昏黑而流光。”俗世中所谓的一时荣耀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就像朝开暮落的木槿花,黑夜中石块敲击出的火花一样,美丽一瞬间。
    网络上有句流行语叫:“女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男人无所谓忠诚,忠诚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而这句话对于封陟却不适用。封陟竟然将仙女视为妖精,发怒道:“我一个书生,一向以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做榜样。你是何妖精,百般骚扰我?我心如铁石,你不用再纠缠了,别让我口出恶言羞辱你。”
    仙女手下的侍者先看不过去了,气愤地说:“小娘子坐车回去吧,这种木偶一样的呆人,不值得多说,按箓簿他只能做下等的穷鬼,配做神仙之偶吗?”仙女长叹一声说:“我之所以诚恳访他,因为他是青牛道士的后裔;这个时机一失,我又要旷居六百年!唉,此人心太狠。”于是临别时,又留下最后这首诗。
    留别
    上元夫人
    萧郎不顾凤楼人,云涩回车泪脸新。
    愁想蓬瀛归去路,难窥旧苑碧桃春。
    诗中将封陟喻为“萧郎”,依旧充满了留恋缠绵之意。而封陟望着仙女的车子消失在云中,箫笙之声渐杳,却一点也没有动心。
    三年后,封陟就得病而死了。被牛头马面们用大锁链拴住,一路踢打着向地府押去,忽然遇到一队神仙,金甲武士在前面很威武地清道开路,鬼卒吓得纷纷躲避,躬身立到路旁说:“上元夫人游太山了。”不一会儿,上元夫人的车驾到了,封陟偷眼一看,原来上元夫人正是三次向他求爱的仙女,于是他悲叹后悔不已。
    这时候,上元夫人也看到了他,命鬼卒放了他,再多给他十二年的阳寿,封陟还阳之后,想起往事,终日痛悔不已,也许电影《大话西游》中那段话送给他是再合适不过了:“曾经有一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好好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可想而知,封陟在世上多活的这十二年,也没有多少快乐可言,除了悔恨交加,他还能做什么?
    正所谓“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神仙之事,缥缈难言。上元夫人和封陟这段传奇其实正反映了唐代的思想和风气。在唐代,有不少如故事中“上元夫人”一般尊贵的女人,如武则天、太平公主、玉真公主等等,好多男人要靠她们才能发达。而故事中,安排给了封陟一个追悔十二年的下场,无疑是鄙夷那些带有呆腐之气的儒生,赞许的却是“敢爱敢做的人超级精彩”。
    当然,从另一方面说,上元夫人作为天神中的“高层领导”,居然被下界中的穷书生叱为妖怪,不免郁闷得很,甚至严重怀疑自己的魅力指数不够。然而,没有最“囧”,只有更“囧”。唐传奇中的太阴夫人,更加丢面子。
    要说太阴夫人也是神仙“领导班子”中的一员,居然看上的是唐代奸相卢杞。这卢杞当时还是个穷书生,这倒不是问题,神仙们点石成金,什么珍宝没有?但卢杞这厮长得也寒碜啊,史载其尊容是“鬼貌蓝色”,不知怎么太阴夫人竟然看中了他。
    卢杞后来被带到太阴夫人居住的“水晶宫”(这名不好,容易联想到“水晶棺”),太阴夫人出了一道“单选题”,指出了三条路:A留下来和我喜结仙缘,可以长生不老,与天同寿;B回去做地上的神仙,虽然住在人间,但能常到这里来,还有机会和我见面;C去当人间的宰相,但是却永远见不到我了。三选一,让卢杞拿主意。
    其实,看这三条,太阴夫人本意是很想挽留卢杞的,“答案设计”中给了他很大的余地,她怕卢杞永远留在天宫嫌闷,也没有自由空间,于是就给他设定了第二条方案,既能做地上的神仙,逍遥快活,还能不时来天宫看看太阴夫人,按说就够体贴人意,是相当人性化的方案了。要是江湖夜雨来选,肯定首选第二条。
    不想卢杞斩钉截铁般地大叫:“做人间的宰相!”太阴夫人听了,险些被气晕!为了离开她这里,与天同寿长生不老不要,地上的逍遥神仙也不做,难道我有这么可怕和讨厌吗?真是太伤自尊了。太阴夫人气得马上命人把卢杞送回他的破草屋。
    然而,神仙大概更是一诺千金,卢杞后来还是当上了人间的宰相,不过却是唐德宗时著名的奸相,在史册中留下臭臭的一笔。这或许也是太阴夫人的安排?
    其实,仙女被拒的事例倒还不少,《全唐诗》中还有关于嵩山仙女所留的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