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诗学:考据篇[平装]
  • 共1个商家     21.40元~21.40
  • 作者:黄永武(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336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诗学:考据篇》是进入诗国花圃第一道大门的钥匙。想去诗国屐香赏花,当然期待屐的是真香、赏的是真花,考据便是巡回花畦前认证的方式与保障。《中国诗学:考据篇》志在倡导治学者笃实务本的方策,一步一桩,扎扎实实,厚培根基,毋望速成,不指鹿为马,不诡辩欺人,不穿凿蔓引,不标榜虚声,一切以稽核求真为依归。务必使诗国的花圃,赏花是真花,闻香是真香。

    作者简介

    黄永武,1936年2月9日出生于浙江省嘉善县,文学博士,教授兼作家。曾任台湾中兴大学、成功大学文学院院长,中华民国古典文学研究会创会会长,在台湾学界享有盛名。所著《中国诗学》四册(1976年—1979年出版),风行台湾三十年,并于2008年修订再版,成为台湾几代读者走近中国古典诗歌、古典文学和传统文化的向导。上述四部作品于1980年获台湾最高奖——第五届“国家文艺奖”(文学理论)。作者还以散文驰名,所著《爱庐小品》四册,再获台湾第十八届“国家文艺奖”(文学创作),名重汉语文坛。

    目录

    新增本序
    自序——谈诗的研究途径
    诗歌考据趣例
    一、“翡翠衾寒”不如“旧枕故衾”
    二、李峤诗“冠绝当时”的原因
    三、“床前明月光”的床是井栏吗
    1.卧榻的床
    2.客厅的床
    3.四脚可折迭挂在壁上的椅子叫胡床
    四、“江枫”是指“江桥与枫桥”吗
    五、昔人已乘白云去
    六、美丽故事掩饰下的伪诗
    七、仙佛鬼怪光彩下的伪诗
    诗歌校勘法
    (壹)校勘诗歌应具的学识
    一、对于各种字体的变化,及刻本写本中的习惯,要有所认识
    二、对于古书中衍、脱、讹、倒的常有规律,要有所认识,并能
    灵活地探索出讹误的由来
    三、对于诗的格律旬例,以及古今诗人的作品,须有广博的认识
    四、对于诗集版本的选择、伪诗的鉴别,要有精湛的认识
    (贰)校勘诗歌常用的方法
    一、据古本校
    二、据辅本校
    三、据选本校
    四、据相关书校
    五、据类书校
    六、据诗话校
    七、据注文校
    八、据本人其他诗校
    九、据本人其他文校
    十、据友朋唱和诗校
    十一、据同时诗人诗校
    十二、据因袭前人诗校
    十三、据后人因袭诗校
    十四、据地理校
    十五、据时事校
    十六、据制度名物校
    十七、据物性校
    十八、据当时语汇校
    ……
    诗歌笺注法
    诗歌辨伪法
    研究中国古典诗的重要书目

    文摘

    版权页:



    如李白的《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诗,明人所刻元代萧士赞的注本作:“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清代王琦的注本,改“碧空”为“碧山”,下注“萧本作空”,没有判断两者的正误,因此目前许多通行的选本都作“碧空”。吾人虽怀疑“碧空”是指秋高气爽的九月,“碧山”才与“烟花三月”相应,然而单靠文义的呼应还不算是坚强的主证,迨至看到敦煌所藏唐代中叶诗选残卷,题为《黄鹤楼送孟浩然下惟扬》,第三句作“孤帆远映绿山尽”(见《罗雪堂全集》四编五册二二四一页),可见明本作“空”是错的,应该作“山”,同时也发现“孤帆”与“远影”的意思有些重复,原本作“远映”也比明清本作远影好。
    二、据辅本校
    校勘时既已选定最古、最完备的诗集作底本,还要进一步搜求有参考价值的同类诗集作辅本,辅本愈多,愈易明白版本的源流系统,也愈能发现异文,愈能使校勘的判断趋于精确。当然,一些俗本、陋本,错字极多,异文虽多,绝无价值,所以谈辅本也是要慎加审择的。
    譬如吾人想校勘李白诗,可以取故宫所藏清康熙五十六年缪日芑的覆宋蜀本为底本,再取故宫或中央图书馆所藏元至大四年余氏勤有堂刊杨注萧补注本及明嘉靖二十二年宝善堂刊本(即《四部丛刊》本)为辅本,《四部备要》排印王琦注本,已取缪本、萧注本为辅本,王氏精注精校的本子,今天也可收为辅本,至于其他唐宋人的选本,也都可作为辅本。
    像李白《蜀道难》中有“尔来四万八干岁,不与秦塞通人烟。”王琦在“不”字下注“一作乃”,元本及明刻都作“不”,《宋本乐府诗集》卷四十及清代通行的俗本都作乃。及睹敦煌唐人写本,则作“乃不与秦塞通人烟”,才知道作“不”作“乃”,各对了一半,原来各辅本都存着一部分的“真”。
    三、据选本校
    各种诗选的本子,本来也是属于辅本的范围,为了提高选本的价值,特别另立一项。诗歌在校勘时,除了全集的各种刻本外,各家的选诗也亟宜留意,如唐人所选的各种唐诗集,校勘唐诗时裨益甚大。宋人所编选的唐诗或乐府诗集等,也与各种宋本有相同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