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鲁迅经典大全集[精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鲁迅(作者)
  • 出版社:外文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190759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鲁迅经典大全集》中蕴藏的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是值得我们反复研究、深入思考的。为了使读者更透彻地了解鲁迅,编者特别把鲁迅的短篇小说、散文以及杂文的经典篇目重新结集为《鲁迅经典大全集》奉献给读者。

    目录

    小说卷
    呐喊
    自序
    狂人日记
    孔乙己

    明天
    一件小事
    头发的故事
    风波
    故乡
    阿Q正传
    端午节
    白光
    兔和猫
    鸭的喜剧
    社戏
    彷徨
    祝福
    在酒楼上
    幸福的家庭
    肥皂
    长明灯
    示众
    高老夫子
    孤独者
    伤逝
    弟兄
    离婚
    故事新编
    序言
    补天
    奔月
    铸剑
    出关
    散文诗歌卷
    朝花夕拾
    小引
    狗·猫·鼠
    阿长与《山海经》
    《二十四孝图》
    五猖会
    无常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
    父亲的病
    琐记
    藤野先生
    范爱农
    后记
    野草
    题辞
    秋夜
    我的失恋
    希望

    风筝
    过客
    失掉的好地狱
    颓败线的颤动
    死后
    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
    腊叶
    淡淡的血痕中
    诗歌
    别诸弟三首
    莲蓬人
    庚子送灶即事
    惜花四律
    自题小像
    哀范君三章
    哭范爱农
    桃花
    人与时

    无题
    赠日本歌人
    湘灵歌
    偶成
    赠蓬子
    自嘲
    所闻
    无题二首
    赠画师
    题《呐喊》
    题《彷徨》
    悼丁君
    赠人
    无题
    秋夜有感
    题《芥子园画谱三集》赠许广平
    亥年残秋偶作
    杂文卷

    我之节烈观
    娜拉走后怎样
    未有天才之前
    论雷峰塔的倒掉
    春末闲谈
    灯下漫笔
    写在《坟》后面
    热风
    题记
    所谓“国学”
    儿歌的“反动”
    “一是之学说”
    不懂的音译
    对于批评家的希望
    反对“含泪”的批评家
    即小见大
    华盖集
    咬文嚼字
    青年必读书
    忽然想到
    论辩的魂灵
    牺牲谟
    夏三虫
    华盖集续编
    杂论管闲事·做学问·灰色等
    有趣的消息
    学界的三魂
    谈皇帝
    “死地”
    可惨与可笑
    记念刘和珍君
    记谈话
    上海通信
    而已集
    略论中国人的脸
    读书杂谈
    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再谈香港
    卢梭和胃口
    文学和出汗
    三闲集
    无声的中国
    在钟楼上

    文坛的掌故
    二心集
    对于左翼作家联盟的意见
    “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柔石小传
    “友邦惊诧”论
    南腔北调集
    为了忘却的记念
    我怎么做起小说来
    关于女人
    谈金圣叹
    上海的少女
    偶成
    漫与
    世故三昧
    关于妇女解放
    伪自由书
    推背图
    内外
    大观园的人才
    新药
    天上地下
    不求甚解
    准风月谈
    夜颂
    偶成
    诗和豫言
    “推”的余谈
    晨凉漫记
    “中国文坛的悲观”
    秋夜纪游
    男人的进化
    文床秋梦
    喝茶
    中国文与中国人
    青年与老子
    花边文学
    “京派”与“海派”
    北人与南人
    过年
    古人并不纯厚
    朋友
    清明时节
    偶感
    知了世界
    水性
    做文章
    趋时和复古
    安贫乐道法
    “大雪纷飞”
    “莎士比亚”
    读书忌
    且介亭杂文
    拿来主义
    难行和不信
    忆韦素园君
    忆刘半农君
    从孩子的照相说起
    且介亭杂文二集
    论讽刺
    “文人相轻”
    “京派”和“海派”
    在现代中国的孔夫子
    什么是“讽刺”?
    论人言可畏
    再论“文人相轻”
    论毛笔之类
    逃名
    萧红作《生死场》序
    且介亭杂文末编
    我要骗人
    白莽作《孩儿塔》序
    写于深夜里
    三月的租界
    关于太炎先生二三事
    附集
    文人比较学
    大小奇迹
    女吊
    集外集
    渡河与引路
    《穷人》小引
    文艺与政治的歧途

    文摘

    版权页:



    老栓走到家,店面早经收拾干净,一排一排的茶桌,滑溜溜的发光。但是没有客人;只有小栓坐在里排的桌前吃饭,大粒的汗,从额上滚下,夹袄也帖住了脊心,两块肩胛骨高高凸出,印成一个阳文的“八”字。老栓见这样子,不免皱一皱展开的眉心。他的女人,从灶下急急走出,睁着眼睛,嘴唇有些发抖。
    “得了么?”
    “得了。”
    两个人一齐走进灶下,商量了一会;华大妈便出去了,不多时,拿着一片老荷叶回来,摊在桌上。老栓也打开灯笼罩,用荷叶重新包了那红的馒头。小栓也吃完饭,他的母亲慌忙说:
    “小栓——你坐着,不要到这里来。”
    一面整顿了灶火,老栓便把一个碧绿的包,一个红红白白的破灯笼,一同塞在灶里;一阵红黑的火焰过去时,店屋里散满了一种奇怪的香味。
    “好香!你们吃什么点心呀?”这是驼背五少爷到了。这人每天总在茶馆里过日,来得最早,去得最迟,此时恰恰蹩到临街的壁角的桌边,便坐下问话,然而没有人答应他。“炒米粥么?”仍然没有人应。老栓匆匆走出,给他泡上茶。
    “小栓进来罢!”华大妈叫小栓进了里面的屋子,中间放好一条凳,小栓坐了。他的母亲端过一碟乌黑的圆东西,轻轻说:
    “吃下去罢,——病便好了。”
    小栓撮起这黑东西,看了一会,似乎拿着自己的性命一般,心里说不出的奇怪。十分小心的拗开了,焦皮里面窜出一道白气,白气散了,是两半个白面的馒头。——不多工夫,已经全在肚里了,却全忘了什么味;面前只剩下一张空盘。他的旁边,一面立着他的父亲,一面立着他的母亲,两人的眼光,都仿佛要在他身里注进什么又要取出什么似的;便禁不住心跳起来,按着胸膛,又是一阵咳嗽。
    “睡一会罢,——便好了。”
    小栓依他母亲的话,咳着睡了。华大妈候他喘气平静,才轻轻的给他盖上了满幅补钉的夹被。店里坐着许多人,老栓也忙了,提着大铜壶,一趟一趟的给客人冲茶;两个眼眶,都围着一圈黑线。
    “老栓,你有些不舒服么?——你生病么?”一个花白胡子的人说。
    “没有。”
    “没有?——我想笑嘻嘻的,原也不像……”花白胡子便取消了自己的话。
    “老栓只是忙。要是他的儿子……”驼背五少爷话还未完,突然闯进了一个满脸横肉的人,披一件玄色布衫,散着纽扣,用很宽的玄色腰带,胡乱捆在腰间。刚进门,便对老栓嚷道:
    “吃了么?好了么?老栓,就是运气了你!你运气,要不是我信息灵……。”
    老栓一手提了茶壶,一手恭恭敬敬的垂着;笑嘻嘻的听。满座的人,也都恭恭敬敬的听。华大妈也黑着眼眶,笑嘻嘻的送出茶碗茶叶来,加上一个橄榄,老栓便去冲了水。
    “这是包好!这是与众不同的。你想,趁热的拿来,趁热吃下。”横肉的人只是嚷。
    “真的呢,要没有康大叔照顾,怎么会这样……”华大妈也很感激的谢他。
    “包好,包好!这样的趁热吃下。这样的人血馒头,什么痨病都包好!”
    华大妈听到“痨病”这两个字,变了一点脸色,似乎有些不高兴;但又立刻堆上笑,搭趟着走开了。这康大叔却没有觉察,仍然提高了喉咙只是嚷,嚷得里面睡着的小栓也合伙咳嗽起来。
    “原来你家小栓碰到了这样的好运气了。这病自然一定全好;怪不得老栓整天的笑着呢。”花白胡子一面说,一面走到康大叔面前,低声下气的问道,“康大叔——听说今天结果的一个犯人,便是夏家的孩子,那是谁的孩子?究竟是什么事?”
    “谁的?不就是夏四奶奶的儿子么?那个小家伙!”康大叔见众人都耸起耳朵听他,便格外高兴,横肉块块饱绽,越发大声说,“这小东西不要命,不要就是了。我可是这一回一点没有得到好处;连剥下来的衣服,都给管牢的红眼睛阿义拿去了。——第一要算我们栓叔运气;第二是夏三爷赏了二十五两雪白的银子,独自落腰包,一文不花。”
    小栓慢慢的从小屋子走出,两手按了胸口,不住的咳嗽;走到灶下,盛出一碗冷饭,泡上热水,坐下便吃。华大妈跟着他走,轻轻的问道,“小栓,你好些么?——你仍旧只是肚饿?……”‘‘包好,包好!”康大叔瞥了小栓一眼,仍然回过脸,对众人说,“夏三爷真是乖角儿,要是他不先告官,连他满门抄斩。现在怎样?银子!——这小东西也真不成东西!关在牢里,还要劝牢头造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