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神殇:啼血无痕[平装]
  • 共2个商家     9.90元~11.00
  • 作者:丽端(作者)
  • 出版社:四川美术出版社;第1版(2006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0285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该奇幻小说具有浓厚的历史人文气质,它以上古华夏传说为主体背景,行文如寒冰覆盖下的岩浆,雍容优雅,对人性的洞察深刻而内敛。更被评论者誉为“深触肺腑,不能自已的感动”。值得读者用心一阅。

    媒体推荐

    书评
    丽端的奇幻小说具有浓厚的历史人文气质,以上古华夏传说为主体背景
    的《神殇》系列,行文如寒冰覆盖下的岩浆,雍容优雅,对人性的洞察深刻
    而内敛。其中的《啼血无痕》,被评论者誉为“深触肺腑,不能自已的感动
    ”。
    ——《中国图书商报》

    在丽端的神话里,所有的神和凡人一样有着挣扎和彷徨——在神权的光
    辉之下,掩映的是人性的脆弱和坚贞。就如在刀锋上行走,人性和神性辉映
    互放出了夺目的光亮。
    ——读者:幻世大陆

    在诸多的《奇幻》作品中,最经典的、让我最难忘的还是丽端的《啼血
    无痕》。它以其独特的细腻笔风,再现了东方奇幻作品的无穷魅力。
    —— 奇幻作家:沧月

    作者简介

    丽端,贵州贵阳人。小时候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历史学家,却发现自己更喜欢臆造历史,遂开始古代背景小说的写作。2000年毕业后南下北上,先后在银行、会计师事务所、咨询公司工作。2003年非典期间蜗居无事,尝试以奇幻形式书写小人物的挣扎和选择,延续至今。出版有小说单行本:《神殇·倾天》、《神殇·永离》。《啼血无痕》是“神殇”系列的又一本小说。

    目录

    啼血无痕 一、地无惊烟海千里 二、帝遣天吴移海水 三、与君相对作真质 四、一心愁谢如枯兰 五、被发奔流竞何如 六、大江翻澜神曳烟 七、拂袖风吹蜀国弦 八、天若有情天亦老 九、谁念幽寒坐呜呃 十、掷置黄金解龙马 十一、中藏祸机不可测 十二、神血未凝身问谁 十三、网丝漠漠无形影 十四、提携玉龙为君死 十五、恨血千年土中碧 尾声 逝水残歌 引子 上篇 中篇 下篇 尾声

    文摘

    书摘
    归墟的水,永远无增无减。
    天上的银河,八荒九州的水流,最后都注入这一片洪溟之中。站在岱舆
    山琥珀色的悬崖边望下去,浅紫的海水仿佛被提炼得越来越浓,终于在天际
    由靛蓝化为墨青一线。
    归墟,是神界的疆域。
    “杜宇,你真的要独自去西海吗?”蕙离的声音从杜宇身后传来,虽急
    切却难掩天成的清越,“你何必把潍繁他们的话当真呢?”
    站在悬崖边的少年静静地转回头,看着身穿雪白法袍的女孩有些拘谨地
    站在远处,裙角一尾金红的飞鱼随着风中起伏的火浣绸飞舞,仿佛正在水中
    游弋。
    “蕙离,我为什么不去?”杜宇的眼神避开了蕙离担忧的神情,嘴角挂
    着一缕明显的自嘲,“反正我待在岱舆山也是吃闲饭,何不借与海神禺疆的
    交情立点功劳,好堵住那些无聊之人的嘴。”
    “对不起,他们不该那样议论杜芸姐姐。可是……”蕙离一时间想要解
    释,却被杜宇冷漠的神色堵住了话语。眼看着杜宇重新背转身去,白袍下摆
    刺绣的乌金色的精卫在肆虐的暴风中翩然欲飞,仿佛立即便要陷入浓紫的海
    水中,蕙离鼓起勇气道:“那么我陪你去吧。”
    “在你们心目中,我真的那么没用吗?”杜宇浮起了一个放肆的冷笑,
    “你们就在岱舆山等着好了。”话音未落,他已轻飘飘地飞离了悬崖,如同
    一只最矫健优雅的海燕投人了脚底浩淼的归墟之中,将蕙离焦急的话语抛在
    身后:“可是杜芸姐姐她……”
    从岱舆山到西海,必须穿越似乎永无边际的海水。杜宇潜游在清凉的世
    界中,感到光线慢慢被浓稠的海水过滤在外,眼前的一切逐渐陷入漆黑,方
    才在人前显露的那份张狂也就渐渐被涌动的水流抹平了。
    并没有浪费法力去照亮身边的一切,杜宇凭着神人的直觉一路前行。偶
    尔遇上一股汹涌的洋流,他便如同翻身跃上草原中飞驰的野马,借助洋流的
    力量将自己向归墟的边缘送去。
    归墟之外,便是属于妖界的海域。若是平日,杜宇万不会违背神界的惯
    例,万里迢迢独自前去那神秘而禁忌的所在,可是此刻,少年的头脑中充斥
    了狂热的愤懑,即使在归墟冰冷的水中浸泡了这么久,也没有冷却他的冲动

    “放着好好的天妃不做,偏要去勾搭凡人,杜芸这种贱人哪里配留在神
    界?”
    “落到这个地步居然不诚心悔过,我们去作弄作弄她……”
    “杜宇,你们一家都只配和肮脏的下等种族为伍,你们的窝囊样子哪里
    像个神人!”
    不配留在神界,不配做神人。这几句话如同烧灼的火球,将杜宇的脑海
    煮得一片沸腾。他握紧了自己的双拳,穿越连绵不断的海水,暗暗对自己重
    申——此番无论如何要追赶上前往西海的神界使团,在这难得的机会中立下
    功勋,让潍繁那帮家伙再不敢瞧不起自己,再不敢耻笑自己心目中最尊贵的
    姐姐。
    怀着这个炽热的念头,斟酌着如何用恳切的语句打动海神禺疆,杜宇在
    黯黑的归墟中走过了漫长的旅程。终于,当面前开始出现大片雪白的珊瑚时
    ,杜宇知道自己已踏入了西海的疆域——主要靠银河之水灌注的归墟中,是
    无法生长任何动植物的,那里只有纵横往返的洋流,在千奇百怪的海底山脉
    中穿梭盘旋。
    掀开面前厚重的水幕,杜宇步入了西海边缘这片茂盛的珊瑚森林。雪白
    高大的珊瑚树如同一具具死而不倒的骨骼,奇异瑰丽的景象让杜宇忍不住停
    下脚步,伸手抚摸粗大的滞涩的珊瑚枝,一不小心便碰断了一枝形如鹿角的
    枝条,在水中晃晃悠悠地沉了下去。
    “住手!”一个还带着童音的稚嫩声音愤怒地从远处快速移近,“你可
    知道要形成这样一片珊瑚森林,要经过多少万年的时间?岂容你说折就折?”
    杜宇一惊,回头张望却不见人影,才发现说话的乃是一尾文鳐鱼。那文
    鳐鱼白底黑纹,背上更长着一对透明的翅膀,既可以在水中游弋,又可在天
    空中翱翔。不过以前杜宇只是在岱舆山所藏的八荒图志中见过这种有灵性的
    鱼类,依稀记得它们也是游离于神界之外的存在。正惊叹间,杜宇蓦地想起
    方才文鳐鱼的责备,连忙离身边的珊瑚树远了一步,口中道:“不好意思,
    我一时好奇,下手忘了轻重。”
    “你是哪里来的?”文鳐鱼打量着杜宇的白色法袍,疑惑地追问了一句
    ,“神界?”
    杜宇点了点头,微笑着伸出手,将文鳐鱼托在掌心中:“遇到你真是太
    好了,请问去西海王城怎么走?”
    “你要去王城?……那你跟我来吧。”文鳐鱼下意识地跃出杜宇的掌心
    ,眼中的戒备一闪而过,摆摆尾巴,当先游了出去,口中以一个孩子般的天
    真嘻嘻笑道,“你是从神界使团中掉队的吧,他们前几天就进了王城了。我
    当时在道旁看见了他们的队伍,直看得眼花缭乱的……”
    “他们现在还在王城里吗?”杜宇有些心急地问。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