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农民中国:江汉平原1个村落26位乡民的口述史[平装]
  • 共2个商家     46.50元~46.50
  • 作者:曾维康(作者)
  • 出版社:高等教育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04035245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农民中国:江汉平原1个村落26位乡民的口述史》具体而生动地展现出时代变迁过程中,中国基层村民的真实生活和奋斗历程,蕴藉了丰富的历史内涵和社会内涵,是一部以农民直接口述形式出现的文学作品。

    作者简介

    曾维康,1983年12月出生于湖北省荆州市的一个村落,2008年在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管理学院获管理学学士学位,2011年在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获文学硕士学位。本部作品的前身——调查报告《村级财政如何走向瘫痪——基于湖北D村的调查报告》,获第六届"挑战杯"首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特等奖、第十二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一等奖。

    目录

    人物列表
    地方俚语
    前言: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召唤与使命: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视域与背景:观察农民中国的两个维度
    寻觅与审视:文献中的中国农民印象
    理论与方法:新新闻史的框架与叙事
    第一回 头面人物
    好人刘贤良
    带头修路,美名远扬
    作对联,话人生
    学有所乐,学有所用
    村支部书记的苦衷
    闹僵:没有"票子",只有交"帽子"
    上访:"把该给我的钱给我,我要还债"
    下长沙:"我不后悔,现在好轻松了"
    一个民办教师的三十年
    一校之长:从辉煌到落寞
    温州之行: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
    重回课堂:站在讲台上的感觉真好
    两代乡村医生的选择。繁
    父亲:"想起以前,我感到蛮骄傲"
    儿子:"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比我过得好"
    民间道士观察
    "兴趣领我入道门"
    "道教是劝人为善"
    当道士的辛苦与使命
    第二回 开路先锋
    学勤哥上大学
    "想到更大的地方去"
    考上大学交不起学费,给校长写信
    "想起父母,我常常流泪"
    社会和我想的不一样,我太理想主义了
    会写打油诗的乡干部
    "我的共大生活"
    当好新闻报道员
    党办主任的苦衷、
    牢骚满腹话退职
    党政工作的几点经验
    慧芳姐:"别人只看到了我有钱的一面"
    最怕朝鲜半岛那边打战
    从创业艰辛到小有成绩
    "我的岁到岁"
    "亲戚员工"太难管理繁
    猪老板,不简单
    年没有回家过春节
    养一头猪有多少人分钱
    曾经是一名镇人大代表
    "我为国家养猪政策建一言"
    老刘打官司
    车祸之后
    车祸之前
    第三回 中流砥柱
    虎哥的致富经
    年的收支
    新一代的农民,新一代的观念
    "人要往好处想,往好处走"
    好一个致富能手
    "车子一响,黄金万两"
    年,开始由苦变甜
    "我的心比天高"
    有名的副业大户
    "人搞事要巧搞"
    "有万块钱,干万块钱的事"
    在外打工还是回家种田
    丈夫:种田还是自由一些
    附:妻子的看法_—;圭品工轻松多了
    第四回 青年一代
    少年阿童之烦恼
    少年心事
    "喜欢送快递"
    在温州长大
    "不再赌钱了"
    迷失的青葱岁月
    郁闷的打工生活
    高中时的"古惑仔"
    "本想当一名网络工程师"
    误入传销组织
    人比人,气死人
    附:父亲的忧虑
    裁缝小琴
    吃和住
    工作
    身体
    工资
    放假
    恋爱
    老板
    松哥的艰难时刻
    谁能借我:块
    赌场里的"潜伏"
    再见涛涛
    破碎的老板梦
    "防人之心不可无"
    "最高兴的事就是领工资"
    "老这样打工是不行的"
    ……
    第五回 老骥伏枥
    参考论著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我在想,他们一直都说黑道、黑道,但是我从来没遇到过。有人说,你婆婆子回去了,你一个人睡在里面怕不怕?我说这有么子怕的。他们说,要是别人夜里喊你呢?我说,要是喊我的话,我要先问清楚,你到底有么子事,是不是?他进来了总之要搞钱,我又没有钱。如果非要,我就给他几百块钱,他们还把我杀了不成?杀了的话,也找不出钱来。所以我不怕,也没遇到过这种事。
    搞我们这一行,风险也蛮大。我在温州的时候,遇到一个肺心病患者,他让我给他打氨基酸,打了之后他的肺心病就犯了,气喘,心脏有点不规律。后来他的老板来找我,我就陪他们一起去医院。在医院的时候,那个老板和医生谈了很久,讲的是浙江话,我听不懂。最后那个老板让我交500块钱在那里,我就交了。第二天,他又来了,说钱不够,再下钱。我当时就不同意,我说我们到前埔医院(当地的大医院)去检查。结果一检查,医生只给了他几颗丸子。所以他们是想勒索我的钱。这些风险是很难说的。我给别人几颗头孢丸子(就是青霉素),吃了就过敏,也跑来找我。我说,既然过敏,就跟你处理一下。反正心里也要担惊受怕。
    反正我老是一句话,虽然我的医术不怎么好,经验也不足,但是我蛮热爱这个工作。想起以前,我感到蛮骄傲。按照我的想法,既然搞了这个事,就要负这个责。不管是年老的,还是年轻的,你都要以身作则,跟别人尽快把病看好。如果实在看不好,就快点转到大医院里面去。儿子:"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比我过得好"
    我不在屋里搞这个事,是因为实在搞不下去了。
    2002年我从西安打工回来,一直到2009年上半年,一边在屋里种田一边在开诊所。诊所一天也就赚个20块钱。那几年,生活都搞不过来。我们种了五亩田,其中有一年种了十亩田。棉花卖3块钱一斤的时候,我种了五亩田;后来我种十亩田的时候,棉花的价格跌到1.7元一斤。肥料又比较贵,所以我们基本上没赚到么子钱,人的运气蛮不好。我们屋里的开支也大,又没有收入来源。一个小儿子要滚嘴,一个女儿要上学,一家屋里有四个人要生活。自己又没得个菜园子,随便么子都要买。所以我们一家人要是困在屋里的话,每年至少要倒贴出去万把块钱。
    我算过一次,我们平凡村留在屋里的人现在只剩下400多人了,而且都是一些老人和小孩,青壮年劳动力都蛮少。老人有个么子病,一般都忍着,拖着不看。加上十组那边还有一个医生,所以我这里基本上没有多少病人。有几个病人呢,一些人也喜欢东说西说,搞得我蛮不爽。比如说我隔壁的一个邻居,他今天看到一个人在我这里打针,明天要是还看到别人在这里打针,反正他一天到晚吃了饭也没得么子事做,就走过来跟病人搭讪,说么子"哎呀,您还没好啊?别人哪里哪里有个么子人、么子菩萨,好狠哦,病一看就好了",还说么子这是"外事"(与迷信有关的事情),在我这里是看不好的。说实话,要不是看在他是我隔壁邻居的份上,而且还是一个老人,我恨不得把他打一顿!后来他自己的孙女儿半夜发烧,还不是来找我。所以啊,那个环境你根本待不下去,气都可以气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