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扶正[平装]
  • 共2个商家     24.20元~24.80
  • 作者:黄凌(作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415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扶正》:首部解读官场“勾股弦”,剖析人事平衡木,描绘升降抛物线,上课作者为官近二十年的“耳闻目睹”与“体会感悟”的浓缩比《国画》到位,比《位置》够味。中国是个精英社会,真正的精英在哪里?官场中人贴着生活写。数十年官场经验的总结,有意仕途者必备的枕中鸿宝。当官的决窍,幕僚的心得,左右逢源的艺术,衙门内部的真相,最根本的升迁密码。

    目录

    第一章 闻风而动
    他俩说笑一通后,准备出厕所。赵进科刚要推门,李光阳拦着,嘴对着赵进科的耳朵说:“老兄呀,这回不动动?”赵进科不知他说的动是何意,愣了一下。愣后,恍然大悟。原来今天的酒不是压惊酒,是说人事的。他赶紧笑对:“麻绳提豆腐,提拉不起来啦!”李光阳瞪着血红的眼珠子,撇撇嘴,说:“你哄人!”然后停了片刻,见赵进科没吭声,接着说:“这回是个机会,你们处要安排个处长。千载难逢呀!”

    第二章 香消玉殒
    章小雅和傅局长已在一个叫“在水一方”的雅间。赵进科和晓晓直奔这个雅间而去,他们得装着是误入其屋。赵进科把门打开了,扫了一眼,看见傅局长正色迷迷地看着章小雅,就赶紧说:“对不起,先生,我走错地方了?”晓晓配合很默契,接口就说:“没错,这是我们订的,怎么有人?找经理去!”章小雅打着哑谜,故作惊讶状:“赵处?晓晓?你们?”赵进科看了想笑,看傅局长向他看来,赶紧也惊讶说:“局长?章小雅?你们?”晓晓戏演得真像,用纤纤玉指指指赵进科,又指指局长、章小雅,也故作惊讶状:“你,你们?”

    第三章 步步为营
    赵进科前些时冷落他,只做不说。这回他既要说,又要做!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他看赵进科动真格的了,就疲软了,哭丧着脸说:“处长,我没和你争吵的意思,也没有扰乱机关作风。我只是觉得,章小雅走后,大家很不开心。我开句玩笑,说个段子,是想调剂一下气氛,让大家振作振作。”哟,越说越有理,还搬出章小雅来!好像嚷错啦!赵进科没给好脸,说:“你去调剂气氛吧,我成全你!请你把副处的帽子交出来,别占住茅坑不拉屎!”

    第四章 “铁”上领导
    “你说男人是‘太’,那我问你,太监没那东西了咋还是个‘太’字呢?”跟她开着玩笑。其实,赵进科也不知道太监那东西是没了还是长着。她支吾半天答不出来。站在赵进科面前低头望着赵进科。然后,和赵进科并排躺下。赵进科怕真的发生啥事,就坐了起来,薅一棵草在嘴里嚼着。”唉,处男,你说咋恁奇怪,男人女人为啥就一个人一个凹呢?”她侧身望着赵进科,眼里有一种祈求的亮光。

    第五章 两败俱伤
    傅局长酒醉心迷,一听有人说他足酒鬼,他结结巴巴、含糊不清地说:“准,谁是鬼,我是魁,钟馗的馗,不,魁五首的魁,专,专门斗鬼。”傅局长喝多了,走不了路。他是个大胖子,死沉,赵进科扶不动,赶紧让董蕙帮一把。一听有人叫董蕙,傅局长睁了睁眼,看看赵进科,又看看董蕙,然后,嘿嘿地傻笑着说:“好玩,真,真好玩,我把董蕙的那,那给锁,锁上了,嘿嘿,想偷,没,没属门”

    第六章 遭遇拉拢
    “你说的怪干脆,你是组织部长?官场上的事儿挺复杂,变数很大。就是组织上想让我当局长,我也不一定当得上。”王文勃抓起酒杯与老板朋友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喝罢,夹了一筷头菜,说:“我现在担心的就是这个。将来要是当上了局长,你现在咋表现都中,要是当不上,你表现过了,人们就会说你闲话。‘能呗,能球个啥?’这话是明摆着的。”

    第七章 勾股定理
    第八章 停职检查
    第九章 时来运转

    文摘

    版权页:



    中午,江河市经济发展责任追究局综合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赵进科设了个饭局,专门为准备到艾山县走马上任的同窗好友陆高生送行。
    陆高生才气没多大,后台也不硬,却官运亨通,五年之内连升三级。先是在县里混了副科,然后上调市里弄了个正科,紧接着“上派”到省里弄了个副处,现在又下县任县长。两上一下,五年里就完成了“三级跳”。
    看着陆高生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样子,让在副处位置上一趴就是八年的赵进科感慨万端。自己任副处长时,陆高生连个副科还没混上,眨眼之间人家已是正处了,而且是大权在握的实权派:一县之长。到县里镀他个三年五载的金,说不定就平步青云,甚至一步登天了。
    赵进科一伤感就借酒浇愁,推杯换盏中就喝高了。一喝高嘴就不把滑,大骂组织部是“猪之部”,大怨自己官场不得志,大吹陆高生前途无量。到酒席散的时候,嘴还不停,含糊不清对陆高生说苟福贵勿相忘。
    回到办公室,赵进科把门一关,往里间屋的床上一躺,倒头就呼呼大睡起来。近来,赵进科常做梦,常做自己飞黄腾达的梦。今天他又做梦了,梦见自己比陆高生还厉害,由副处长一下子蹦到了局长的宝座上,把现任局长傅登魁给取而代之了,实现了他多年来孜孜以求的局长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