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生命里的家常便饭:方任利莎的甜酸苦辣[平装]
  • 共2个商家     24.60元~24.64
  • 作者:方任利莎(作者),陈晓蕾(作者)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00924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方任利莎口述、陈晓蕾撰文的《生命里的家常便饭(方任利莎的甜酸苦辣)》 收录方任利莎自1979年开始担任电视台妇女节目烹饪主持,20年来不曾间断,深受观众欢迎。1984年开始从事杂志工作,出版《方太世界》及各类食谱。

    作者简介

    方任利莎 原籍江苏宜兴,北京出生。曾随父亲走遍中国各大城市,对中国各地菜肴有深切认识。自1979年开始担任电视台妇女节目烹饪主持,20年来不曾间断,深受观众欢迎。1984年开始从事杂志工作,出版《方太世界》及各类食谱。此外,亦曾定期担任新加坡电视台烹饪节目主持。多年来,是多个著名品牌的代言人与亲善大使。

    目录

    序一 为方太新书作序蔡澜
    序二 我的妈妈方宝妮
    再版序二 欣赏和感谢天下的母亲方宝妮
    序三 愿你们会喜欢方任利莎
    第一章 成本不过一角钱
    第二章 竟然无法开火
    第三章 水仙花的哀愁
    第四章 最疼就是你
    第五章 下辈子别再找我
    第六章 一麻包袋的信
    第七章 路上遇到天使
    第八章 几乎一念之差
    第九章 每月100个食谱
    第十章 拉尽了的橡皮圈
    第十一章 我的宝贝
    第十二章 爱你的另一半
    第十三章 警司的警司
    第十四章 不望成就望平安
    第十五章 只要人在
    第十六章 为爱活下去
    后记 过喜欢的日子
    再版后记 祝福大家
    附录 在家中

    序言

    为方人新书作序
    蔡澜
    如果每一个女人都像方太,那么天下就太平了。
    做电视节目之外,她说话不多,但总是一针见血。对婚外情,她觉得“背叛”那两个字很吓人,其实并没有卖身给对方,只是违反了承诺,而承诺是一时的,之后大家都会变。
    方太离了婚,带着一群孩子,一手把他们养大,到最后,还要陪孙子们,她就是那么一个坚强的女人,一切,都可以用肩膀扛着,不吭声,乐观地活下去,也把这种生活态度传了下去。当今出书,透过她的经验,我希望每一个女人都能和她一样,别再一哭二闹三上吊了。
    和方太深交,是她在“亚视”做烹调节目的时候,她当年很红,从家庭主妇到的士司机都知道她是谁。有一次在饭局中,友人介绍我们认识,我向她说:“还是不适合用太深颜色的指甲油。”
    方太即刻会意,也知道我看她的节目看得仔细,后来请过我上她的节目。
    人家以为我只会写,其实我们做半工读的穷学生,如果爱吃好一点的,谁不会亲自动手呢?说煮就煮,我胆粗粗(大)地上了她的电视,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表演过,但也不怕,做的是“蔡家炒饭”,拿手好戏,放马过来吧!可惜没有录下来,不然重看,也会觉得自己烧得还是不错的,但把厨房弄得乱七八糟当然没出现在画面上。
    方太和我都住九龙城区,有时买菜相逢,我相约吃饭。有时飞新加坡也遇到,每次都相谈甚欢。她时常教导我,比方煮青红萝卜汤,她说加几片四川榨菜即能吊味,照做了,果然效果不同。
    有方太这个朋友真好,她会处处保护你。《方太广场》是一个有观众的现场节目,有次做完,一个八婆(长舌妇)问:“你认识蔡澜吗?”
    “认识呀。”方太回答。
    “他是一个咸湿佬(好色之徒)呀!”八婆说。
    方太语气冰冷:“他看人咸湿(好色)的,对方要是你的话,你可得等到来世了。”

    后记

    祝福大家
    方任利莎
    当我知道《生命里的家常便饭》将在内地出版,使我有些惊喜,也感到突然。也许内地的朋友对我并不熟识,虽然多次去珠江一带为客户们做产品宣传,多年前也做过“方太厨具”的代言人,并曾应邀在春节期间到中央电视台做嘉宾,但那都是陈年旧事了。
    这本小书只是记载了我成长中的琐碎往事,以及各种不同的人生况味。
    我常说,烹饪像人生,每个人都是不同的食材,不用介意自己是名贵的鱼翅、燕窝,还是一条葱。名贵的食材烹饪不得法,只是浪费,而简单的阳春面却全靠面上的葱花,令它精致和更有风味。
    希望内地的朋友会喜欢这本小书,借此再次谢谢陈晓蕾小姐的帮忙及陈玉小姐的支持协助,更希望不辜负商务印书馆南宁分馆的编辑夏蓓小姐的错爱。
    祝福大家!

    文摘

    第一章 成本不过一角钱
    我希望:孩子将来,都比我好。
    我才18岁就结婚了,生了5个孩子,一直等到最小的女儿上小学了,才可以腾出时间去打工,心想孩子大了,家庭开支渐渐增加,如果可以挣一点钱,小孩的生活便会充裕一点。
    做什么好呢?小女儿念下午班,只是下午有几个小时空档,能做什么?那时挺惆怅的,但我习惯每天看报纸,一边等小女儿吃午饭,一边翻报纸看,咦,无意中看到有烹饪中心请兼职“烹饪助理”,这事我应该懂的,在家煮了这么多年饭!
    家里也没别人,我就问小女儿:“如果妈妈去上班,你行吗?”
    “行,我可以照顾自己的,我已经上学了。”
    “真的行吗?”
    “真的!”7岁的女儿肯定地答。
    现在想来,当时她其实也不知道上班是怎么回事,但她爱妈妈,觉得一定要支持妈妈。我的小女儿很贴心,因为一直在我身边,比较知道我一路怎样走来。
    我下决心,好吧。写信应征吧!那时候,寄一封信,邮费一角,心想,再蚀本,也就是一角钱罢了。
    写了信,寄了,就忘了。
    当时也不是很着急一定要找工作。
    一段时间后,收到见工的回信。我一看信纸,是香港家政中心!前阵子才在报纸登很大的招聘广告,又要有学历、又要有经验,甚至要求在国外学过烹饪。我一看,就不想去了。我什么都没有,去来做什么?当时寄信,只是寄到邮政信箱,没想到是这么大型的烹饪中心。
    香港家政中心当时很“巴闭”(“牛”),是香港电灯公司开的,由立法局议员邓莲如的妹妹邓惠如小姐主理。
    我没去见工,心想没有资格,免得被人奚落,加上心里总觉得人家没可能看上自己,何必多此一举?倒不如自己放弃。这件事只有小女儿知道,也没告诉过别人,况且丈夫从来不想我“抛头露面”,不会支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去,也就不去了,事情就搁下来。
    过了两三个星期,差不多到了年尾。快过新年,家里很忙,突然有晚黄昏接到电话,说是香港家政中心打来,对方问:“你有没有收到信,要来见工?”
    “有啊。”当时丈夫已下班,就在身旁,这电话着实来得不合时。
    “那你为什么不来?”
    “我不来了。”当下心情忐忑,只想挂线。
    “为什么?”
    “我不知道是你们这么大型的烹饪中心,寄信只是一个邮箱编号,没有写明啊。”最终也忍不住压低声线说出原因,实情是心里乱得很。
    “那知道了,就应该来嘛!”
    “我不来。”想到自己没有资格,不想浪费大家时间。
    “为什么?”对方似乎很坚持,也许是好奇。
    “因为你们报纸上要求好高,我没有那样的资格。”我那时决定不去见工,也就很坦白:“我只是一个家庭主妇,我觉得自己不合乎你的条件,无谓去啦(去也没意义)。” “但你都还没有来!说那么多?你来啦。”
    “我没空。”丈夫的不喜欢,家中堆积如山的家务,5个孩子……
    “下星期一你有空吗?”
    “不行。”愈想愈害怕,就推说没空。
    “星期二行吗?”
    “不行。”
    “星期三行了吧!”
    我开始不好意思,怕被丈夫发觉,想快快收线,就说:“好吧。”其实我也对家政中心有点好奇,想去一看。
    到了星期三,心想,反正对方叫我去,就去吧!那就穿整齐一点,稍稍打扮一下,免被人感觉自己寒酸。
    世事有时真难料,也是缘分吧,我当时不知道亲自见我的,正是邓惠如小姐,在场还有一位主任。邓小姐知道我是上海人,问我懂不懂做上海菜。我答普通的都会做,因为在家煮饭这么多年了。她就叫我立即到厨房做一个菜。
    我看见有黄鳝,就炒“鳝糊”。既然要考试,就炒个难一点的吧。P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