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匿名信:长篇官场反腐小说[平装]
  • 共1个商家     10.00元~10.00
  • 作者:魏军(作者)
  • 出版社:湖南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385943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匿名信:长篇官场反腐小说》以反腐败斗争为背景,歌颂了广大纪检干部在调查违纪案件过程中,面对种种困难和阻力,以及他们在履行自己职责时的原则精神。作者在创作反腐败斗争作品时,以独特的视角,大胆探索,勇于创新,真实地再现了反腐败斗争十分艰难的现状。扬弃了创作同类题材作品,着意描写大案要案的调查,和人为的正义必然战胜邪恶的传统创作方法。作者通过一些看似平常的、不难查处的、普通的违纪案件的查处和所遇到的重重阻力和困难,以及在调查和反调查等一系列矛盾纠葛,向人们述说了一个十分简单而又令人深思的社会问题——即反腐败斗争如要查处大案要案,更是难上加难,从而唤起人们的警醒——为了党和国家的命运,必须把反腐败斗争长期地、持久地开展下去。作品不仅肯定了主人公面对腐败现象的嫉恶如仇,和为端正党风,不怕打击报复,忍辱负重的品格,同时对那些以权谋私者,利用手中的权力,阻碍反腐败斗争倒行逆施的丑恶行径,给予了无情地揭露和鞭笞,同时,作品大胆地指出纪检机关一旦失去对党员领导干部有效监督时,也就丧失了对违纪案件查处的职能。读后发人深省。〈br〉《匿名信》作者以纪委书记、作家的双重身份和独特的视角,通过对查处一些违纪案件时,所遇到的障碍和阻力的描写,深刻揭示了纪检干部在反腐败斗争中的孤独、无助、困惑、痛苦和失败的心态,以及反腐败斗争的艰巨和复杂。这种无奈,当然也寄寓了作家深广的忧愤。于是向社会呼吁——反腐败必须真抓实干。〈br〉“腐败。不能不反。腐败,不能大反。腐败,不能真反。”这是某些党员领导干部,对反腐败斗争的一种心态,也是腐败现象久禁不止的真实写照。欲知个中原因,请读《匿名信》。

    作者简介

    魏军,法制文学理论创始人。大学毕业。编审。有从军、从警、从文、从政等丰富社会经历。曾创办并编辑大型文学期刊《啄木鸟》、创办并主编《侦破小说选刊》和《世界奇案佳作》。创办北京法制文学研究会,当选为会长。创办公安部警官教育出版社,任命为社长兼总编辑。创办中国法学会法制文学研究会,当选为会长兼秘书长和中国法学会理事。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序言

    说不清他是亢奋还是迷茫,总之有些按捺不住。就像30年前他接到入伍通知那样,激动得彻夜难眠。那时的他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躁动和激奋是在情理之中的,又何况那时在中国大地上正翻卷着一股难以抑制的红色风暴,这股狂风暴雨席卷着中国的每一个角落,荡涤着每一个人的心灵。在那个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绘画绣花的年代,他穿上了军装,要完成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怎不叫他兴奋和激动。30多年过去了,军装换了一套又一套,领章由全红的换成红底黄边的,最后又把领章换成嵌有“八一”字样的领花,两肩佩戴着两杠三星的上校军衔。20世纪50年代,如果佩戴这样的军衔,那可真是威震一方了。90年代,军衔也大为贬值,随便扒拉出个什么人,肩头上也是两杠。不管军衔贬不贬值,他却是个堂堂的副师职上校保卫部长,这是千真万确的。
    30年后上校的激奋,自然不像刚穿上军装的青年时代的心情,也不像加入“三支两军”行列时,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那样不可抑制,又何况今天的他选择了转业,只是为了延长几年退休时间,多工作几年,仅此而已。

    文摘

    这洞进深很浅,高不过1.6米,宽不过1米,一个人站在里边已经把洞穴填满,郑毅和司徒循卿只好相互依偎在一起。
    头顶上响起了一个炸雷,司徒循卿打了一个冷战,不由得把身体歪到郑毅怀里,郑毅下意识地把她抱住……
    郑毅和“海科”案调查组在着手调查此案时,本来打算沿着四年前省纪委调查的步骤与责任范围调查,然而调查开始后,他才发现省纪委调查时,主要侧重“海科”公司在社会上造成的危害与违法、违纪行为。这些虽然对“海科”公司存在和追究公司主要负责人的违法、违纪责任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公司法人代表已携款外逃,客观上此案已成为无头之案。匡久成书记提出调查此案的另一个目的,意在对与此案有牵连的上届党组曾压制过他的几位成员的失职、渎职错误进行追究。这算不算泄私愤不得而知。但是遗憾的是,在省纪委的调查报告中。并没有涉及上届党组成员失职、渎职这方面的证据材料。因此,郑毅不得不重新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