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从蒙田到加缪:重建法国文学的阅读空间[平装]
  • 共1个商家     28.30元~28.30
  • 作者:郭宏安(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07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276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导致文学批评一次又一次完成蝉蜕的努力,无不起源于一次比一次强烈的重建阅读空间的愿望。批评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阅读的问题。要拓展批评家的思维空间,首先要重建批评家的阅读空间。
       ——郭宏安

    本书汇集了作者二十余年间法国文学研究之心得,有作家专评,也有作品阐释;有总体分析,也有局部细读,研究对象涵括了法国自启蒙运动以来的大部分重要作家及其作品:如蒙田、拉幸、夏多布里昂、巴尔扎克、斯丹达尔、波德莱尔、莫泊桑、左拉、雨果、加缪、纪德、萨特、莫里亚克等。

    本文提到的有:蒙田的《随感录》,夏多布里昂的《阿达拉》、《墓中回忆录》,巴尔扎克的《高老头》,雨果的《九三年》,拉辛的《安德活玛刻》,波德莱尔的《恶之花》,斯丹达尔《意大利遗事》,加缪的《局外人》、《西绪福斯神话》、《堕落》等等的图书,有原书的内容介绍,有从不同角度的评论,有写作的背景描述,展现原书最真实的一面。

    作者简介

    郭宏安,196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1975-1977年在瑞士日内瓦大学法国语言与文化学院进修,1981年毕业于社科院研究生院外国文学系。现为社科院外文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学术方向为法国文学及批评理论。已出版著译作多部。

    目录

    重建阅读空间(代序)
    一 怀疑与激情
     《特里斯当与伊瑟》:激情毁灭了婚姻
     谈蒙田的《随感录》
     蒙田的风格
     安德洛玛刻的形象及其悲剧性格
     读《曼侬·莱斯戈》
    二 梦幻与想象
     北美荒原上的文明人
      ——读夏多布里昂的《阿达拉》
     墓中人语
      ——读夏多布里昂的《墓中回忆录》
     夏多布里昂的孤独
     一个有许多窗口的房间
      ——读巴尔扎克的《高老头》
     谁是“少数幸福的人”
      ——《红与黑》代译序
     常读常新的《巴马修道院》
     “照到人心深处”的一束“强烈亮光”
      ——读斯丹达尔《意大利遗事》
     伊甸园中的一枚禁果
      ——谈谈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巴黎的忧郁》译者序
     《恶之花》赏析
     酒、印度大麻与鸦片
      ——《人造天堂》译者前言
     《现代生活的画家》译序
     莫泊桑的眼睛
     莫泊桑:在福楼拜与左拉之间
     暗影和光辉的混合
      ——读雨果的《九三年》
    三 涅墨西斯的智慧
     加缪:阳光与阴影的交织
     加缪与小说艺术
     多余人?抑或理性的人?
      ——谈谈加缪的《局外人》
     荒诞·反抗·幸福
      ——加缪《西绪福斯神话》译后
     译《鼠疫》
    ……
    四 现实世界的悲哀
    五 自由的呼声

    文摘

    重建阅读空间(代序)
    中国当代的文学批评仿佛一只刚刚"蜕于浊秽"的新蝉,那一对柔嫩的翼还是湿的,紧紧地贴在身上,只待一阵清风的吹拂,就可以挺起、透亮、“浮游尘埃之外”了。然而,它的以外国作品为对象的那一部分,似乎还有大半个身子裹在壳内,正艰难地挣脱着。
    蝉蜕,作为一种方法的更新和观念的变革,并不是中国当代的文学批评特有的经历,在中国以外的许多地方,文学批评在本世纪怕已经脱过好几次壳了。每一次蝉蜕,总是给文学批评注入新的血液,带来新的生机,又使它逐步走向新的蝉蜕。

    墓中人语——读夏多布里昂的《墓中回忆录》 节选
    活人写作,死人说话,这不是矫情,不是姿态,也不是故作惊人语,这是他内心的需要,他需要在泯除一切个人恩怨的平静中对历史和人生作出解释和思考,他也需要在纠结着现实和想象的空间里用文字来创造自己的生平。他在执笔撰写回忆录的时候,已尼清醒地意识到,他是在两个世纪之交“扎进翻腾浑浊的水中”,他游离旧岸是带着“遗憾”,而怀着希望游向的新岸却是一个“未知的岸”。旧岸已经永远消失,然而他却没有片刻的忘怀;新岸已经呈现在眼前,然而他看见的却是“新的风暴”。这个用言语和行动为了一个他并未心仪的事业和一些他并不崇敬的人奋斗了一生的人,终于怀着解脱和依恋的心情说:“明天的景象已与我无关,它呼唤着别的画家:该你们了,先生们。”


    一个有许多窗口的房间——读巴尔扎克的《高老头》
    《高老头》是巴尔扎克《人间喜剧》中最主要的作品,它的主题不止有一个,而且它的主人公也不止有一个。有些批评家但凭书名,就认定主人公是高老头。但是,他们只要认真仔细地考察一番,也许会把主角这顶桂冠送给拉斯蒂涅,因为这个贫苦的大学生是贯穿全书、沟通各个社会阶层的关键性人物。也有的批评家把伏胶冷认作主要人物,那显然是因为这个苦役监逃犯的宏论中包含着更多的以及他给人的印象最为强烈和深刻,也最能引起人们的震惊和思索。因此,我们可以说,《高老头》没有什么中心人物,只有三个主要人物和一系列形象同样鲜明的次要人物,如同在生活中一样,人人都可以成为特定的小天地中的主角,而并不需要一个无所不在的、众星拱之的月亮式的绝对主角。
    《高老头》象是一个有许多窗口的房间,读者从不同的窗口望去,看到的是不同的天地,有不同的人物在其中活动。这些小天地之间有道路相通,道路是由金钱铺就的;于是读者面前出现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复辟时代的法国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