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干杯!柏林大街[平装]
  • 共1个商家     29.90元~29.90
  • 作者:简铭甫(作者)
  • 出版社: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第1版(2009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80310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干杯!柏林大街》是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发行的。

    作者简介

    简铭甫,1970年生,台湾花莲人。在欧洲游历多年。开过咖啡馆(咖啡土豆Cafe tutto),现在经营欧洲复古家具。喜爱旧货到难以自拔的地步,计划开办欧洲跳蚤市场之旅,著有《男生爱北京》等书。

    目录

    推荐序——欧阳应霁
    自讨苦吃的天使
    自序
    干杯!柏林大街
    遗忘,再发现

    我的栗子大街
    我的柏林,我的栗子大街
    栗子大街86号
    栗子大街上永远的庞克
    栗子大街85号公社
    栗子大街77号公社
    贫民窟美学
    飞跃东柏林1996
    我的栗子大街2006
    东柏林人
    二手衣店
    德国人爱车,柏林人爱老车
    东柏林的荣耀

    跳蚤市场,清仓大甩卖!
    柏林旧货及艺术市场
    柏林艺术及乡愁市场
    阿寇那广场
    围墙公园假日跳蚤市场
    波西广场
    莫西兹广场
    美丽山丘市政广场
    菲尔贝林广场
    结语

    另类夜柏林
    红厅
    文化艺术中心
    家具工厂
    黑客任务

    反骨柏林
    涂鸦
    不要钱商店
    良心酒吧
    杜斯曼书店
    柏林夏日音乐节
    全民有机运动
    重回伊甸园
    我家咖啡
    柏林欧洲同志首都
    未来的乡愁

    索引

    序言

    下午喝茶的时候顺便去买一张机票,来不及跟身边朋友打个招呼,就飞它十几二十小时到了世界的另一头。今时今日,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并不奇怪也并不稀罕。
    有人为了一件衣服、一把椅子、一盏灯、一出舞台剧跑到老远的异地,更多的是为了一盘无花果沙拉、一份肉嫩汁多羊扒、一件巧克力熔岩暖蛋糕,心血来潮马上起行。到了当地也是睡睡醒醒的,让风景在眼前流动经过,勉强有胃口吃,有精神看,也只是在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以外绕圈,无心也无力进去。这其实也很正常,毕竟文化差异确有其事,到过一百次意大利的人也未必能够说一句完整的意大利语。
    所以说铭甫是自讨苦吃,到了一个地方,掌握了当地语言,交上当地要好朋友,一头栽进真正的生活里,也就是说,不能也不打算做一个不负责任的旅人。
    年复一年,铭甫还是风尘仆仆地游走于五湖四海,但走马不是为了看花,他开始把别人的家事当认真,也第一时间把这些有血有肉的对答交往,一一记录传送,让千万里外的我们在笔记本上读到看到另一个世界另一种文化。无论是在柏林,在巴黎,在北京,风景背后都有暗涌,有危机,有能量,有希望。
    铭甫认识了解关心的,甚至比一个长居当地却又冷漠疏离的人要透彻,要全面,面对异地文化的认知体会,其实也更凸显出对自身文化身份定位的一种着紧与投入。因此在铭甫的台北的家,我耳闻目睹一向温文优雅的他拍案而起有莫大的忿懑必须宣泄,而我觉得,他以身作则地在不同文化地域的来回走动,就是一种民间的自发的交流沟通,扩阔的已经不仅是小小个体的世界观。
    是电影也是现实,柏林上空有一天使守望众生,我们抬头仰望同时积极修为。在年月日早午晚来回往返的途中,终于明白到旅行并不是一味的快乐热闹,当即使吃苦也自然甘愿,就是天使羽翼长成的一天。

    文摘

    插图:




    时光倒回1996年,那时我刚结束法国的游学生涯,开始在欧洲到处旅行。旅途的最后一站,我选择来到柏林。当时带着强烈的好奇心,决定直奔东柏林。那个时候普林兹劳尔山的丹奇格大街(Danziger Strasse)还像是贫民窟般满目疮痍。我投宿的地方,更是在幽暗的后巷里,阴阴惨惨。我的房东Andreas是个录影带制作人,为了赚点生活费,便把客厅布置成另一间客房,当作假日套房出租。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客厅后来还成为道具摄影棚!几个想应征演员的少男少女,自费来这里拍了一小段节目影带,准备寄去电视台毛遂自荐。
    当时柏林还真的有一家公共电视台,专门播放观众主动寄来的录影带,而且完全没有审查,不过拍摄者要自负播出后的所有法律责任。我真看过观众拍一场婚礼的实况录影,一播就是两小时,镜头动都没动……但这已经让我见识到了柏林民主多元的一面。
    11月的柏林已经要迈入冬天,我生平第一次见识到室内没有中央暖气。这位Andreas抱歉地频频问我冷不冷,我则客气地回答:“晚上给我多一点棉被就行。”后来,我还是受不了,跑去超市买了好几瓶廉价红酒,睡觉前,先喝上一大杯御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