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王国维文学论著三种[平装]
  • 共1个商家     11.90元~11.90
  • 作者:王国维(作者)
  •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第1版(200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002963601,978710002963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王国维文学论著三种》为古文。

    作者简介

        王国维(1877-1927),中国历史学家、语言文字学家、文学家。字静安,一字伯隅,号观堂。浙江海宁人。1907年起,任清政府学部总务司行走、图书馆编译、名词馆协韵等职。他对中国戏曲史和词曲的研究非常深入,著有《曲录》、《宋元戏曲考》、《人间词话》等。辛亥革命爆发后,王国维随罗振玉东渡日本,从事中国古代史料、古器物、古文字学、音韵学考订,尤致力于甲骨文、金文和汉晋简牍之考释。1916年,应上海著名犹太富商哈同之聘,回国到上海任仓圣明智大学教授。1922年受聘为北京大学国学门通讯导师。1923年,应召任清逊帝溥仪“南书房行走”。1925年受聘任清华研究院导师,是“五大导师”之一。1927年于北京颐和园投水自尽。身后遗著收为全集者有《王忠悫公遗书》、《王静安先生遗书》、《王观堂先生全集》等数种。

    目录

    《红楼梦》评论
    第一章 人生及美术之概观
    第二章 《红楼梦》之精神
    第三章 《红楼梦>之美学上之价值
    第四章 《红楼梦>之伦理学上之价值
    第五章 余论
    人间词话
    人间词话卷上
    人间词话卷下
    宋元戏曲考

    一 上古至五代之戏剧
    二 宋之滑稽戏
    三 宋之小说杂戏
    四 宋之乐曲
    五 宋官本杂剧段数
    六 金院本名目
    七 古剧之结构
    八 元杂剧之渊源
    九 元剧之时地
    十 元剧之存亡
    十一 元剧之结构
    十二 元剧之文章
    十三 元院本
    十四 南戏之渊源及时代
    十五 元南戏之文章
    十六 余论
    附录元戏曲家小传

    文摘

    吾人生活之性质,既如斯矣,故吾人之知识,遂无往而不与生活之欲相关系,即与吾人之利害相关系。就其实而言之,则知识者,固生于此欲,而示此欲以我与外界之关系,使之趋利而避害者也。常人之知识,止知我与物之关系,易言以明之,止知物之与我相关系者,而于此物中,又不过知其与我相关系之部分而已。及人知渐进,于是始知欲知此物与我之关系,不可不研究此物与彼物之关系。知愈大者,其研究愈远焉。自是而生各种之科学:如欲知空间之一部之与我相关系者,不可不知空间全体之关系,于是几何学兴焉。(按:西洋几何学Geometry之本义,系量地之意,可知古代视为应用之科学,而不视为纯粹之科学也。)欲知力之一部之与我相关系者,不可不知力之全体之关系,于是力学兴焉。吾人既知一物之全体之关系,又知此物与彼物之全体之关系,而立一法则焉,以应用之。于是物之现于吾前者,其与我之关系,及其与他物之关系,粲然陈于目前而无所遁。夫然后吾人得以利用此物,有其利而无其害,以使吾人生活之欲,增进于无穷。此科学之功效也。故科学上之成功,虽若层楼杰观,高严巨丽,然其基址则筑乎生活之欲之上,与政治上之系统立于生活之欲之上无以异。然则吾人理论与实际之二方面,皆此生活之欲之结果也。
    由是观之,吾人之知识与实践之二方面,无往而不与生活之欲相关系,即与苦痛相关系。兹有一物焉,使吾人超然于利害之外,而忘物与我之关系。此时也,吾人之心无希望、无恐怖,非复欲之我,而但知之我也。此犹积阴弥月,而旭日杲杲也;犹覆舟大海之中,浮沉上下,而飘著于故乡之海岸也;犹阵云惨淡,而插翅之天使,赍平和之福音而来者也;犹鱼之脱于罾网,鸟之自樊笼出,而游于山林江海也。然物之能使吾人超然于利害之外者,必其物之于吾人无利害之关系而后可,易言以明之,必其物非实物而后可。然则非美术何足以当之乎?夫自然界之物,无不与吾人有利害之关系;纵非直接,亦必间接相关系者也。苟吾人而能忘物与我之关系而观物,则夫自然界之山明水媚,鸟飞花落,固无往而非华胥之国、极乐之土也。岂独自然界而已?人类之言语动作,悲欢啼笑,孰非美之对象乎?然此物既与吾人有利害之关系,而吾人欲强离其关系而观之,自非天才,岂易及此?于是天才者出,以其所观于自然人生中者复现之于美术中,而使中智以下之人,亦因其物之与己无关系,而超然于利害之外。是故观物无方,因人而变:濠上之鱼,庄、惠之所乐也,而渔父袭之以网罟;舞雩之木,孔、曾之所憩也,而樵者继之以斤斧。若物非有形,心无所住,则虽殉财之夫,贵私之子,宁有对曹霸、韩干之马,而计驰骋之乐,见毕宏、韦偃之松,而思栋梁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