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黑暗之劫?空间三部曲3[平装]
  • 共3个商家     25.50元~28.70
  • 作者:C.S.刘易斯(作者),杜冬冬(译者)
  •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1477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黑暗之劫·空间三部曲(3)》:
    奇幻文学之父、《纳尼亚传奇》作者C.S.刘易斯经典巨作
    C.S.刘易斯“空间三部曲”的终结之作,亦为兰塞姆博士无与伦比的探险之旅画上句号。在《沉寂的星球》和《皮尔兰德拉星》中被击退的黑暗力量集结起来,打算在地球上发动一场毁灭性的攻击。据传强大的巫师梅林在沉睡上千年后将重回大地,他拥有巨大的秘密神力,而黑暗力量能找到他并使其听命于自己。一个邪恶的专家技术组织打着“社会改革”的旗号,正日渐在欧洲掌权。是兰塞姆和他的朋友们用古老的智慧来压制这个威胁的时候了。随着正邪双方的斗争逐步达到高潮,也将“空间三部曲”推向了一个精彩非凡的结局。
    史上最佳奇幻三部曲之一
    1937年,《霍比特人》出版前夕,刘易斯与托尔金在一起慨叹文学创作的现状。刘易斯说道:“托勒斯(刘易斯对托尔金的称呼),现在的小说里让我们真正喜欢的东西实在是太少了,恐怕我们得自己来写点什么了。”托尔金对此的回应是一本关于时间旅行的小说,但他没有写完这本名为《失落之路》的作品。而刘易斯却写完了这部“空间三部曲”。

    媒体推荐

    将梦与现实惊人地融为一体……一次妙不可言而又惊心动魄的阅读体验。
      ——《每日电讯报》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C.S.刘易斯 译者:杜冬冬

    C.S.刘易斯,1898年出牛在爱尔兰的有钱人家,从小就喜欢躲任小阁楼上耽读、幻想。9岁失去母亲的经历,直接影响了他笔下魔法世界的诞生。他26岁登上牛津人学教席,人称“最伟大的牛津人”。他60岁遇到一生挚爱,却在两年后遭遇天人永隔之苦。他1963年离开人世之前,就为卜年后才去世的挚友托尔金写好了讣文。因为只有写出了《纳尼亚传奇》的人,才有资格蜕他真正了解《魔戒》的作者。

    目录

    1 校产出手
    2 和副院长共进晚餐
    3 伯百利和山顶的圣安妮
    4 清除老古董
    5 能屈能伸
    6 迷雾
    7 蟠龙王
    8 伯百利的月光
    9 萨拉森人之首
    10 被征服的城市
    11 战役打响
    12 风雨之夜
    13 他们将深空扯落于头顶
    14 “真正的生命相遇了”
    15 众神降临
    16 伯百利的晚宴
    17 圣安妮的维纳斯

    文摘

    珍?斯塔多克自言自语道:“婚姻义务之三,夫妻应互为伴侣,互相帮助,互相安慰。”她自从上学后就没去过教堂,直到六个月前去教堂结婚,婚礼上的誓词便铭刻在她心头。
    敞开的门外,可以看到这套公寓小小的厨房,听到闹钟催人的响亮滴答声。她刚从厨房出来,知道里面有多狭窄。早锓盘洗完了,茶巾挂在炉子上,地板也拖过了。床铺好了,几个屋子都收拾完了。今天只需要买一次东西,她刚买完回来,可是也才十点五十九分。除了给自己做午饭、泡茶以外,到六点以前还是无事可做了,即使马克真的会回来吃晚饭也是一样。但他今天要在学校开校务会。马克一般会在喝茶的时候打电话来说他没想到会要开这么久,他只好在学校吃晚饭了。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就和这间公寓一样空荡荡的。阳光明媚,闹钟滴答作响。
    “互为伴侣,互相帮助,互相安慰。”珍苦涩地说。实际上,婚姻就是一扇门,走出有事业、有伙伴、有欢笑和做不完的事情的世界,走进一个孤独禁闭的生活。他们结婚前的几年,她从没有像这婚后六个月一样,很少见到马克。即便他在家的时候也很少说话。总是要不昏昏欲睡,要不就是若有所思。当他们还是朋友时,以及后来恋爱时,彼此的话似乎一辈子也说不完。可是现在……他为什么要娶她呢?他还爱着她吗?如果是这样,那么,男人对爱情的看法一定和女人大不相同。结婚前那些她以为承载着爱情的绵绵情话,对他而言不过是开场白,难道事实便是如此无情吗?
    “我又要浪费一个上午了,恍恍惚惚。”珍尖刻地自语道,“我必须得做些事,做事指的是她那篇关于多恩的博士论文。她曾一?想结婚后继续做学者这一行:这也是他们不肯要孩子的原因之一,无论如何短期内不要。珍也许不算是个很别开生面的思想家,她的这篇论文的重头戏也不过是多恩“成功地为身体声辩”。她仍然相信,只要她找出自己的所有笔记本和书籍,她还是能强迫自己重燃对这个课题冷下去的热情。也许是想在开始动手前再拖一拖,她翻过摊在桌上的报纸,扫了一眼背面的图片。
    当看到那图片的一刹那,她就记起了那个梦。不但记得那梦境,还记得她惊醒后偷偷溜下床,坐等第一缕曙光那漫长难熬的时间,既不敢开灯怕马克被惊?后埋怨她,又为马克均匀的呼吸声而生气。他很能睡,似乎只有一桩事能让他在上床后还醒着,即便是这事也不能让他醒很久。
    这个梦就像大多数噩梦一样,说出来就不再恐怖了,但是为了搞明白其后发生的事,就一定要把这个梦境记下来。
    她开始只梦见了一张脸。外国人长相,黄面蓄须,鹰钩鼻。这张脸之所以骇人,是因为其受惊吓的表情,嘴巴松垂着咧开,瞪着眼睛,珍曾见过人们惊骇时会有一两秒钟猛瞪双眼,但此人似乎已经惊骇了数小时之久。渐渐地,珍察觉出更多情况。这是在一问四方?、石灰粉刷的小屋的一角,这个男人弯腰坐着等待,珍认为,是在等待那些抓住他的人进屋来,对他做些可怕的事情。门终于开了,一个蓄着灰色山羊胡、长相俊美的人走进来。被抓住的囚犯似乎认出了来者是个老相识,他们坐在一起交谈。在珍之前所做的所有梦中,她要么能听懂梦中人所说的话,要么就根本听不见。但在这个梦境中,两人用法语对话,珍能听懂一点点,但总是不能完全听明白,就和在现实中一样,这才使这个梦如此真实。来访者显然指望囚犯把他带来的消息看作是好消息。囚犯一开始眼中流露出一丝希望,并说:“瞧……啊……一切都好……”呵是他又摆摆手,改了主意。来访者继续声音低沉而流利地劝说他。访客长相英俊,风格冷峻,但他戴着副夹鼻眼镜,总是反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睛。再加上他完美得反常的牙齿,让珍感觉有些厌恶。而囚犯愈来愈苦恼,最后变成恐惧,这更让珍讨厌来访者。她搞不清来访者究竟对囚犯提出了怎样的建议,但是她确实发现了囚犯要被处死。无论来访者提出了怎样的建议,看来比死亡更让这囚犯害怕。此时,这个梦不再近似现实生活,而是变成了正常的噩梦。来访者扶扶夹鼻眼镜,依然冷冷地笑着,用双手紧撅住囚?的头,猛地一拧,就像珍去年夏天看到人们如何大力拧上潜水员的头盔一样。来访者拧下了囚犯的头,带走了。梦做到这里,就全都混乱了。梦境依然围绕着头颅,却是一颗不同的头颅了:白须冉冉,深陷于土中的头颅。这是个老人,人们正从某个似乎是教堂墓地的地方要把他挖出来。这是个古不列颠人,像是个德鲁伊巫师,身披一件长斗篷。开始珍没有注意,因为她认为这不过是一具尸体。可她突然发现这具古尸正在复活,她在梦中大喊:“小心啊,他活了,快住手!住手!你们把他惊醒了。”但是挖掘的人并不停手。这个葬于土中的老人坐起来,说?些什么,听起来有些像西班牙语。这不知怎地把珍给吓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