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与往事说再见[平装]
  • 共1个商家     16.80元~16.80
  • 作者:菲利普?贝松(作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有限公司;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200000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封封从世界各地寄出、不求回应的信,一个现代女性隐秘、纤细的内心独白,再现《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的挣扎和放手,有着杜拉斯小说的影子。
    菲利普·贝松编写的中篇小说《与往事说再见》语言优美流畅,描写情爱心理变化丝丝入扣,继承了法国心理小说的优秀传统。

    媒体推荐

    《十字报》:“他没有浓墨重彩和大肆渲染,就勾起了人内心最强烈的痛苦。”
    《快报》:“他就像一位杰出的画家,寥寥数笔就勾勒出一幅神秘礞胧的画面。”
    《ELLE》:“他不仅继续着一年一本的写作节奏,也继续着他一贯的精彩之处。”

    作者简介

    作者:(法)菲利普.贝松(Philippe Besson)
    菲利普·贝松(1967-),Philippe Besson,法国当代作家。他在大学主修法律,当过律师和社会法教师,因为工作的缘故经常旅游,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上海、多伦多等地待过。二00一年出版第一部小说《由于男人都不在了》,讲述名作家普鲁斯和一个男孩书信交往的故事,获得Emmanuel-Robles奖而一举成名,至今已出版十部作品,每部作品都引起很大的反响。
      菲利普·贝松的小说主题多围绕在死亡的命题上,在访谈中他自承深受普鲁斯特、兰波,特别是杜拉斯的影响甚深。

    文摘

    克莱芒:
    我决定给你写信。我要做点什么。
    我不要再这样沉默下去。
    我要告诉你:我曾认真地试过任由沉默将自己包围。我背负着沉默,就像套上了一件衣服。我沉溺于此,像接受惩罚似的。你不要会错意,我这么做首先是为了自己。这是个自私的选择,尽管我为此付出了代价。事实上,我本以为这样就可以拯救自己,但是,沉默却无法救赎。不,应该说,沉默并没有将我救赎。我甚至觉得沉默使我在忧郁和悲伤中越陷越深。老实说,沉默把我摧毁了。当我沉默时,无数的画面在眼前回旋,还有那挥之不去的记忆,就像不断纠缠的苍蝇在脸旁盘旋。我舞动双臂,想要驱赶它们却无济于事。它们总是去而复返。而且,沉默使人毫无防备:那突如其来的打击更加伤人。
    于是现在,我试着诉说。情况不可能变得更糟了吧。也许说着说着,我就可以卸下痛苦的包袱,谁说得准呢?总会有一点作用吧。
    也许你会问我:为什么要写信给你呢?因为,我要倾诉。但如果没有听众,又何来真正的倾诉?就好像对着清风,对着沙漠,对着深渊诉说,却得不到任何回应。说出的话很快就无迹可寻,就好像它们从来不曾存在。如果没有人倾听,我会继续沉默。我需要有人倾听我的心声。除了你,还有谁呢?
    是的,除了你还有谁呢?
    我要直呼你的名字。
    克莱芒。
    我再也不能叫"我的爱人",或其他类似的昵称。人们使用着这些幼稚的昵称,丝毫不觉得可笑。大家不停地重复着这些昵称,却忘了体会其中的意义。但不管怎么说,如果我叫你"我的爱人",你会感到为难。你肯定会说,我的伤痛还没有治愈。
    我承认:我还没有治愈。病人总是强颜欢笑,以宽慰健康的人。他们掩饰着自己的痛苦,换来别人的感激。
    也许,你会责备我这挖苦的口气,还有这近似于哀怨的嘲讽。但是放心吧,我可以表现得更好。再说,你不喜欢崩溃、迷茫的女人,你喜欢隐忍、端庄的女人。这要求真是苛刻。但是别担心,我也可以保持端庄:这很简单,我只需要预先做好准备。我需要努力,因为我无法自然而然地表现出端庄。
    如果看到自己像其他女人那样能够默默地承受打击,也许我会高兴吧。我总是很欣赏那些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保持冷静的人。他们站在废墟中,却还能找到办法去救护伤者。唉,我没有他们那么勇敢,也没有他们那么坚决,更无法像他们那么麻木。我太清醒了,无法直接面对灾难。我太脆弱了,无法做到面对灾难而不颤抖。
    是的,我是个脆弱的人。这你是知道的。
    我是在哈瓦那给你写信。
    哈瓦那是个适合自我放逐的地方。原因很简单:我要去一个我们都未曾去过的地方,一个不会勾起我记忆的地方。如果我去纽约,那么所有的记忆都会浮现。我们在那里一起度过了两个春天。就你和我,我们两个。当然,如果和曼哈顿的悲剧相比,我的痛苦理所应当轻了许多。时间流逝,可人们对曼哈顿的悲剧依然记忆犹新。一个人失去爱情的伤悲又怎能和这么多人失去生命的悲恸相比?但是我不想冒险做出这等失礼的事情:事实上,我担心这么多人的伤痛在我的忧郁面前也会变得无足轻重。
    我选择去哈瓦那还有一个原因:我需要阳光。我以为在阳光下,不幸带来的痛苦会减轻。哈瓦那阳光普照。阳光使贫穷不再那么可怕。阳光使人放慢脚步。阳光使身体更性感,皮肤更有光泽。阳光使我戴着墨镜走上街头,时不时地躲到露天咖啡馆的遮阳伞下小憩片刻。阳光使我混迹于人群,因为不怕阳光暴晒的男男女女都走上了街头。这是一种健康的劳累。这是一种惬意的疲惫。
    我还需要时差。这种距离就像一种决裂,就像时间的衍射。不同的时区拉远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真的以为,只要调整手表的时针,只要不和你生活在同一时区,只要和你的现实世界决裂,我就能得到解脱。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我错了。对于这一点,我完全错了。因为我还是不知不觉地想起你,每时每刻都在想。我控制不了自己。没有哪一天我不问自己:他那儿几点了?然后又问自己:他现在在做什么?每天这个时候他习惯做什么?
    我选择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这里讲另一种语言,我听不懂周围人讲的话。耳旁是纷杂的喧哗或是窃窃的私语,我却可以无动于衷,甚至置身事外。当然,人们琐碎的日常生活本应该让我摆脱不安的情绪。看着别人的生活,我本该渐渐淡忘自己的生活,但是一个处于康复期的病人总是会看到种种危险的迹象:我怕听到甜言蜜语,这会伤害到我;我怕听到夫妻之间拌嘴,这会使我崩溃。我需要一个全新的环境。周围的人和我不同,和我们都不同。他们讲着另一种语言。
    我本想去更南边的国家,去阿根廷或巴西。但旅行社的姑娘一直向我炫耀古巴的魅力。她是这样来形容哈瓦那的:“这是一个几十年来一直凝固着的城市,它看上去破破烂烂的,但是大海增添了它的魅力。”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想去的地方。
    ……
    P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