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春秋五霸[平装]
  • 共3个商家     19.80元~27.20
  • 作者:宋福聚(作者),毛颖(作者)
  • 出版社:华夏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0595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春秋五霸》,《江城子》赞曰:舞榭歌台笑中亡。郑裂土,宋分疆。齐桓晋文。大纛漫天扬。南蛮西戎皆问鼎,映四野,尽寒光。

    作者简介

    宋福聚,毕业于山西大学中文系,任职于长治学院中文系。主要担任基础写作教学工作。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恶之花》、《永乐王朝》(上下卷,台湾大地出版社)、《中兴名相》、《良相吴典》,《上海教父杜月笙》、《汉光武帝》《嘉庆皇帝》、《王莽》等多部。受到读者广泛好评;在各类杂志发表中短篇作品及论文若干。山西省作协会员、高校写作学会会员。
    毛颖,1992年开始写作。先后出版《管得着吗你》、《往事如烟》、《红月亮》、《落荒而逃》等多部长篇小说。北京作协会员。工学学士。职业经理人。一个似乎就是为小说而生的奇人。游刃有余地周旋在繁忙庞杂,跟文学根本沾不上边儿的工作和纵贯古今的小说创作之间。他练就出的集流畅唯美、精练.犀利于一身的风格,希望带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受。那洋溢着真挚的情感、深邃的思索和微言大义的笔墨。永远张扬出不同凡响的气度和内涵。读他的作品,品味到的除了故事以外,还会有关于人性、社会、历史、情感、成功和失败、幸福和不幸等等。

    目录

    序章
    第一章 小白诈死得君位 庄公鲁莽动干戈
    第二章 失势公子枉送死 落魄贤士露端倪
    第三章 桓公放手创伟业 管仲理财施奇计
    第四章 尊王初显奇效 攘夷乍遇凶险
    第五章 轰轰烈烈占尽风光 凄凄惨惨空留长恨
    第六章 叔兴一言成谶语 襄公拥立初扬名
    第七章 尴尬人偏逢尴尬事 虎狼国包藏虎狼心
    第八章 欲逞强再举盟会施奸计一击得手
    第九章 仁义大战遭惨败 霸主伟业成画饼
    第十章 联姻求贤谋大志 平乱安邻渡河东
    第十一章 恩怨交织偿旧愿 仁威并举谱新篇
    第十二章 誓崤山责己警人 定百戎称霸图强
    第十三章 废立太子酿祸端 刺杀重耳起变乱
    第十四章 两公子同落一下场 一国丧连杀两国君
    第十五章 丑人偏有丑福 蠢人又办蠢事
    第十六章 磨难漫漫流亡路 坚韧拳拳赤子心
    第十七章 重情义齐心合力 树雄心大国崛起
    第十八章 舍妻奉子图登天 独断轻言酿剧变
    第十九章 狡商臣伐谋纵横 勇芈侣历雨经风
    第二十章 平叛逆定国立身 佯昏乱一鸣惊人
    第二十一章 问鼎除奸逞英豪 绝缨舍威仁心昭
    第二十二章 任贤兴邦败夙敌 称霸自谨远逸趣
    后记

    后记

    春秋时期,始于周平王的“东迁洛邑”,止于“三家分晋”。孔子修成的史书《春秋》,记录了鲁隐公元年(前722)到鲁哀公十四年(前481)的历史,其时间跨度与这段历史大致相当,后人便把这一时段称为“春秋时期”。
    春秋时期,是中国历史上社会经济急剧变革,政治局面错综复杂,军事斗争层出不穷,学术文化异彩纷呈的一个动荡时期,是中华古代文明渐次生长的重要时期。
    在内乱和戎族入侵的交织打击之下,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被迫放弃旧都镐京,依仗郑等诸侯的力量迁都到洛邑。此举标志着周王室严重衰弱,天子号令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诸侯争霸、大夫专政与夷夏斗争急剧膨胀。
    平王东迁以后,王室的力量进一步衰微,而一些诸侯国经过长期休养生息壮大了起来,不再对周王室唯命是从了,他们为了实际利益,有的攻伐别国,有的竟蚕食周天子的土地(郑庄公一手演绎的“周郑互质”,就给了周天子颜色看看)。周桓王十二年(前708)爆发的缟葛之战,郑军“箭射天子”表明:这时的周天子仅仅保存着“天下共主”的虚名而已了。
    春秋时期,见诸史书的诸侯国名有一百二十八个,比较重要的不过十几个,它们主要是位于今天山东的齐、鲁,位于今天河南的卫、宋、郑、陈、蔡,位于今天山西的晋,位于今天北京及其周围地区的燕,位于今天陕西的秦,位于今天河南、安徽南部和两湖的楚,位于今天江苏中南部的吴和位于今天浙江一带的越。这些比较大的诸侯国凭借其实力,用战争来扩充领土,迫使弱小国家听从其号令,并互相争夺,形成了诸侯争霸的局面。

    文摘

    看着众兵士无精打采地蜷缩进帐篷中,在脚下黄沙的炙烤下,个个龇牙咧嘴,齐桓公阴沉着脸色,任凭汗水流进嘴角,苦涩味道灌注到心里。随着太阳的渐渐升高,燥热越来越让人难耐。偏偏今天没有丝毫的风,整个兵营真正成了煎饼鏊子,要把这成千上万的壮汉们活活烘烤成肉干。
    怎么办?怎么办呢?齐桓公终于沉不住气了,凝视着远处有些晃动的沙丘,他仰天长叹:“可惜寡人南征北战,创下盖世霸业,却要埋骨黄沙!上天,寡人何罪,将士何辜,竞要这样死掉!”
    “主君,主君千万注意。”管仲陪着站在身旁,脸色被晒得通红,焦急地提醒他,“主君是三军心底最后一口气息,这点气息只要尚在,就有生还希望。如果提前就没了底气,那就必然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齐桓公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颓然又叹口气。各兵营中尖叫和呻吟声不断传出,那是大家实在受不了浑身上下的灼痛。齐桓公清楚,只要尖叫和呻吟渐渐低沉下去,大家也就渐渐变作肉干了。连营帐旁边的战马,也开始从最初的略显急躁变得狂暴不安,有的使劲撕扯缰绳,有的沙哑地仰天长啸,更多的则实在坚持不住,扑通跌倒在沙丘中,四蹄扑腾着,再也爬不起来。死亡的气息逐渐弥漫开来。齐桓公的心紧紧收缩,绝望和恐惧让他使劲咽着唾沫,但嗓子眼干燥得如同这黄沙,每吞咽一下,没有半点湿气而喉咙生疼。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在逐渐模糊,或许这些年太累了,该好好歇息歇息了。寻求解脱的感觉,渐渐占据上风,齐桓公惊恐地知道,这是死亡来I临的征兆,但他毫无办法地沉沦下去。
    “主君,有了,主君!”管仲忽然大呼小叫,把齐桓公从迷离状态拉了回来,他指点着那些摇摇欲坠的战马,嗓音沙哑,“主君,上古时的典籍中有记载说,任何活物都有灵性,只不过特色不同而已,狗能记住三千里往返的道路,猫能记住五千里往返的路途。书中虽然没提到马,但臣想来,马更是通灵,比起狗和猫来,应当有过之而无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