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龙与魔法师(Ⅱ)[平装]
  • 共3个商家     6.50元~7.80
  • 作者:可蕊(作者)
  • 出版社:长江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920902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不器用的主人与“满新夙愿”的魔宠之间,火花愈演愈烈。当从时光之岛回来的复仇鬼开始行动时,一切都不得不继续……生活?还是先把魔法师做好吧。
    本书是由可蕊编写的中国原创轻小说大长篇新作《机键圣母(Ⅱ)》,售价仅为10元。

    作者简介

    可蕊,笔名:可蕊

    星座:射手

    爱好:爱看书、啃书、吃书、写书等

    特长:记不住数字,包括自家的电话号码已发表作品:《都市妖奇谈》、《捉鬼实习生》、《龙之眼》等

    座右铭: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最喜欢的食物:蘑菇、土豆和鸡肉

    最喜欢的音乐:看书

    作者自述:自认为是个比较迷糊的人,做事以慢半拍面闻名于朋友间。且因为脑细胞过多地分配给了文字,在数字方面极度缺乏,以至于常常忘记自己家的电话号码,所以常常感叹这辈子能做的事也就是码文字了。于是更加沉溺其中,乐不思蜀。九界原创网驻店作家。

    目录

    镜子迷宫
    番外 手足
    后记

    后记

    有个朋友问起我,你的这本书名字叫做《龙与魔法师》,可是龙的戏份也太少了吧?
    我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因为她喜欢龙么,龙跟她太像了呀——
    喜欢金闪闪的金银财宝,喜欢大吃大喝睡懒觉,而且脾气暴躁一点就着,战斗力强大,一旦发火所向披靡,我这等微末武力值只能闻风而逃——你们看,我一不小心就论证了‘‘西方传说中的飞龙原型其实就是某种类型的女人”这个真理了吧。
    咳咳,好吧,为了我的人身安全,咱们暂且言归正传,说说龙的戏份问题。
    其实在《龙与魔法师》这个故事里,龙的戏份是不少的,除了目前的内容进度中已经出场的红龙舞蹈者,还有另外两只飞龙都有着比较重要的角色——海洋之星和银星女皇。
    为了避免泄露剧情影响朋友们阅读的乐趣,咱们在后记里就不说这些龙的身世、经历、故事,单单说说他们的“来历”。
    我写故事的时候,大多数人物都是我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很少有能和生活中对上号的情况,所以一般我遇到别人问我“某某人物的原型是什么”的时候都会感到比较难回答。可这次(《龙与魔法师》中的三只龙却是例外,因为他们三个都有原型,而且他们的原型都是来自于我的生活,只不过他们的原型并不是我身边的人,而是猫。
    对,故事里担任重要角色的三只龙的原型,是我曾经养过的三只猫。
    首先是舞蹈者,他的性格来自我小时候家里一只叫花花的公猫。
    这只猫是邻居家里母猫的孩子,养过猫的朋友都知道,如果将小猫送给邻居家的话,母猫有条件就会回去照顾,甚至带着小猫学爬树捉老鼠什么的,很多年母子之间都会很亲热的。可是我家抱给我养的花花却不太一样,因为他的妈妈是第一次生小猫,似乎并没有什么做母亲的自觉,根本不管小猫们。这也就是花花还没出满月就被送给我的原因。
    可以说,花花在被送给我之前,基本没有得到过什么关心,甚至他和他同窝的所有兄弟姐妹,都叫花花,这正是他明明是一位帅哥猫,却有这样一个女气的名字的缘故。
    也许是因为自幼没有得到什么母爱,花花的脾气十分暴躁,发脾气、乱咬人、破坏东西都是他经常做的事。家人都说他养不熟,但是他对我却很乖巧温柔。记得那时我喜欢踢毽子,他就蹲在一边看着,要是我把毽子踢到了小屋的屋顶上或者远一点儿的地方,他就会马上冲上去给我衔回来。有时候他会带了猎物回来献给我“享用”,比如老鼠。经过了多次训练,我至今都不怕老鼠。还有别人家里养的鸡、兔子、信鸽,我爸爸养的金鱼等大礼,我也收了不少。花花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我,殷切地希望我来享用。后果当然是赔礼道歉和家长的责备啦。
    多年以后,当我开始构思《龙与魔法师》的时候,红龙这个角色我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花花的性格:暴躁、没有安全感,但是对自己喜欢的对象却万分的温柔关切。这就是花花的性格,被我夸张之后安在了红龙的身上。
    蓝龙海洋之星的性格,来自于一只叫做狗狗的猫。狗狗和我的妹妹同天生日,因为她的妈妈芳名叫做闫猫猫,于是就被我妹妹郑重地命名为闫狗狗。
    狗狗和当年的花花不同,和她的妈妈猫猫也不同,她是真的娇生惯养长大的。猫猫对孩子的关切到了夸张的地步,为了照顾孩子寸步不离小猫;实在是需要外出的时候,她就很聪明地选择最信任的我作为小猫的临时保姆——一只一只地把小猫衔到我的被窝里,让我搂着,她才放心地出去。后来这窝小猫被送出去的时候,为了照顾猫猫的心情,狗狗被留了下来。而猫猫也就把全部的母爱都给了狗狗,把女儿娇惯得无以复加。
    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狗狗性格倒是很好,温和乖巧,很有教养,比如蹲马桶、开水龙头洗爪子洗脸等。而且她很善良,经常带着野猫在家里吃东西。后来我们家经常在院子里准备一份猫食,专门给她的客人。要是猫猫在家,是绝对不会允许其他猫进入自己领地的,必定要一个个咬跑。可是狗狗却毫无领地概念,她对于任何猫都是那么的温和。
    但是别的猫对狗狗,却未必那么和善。在我们的家属院里,狗狗属于总是受欺负的那种猫。每当别的猫欺负她,猫猫就会杀到,把那些欺负女儿的猫一通狠虐,而狗狗就躲在自己的妈妈身后,一脸的无辜善良。
    蓝龙这个角色我最初设定的时候并不是目前这个样子,而是那种类似有些腹黑的斯文型。就是因为某天翻看电脑里的照片,正好看到一张狗狗的照片,上面的狗狗静静地看着我,温柔却又一副似乎什么都懂的样子。于是就有了目前的蓝龙。
    银龙银星女皇这个角色出场得比较晚,虽然很早就设计了一只居住在雪山上的银龙参与呼啸荒原的情节,但是这只龙的外形、性格甚至性别最初都没有作详细的构思,直到无界之海的情节开始、蓝龙海洋之星出场之后,这个角色才渐渐成形。
    如果说红龙和蓝龙用了猫作为原型是出于巧合,那么到了银龙这里,我已经是刻意地想要找一只认识的猫来作原型了。 最后觉得最合适的,是一只其实我也不是很熟悉的猫——我同学家里养的一只波斯猫。
    我个人养过很多猫,一向是一个比较招猫喜欢的人,可是这位波斯猫女士却从来不肯亲近我,总是远远地很优雅地站在电视柜上面,用有些畏缩的眼光看着我。我总有一种她其实是想要和人亲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太敢的感觉。
    创作银星女皇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就是把这只波斯猫给我的感觉和我自己的猜测加以变化,塑造了这个形象。
    就是这样的三只猫帮助我完善了《龙与魔法师》这个系列的创作。不过记忆中适用的猫已经不多了,后面出场的龙该怎么办呢?
    要不就用现实生活中认识的人作原型?比如那种喜欢金闪闪的金银财宝,喜欢大吃大喝睡懒觉,而且脾气暴躁一点就着,战斗力强大,一旦发火所向披靡的女人……
    可蕊

    文摘

    他自己从来没有走遍过整个城堡,至少最高的白塔他就没去过。据他所知,他的父亲、祖父、曾祖父……总之在他父亲之前的数任法兰大公都对自己的城堡没什么很深的了解,他们都习惯于生活在自己划定的范围内,对于他们来说,这片区域已经足够大。
    仿佛第四代法兰大公把家族血缘中所有的欲望挥霍一空了似的,从那之后,法兰家族中很少出现对于物质生活太过讲究的成员。几乎所有继任者都在日记中记载下对于这座城堡的抱怨:管理、清扫、维修、未完的建设、安全设施……这些琐碎庞杂的事务每一样都需要很大的财力物力人力,法兰公国虽然富有,但大公们还是认为把钱花在这上面根本不划算。
    可,这就是责任。
    无论是这片庞大到令人头疼的居住地,还是这里的仆从和侍卫,包括再往外的城市以及整个法兰公国的领土,领土上的每一个居民、每一笔税收,或者每一笔开销,都是法兰大公的责任,是每一任大公必须时刻放在第一位的东西。
    作为这座城堡、这个公国的主人,就连时间和笑容都不能是自己的。
    伊达刚刚从热闹不堪的宴会上溜出来——从小到大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宴会,可是却总没有办法喜欢那种氛围。
    大概喜欢宴会的只有母亲一个人而已。想着父亲在宴会中用来唬人的那一脸严肃,伊达就会感到很好笑。他知道自己的父亲、现任的法兰大公对于这种宴会也有着与自己的一样的看法,这令伊达感到一种还有同盟者的轻松。这也是他敢于在母亲的严厉注视下公然早退的原因。他相信父亲会帮他安抚好母亲的。
    那么自己是不是现在就要开始思索,将来可以使用什么样的办法摆脱宴会的困扰?父亲的那种威严自己可是没有的。不然伪装成一个魔法狂人,对自己没有兴趣与之多说的人大谈毁灭性的魔法,直到将对方吓跑为止?
    终于,伊达把目光收回到自己面前的两份书稿上,他的右手拇指又开始无意识地抚摸着食指。
    两份书稿都是他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完成的,凝聚了他的心血。书稿的内容和公国的建设管理毫无关系,也不是魔法方面的笔记,而是两本游记。
    一本的封面上写着《舞蹈者》,另外一本写的是《时光之岛》。
    这就是伊达·法兰自己的小小愿望。
    他在很小的时候,就很崇拜那些旅行传记的作者们,羡慕他们与众不同的经历和旅程,虽然长大之后,他也明白那些传记中的很多内容其实并不真实,可他还是对这类书籍狂热不已。伊达很希望自己也能写出同样的东西,并且被以书籍的形态流传给更多人阅读。
    在伊达之前生活的十六年时光中,并没有什么值得记述的事情发生,他的所有光阴都被消耗在跟随公国的家庭教师、皇宫的宫廷讲师以及笛魔那的魔法导师的不断学习中,即使有机会出门,也是在大群的侍卫簇拥下。在十六岁之前,他甚至连自己一个人住进民间旅馆的体验都没有。
    回想一下,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中,发生了好多事情啊!
    伊达把眼前的书稿拿起来又放下去,双手覆在上面长叹了口气,喃喃说:“就这样吧……”
    这些都是伊达的亲身经历,当然应该被称为游记,可是问题在于,读者大概根本不会相信他写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关于时光之岛的故事,伊达在送给书商们看之前就自己否定了,不是因为它不真实,而是因为它太真实,真实到里面涉及了很多不能让他人知道的东西。伊达在重新翻看后确定,自己无意中写进去的一些往事,足以给阅读它的书商带来杀身之祸。
    “秘密……”
    伊达苦笑着摇摇头,一团火焰从他的指尖冒出,毫不吝惜地把这份他几乎不眠不休写出来的稿件化为飞灰。
    至于另外一个故事,书商们很明确地告诉他:我们很荣幸为法兰子爵服务,可出版一本书是一件很复杂的事,特别是这种杜撰出来的游记……不过要是子爵心意已定,我们当然愿意赴汤蹈火,排除重重困难……
    伊达明白书商的意思,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伊达书稿中所说的事,甚至不认为这本书具备出版的价值。但是能够以此与未来的法兰大公扯上点儿什么关系的话,就算伊达写的是1+1=20,他们也会十分兴奋地予以出版。
    这种境况实在令伊达万分沮丧,他十分清楚自己写的都是真的,可那些书商显然并不相信,甚至不在乎这点。他们只在乎他是法兰子爵,未来法兰公国的继承人。
    而最好的证据自然是舞蹈者本身,只要它出来作证,一切就解决了!
    “是啊,就这样吧……”
    伊达终于给自己找到了足够的理由,然后叫进自己的侍从吩咐道:
    “准备一下,我最近要出趟远门。”
    “是的,魔法师阁下。”
    侍从恭恭敬敬地答应着退了出去。不过从他的表情来看,他显然不像表面那样支持伊达的决定——法兰子爵要出远门,往往意味着没什么好事。他的贴身侍从们都了解这个定律。
    伊达在听到那个称呼的时候挑挑眉头,然后继续坐在那里,看着窗外发呆。
    “伟大的魔法师阁下,我可以进来吗?”
    随着这样的询问和象征性的两下敲门声,蒙德推门,走了进来。
    伊达瞄了他一眼,继续看着窗外。
    “你要到哪里去?”
    没有伊达的吩咐,侍女和侍从们都不能进入这个房间,于是皇太子殿下就自己给自己拉了张椅子,坐在了伊达的对面,充满好奇地问。
    伊达嘟哝了句什么,蒙德没听清,继续追问: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我在说,已经过了一刻钟,你得到消息的速度是不是又下降了。”
    伊达看着蒙德,很认真地说。
    蒙德耸耸肩,以一种完全听不出伊达话里讥讽的口气说:
    “这可不是我的错。其实我十分钟之前就知道了,可是我得帮你瞒着我亲爱的未婚妻不是吗?你想要听她尖叫:‘哥哥,你要到哪里去?我不让你去!你不能丢下我自己去……’?你想听吗?”
    他捏着嗓子模仿着小未婚妻的声音,简直惟妙惟肖。
    伊达看着门口:
    “其实我真正奇怪的是,她怎么会比你出现得晚。至于她的神经质,我亲爱的表哥,从她会开口说话以来,我已经听了多年,早就习惯了。当然,我还是很高兴在接下来的岁月里,换成别人来享受这种另类的关心。”
    P1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