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小说与电影中的叙事[平装]
  • 共2个商家     29.30元~29.40
  • 作者:雅各布·卢特(Lothe.J.)(作者),申丹(注释解说词),徐强(译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934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小说与电影中的叙事》是新叙事理论译丛?未名译库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挪威)雅各布·卢特 (Lothe.J.) 译者:徐强 注释 解说词:申丹

    雅各布·卢特(Jakob Lothe,1950-),挪威著名学者、文学理论家。曾任职挪威社会及人文高等研究院、挪威文化部,1993年后任奥斯陆大学英语系比较文学教授。学术研究范围:叙事理论、现代主义、文学术语、后殖民、大屠杀研究等,在挪威、英国、美国出版著作十余部。
    ·译者简介·
    徐强,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叙事学会会员,欧洲叙事学网络(ENN)成员。学术研究集中于叙事学、小说理论、当代作家研究。主持上述领域相关研究课题多项。发表有关文学理论、现当代文学批评方面的论文及西方理论著述中译若干。·校订者简介·
    申丹,教育部长江学者,北京大学人文学部副主任,欧美文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叙事学会会长。出版《西方叙事学:经典与后经典》等著作多部。主编的“新叙事理论译丛”(即本丛书),在学界反响热烈。

    目录

    第1部分
    第一章 导言
    叙事文本和叙事虚构
    叙事虚构:话语、故事和叙述
    作为电影的叙事虚构
    叙事理论和分析

    第二章 叙事交流
    电影交流
    叙事交流模式
    经由叙事文本的叙事交流
    真实作者和真实读者
    隐含作者和隐含读者
    叙述者和受述者
    第三人称叙述者和第一人称叙述者
    可靠叙述者和不可靠叙述者
    电影叙述者
    叙事层次
    叙事距离
    反讽
    叙述角度
    声音和人物话语表达
    自由间接引语

    第三章 叙事时间和重复
    叙事时间和叙事空间
    叙述故事之间的时间关系
    虚构散文中的时间
    顺序
    时距
    频率
    电影的叙事时间
    叙事重复
    “柏拉图式”和“尼采式”重复
    电影的重复

    第四章 事件、人物和性格塑造
    事件
    事件的功能
    核心与催化
    人物概念
    性格塑造
    电影改编中的事件、人物及性格塑造
    卡柏瑞尔·亚斯里的《芭贝特的盛宴》

    第1I部分
    第五章 寓言作为叙事图解:从撒种者寓言
    到弗朗兹·卡夫卡的《审判》和奥逊·威尔斯的《审判》
    I



    第六章 詹姆斯·乔伊斯的《死者》和约翰·休斯顿的《死者》
    I




    第七章 约瑟夫·康拉德的《黑暗的心》
    和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的《现代启示录》
    I



    第八章 弗吉尼亚·伍尔夫的《到灯塔去》
    和科林·格雷格的《到灯塔去》
    I

    1If

    V
    影片目录
    索引
    多维视野中的理论融通——论雅各布·卢特的跨媒介叙事学研究__
    与完美主义者的因缘——译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库尔茨展示给马洛的是“用古老的象牙雕刻成的一具具有生气的死神的偶像”。这是直接塑造的一例。但其解释上的暗示性又因为以下原因而增强:它既与我们刚从马洛那里以及从他在逆流而上的旅途中遇见的人们那里得到的对库尔茨的间接塑造相联系,又扩展了这种间接塑造。库尔茨的塑造进一步和文本复杂的隐喻模式相关,且它与康拉德在《黑暗的心》里对旅行主题的独特运用建立了联系。
    旅游主题始终贯穿于马洛的叙述。康拉德用它创造了一个既是直线的同时又是圆环的结构。在对乘破旧汽船逆流而上的旅途的印象主义描述中,叙事结构是直线的,“像一只小爬虫,懒懒地……爬向库尔茨”(中译本第81页)。该旅程是前进的,因为它越来越深地进入非洲大陆,但同时马洛日益感觉到一种后退的运动:“沿河而上的航程简直有点儿像重新回到了最古老的原始世界”(中译本第77页),无论进步方面还是退步方面,都和情节的故事层相关,但它们也间接地帮助塑造库尔茨。马洛遇到的一个经理高度评价库尔茨是“怜悯、科学和进步的使者”(中译本第58页)。这一描述和隐含在库尔茨临终之言里的自我描述——“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形成尖锐对比。在这两种极端情况中间的某处(更加靠近后一种情况),我们可以确定马洛对库尔茨的描述的位置。
    如果说逆流而上朝向库尔茨的旅途创造了一个直线结构,那么框架叙事则将这个直线结构置于一个圆环结构中。作为《黑暗的心》的叙事方法的一个主要部分,这两种基本结构方式的结合对于小说的主题来说至关重要。通过这种结合,非洲丛林深处犯下的可怕暴行,便与在诸如布鲁塞尔、柏林和伦敦这样的欧洲权力中心做出的决定与优先选择联系起来——实际上是作为其后果而表现出来。
    然而不仅仅是框架叙事创造这一圆环结构。它也得到另外两个结构成分的支持,它们都是由马洛的叙述形成的。第一个成分我们可以称为马洛的回归,乘汽船带着库尔茨沿河而下。库尔茨出现于这次旅途,也是在这里,他嘟哝着我们引述过的那句临终遗言死去,这对马洛关于库尔茨以及其所代表的欧洲人行为的感受是有决定作用的。带库尔茨返回,则密切关系到第二种帮助赋予《黑暗的心》以圆环结构的成分:马洛两次造访过“坟墓城”(中译本第23页,另参见第16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