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组织部长(第2部)[平装]
  • 共3个商家     15.80元~24.40
  • 作者:大木(作者)
  • 出版社:群言出版社;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56077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揭示官场擢降鲜为人知的奥秘,剖析权力台前幕后的政治潜规则,深触官员的道德底线与精神世界。
    暨著名作家王蒙《组织部新来的年轻人》之后国内首部全景式展现组织部门工作的长篇官场政治小说。
    《组织部长》1、2部火热销售中作者最新力作系列之3(精彩大结局)即将上市!
    贾士贞上任后,一把火烧得一些人晕头转向,这把火把一些人的希望给毁灭了,而更多的人连做梦都没有想到,他们会高昂着头,骄傲地走进县处级领导干部的行列……

    作者简介

    大木,本名樊素科,江苏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江苏省某省级机关正处级干部。从事机关文秘、组织、人事等工作三十余年。出版作品:《欲望树》、《市委书记在上任时失踪》、《相爱多久》、《采风》、《奔腾年代》、《执政者》、《大学生浮沉记》

    目录

    第一章 他到底是谁
    第二章 漫画
    第三章 惊人之举
    第四章 人生的另一面
    第五章 考试
    第六章 省城之行
    第七章 棘手问题
    第八章 干头万绪
    第九章 组织部长的责任
    第十章 下臾之行
    第十一章 漫画作者是谁
    第十二章 复杂关系
    第十三章 走自己的路
    第十四章 又到关键时刻
    第十五章 重重压力
    第十六章 市委全委会
    第十七章 何去何从

    文摘

    第一章 他到底是谁

    这几日,也就是西臾市新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贾士贞刚刚上任这几天,高兴明虽然还像过去一样,每天下班依然坐在办公室里迟迟不离开,但是心情却和以前大不一样了。他担任西臾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前后六个年头,伴走了两任部长,是一个说话算话、一言九鼎的人物。但不知为何,这几天他的心里总是有些牺惶不安。特别是贾士贞刚上任两三天,只和他含糊其辞地打个招呼,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高兴明知道,贾部长明显是在敷衍他们。可是四五天过去了,不仅见不到贾部长的踪影,就连个电话也没有,这让高兴明的心里更加忐忑起来。贾士贞不是三岁小孩,他做什么事势必有他自己的行为准则。到底高兴明为什么那么担心和不安?其实他并不完全是为了贾部长个人的安危担忧,而是他隐隐地感到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在啃噬着他的心。
    这么多年来,他觉得在事业上他一直是很顺畅的,很少出现这种沮丧不安的急躁情绪。可是这几天,他夜不能寐,白天在办公室也坐立不安,有时竟对着电话发愣。如果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好像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会受到惊吓。过去,部长常常十天半个月不在部里,高兴明才得以特别显示出领导者的才干,做什么事都是那么果断和得心应手。不过,贾部长只不过才到任几天,他就有这样反常的心理,他对自己的心态感到很不可思议。自然界有些东西特别神奇,他不知道自然界这种现象对他预示着什么。组织部的同志早已走光了,他一个人出了办公室,看上去步履沉重,心情沮丧。
    高兴明抬头看看空无一人的走廓,没有像过去那样情绪昂然地踏着楼梯前进,而是站在窗口,茫然不知所措。
    正在这时,市委书记常友连打电话过来,问贾部长有没有消息,高兴明支吾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常书记有些奇怪了,一个市委组织部长上任以后竟一直不和市委书记联系,虽说贾部长曾给他这个市委书记打了个电话,说有点事要处理一下,时间不过一两天,可是现在已经四五天了,仍然不见他的消息。常友连觉得这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性的问题,而且是关系到贾士贞同志安全的问题,他越想越不放心,决定再给贾士贞打个电话。可是拨了一次又一次,贾士贞的手机总是关机。
    贾士贞刚开手机,准备打个电话,手机就突然惊叫起来,好像这么多天来一直在憋着,这一响,几乎把他的耳朵震聋。他反复看了看这个陌生的号码,不准备接,可是又总觉得这个号码有点特别,犹豫再三,还是接通了这个电话。
    “喂……”
    “喂……是贾部长吗?”贾士贞听出来了,这是市委书记常友连的声音。
    贾士贞心里咯噔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他一直故意关机,在开机的一刹那常书记会打来电话。正当他考虑如何搪塞常书记时,电话里又传来常书记的声音:“我说士贞啊,你变什么魔术呀!你到底干什么去了?说是一两天,怎么一走四五天都音讯全无,是不是被绑架了?还是出了什么事?”显然常友连是不高兴的,这口气带着批评和责备,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连组织部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你去哪呢?万一出个什么意外,你让我怎么向省委、向省委组织部交代呢!”
    “常书记,”贾士贞轻松地笑了笑说,“没那么严重吧,我超假了,是我的组织纪律性不强,我向市委常委检讨。常书记,您放心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告诉我,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常友连严肃地问。
    “噢,常书记,我正在回市区的路上,你不必担心,回去以后我马上向你汇报,好吗?”
    贾士贞向常友连说了假话,他并没有在回市区的路上,也没有马上回市里。
    常友连觉得,这个新来的市委组织部长一上任就和过去的组织部长不同,好像在故意躲着他这个市委书记,还有点神秘兮兮的,像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组织纪律性也太差了。按理说省委组织部出来的人,应该懂规矩,应该知道怎样去处理上下级关系,老实说常书记心里对他作为组织部长的第一印像不怎么样。
    早春的夜晚依然像冬天那样寒冷,贾士贞裹着被子,半躺在床头,整个世界似乎都处在静谧安详中。这几天,他远离那喧嚣的大城市,来到这偏僻的农村,突然问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白天他四处暗访,晚上躺在小旅社的床上,沉浸在深沉的思索之中。从省委组织部来到西臾市委组织部,从干部处长变成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职务、权力,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省委组织部的八年,是他人生翻天覆地变化的八年,他了解组织部门的责任,了解组织部门的权力和作用,更知道作为组织部门的领导,身上肩负的重担和责任。自从省委组织部宣布他担任西臾市委常委、市委组织部长之后,他的头脑里就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当好这个组织部长。他看看表,已经过了深夜十二点,但他仍然没有一点睡意,于是点了一支烟。突然间,他怀疑自己的行动是不是有些荒唐,这不符合他市委组织部长的身份,调研不是调研,微服私访不是微服私访。他的心情倒有点像高中毕业时那样,对未来充满无限的憧憬和神奇的幻想。
    此时此刻,贾士贞的大脑又驰回到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那些忙碌而谨慎的岁月。想当初,他借调到省委组织部上任的途中,出了车祸,遇上那个王学西不说,偏偏在考察干部的第一天居然就是去考察这样一个人,是巧合还是上帝的安排!省委组织部的机关干部处长仝世举和王学西的关系非同一般,在对待王学西的问题上,贾士贞惹怒了仝处长,以至被退回乌城市委党校。
    重回省委组织部之后,贾士贞处处小心翼翼,连他自己也没想到三十六岁时出任省委组织部机关干部处长一职。尽管如此,他还是深切感受到了已沿用几十年的干部人事制度与时代发展的不适应,改革干部人事制度刻不容缓。然而他十分清楚,改革任何一项制度,都需要一定的权力,也许省委、省委组织部已经意识到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势在必行。在关键时刻,省委决定在全省施行100名县处级干部大轮岗。这一举措是前所未有的,贾士贞在那些日子,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调出省委组织部已经是大势所趋,可不知为什么,一百名县处级干部大轻岗没有轮到他。而后不久,居然让他出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一职。这对于他来说,是意外的,也是值得兴奋的。自从和省委领导谈话之后,贾士贞很自然地把自己转换到一个大权在握的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角色上来,并开始构筑他心中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蓝图。
    突然,房门开了,他还没来得及反应,三个大汉就闯进了屋。他合上手里的书本,看看这三个人,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目光使人感到他的沉着、镇静。
    “走,跟我们走一趟。”瘦高个子青年说,口气并不怎么生硬。
    贾士贞笑笑,慢慢地欠了欠身子,说:“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们哪!”
    另一个五短三粗、留着小分头的男子说:“去了就知道了,我们侯书记请你。”没等贾士贞说话,他又说,“我们镇党委书记,你不知道?侯永文,马上要当县长了!”
    侯永文?马上要当县长了!这人一提醒,贾士贞似乎想起点什么来了。他上任第二天上午,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高兴明给他一批名单,说是已经市委组织部考察过,准备提拔的干部名单。其中就有下臾县桃花镇党委书记侯永文,这个侯永文正是准备提拔为下臾县副县长的重要人物。在这一瞬间,贾士贞来不及考虑其他事情,思维活跃了起来:难道这个侯永文是孙悟空?知道他是新上任的市委组织部长!他越发感到奇怪,这世界真的太可怕了,这次行动除了他自己,绝对没有第二个人知道,难道高科技时代真的发展到如此先进的程度?若真是这样,他在这个世界上恐怕连屁都不敢放了。贾士贞怎么也想不明白是哪一个环节上泄了密,可他又想,既然侯书记有请,不如趁此机会见一见、会一会他,看看这位手握重权的镇党委书记是何许人也。于是他穿衣下床,跟着三个陌生汉子出了旅社。
    农村的夜寂静而荒凉,贾士贞自幼生长在城里,对这种农村氛围感到几分陌生和害怕。这次出行,他不知道是一时冲动,还是什么其他目的,他并没有多想。按照以往的惯例,新任组织部长到任后,通常是一边熟悉情况一边工作,对于干部问题,尤其是市委主要领导授意和交办的事,或者是已经组织部考察过而自己又不熟悉的人选,基本上是尊重原部长和部务会意见,例行公事。可是,当高兴明把那些名单交给他后,突然觉得,现在他已经不是省委组织部的机关干部处长了,而是一个六百多万人口的市的市委组织部长,一言九鼎、大权在握,他要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来。当时,他细细地看了看那些陌生的名单,随口问:“高副部长,这些名单是怎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