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下场:汪精卫集团叛国投敌纪实[平装]
  • 共1个商家     31.30元~31.30
  • 作者:张云(作者),黄美真(作者)
  • 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56483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下场:汪精卫集团叛国投敌纪实》把汪伪政权的诞生、发展和灭亡放在抗日战争的历史大背景下,运用唯物史观,采用纪实文学的手法,生动形象地再现了汪伪政权兴亡的全过程,揭示了汪伪政权灭亡的历史必然性。书中还有一些新考证的关于汪伪政权中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情节曲折,可读性强。

    作者简介

    张云,男,复旦大学历史学硕士。现任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校区教授、博士生导师。南京政治学院名师、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兼任上海市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特约研究员等。从事中共党史、中国军事史、近现代战争史、军事思想和军事史学的教育和研究。发表著作(包括合著、主编)30余部,论文150余篇,共计700余万字。著有《潘汉年传奇》、《张承宗传》、《中共党史十讲》等著作。主要学术事迹被收录于《中国教育专家名典》、《世界名人录?中国卷》、《上海市当代哲学社会科学家辞典》、《史家是怎样炼成的》等。
    黄美真,男,1952年就读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后留校任教。从事中共党史、中国工人运动史、中华民国史、中国国民党党史、上海地方史等教学与研究。发表著作(包括合著、自编,合编、主编)20余部。曾任上海地方志编辑委员会办公室主任,主编《上海通志》等十余部地方志文献。其中《汪卫政权资料选编》等著作获1986年上海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奖。主要学术事迹,被收入《中国教育专家名典》、《世界名人录?中国卷》、《上海市当代哲学社会科学家辞典》等。

    目录

    前言
    一抗战阵营中的“和平派”
    卢沟桥的枪声
    汪精卫其人
    低调俱乐部
    二陶德曼调停
    一份处理“中国事变”的纲要
    陶德曼充当调解人
    艺文研究会
    三高宗武穿针引线
    董道宁赴日
    浅水湾旅馆中会面
    高宗武登上“皇后号”客舱
    四重光堂鬼影憧憧
    梅思平出场
    土肥原计划的破产
    汪派的“和平”舆论
    重光堂会谈
    五逃出重庆
    决定“跳火坑”
    下场——汪精卫集团叛国投敌纪实
    陈春圃打前站
    飞离重庆
    从昆明到河内
    六响应近卫第三次对华声明
    近卫“三原则”是什么货色
    《艳电》的出笼
    谷正鼎游说无效
    “三委员会”应运而生
    七高朗街血案
    军统特务跟踪而来
    曾仲鸣当了替死鬼
    发表《举一个例》
    八潜赴上海
    影佐祯昭赶来了
    “北光丸”上倾吐真情
    土肥原公馆里被“保护”的人
    九赴日谈判组府条件
    《关于收拾时局的具体办法》
    日本五相会议的决定
    板垣征四郎面目狰狞
    十与南北日伪要人初次交涉
    吴佩孚拒绝回访
    王、梁醉翁之意不在酒
    三篇广播词
    设立“招贤馆”
    十一建立“七十六号”特工总部
    李士群投敌
    大西路六十七号
    丁默邨疏通周佛海
    “七十六号”魔窟
    蒋汪特工战之剪影
    十二登台的序幕
    汪记国民党“六大”的召开
    三巨头南京会谈
    签订汪日密约
    高陶拆伙
    十三汪伪政权开场
    青岛群奸聚议
    汪、日、蒋的“全面和平运动”
    伪中央政治会议的召开
    儿皇帝粉墨登场
    汪伪政权建立的特点
    十四石头城畔一场春梦
    傀儡与鹰犬
    伪府末日
    全国大肃奸
    从楚园到提篮桥监狱
    宁海路二十五号与老虎桥监狱
    十五巨奸的下场
    陈公博钉上历史耻辱柱
    周佛海瘐毙虎狱
    梁鸿志沪狱受刑
    褚民谊狮子口伏法
    陈璧君终身囚禁
    华北“三王”难逃法网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蒋介石与汪精卫为争夺国民党中央最高统治权,互相攻讦,闹得不可开交。汪精卫出走海外后,陈公博秉承其旨意,充当反蒋急先锋。先是一九二八年五月上旬,当蒋介石在南京建立独裁统治之初,陈公博在上海法租界创办《革命评论》,与蒋介石集团你来我往,唇枪舌战,大打笔墨官司。《革命评论》以“改组国民党”相标榜,对蒋介石集团所控制的南京国民政府展开尖锐的抨击,说现今的中国国民党和中国革命皆处于严重的危机中,其主要原因是国民党内部掀起了“左倾、右倾、腐倾及恶倾”等四种倾向,汪精卫一派当然是“左倾的同志”。而他们“目前处境的可恶,更而忧虑、消极,迫而被排于奋斗的战线之外”①,因此,非改组不可,实际上是想让汪精卫、陈公博等人改组进去。与此同时,陈公博还利用《革命评论》,猛烈反对蒋介石的“军事独裁”,宣传所谓“民主政治”,从经济、外交、党务等各个方面,批评南京国民政府制定的方针、政策,揭露蒋介石集团的腐败无能。当时出于对南京国民党反动统治的不满,也由于《革命评论》上所宣扬的政治主张,具有一定的欺骗性,因而曾经吸引过一批不满意现状、又害怕共产主义的中间派及其知识分子和一部分青年学生,形成了一股声势颇大的反蒋声浪。《革命评论》也终于被封。接着,陈公博又与顾孟余、陈树人、甘乃光、潘云超、王乐平、王法勤、朱霁青、郭春涛等人,正式成立了“中国国民党改组同志会” (简称“改组派”),在上海设“中央党部”,而后又相继在各地成立改组派分会、小组等基层组织,以发展其势力。“改组派”捧汪精卫为“领袖”,标榜“护党救国”,鼓吹“十三年改组精神”,用“恢复中国的民生”、“培养民主势力”、“实现全国裁军”等口号,以拉拢反蒋力量,企图达到其“刷新”南京国民政府,以便夺回汪派失去的权力和地位的目的。
    然而,这一切都遭到了失败,在一九二九年三月国民党召开的“三大”上,通过了《对汪以书面警告,陈公博、甘乃光永远除籍,顾孟余停籍三年》的决定。此后,陈公博与汪精卫等人又怂恿、拉拢地方军阀,挑动反蒋战争,以便在军阀混战中坐收渔利。期间发生的蒋桂战争、蒋冯战争、张桂联军的反蒋战争、乃至空前规模的中原大战,陈公博及其“改组派”上层分子无不穿插其间,兴风作浪。他自己也承认,说过去国民党内的“纠纷”,“在民国二十一年(即一九三二年)以前,可以说我应负完全责任”。一九三二年初蒋、汪合作,陈公博出任行政院实业部长,唱出了“老去方知厌党争”的调子,力图摆脱国民党内派系之争。中日全面战争爆发后,陈公博任中央民众训练部部长,一九三八年春起任国民党四川省党部主任委员,常住成都。十一月底,他突然接到汪精卫的电报,要他立刻到重庆来一趟。陈急忙返渝去见汪精卫。汪告诉他:“中日和平已成熟”,他就要离开重庆了,希望陈公博随他出走。汪精卫讲了一大通理由:
    “我在重庆主和,人家必误会以为是政府的主张,这是于政府不利的我若离开重庆,则是我个人的主张,如交涉有好的条件,然后政府再接受。而且假使敌人再攻重庆,我们便要亡国,我们难道袖手以待亡国吗?”
    陈公博听后,感到十分突然。原来,汪日间的秘密勾结,陈事先一无所闻。自从抗战以来,陈公博和汪精卫在“和”与“战”的问题上有一定分歧。陈公博认为,国家的对外关系,“首在全国一致,战固然要一致,和也要一致。固然在战争时候,和战见解,国内或有不同,但尽管别党别派不同,而在国民党内,万不可有两种主张”。同时,陈还根据过去几年对日交涉的“经验”,认为“日本绝无诚意”,因此,“卒然言和,是绝对一件危险的事”。正因为陈持这一主张,所以陈璧君以他“太懒”作为借口,未将对日密谈的种种情况透露给他,说等到事成后才通知他。待到汪精卫要他一道出走时,陈就感到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备,对此持反对意见。
    这一来,就触怒了陈璧君。她挖苦陈公博说:“我们一定走的,你不走时,你一个人留在此地当蒋介石的官好了。”陈璧君深知,陈公博与汪精卫的关系实在太深了,他们走后,陈就不可能继续留在抗战阵营里,她说这话不过是使的激将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