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纳兰性德词传:情在不能醒[平装]
  • 共2个商家     14.30元~20.80
  • 作者:何灏(作者)
  • 出版社:湖北长江出版集团,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477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纳兰性德词传:情在不能醒》:那沿着漫长时光蔓生的传说,向着无穷远的未来悄无声息地滋长着美丽。已经成为传说的他们,无论如何无法真实,却无论如何始终美好。它们是不能真实的,但它们的存在却始终有着真实的意义:哪怕让人生出美丽素朴的憧憬,追求自由的激情,超越自我的勇气。
    他信手的一阕词就波澜过你我的一个世界,可以催漫天的焰火盛开,可以催漫山的荼蘑谢尽。

    媒体推荐

    在狂野的血统之下,涌流着不可方物的哀感顽艳,于骄人富贵之中展现着出人意料的忧伤姿态,于生命绝美之处猝然凋零的不堪诡异的命运。
      ——他留给了后人一个绝美的背影

    目录

    不是人间富贵花
    不是人间富贵花——引

    花月莫放相思醒
    待春风
    是何人
    香车杳
    旧精灵
    空凝贮

    回廊一寸相思地
    此情待共
    回廊影里
    催花未歇
    篆烟残烛
    相思相望

    拟将欢笑排离索
    寂寞芳菲尽
    花间心情新
    人在木兰船
    当时结兰襟
    留取湘江雨

    感卿珍重报流莺
    误春期
    感旧知
    慰多情
    对景排
    愁不胜

    唱罢秋坟愁未歇
    相思绝
    日疋寻常
    独自凉
    未招魂
    两凄迷

    赏心应比驱驰好
    笑江湖
    赏心好
    总如水
    那畔行
    几时平

    握手西风泪不干
    飘零心事久
    大笑拂衣归
    德也狂生耳
    生还吴季子
    离人此夜凉

    人生别易会常难
    一声吹冷
    因人热
    淄尘老
    君老燕南
    乌衣巷口
    我是人间惆怅客
    我是人间惆怅客——尾声

    文摘

    普希金的诗深情而忧伤,格林卡的音乐起伏委婉,其中的焦灼和明亮,恰如其分的表达了初恋那柔美纯净的感情境界。而那种境界,是一经发生,便会永远在我们生命中忽隐忽现,并不时净化我们日益粗糙心境的珍贵记忆。
    初恋在人生中的举足轻重,并非仅仅在于它是一种开启或开始。成年人的选择,因有理智的参与,得失的衡量,结果或许是最适宜的,然而却缺少了天然的情意。当我们成熟之后,当我们在一场自如的情感关系中水到渠成,我们往往会发现,曾经占据我们初次爱恋的那个人,竟同如今的自己如此格格不入。我们总是设想,如以此时的心境,穿越岁月的雾霭,回到那青涩怅惘的暗夜,我们很有可能做出不同的选择,而那将同我们已经错失的初次情感不同,会是一次有始有终的选择。但是,初恋几乎并非一种选择,而是一种生发,是青春情感积累之后的一番偶遇。无论他是谁,无论他有怎样的性情、身份,无论他是否同我们有着完全不同的思想与理想,一旦相逢,便是一场刻骨的来去。因而,初恋的令人不肯释然,在于它完全摈弃了利益,出乎情感、出乎自然。也许它必将失败,但因它寄寓了我们最纯粹青涩而一去不回的自己,故永不肯忘记。
    人生那不相思绝?不仅仅是思念那人,也思念那时的自己。
    而且,当我们细细拣择一生的情感,我们发现,消解了那些经理智分析而不合理的部分,初恋其实也是选择,甚至更是一种潜在的心理选择。那些曾经导致初恋失败的缘由,我们自觉不自觉地会在未来的情感路途中小心避过,而独独保留那些核心的东西——那些真正属于我们情感理想的范式,那几乎是一生都难以改变的。
    容若青春生命中的第一次情感,已永远消逝于大觉寺的经声佛火之中。但作为容若心灵的第一个闯入者,寒花的出现与离去,都以优美和感伤的形式,栖息于容若心中徘徊不去,最终成为他毕生持有的对于情感的一种审美心境。当所有的一切都已决绝、不可重复,在容若心中,开始与结束变得模糊,唯有那次回廊上的转身,成为这段往事无可磨灭的符号,并由此确定了它在容若生命中的意义。
    那是有关感情的一种范式,就在他子衿远去,她衣袂迷离,彼此将要永远失之交臂的刹那,他才真实地爱上了她,而她也决心视爱如归。那是回廊对于容若和寒花爱情的真正意义,因其蜿蜒,即使经过了,还可以回头嘹望,还能在凝望中终于握紧对方。而这紧握,是他们彼此在长夜彷徨之后的抉择,是明知大光明后那深渊般的黑寂,仍然义无反顾的抉择。这正是容若心中对那段感情的了悟,也是他终其一生耿耿于怀的真正含义。
    于是,当康熙13年,20岁的容若遵父母之命将要迎娶新妇时,他造了一所曲房。
    “曲房”,最早见于《楚辞大招》“曲屋步斓”句。朱熹《楚辞集注》释“曲屋”为“周阁也”,,即带有回廊的房子。在容若内心深处,爱情便是那座千折百转的回廊:百折千回,却有雅人深致。当曲房建成,容若站在那美丽的回廊上,中心唏嘘。当年,寒花自回廊消逝,而今,卢氏将于回廊那端奔赴他空茫已久的感情。他不曾见过她,她也不曾见过他,她还没有开始,然而,他已经结束了。容若不能反抗父母之命,然而,他也不能反抗自己的内心。他的心,是属于过去的寒花和自己的。他望着回廊,心中升起一丝悲哀。
    卢氏,“两广总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使兴祖之女,赠淑人,先君卒。”卢氏出现在容若生命中时,卢父已经离世多年。卢兴祖是苏克萨哈宠爱的僚属,重视教化。康熙4年3月,任广东总督,后兼管广西,成为两广总督。卢兴祖在任上,曾经以广西土司管辖地区文化落后,以致“争替袭,连年不解”为由,提出“教化莫过于学校”,让土司俊秀子弟在附近府县学校学习,“俾知观感,争端亦足止遏”。后因鳌拜绞杀苏克萨哈,卢兴祖为求自保,被迫以“盗窃案日多”,自己无能处置为口实,自请罢斥。卢兴祖被革职后,按照八旗制度的规定,回归北京。
    当容若还在青涩的帷幕中窥探爱情真相之际,他未来的妻子卢氏,在一个看似平淡的春天,离开瘴雨蛮烟的南粤,跟随垂头丧气的父亲,赶回京城。这位“南国索婵娟”,就如此这般,自南向北,千辛万苦奔赴生命中的一场生死爱恋。
    卢兴祖回到京城,不久病死,其子卢腾龙仍在兵部供职。卢兴祖重视教化,曾对卢氏悉心培养。卢氏幼承母训,娴彼七襄;长读父书,佐其四德,因而婉娈端庄。加之卢氏生于京,长于粤,受南北文化交叉濡染熏陶,经历了人生的起伏,见惯了世间乖顺,不但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而且性情温柔。这是一门相当恰切的亲事,卢氏也正是符合容若父母审美取向的儿媳。而经历了殿试小蹇的容若,虽经以汉学的茹润消解了内心有关命运的块垒,却尚未来得及期待一场新的感情。这场婚姻,对卢氏和容若而言,一个是新生,一个却是旧创。容若是一个深情者,然而卢氏不知道,她即将面对的是一个深情者比无情者更可怕的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