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法律文化对东南亚的影响:以雅加达华人社区为对象[平装]
  • 共1个商家     21.10元~21.10
  • 作者:马慧玥(作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313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中国法律文化对东南亚的影响:以雅加达华人社区为对象》中,作者马慧玥就中国法律文化对东南亚产生巨大影响的原因进行了细致的分析,揭示了当时中国文化的领先性以及在现代化的大趋势下,中国文化与西方资本主义文化之间的相互融合、相互共生的关系。我们或许能从东南亚法律实践中窥探到中国本土法制建设的某些启示作用。

    作者简介

    马慧玥,女,1980年出生。华东政法大学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华东政法大学外国法与比较法研究院助理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专业方向为比较法律文化。

    目录

    绪论
    第一章 吧城华人社区
    第一节 吧城华人社区概述
    第二节 吧城华人社区的历史沿革
    第二章 华人公堂
    第一节 华人公堂概述
    第二节 华人公堂的职能与运作
    第三章 中国法律在华人公堂的适用
    第一节 华人公堂法律适用的原则与法律程序
    第二节 《公案簿》中所涉及的案例归类与分析
    第三节 《婚姻注册簿》中所涉及的婚姻问题研究
    第四章 东南亚地区中国法律文化的传承
    第一节 天朝秩序下的东南亚——郑和下西洋
    第二节 殖民统治下的相对自治:政权系统、家族系统和鬼神系统
    第三节 华侨三宝:华侨社团、华文教育和华文报纸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老韩拍拍陆钟的肩膀,表示可以开车了,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人们,眼底有几分说不出的落寞:“天色已晚,今天就不用再比试了,这些都是雕虫小技,不值一提。你们四个,就算身上没有一分钱,也不会沦落到没饭吃的地步。刚才喝茶时我想到一件事,其实还有个最基本的本事没教过你们。按照江相派的老规矩,原本这是入行就要过的第一关,必上的一课。也不知怎么回事,我居然漏下了,这样吧,明天重新比过,就比这入行第一关。”
    “您说了半天,我都没听明白这第一关是什么,也从没听您提过。”单子凯不解。
    “这第一关就是比乞讨。叫花子,谁都见过,但你们谁都没玩过。当老千是个招人怨恨的行当,没有不得罪人的时候,万一有一天,遭难了,背时了,身无分文又万不得已的时候,要想活下去,就必须用这一招。明天早上,你们一分钱也不许带,也不能带手机,记住,只许做与乞讨有关的事,这是唯一的规则。到了晚上,谁收入最多谁就赢,老规矩,赢的人可以担当四次正将。”老韩收起笑容,正色道。
    “好!这么刺激的还没玩过呢。”司徒颖小时候幻想过很多次离家出走,万一没饭吃了就去当小叫花子,现在终于可以实现童年的理想了。
    “我也需要一天时间去找找那个叫老禾的相士,今晚也吃饱喝足了,都早点休息,明天亮出点真本事给我看看。”老韩布置完功课,车厢内原本的轻松立刻变得沉重了些,大家都在想,明天要当个怎样的乞丐呢?
    清晨的第一道曙光刚刚投射在六朝古都西安的鼓楼上,这古老的建筑还是朱元璋的手上建起来的,位于古都东西南北四条大街的交汇处。时间还早,但公交车和的士已经开始工作,四周围也渐渐有了些声响,整个城市像个刚刚苏醒的老人,迷蒙着睡眼打了个哈欠,距离真正起床还有好一会儿工夫。
    这里是老韩安排的起点站,四个年轻人从这里出发,朝着四个不同的方向走去。四个人身上没有带一分钱,也没带手机,就连肚子也是空的,一切从零开始。
    上午九点半,有人发现天桥下躺着一个女人,破破烂烂的棉被裹着身子,只露出一颗头发凌乱的脑袋。那头发……说来只是乱,细看却是咖啡色,而且并不脏,不像某些流浪汉因为太久不洗头而结成一缕缕。
    好发色吸引了不少路人的注意,女人身边的水泥地面上用粉笔写着,她是个被拐卖的女大学生,刚从山里逃出来,现身无分文,身份证也被人贩子带走了,缺衣少食现在正在发烧,请过路的好心人资助点钱去看病。女人虽然躺着,但也能从破棉被下看出隐约的轮廓,她很瘦,一定是病得厉害,好半天都没动一下身子。
    粉笔字旁有个不算小的饭盆,盆里盆外零零碎碎地有不少毛票和硬币,也有不少一块的。路人们大多动了恻隐之心,留下怜悯的目光和口袋里的零钱。
    坐在街对面的另一个职业乞丐跪在地上,此人还是个少年,身板也小,面容灰暗头发污糟,面前摆着个学生证,还有一张真假难辨的身份证,身上背着个求学费的纸牌子,可惜路过的人看都不看他一眼。生意不好,男乞丐的视线一直在关注同行,这女人居然躺了一个小时动都不动一下,一定是病得快不行了。他本就恼火这个新来的女人不懂规矩,抢了他的最佳财位,眼见女人身边没有其他人照应,不由得动了抢钱的念头。
    现实社会虽然没有武侠小说中势力强大天下第一大的丐帮,但不少乞丐还是有组织的,一个有能耐的头儿手里少说有十个八个乞丐,多则二三十个,乞丐们要回的钱里有一大半都落在头儿的口袋里。头儿手里的残疾人和小孩,甚至可以像货物一样转让或者买卖,随意抛弃。还有更狠的,在偷来抢来的孩子身上,用细绳绑紧发育期的手脚,血气阻滞渐渐坏死。人为制造畸形,只因残疾程度越严重的小孩越可能引起人们的同情心,多赚些钱。
    男乞丐不是第一天出来混了,当然知道规矩,在弄清对方身份背景前,他不敢轻举妄动,看着越来越多的零钱堆积在女人面前,只好继续羡慕嫉妒恨。
    大概又过了半个钟头,路人少了些,一个胖子飞快地走近女人身边,蹲在地上捡起那些钱。男乞丐的注意力马上被吸引,还好刚才没轻举妄动,原来那个女人有同伙。那个胖子收好钱后,又留下几个毛票做“引子”,帮女人整理了一下被子,很快离开了。
    男乞丐眼巴巴地看着那个胖子带走了大部分的钱,心里活动开了,要是刚才摆在女人面前的那一大堆钱是自己的,该有多好。他长叹一口气,唉,没想到世道这么艰难,这一行越来越不好混了。
    “兄弟,生意好吗?”好听的男声从身边传来。
    “你是……”男乞丐抬起头,男人的脸正处于逆光的状态,看起来他周身都有金色的光芒围绕,那是电影里耶稣佛祖外星人出现时才会有的效果。
    “今天下午,在这个地方有一堂特别的讲座。”男人说完从怀里掏出张广告,指着上面的小地图说:“不收钱,是公益事业。深圳最赚钱的乞丐,月入两万的乞丐之王亲自任教,并一对一专人指导,只要认真学习,保证学成后日薪不低于两百块。”
    男乞丐以为自己听错了,眯起眼睛盯着来人,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他的鼻梁上甚至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身上穿的不知道是不是名牌,但比起自己身上这一套脏兮兮的中学校服,要顺眼多了。最让他奇怪的是此人的微笑,他半眯着的眼睛并不大,几丝清浅的鱼尾纹,却有种仿佛催眠般的神奇力量,让人不能转移视线。
    “来看看吧,工会欢迎你。”男人留下那张广告,微微一笑,转身走入背后的阳光里。
    工会?男乞丐觉得自己听错了,他看了看男人的背影,又看了看手中这张广告纸,下方的落款处写着两行黑色的大字:全国乞讨者从业委员会,乞者工会。
    时近中午,繁华的大学城里,年轻的学子们下课了,人流朝着宿舍区的食堂涌去。上了一上午的课大家早就饿了,食堂里人满为患,还得排上好一阵子的队才能买上饭。但是今天,在全校区规模最大的五食堂门口,不少人端着饭盆却站在食堂门口不走了。
    这人是谁?穿一身黑西装,白衬衣,还戴着一双白手套,头顶毡帽。地上摆着个小小的音响,正播放着杰克逊的名曲《颤栗》。在这人面前,还摆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旅行袋和一个打开的吉他盒,上面有块小牌子,工整地写着几行字:赴京选秀,西安转车,遭遇小偷,身无分文,急需上路,卖艺赚钱。恳请诸位同学,有钱的捧个前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这小牌子写的有些不伦不类,但意思大家一看就明白了,他是要去参加选秀,路上遇上坏人了,所以一身行头还是置办得不错,
    还没开始,此人模特般的完美身材和英俊的面孔,已经吸引了绝大部分经过食堂女生的注意。许多人宁可晚些吃饭,也不想错过帅哥的现场秀。等到他一动作,大家简直要屏住呼吸,太空步,机器手,抓跨的动作让女生们脸红心热,每一个舞步都刚好踩在拍子上,通常高个子的人手长脚长跳舞不好看,可这位帅哥简直就像MJ附身。
    一曲终了,帅哥的动作定格在最后一拍,他的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看得出他很卖力。有女生大声叫好,朝着吉他盒扔钱,也有其他男女同学交头接耳,讨论着动作,但是没有一个人的目光从他身上转移。
    “谢谢,谢谢亲爱的同学们。”帅哥擦了把汗,又抱起了吉他,顺便把地上的钱捡了起来:“谢谢大家的支持,我再给大家唱首歌吧,这首歌是打算在预赛时唱的,请多多指点。”
    帅哥唱的是郑钧的《灰姑娘》,一开嗓子大家又再度惊艳,歌唱得也直逼原唱,一曲终了,又接着唱《路漫漫》,帅哥的吉他弹得相当地道,仅仅是一段过门就引得更多同学停下了脚步,原本就众多的围观人群简直里三层外三层。就路过的教授停下了脚步,还扔了十块钱。帅哥冲教授笑笑,这一笑,那双天生的桃花眼惹得在场的女生们心如小鹿,失控尖叫。有胆大些的姑娘冲上去找帅哥合影。有了第一个,很快就有了第二个,没过多久,帅哥身边就有人排队合影了。
    帅哥不急不躁不闹不怒,跟人合影都很配合地把摆姿势配合,照完后,还伸手冲吉他盒里指指。姑娘们立刻掏钱包,用实际行动表示支持。吉他盒里的钱很快多了起来,合过影的女生们不好意思再给毛票,虽然大家还是学生,五块十块的还是给得起,吉他盒里的钱迅速充实起来。
    饭点过了,食堂附近的人流渐渐变少,帅哥收拾起家当和钱,冲恋恋不舍的观众们挥挥手:“如果我进入了决赛,请发短信支持!”
    “一定,我们一定支持你!”人群中两个可爱的小女生喊出了声,使劲地冲帅哥挥手。、
    单子凯看着这两位可爱的小女生,还真有点希望自己此番离去真的是去北京,他停下了脚步,迟疑了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问道:你们吃饭了吗?
    半个小时后,单子凯走出教工食堂,跟两位可爱小女生道别,这不是他第一次被女生请吃饭,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他没有丝毫不适应。吃饱喝足,摸一把鼓鼓囊囊的钱包,里面的零碎钞票太多了,多到他懒得数。他并不是特别有上进心的人,反而更愿意享受当老千的乐趣,能不能当话事人他不在意,反正这些钱足够让他在PK中不丢面子,不过还有一下午的时间,闲着也挺无聊的,不如换个阵地,再玩一把现场秀。
    一个小时后,单子凯出现在咸阳国际机场,他拎着吉他盒,准备找个不容易被机场巡警发现的好地方开张。没想到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司徒颖。大小姐,手里端着个空的星巴克咖啡杯,拘谨地站在两个老外面前,嘴里叽哩咕噜地说着英语,还不时地点点头。
    到底就是大小姐,出手不凡,讨个钱也走国际化路线,单子凯不由得暗自赞叹,学好英语就是好啊,不论干哪行起点都比别人高。没过多久,那两个老外便掏出了钱包,每人给司徒颖手里的空咖啡杯里塞进一张粉红色的人民币。
    司徒颖感激不尽地道谢,九十度大鞠躬,最后还冒出一句日语的撒哟那拉,反倒弄得那两个给了钱的老外有些不好意思了。大小姐收好钱,赶紧转移阵地。
    “不错啊,代表咱中国丐帮加入WTO了,还演了回日本友人吧。”单子凯在拐角处鼓起掌来,路过的司徒颖差点吓一跳。
    “要死了你,也来机场混,别跟我抢啊,这次我一定要赢过陆钟。”司徒颖好胜心切,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急功近利。
    “姐,我怎么敢跟你对着干,我帮你吧,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单子凯宁可自己少赚点钱也不敢得罪大小姐。
    “这还差不多,来,咱俩合作,一会儿你就扮智障弟弟,我去借个轮椅来推你。你这块牌子翻过来,用左手写几个中文字求助,我们还是假扮日本人,就算穿帮也是丢日本人的脸。”司徒颖下完命令,马上扔下单子凯找轮椅去了。
    看着大小姐风风火火的背影,单子凯知道这个下午因大小姐的出现而充满诸多可能,不过他更想知道陆钟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