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千古文人侠客梦[平装]
  • 共1个商家     19.40元~19.40
  • 作者:陈平原(作者)
  • 出版社:百花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6525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千古文人侠客梦》具体的写作情况,在《我与武侠小说》一文中已有所说明,以之代序是再合适不过了。这里只想对那些支持并理解我这一奇异研究计划的师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尤其感谢我的妻子和我的父母双亲,是他们的鼓励坚定了我完成计划的决心。最后,感谢父亲陈北为我的小书题写了书名。

    作者简介

    陈平原,1954年生,广东潮州人。文学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及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北大二十世纪中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俗文学学会会长。先后在日本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德国海德堡大学、英国伦敦大学、法国东方语言文化学院、美国哈佛大学以及香港中文大学、台湾大学等从事研究或教学。近年关注的课题包括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中国小说与中国散文、现代中国教育及学术、图像研究等。曾被国家教委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为“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1991);获全国高校一、二、三届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著作奖(1995,l998,2003)、第一、二届王瑶学术奖优秀论文一等奖(2002,2006)、北京市第九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一等奖(2006)、第三届全国教育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二等奖(2006)等。先后出版《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千古文人侠客梦——武侠小说类型研究》、《小说史:理论与实践》、《中国现代学术之建立》、《中国大学十讲》、《从文人之文到学者之文——明清散文研究》、《中国散文小说史》、《触摸历史与进入五四》、《大学何为》、《当年游侠人》、《学者的人问情怀》、《北京记忆与记忆北京》等著作三十种。另外,出于学术民问化的追求,199l一2000年问与友人合作主编人文集刊《学人》;2001年起主编学术集刊《现代中国》。治学之余,撰写随笔,借以关注现实人生,并保持心境的洒脱与性情的温润。

    目录

    我与武侠小说(代序)
    第一章 千古文人侠客梦
    第二章 唐宋豪侠小说
    第三章 清代侠义小说
    第四章 20世纪武侠小说
    第五章 仗剑行侠
    第六章 快意恩仇
    第七章 笑傲江湖
    第八章 浪迹天涯
    第九章 作为一种小说类型的武侠小说
    主要参考书目
    后记
    百花版后记

    序言

    我读武侠小说起步很晚。前几年武侠小说走红,小书摊上随处可见金庸等人作品,我却一直没有认真翻阅。倒不是故示清高,不屑一顾,而是没读出门道来。明知武侠小说的流行,是80年代中国重要的文化现象,值得认真研究,可就是打不起精神。在小说史研究中,阅读了一些清代的侠义小说和二三十年代的武侠小说,也没引起特别的兴趣。每当友人眉飞色舞地谈论某部精彩的武侠小说或某位武功超群的大侠时,总有一种茫然的感觉,不知道是别人疯了还是我读书读歪了。
    去年夏秋之际,镇日无事,随意翻阅了好些金庸等人作品,或许是因为心境不同,居然慢慢品出点味道来。直到今天,我仍然认为现有的武侠小说是一种娱乐色彩很浓的通俗小说,没必要故作惊人之论,把它说得比高雅小说还高雅。只不过对于关心当代中国文化的人来说,武侠小说确实值得一读,因为“不看不知道,武侠真奇妙”。
    清末文人孙宝碹在其《忘山庐日记》中称:“以新眼读旧书,旧书皆新书也;以旧眼读新书,新书亦旧书也。”我以为,这比林语堂自称的专读极上流书和极下流书好。因为后者心目中早有上下等级之分,不若前者强调接受者主体意识的作用。武侠小说之所以能。在各文化层次的读者中广泛流传,除了其自身力图融汇(或称迎合)各种文化心理,因而具有多种解读的可能性外,很大程度上应归因于读者的期待视野。有人读出了刀光剑影,有人读出了谋篇布局,有人读出了人生感悟,有人读出了哲学意蕴。很可能每个人都像瞎子摸象,可各取所需式的阅读,已经足以使他们流连忘返,批评家有什么理由嘲弄这种不无好处的“误读”呢?在大学生看来,很可能金庸的武侠小说、崔健的流行歌曲和萨特的存在主义,都是直面人类生存状态的一种表现方式,正好契合其孤独而高傲的心境。同样,欣赏不等于价值判断上不分高低,这里阅读者的选择和重构是至关重要的。与其人为地为文学作品划分等级,不如切实考虑在特定生存状态下的读者对作品的释读。

    后记

    赶在新年钟声敲响以前,总算完成了这部小小的书稿。说来惭愧,90年代第一春,我居然埋头于“满纸杀伐之声”,而忘却了“到处莺歌燕舞”。花一年多时间研究这“不登大雅之堂”的武侠小说,到底值不值得,只有天知道。好在凭借这一工作,我重新感觉了生活的意义,也重新理解了学者的使命。
    或许有那么一天,我会对本书论述的粗糙感到不安,但我想我不会后悔这一研究过程。还是那句老话:过程比结果更重要。不敢说大彻大悟,但毕竟曾经借此获得一种澄明的心境。我实在想象不出来,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
    本书具体的写作情况,在《我与武侠小说》一文中已有所说明,以之代序是再合适不过了。这里只想对那些支持并理解我这一奇异研究计划的师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尤其感谢我的妻子和我的父母双亲,是他们的鼓励坚定了我完成计划的决心。最后,感谢父亲陈北为我的小书题写了书名。
    校毕补记:年初回潮州探亲,父亲还兴致勃勃地和我讨论武侠小说,并约好等这本小书出版后,他再从头细读。父亲少时练过武术,连带喜欢武侠小说。去年读了我论武侠小说的文章,父亲旧瘾重发,让我二弟给找了一部《神雕侠侣》,一拿上手就不愿放下。

    文摘

    插图:


    载缑氏女玉为父报仇,官吏因其节义“足以感无耻之孙,激忍辱之子”而“为减死罪”;民国二十四年施剑翘报父仇刺杀孙传芳,冯玉祥嘉其孝义,很快将其开释——关键不在此仇人是否该杀,而在“弱女报仇”这一事件本身符合中国人的伦理道德:既“孝”且“义”。至于“报恩”,也纯属个人情感,不必考虑是非曲直。“怀恩在一饭,不用酒杯深”(姚广孝《壮士吟》),何况识英雄于落难之际。更非生死相托不可。关羽之备受推崇,就因为其将报恩观念置于一切道德准则之上,典型的例子是“千古佳话”华容道义释曹操。“报恩仇”正因其个人性与盲目性,很早就成了小说中侠客行侠的主要动力。唐传奇中红线、昆仑奴是报主人之恩,聂隐娘、古押衙是酬知己之恩,谢小娥、贾人妻则是复家族之仇。自此,没完没了的恩恩怨怨,几乎成了作家构思武侠小说的“主要配料”①,尤其是在20世纪20年代“平不平”与“立功名”两大行侠主题不再时兴以后更是如此。
    “丈夫第一关心事,受恩深处报恩时”(《儿女英雄传》第十三回);“为人子弟,父母师长的大仇不能不报”(《天龙八部》第二十三回)——这些都是强调报恩仇的伦理价值。可武侠小说家之注重报恩仇,实际上还有文学创作方面的原因。“是非”与“功过”是社会性的,需要社会公认价值标准的审核,也需要社会组织的支持与认可,单枪匹马不可能挑起一场战争并建功立业;而“恩仇”则纯粹是个人性的,不论何时何地何人都有恩仇需要酬报,而其正义性似乎也毋庸置疑,不需要任何社会组织的支持,也不期望得到他人的赏识,酬恩报仇本身就是目的。任何哪怕是多么微弱的动机,如前代冤仇、朋辈误会或同道争雄,都可能引发一系列打斗厮杀,支撑起一部百万字的长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