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日本物哀[平装]
  • 共2个商家     18.00元~23.40
  • 作者:本居宣长(作者),王向远(译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388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日本物哀》编辑推荐:“物哀”是日本传统文学、诗学、美学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不了解“物哀”就不能把握日本古典文论的精髓,难以正确深入地理解日本传统文学以及日本文学的民族特色,也很难全面地进行日本文论及东西方诗学的比较研究。《日本物哀》是日本复古国学大师本居宣长通过注解《源氏物语》等日本经典著作,全面深入地阐释物哀论之代表作品,对理解日本文学及文化意义重大。〈br〉李长声叶渭渠力荐——日本的《文心雕龙》〈br〉理解日本文化,《日本物衷》开始〈br〉日本国学大师本居宣长扛鼎名著首次中文引进〈br〉站在《菊花与刀》的另一面看日本。

    媒体推荐

    看到对方的美丽而动心,就是感知“物之心”,而女方能体会男方的心情,就是感如“物之哀”。物语中这样的情节很多,而愿意为了爱情献出生命亦在所不惜者.是“物哀”中最勾刻骨铭心的。……物语放弃善恶的判断,只追求物哀。
      ——本居宣长
    物哀成为日本美的源流……悲与美是相通的。
      ——川端康成
    《日本物哀》选译18世纪日本著名学者本居宣长论述以“物表”为中心的《紫文要领》、《石上私淑言》等代表作,这是我国译介日本古典文论的第一本书。本书不仅有助于深入理解日本文学、美学与日本文化,而且有助于了解日本人的道德观念和日本国民性的演进。译者以简洁畅达的译文、逻辑严谨的译本序,将它展现在中国读者面前。
      ——叶渭渠(著名日本文学学者、翻译家)
    日本文化的难解及无解也来自这个“物之哀”。哀乎哉,不哀也,说穿了无非情趣。到底怎么个情趣呢?此词若不译.我们对日是文化就永远莫名其妙。
      ——李长声(旅日著名学者、作家)
    看到对方的美丽而动心,就是感知“物之心”,而女方能体会男方的心情,就是感知“物之哀”。物语中这样的情节很多,而愿意为了爱情献出生命亦在所不惜者,是“物哀”中最为刻骨铭心的。——物语放弃善恶的判断,只追求物哀。
      ——本居宣长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本居宣长 译者:王向远

    本居宣长,18世纪日本学者、思想家,日本国学的集大成者,著有《紫文要领》《石上私淑言》《源氏物语玉小栉》《古事记传》《初山踏》《词之玉绪》《玉胜间》等涉及文学、语言学、历史学、宗教学、政治学等领域的著作近百种,后人编有《本居宣长全集》全23卷。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学者、著作家,著有《王向远著作集》全10卷(400万字,2007年版)及各种学术著作单行本19部;译有《日本文论选》(古代卷、近代卷)及井原西鹤等日本古今小说名著多种,共约100余万字。

    目录

    内容提要1
    “物哀”是理解日本文学与文化的一把钥匙(代译序)3
    紫文要领
    ——《源氏物语》概论1
    石上私淑言
    ——和歌百问百答125
    初山踏
    ——学术方法论261
    玉胜问
    ——治学随笔297
    译后记35l

    后记

    在国家社科基金项目《日本古典文论选译》的编译过程中,我深感18世纪日本最重要的“国学家”本居宣长的文论博大精深、自成体系,具有鲜明的日本民族特色,很有必要在《日本古典文论选译》之外,翻译出版一个单行本。为此,我在紧张的写作安排中,专门拿出了五个月的时间,集中精力译成此书。在选题上以“物哀论”为中心,突出其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的视角,力求反映本居宣长学术思想的最重要的方面。
    本着这一选题原则,我认为《紫文要领》与《石上私淑言》两书,是集中体现“物哀论”的代表作。前者是物语研究,后者是和歌研究,各有侧重,应该纳入选译范围。
    本居宣长从物语研究的角度论述“物哀”的主要有两部著作,一部是《紫文要领》,另一部是《源氏物语玉小栉》。宣长在《紫文要领》中首先提出并系统阐述了“物哀论”,其主要内容后来被纳入以考证注释为主的《源氏物语玉小栉》第一、二卷。《紫文要领》是宣长的早期著作,所提出的“物哀论”是他的文学理论与学术思想的基础与出发点,而且终生坚持,一直未变。

    文摘

    关于物语的价值,之前源氏故意与玉鬘唱反调,对物语作出了种种贬低,而从“物语虽然并非如实记载某某人的事迹”这一段开始,源氏才发表了自己对物语的真正看法。这也是紫式部自己物语观的真实表达。先是表面上用开玩笑的方式,然后再发表严肃的议论,行文起伏错落有致,而从“物语虽然并非如实记载某某人的事迹”开始,正式切人论旨。前面的“看起来颇有物哀之情趣”云云是站在读者角度说的,最后这段话则是从创作者的角度说的。
    前文的“都是惯于说谎的人信口开河之谈”,是对物语的责难,这一段也正是对此责难的回答。意思是说:物语虽然是虚构的,但也并非是世上子虚乌有之事,都可以在世间找到影子;虽然没有把某某人真实姓名径直指出来,也没有照事实原样去写,但无论好坏善恶之事,都想传达给后世读者,而不想隐藏胸中,于是才进行物语创作,须知物语是虚构,又不是虚构。
    另一方面,人们都以为《源氏物语》是劝善惩恶的,这种肤浅的理解并不符合紫式部创作的本意。
    可以举例来说明这个问题。人们看到世间从未见过的珍奇事情时,内心都会不由得想:“这是多么奇怪的事情呀,这是何等珍奇的事情呀!见到了这样的事情时,就迫切希望对别人讲。这样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然而,向别人说这样的话,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他人,都没有什么用处和利益,即便将此事放在心里不说,也并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多么奇怪”、“多么可怕”、“多么难过”、“多么可笑”、“多么高兴”等之类的心情,很难做到只放在自己心中秘而不宣,总是希望向别人表达。世上所见到的、所听到的一切,都会对人心有所触动,这是人心本性使然,而诗歌就是为表达这样的感动而产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