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当时只道是寻常[平装]
  • 共1个商家     19.90元~19.90
  • 作者:安意如(作者)
  • 出版社:天津教育出版社;第2版(2011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94573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当时只道是寻常》,安意如才女文字——古典情怀的现代阐释
      小资读本——沉吟至今的情爱绝唱
      纳兰性德,张爱玲,村上春树,不止是小资才推崇。
      纳兰词——华贵的悲哀,优美的感伤
      细读纳兰词会发现,豪放是外放的的风骨,优伤才是内敛的精魂。
      一个生活在三百年前的男子,在他的词章中不倦不悔地体贴诉对感情的执着,对友情的坚定,像一道道疗伤的温泉汤药,温暖了,唤醒了,我们冰封的情感。

    媒体推荐

      其实仔细分析安意如的作品,发现其对古诗词的解析并无特别过人之处,甚至有些地方还有小小的纰漏。安意如的杀手锏在于,她在对古诗词熟稔拿捏的基础上,用自己独特的感受渲染出了与众不同的环境、情感氛围,用陌生化的叙述方式讲述出了人们似曾相识的故事,让读者冰硬的情感疆土在此开始解冻,其温润、妥帖,恰似取自浸泡在杏花春雨中的文字,因而掠俘众多读者的心。
      京华时报《安意如不拘一格解诗词》文/卜昌伟

      一位年轻读者在签售现场说,大多数古诗词赏析书,都是用非常严肃的面孔来对待诗词。但安意如把正野史相糅杂,用一种轻灵和华美的文字描绘了古典诗词背后的爱情故事,并在解读古典诗词的同时,挖掘现代情感的核心,这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新闻晨报(上海)《80后女孩品读古诗词走红书市》文/徐颖

      22岁的安意如剑走偏锋。她热爱诗词,却不拘泥于对古典诗词字面的理解,也非传统意义上的简单赏析,而是以文字古典唯美的随笔,引领读者倾听一段段经典、震撼的浪漫往事,抒发现代人对完美爱情的憧憬与感悟。
                  今日早报(杭州)《80后女孩安意如平诗成名》 文/马良

    作者简介

      安意如,女,1984年6月20日生,双子座,安徽宣城人。02年毕业于安徽某职业院校财经系。其后做过极短时间的文秘和会计,发现不喜欢,很快辞职,03年下半年偶然间上网,开始用网名如冰恋枫混迹于新浪金庸客栈。04年下半年开始接触剧本,并应书商之约写第一部长篇小说《要定你,言承旭》,青春校园题材,书于05年6月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05年的2月去北京参与一个动画剧本的创作,之后开始写第二本书《看张?爱玲画语》,散文集,书于05年9月由云南美术出版社出版。05年9月以后和北京弘文馆建立较长的合作关系,开始做现在的诗词评赏“漫漫古典情”系列,已经完成《人生若只如初见》(古典诗词统赏),《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词评)等。喜欢旅行,变换不同的城市居住。目前旅居云南。

    目录

    前言:一生恰如三月花
    一相逢(如梦令)
    星影坠(如梦令)
    好无言(浣溪沙)
    道寻常(浣溪沙)
    惆怅客(浣溪沙)
    十年心(临江仙)
    为伊书(临江仙)
    最销魂(临江仙)
    唤真真(临江仙)
    泪如丝(临江仙)
    听河流(临江仙)
    花间课(虞美人)
    天上月(蝶恋花)
    昭君怨(蝶恋花)
    看老去(蝶恋花)
    君行处(蝶恋花)
    谁能惜(采桑子)
    梦一场(采桑子)
    凄凉曲(采桑子)
    到谢桥(采桑子)
    当时错(采桑子)
    东阳瘦(采桑子)
    飞琼字(采桑子)
    觉魂销(采桑子)
    见春山(山花子)
    悔多情(山花子)
    不多惰(摊破浣溪沙)
    葬名花(摊破浣溪沙)
    忆翠娥(南乡子)
    淬吴钩(南乡子)
    夜雨铃(南乡子)
    心字香(梦江南)
    未全僧(忆江南)
    忆年时(忆江南)
    情一诺(减字木兰花)
    一样愁(减字木兰花)
    诉幽怀(减字木兰花)
    魂无据(减字木兰花)
    ……

    文摘

    null
      第一部分第一节 如梦令

    正是辘轳金井,满砌落花红冷,蓦地一相逢,心事眼波难定。谁省?谁省?从此簟纹灯影。
    【一相逢】
    词中最广为人知的“相逢”要算秦少游的《鹊桥仙》名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了。至少,我一看到“相逢”这两个字时,先想到的便是少游,然后才是容若。两阕不同风格的词,恰如这两个经历际遇完全不同的男人。
    这阕短小的《如梦令》像极了容若的一生,前段是满砌落花红冷,眼波心事难定的少年风流,后半段是从此簟纹灯影的忧郁惆怅。
    因为爱情的不如意,容若的词总是凄婉到叫人断肠,这凄美如落花的词章惹得后世无数多情的人爱慕不已,认为他“情深不寿”,“天妒英才”,实在是一个可怜可叹的罗密欧。
    虽然他只活了三十一年,其间又为着几个女子缠绵悱恻地过了十一年。然而比起历代数不胜数有才无着,终生颠沛的人,容若实在不算是个悲剧性的男人。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应有的,他都有了。他有一个爱他的妻子,一个仰慕他的小妾,一个至死不逾的情人,一群相濡以沫的朋友;他还有显赫的家世,高贵的血统。他所不齿的父亲为他安排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他终生勿为生活烦忧;他自身的才华和得天独厚的地位,使得他考运亨通仕途平顺,年纪轻轻便被康熙取中做了近侍。比起名动天下却直到三十六岁才进士及第、当官不久即屡遭贬谪、最终死在流放途中的少游,我不知道,怎么能说容若的一生是个悲剧?
    悲剧是上天给了你抱负,给了你理想,给了你实现理想的才华,却一生不给你施展完成的机会,生生折断你的理想。心怀天下饿死孤舟的杜甫是悲剧,李白不是;有命无运的秦观是悲剧,容若不是。更何况,即使是悲剧又岂能尽归罪于“天意”?人难道就可以两手一拍,声称自己全无责任?
    容若,他只是不快乐,在锦绣丛中心境荒芜,这是他的心性所致。痛苦并不是社会或者家庭强加给他的。社会道德和家庭责任筑就的牢笼困摄住生存在世上的每一个人。意欲挣脱或是甘心承受,是属于个人的选择。
    容若的相逢是在人间,在围着栏干的金井边,落花满阶的暮春时节。少年恋人的眼波流转,是天真无邪的初见。少游的相逢在天上,是一年一度的七夕,宽阔银河的临时鹊桥上。一对永生不死却永生不得重聚的夫妻,见与不见都是万世凄凉。
    可是为什么,相逢后,人间的结局是“从此簟纹灯影”。相逢后,天上的结局却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不快乐的原因是,少游于尘世颠沛许久遂懂得寄希望于美满,不再执着于得到;容若万事无缺,反而容易执着于遗憾,始终为没有得到而愁肠难解。
    在邂逅爱情的最初都会心花无涯,可是一样相逢,后事往往截然不同。
    注:少游,即秦观。 秦观一相逢全文


      《当时只道是寻常》 第一部分第二节 如梦令

    万丈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归梦隔狼河,又被河声搅碎。还睡,还睡,解道醒来无味。
    【星影坠】
    细读纳兰词会发现,豪放是外放的风骨,忧伤才是内敛的精魂。“万帐穹庐人醉,星影摇摇欲坠”一句无限风光惊绝。人尚留在“星影摇摇欲坠”的壮美凄清中未及回神,“归梦隔狼河”的现实残酷已逼近眼前。帐外响彻的白狼河的涛声将人本就难圆的乡梦击得粉碎。
    奇怪的是,这阕被王国维许之为豪壮的《如梦令》让我最先联想起的并非“黄昏饮马傍郊河”的箫壮,而是李易安“绿肥红瘦”的清廖。也许容若本身透露的意象就是如此。
    人沉醉,却非全醉。尘世中总有着夜阑独醒的人,带着断崖独坐的寂寥。就算塞外风光奇绝,扈从圣驾的风光,也抵不了心底对故园的翼盼。
    诺瓦利斯说,诗是对家园的无限怀想,容若这阕词是再贴切不过的注解。其实不止是容若,离乡之绪,故园之思简直是古代文人一种思维定势,脑袋里面的主旋律。切肤痛楚让文人骚客们整出这样了“生离死别”这样震撼人心的词。
    那时候的人还太弱小,缺乏驰骋的能力,因此离别是重大的。一路上关山隔阻,离自己的温暖小屋越来越远,一路上昼行夜停风餐露宿,前途却茫茫无尽,不晓得哪天才能到目的地,也可能随时被不可预期的困难和危险击倒。在种种焦虑和不安中意识到自身在天地面前如斯渺小。这种惶惑不是现在坐着飞机和火车,就可以满世界溜达的人想象的。归梦隔狼河,却被河声搅碎的痛苦,在现代人看来简直不值一提。何必做梦呢,直接视频或者电话就好了,多少话也说得尽,不必可怜巴巴寄望于梦中还家。
    今人已经习惯把自己的世界掌握在可以掌握的范围之内,既明哲保身又胜券在握,何乐不为?当一座都市大的可以容纳成千上万人,而你又来去自如时,故乡的概念也被虚化。只要你愿意,可以和某人老死不相往来;或者转身把自己投入人海,今天在南半球,明天就出现在北半球。故乡的血液在现代人身上流失殆尽。
    像听一场古老的戏曲,看一场皮影戏,读古人留下的诗词常浮起这样的心意。那里没有石头森林钢筋铁塔,没有无休止的工作和无法派遣的压力。桃李芳菲的场景下是人在其间踏歌漫行,时光漫漫,足可用来浪费。他们即使有哀痛,依然似不识人世愁苦的稚子。
    读到这阕词的时候会有一点落寞,静静地滴下来。
    注:诺瓦利斯李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