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高阳大帝[平装]
  • 共2个商家     20.00元~20.20
  • 作者:钱庆国(作者)
  • 出版社:昆仑出版社;第1版(2010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40959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高阳大帝》:高阳,中国古代“三皇五帝”中五帝之一的颛顼(音专须),号高阳氏。屈原《离骚》的首句“帝高阳之苗裔兮”,抒发的就是作者对于自己身为颛顼这位高阳大帝后裔而由衷的自豪。司马迁《史记·五帝本纪》是这样描写颛顼的,“帝颛顼高阳者,黄帝之孙而昌意之子也。静渊以有谋,疏通而知事,养材以任地,载时以象天,依鬼神以制义,治气以教化,洁诚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

    作者简介

    钱庆国,原籍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崔庙镇西李村,现居北京。曾获理学学士、文学硕士学位。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职业为编辑。业余爱好研究历史、神话、传说等杂学。偶考证姓氏起源,发现自己的钱姓与胡、赵、彭、陈、董、黄、曹、朱、顾、苏、屈、景等数十个姓氏,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先,那就是名为颛项的高阳大帝。思想跨越了几千年,仿佛看到一个小男孩在远古的旷野中为某种使命而飞奔……由此,以数年时间,写成本书。

    目录

    楔子 少年颛顼
    一头熊让玩“打猎”游戏的“猎人”们变成了猎物。颛顼救了伙伴,却把麻烦惹到自己身上……

    第1章 狂蛇
    颛顼第一次听到关于“伏羲玉琮”的故事。巫神要毁灭若姓为爱熊报仇。林中神秘的怪客对颛顼很好奇。就在钩蛇扑向榕的一瞬间,颛顼抱住了它的颈部。刚与钩蛇激战一番,又被饕餮包围,若姓的人们绝望了。落入若水的颛顼,竟然没死。

    第2章 若姓的生活
    巫神很生气。箕婆婆很烦。颛顼爱上了游泳,连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一些小伙子离开若姓去外面通婚。来自外面求婚的小伙子的表演。勾龙和飞龙的来访,让颛顼见识到许多新的知识。勾龙到了灵山,没看见兄弟孟翼,见到的是巫神。

    第3章 颛顼学艺
    箕婆婆严禁玛虎教颛顼学打猎。颛顼私下学习观天、耕田、打造石器,并当起了羊倌。柏夷父、大敖来到若姓,让大家知道了什么是巫师和勇士。柏夷父和大敖的故事充满了悲壮,而他们说,巫成说只有颛顼才能帮助他们。

    第4章 伏羲玉琮
    在万蛇闹水的奇观中,颛顼从若水中捞起了玉琮。箕婆婆扣留了玉琮,也招来了麻烦。玛虎、榕被掳走,玉琮失踪。颛顼自告奋勇,孤身驾小舟去追踪穷奇。玛虎新家前一场殊死搏斗。再遇钩蛇,颛顼只能独自面对。

    第5章 舍己救人
    豕蹄觉得小巫师颛顼非常神秘,但在沫水边,他还是丢下颛顼跑了。颛顼收小蛇小龟当伙伴。挥和颛顼虎口救人。僬侥人的伏弩大显神威。巫神没有发现近在咫尺的颛顼等人。应龙的抢亲仪式。八方大战,颛顼打败江神犀牛。建立新部落,颛顼才得知自己被若姓放逐了。

    第6章 危机重重
    江上飞舟,渌图的饶舌缓解了颛顼的紧张。在青阳,颛顼主持祈福。瞿塘峡口,巨大的夔龙在颛顼等人面前竟然一招就输了。而更大的巴蛇,让他们经历了生死考验。灵山脚下,巫师们没有出现,颛顼巧妙地化解了米纳与盂翼的对峙。玉琮失而复得,面对小矮人口中的益虫,颛顼想用嘴吸出来。

    第7章 盐洞决斗
    最后的营救,颛顼能及时赶到盐洞吗?瑶阻止了一场杀戮,承担了最后的祭祀,但以自己为祭品。颛顼发现了盐泉断流的秘密,面对巫神的要挟,他不能说出去。祭台上的火燃起了,瑶在火中高呼,而颛顼还沉浸在巫成的教诲中。水火相交,巴蛇进攻,巫术大比拼,谁是赢家?

    第8章 狼群
    穷奇占领若姓,颛顼领导联军收复家园。箕婆婆等人怎么也没想到,是“小眼”颛顼救了自己。皋陶带颛顼北行,其实心中有个计划。颛顼刚化名韩流,而轩辕黄帝和西王母又让他以颛顼之名掩护颛顼。大羿教他射箭,也教他做人。狼群突袭,颛顼在与狼搏斗中有了新想法。

    第9章 春耕大典
    炎帝的春耕大典开始了,巫神也开始了行动。淇山上,各大部落首领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逼入绝境,一个叫若的被火烧伤过的孩子救了大家。炎帝萌生退意,而巫真力劝他将帝位让给巫神。熊洞里,在伏羲玉琮前,巫咸讲玉琮持有者的故事,而各大部落首领最后被巫神囚禁洞中。

    第10章 颛顼的反击
    巫神胜利在望,却心神不宁。枢被抓住,做了巫神称帝的祭品,关键时刻,黑脸的若救了他。真假巫神大对决。原来若就是颛项,他不用巫术,半年间清除了巫神的所有党羽。颛顼打败了巫神,也救了巫神。巫神的真面目。颛顼告别玉琮,大家为他举行了成人礼。

    尾声 高阳大帝
    二十岁的颛顼被各部落推举为帝,人们给他起了一个响亮的称号:高阳氏。黑脸颛顼成为高阳大帝,使人们想起曾经的一个神奇玉琮的预言。预言终于成真了。

    文摘

    第1章 狂蛇
    颛顼第一次听到关于“伏羲玉琮”的故事。巫神要毁灭若姓为爱熊报仇。林中神秘的怪客对颛顼很好奇。就在钩蛇扑向榕的一瞬间,颛顼抱住了它的颈部。刚与钩蛇激战一番,又被饕餮包围,若姓的人们绝望了。落入若水的颛顼,竟然没死。
    “你这个坏小子,你知道你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危险吗?”在部落的议事大屋里,箕婆婆嘴唇气得直打哆嗦,怒斥着颛顼。
    箕婆婆是这个叫若姓的原始部落的司火人,也就是实际的领导者。因为有旁边那条若水,所以这片群山连绵、河流纵横的土地就被称为若水之野,这个从江水上游一个叫蚕丛氏部落分出来的一支,由于以女性为主导,就依照惯例以若水为姓,自称若姓。
    颛顼低着头,表示顺从地听着婆婆的训示,但他的耳朵却在捕捉着猎人们的动静。他知道箕婆婆从来就不喜欢自己,挨训也就是家常便饭了。今天的事如果发生在其他孩子身上,那孩子就是部落的小英雄了。每天男孩们都玩“打猎”游戏,今天也没有超出以往的范围,谁也不知道这头熊怎么会出现在那里。事后,男孩们都讲清楚了,是他们追“猎物”心切,进了树林,遇到熊。对于颛顼救了黑脚一命,大家是公认的。至于后来,颛顼被熊追赶,险些把熊领进村落,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因为头领婆婆在训某人,所以部落里能来的人也就都围过来了。箕婆婆年纪大了,身上穿着有麻布和兽皮缀成的很繁琐的衣服,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的。而周围的人根据尊卑也是由里到外的衣服由多到少,最外圈的男孩们大都是就一块遮羞布遮体。
    箕婆婆训颛顼,大家也看习惯了。和颛顼一样,他们更关心怎么处理那头熊。
    “今晚的饭没有你的份儿。”最后,箕婆婆宣布处罚结果。颛顼和围观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完了。
    猎人们此时抬着将死的大熊,来到议事大屋前。大家为没有看见猎人们如何把大熊从陷阱里弄出来感到懊恼,不过颛顼却从熊头顶上隐隐约约的伤痕以及玛虎那打折的木棒想象出,玛虎手持大棒,对着熊打了下去……多么漂亮的大熊啊!皮毛是那样光亮。
    大屋外面有一块表面非常平整的白色巨石,熊被搁在上面。箕婆婆走出大屋,开始主持宰割大熊的仪式。人们在旁边又围了一圈,参加这难得的仪式。
    “白石神啊,感谢你为我们送来了食物。”箕婆婆站在巨石前,张开双臂,大声喊起来。
    说话间,玛虎用石刀捅向熊的喉咙,血流了出来,一个婆婆用陶碗接了一碗,递到箕婆婆面前。箕婆婆用手指蘸了点熊血,首先洒向那块白色巨石。作为生活在大山之间的部落,若姓及其所在的蚕丛氏崇拜这种白色的石头,白石神是他们崇拜的最高神。他们的工具是石头打造的,房子是石头砌成的,他们在山间采集食物,生活永远离不开山和石头,对石头他们充满感情。在村庄的各处,都可以看到一块块白色的石头,屋顶上、火塘旁、门前、屋后、树林边、山脚、山腰、山顶、水边……它们是各种神的象征。
    “天神啊、地神啊、日神啊、月神啊、山神啊、水神啊、树神啊、花神啊、猎神啊……”箕婆婆口中念叨着可以想起来的神灵,表示感谢。是啊,在天地之间,人太渺小了,天上有太阳、月亮、星星、云彩,天会打雷、刮风、下雨、下雪,大地上有山川、河流、植物、动物,给了人生存需要的一切,所以人们敬畏天地万物。而人们的欢乐、哀愁、生老病死,到底是由谁来主宰这一切,人们想肯定是神灵。所有那些有生命或无生命的、看得见的或看不见的、实际存在的和人们想出来的东西,都存在着神。人是在这么多神的保佑下活着的。
    “熊神啊,感谢你把你的孩子送给我们。”箕婆婆接着赞美起猎物来,“愿你的神灵保佑我们,因为你和我们已经血肉相连了。”
    说着,箕婆婆把熊血抹在每个人的额头,因为据说这样可以让人具有熊的力量。
    仪式很快就完了,因为已经接近吃晚饭的时候。大家七手八脚,有的剥下熊皮去硝制,有的清理熊肉及内脏,有的赶紧打柴准备烤肉。箕婆婆在大屋正中不熄的火塘前,指挥着一切。她想:感谢白石神,这一天终于顺利过去了,孩子们有了吃的东西,没有成员被野兽伤害,没有找别扭的人。当然,除了颛顼。
    因为食物匮乏,若姓一天只有早晚两餐,都是现采集现消耗,很少像今天一样猎取了一头大熊,还够保存一部分以后几天吃。肉烤好了,箕婆婆高兴地看着大家围在一起吃晚餐的样子,连外围的戈橹公公私下把自己的一份大半分给没分到食物的颛顼,她也当没有看见。
    “儿子,今天你猎取了大熊,来,把我的这份也吃了吧。”箕婆婆慈祥地把给自己的最好的一份烤熊肉给了儿子玛虎,并把猎取大熊的功劳也算在他的身上。她想,自己去见白石神的日子也快了,要抓紧时间在生命结束前培养接班人,要教育儿子辅佐下一代自己选定的司火人,但最好不是枢。
    玛虎不好意思地接过母亲的恩赐,回到外围,悄悄地把肉给了颛顼,不动声色地眨眨眼。颛顼会意地微笑着,把肉转送分给自己的两个弟弟安和悃。这是亲情,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枢姐姐,”一个中年女人,她是黑脚的母亲,拉住枢的手,轻声说,“谢谢颛顼救了我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