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多元文化的公民身份[平装]
  • 共1个商家     19.40元~19.40
  • 作者:金利卡(作者),郝时远(丛书主编),朱伦(丛书主编),马莉(译者),张昌耀(译者)
  • 出版社: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110862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多元文化的公民身份》一书,是目前国际上研究多民族、多族群国家少数群体权利保障的一本重要著作。《多元文化的公民身份》作者从发展自由主义理论的角度,主要以美国和加拿大的多元文化主义实践为案例,深入探讨了少数群体权利保障与自由主义理论的关系。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金利卡 译者:马莉 张昌耀 丛书主编:郝时远 朱伦

    目录

    译者前言
    鸣谢
    第一章 导论
    第一节 问题的提出
    第二节 本书提纲

    第二章 多元文化主义政治
    第一节 多民族国家与多族类国家
    第二节 三种群体差别权利形式

    第三章 个人权利与集体权利
    第一节 内部限制与外部保护
    第二节 模棱两可的“集体权利”

    第四章 反思自由主义传统
    第一节 自由主义少数民族观的历史
    第二节 少数群体条约的失败
    第三节 美国种族隔离的废除
    第四节 多族类性与美国的族类兴起
    第五节 社会主义传统中的少数群体权利

    第五章 自由与文化
    第一节 定义文化
    第二节 自由主义与个人自由
    第三节 作为选择背景的社会文化
    第四节 文化归属的价值
    第五节 疑难问题
    第六节 个性化的文化
    第七节 结论

    第六章 公正与少数群体权利
    第一节 平等理由
    第二节 历史协定的作用
    第三节 文化多样性的价值
    第四节 涉及国家的推论
    第五节 结论

    第七章 保证少数群体的声音
    第一节 群体代表制的新意何在
    第二节 为什么要有群体代表制
    第三节 群体代表制评价
    第四节 结论

    第八章 宽容及其限度
    第一节 自由主义与宽容
    第二节 自由主义是宗派主义吗
    第三节 包容非自由的少数群体
    第四节 结论

    第九章 联结的纽带
    第一节 公民身份的重要性
    第二节 多族类与接纳
    第三节 自治与分离主义
    第四节 多民族国家社会团结的基础
    第五节 结论
    第十章 结语
    参考书目

    序言

    威尔·金利卡(Will Kimlick)是加拿大研究少数群体问题的知名学者,自1980年代末以来,发表了一系列有关政治学和少数群体权利的理论著作,如《自由主义、共同体和文化》(1989)、《当代政治哲学》(1990)、《多元文化的公民身份》(1995)、《探寻我们的道路》(1998)等;并主编《少数群体文化的权力》(1995)、合编《族类和群体权利》(1997)等。1996年,他同时获得加拿大政治科学协会麦克弗森奖(Macpherson Prize)和美国政治科学协会巴赫奖(Bunche Award)。我在美国格罗斯州立大学社会学系攻读妇女学专业期间,就读过他的一些著作。我在美国学习结束后,主要从事与亚裔移民特别是女性移民有关的工作,为她们适应新环境提供帮助,金利卡的一些著作和观点对我多有启发。2000年,我回国省亲,在与国内相关专业的老师同学聚会时,得知大家对金利卡的名字都很熟悉,有师友建议我把他的一些有关多元文化的著作介绍给中国学界,但因在美国工作生活繁忙,故一直没有认真考虑此议。2005年,我回国后得知《多元文化的公民身份》一书尚无中译本问世,遂决定把它翻译出来,并很高兴被列人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的《民族学与人类学译丛》之中。在与金利卡教授联系时,他很高兴我把他的书翻译成中文,并向我提供了解决版权的途径。

    文摘

    第一章 导论
    第一节 问题的提出
    今日大多数国家都是文化多样性的国家。根据最近的估计,世界上有184个独立国家,却有600多个语言群体和5000多个族群(ethnic groups)。公民讲同一语言,或属于同一“族类民族群体”(ethnonational group)的国家,实际上寥寥无几。
    国家与族群之间的数目不同,产生了一系列重要问题,包括潜在的分裂问题。在诸如语言权利、地区自治、政治代表性、教育课程、土地诉求、移民和归化政策,乃至民族象征(如国歌和公共假日的选择)等问题上,少数群体和多数群体经常发生冲突。对这些问题作出道义上立得住、政治上行得通的回答,是当今民主制度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东欧和第三世界国家里,各种旨在建立自由主义民主制度的尝试,现都受到民族主义暴力冲突的制约。在西方世界,有关移民的权利、土著人民的权利和其他文化少数群体(cultural minorities)的权利的讨论,则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有些观点则一直支配政治生活几十年。自冷战结束后,族类文化冲突(ethnocultural conflicts)成了世界各地政治暴力最常见的根源,而且没有减缓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