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师批评译丛:独抒己见[平装]
  • 共1个商家     17.40元~17.40
  • 作者:弗拉季米尔?纳博科夫(DmitriNabokov)(作者)
  •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393264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大师批评译丛:独抒己见》为“大师批评译丛”之一,《大师批评译丛:独抒己见》内容丰富、涉及面广。书中有更温和平易的性情渗透在作者对自己观点的表述中,尽管这些观点十分强硬。《大师批评译丛:独抒己见》是作者用变幻无穷的手法展现出来的,书中的访谈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名人推荐

    纳博科夫按照散文创作应采取的唯一方式来写他的散文体作品,那就是:激情的方式。
    --约翰?厄普代克
    毫不理会那些读不懂他作品的庸众,乐于宰杀那些他不喜欢的文坛神牛;纳博科夫令人忍俊不禁。本书中的这些访淡、书信和文章,一如他写过的其他文字:迷人、刻薄、具有挑战性。
    --企鹅版导读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弗拉季米尔?纳博科夫(Dmitri Nabokov) 译者:唐建清

    弗拉季米尔?纳博科夫(Dmitri Nabokov)为俄裔美国小说家、文学批评家,被公认为20世纪杰出的小说家和文体家。小说《洛丽塔》的出版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声誉。其他重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微暗的火》《普宁》《荣誉》、短篇小说集《菲雅尔塔的春天》、回忆录《说吧,记忆》,文论《文学讲稿》《独抒己见》等。纳博科夫工于写作形式及文体的创新。他就像一个高明的魔术师,用变幻无穷的手法来展示复杂多变的世界。

    目录

    序言
    访谈
    刊名不详(1962)
    BBC电视台(1962)
    《花花公子》(1964)
    《生活》(1964)
    纽约电视台13频道(1965)
    《威斯康星研究》(1967)
    《巴黎评论》(1967)
    《纽约时报书评》(1968)
    BBC-2台(1968)
    《时代》(1969)
    《纽约时报》(1969)
    《星期天时报》(1969)
    BBC-2台(1969)
    《时尚》(1969)
    《小说》(1970)
    《纽约时报》(1971)
    《纽约时报书评》(1972)
    “瑞士广播”(1972?)
    “巴伐利亚广播”(1971-1972)
    刊名不详
    《时尚》(1972)
    刊名不详
    致编辑的信
    《花花公子》(1961)
    《伦敦时报》(1962)
    《交锋》(1966)
    《星期天时报》(1967)
    《交锋》(1967)
    《新政治家》(1967)
    《君子》(1969)
    《纽约时报》(1969)
    《时代》(1971)
    《纽约时报书评》(1971)
    《纽约时报书评》(1972)
    文选
    论霍达谢维奇(1939)
    萨特的尝试(1949)
    弹奏古钢琴(1963)
    对批评家的回答(1966)
    《洛丽塔》和吉雷迪亚斯先生(1967)
    论改写(1969)
    周年日记(1970)
    罗威的象征(1971)
    灵感(1972)
    蝶类学论文
    雌性小灰蝶(1952)
    谈克洛茨《野外指南》的一些失实(1952)
    1952年在怀俄明捉蝴蝶(1953)
    奥都邦的蝴蝶、蛾子和其他研究(1952)
    L.C.希金斯和N.D.莱利(1970)
    译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正如我说过的,我不特别喜欢柏拉图,在他的军国主义和音乐的日耳曼政权统治下我也生存不了多久。我并不认为他的洞穴神话和我的谢德及影子有什么关系。
    既然我们谈到了哲学,我想知道,我们能否谈一下似乎在您作品中展示的语言哲学,您是否明确意识到了这种相似性,即赞巴拉的语言与维特根斯坦所谓“私人语言”之间的相似性。您那位诗人对语言局限的敏感同维特根斯坦对语言的参照依据的评论有着惊人的相似。您在剑桥的时候,和哲学系的教师有很多的接触吗?
    没有任何接触。我完全不了解维特根斯坦的作品,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肯定是在50年代。在剑桥,我踢足球和写俄语诗。
    在长诗第二章,约翰?谢德形容他自己:“我站在窗前,修剪∕我的手指甲”,您是在回应《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中的斯蒂芬?迪达勒斯吗?他说艺术家“停留在他的艺术品之内或之后或之外或之上,人们看不见他,他使自己从存在中升华,毫不在意,修剪着他的手指甲”。在您的几乎所有小说,尤其是《斩首的邀请》、《庶出的标志》、《微暗的火》及《普宁》中--甚至在《洛丽塔》中,在奎尔蒂的剧中代表第七个猎人的人物身上,以及在其他一些细心的读者可以察觉的细微处--创造者确实在他的艺术品之后或之上,但他不是看不见,也肯定不是毫不在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