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BOOK2[平装]
  • 共3个商家     17.90元~20.00
  • 作者:张辛欣(作者)
  • 出版社: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2107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BOOK2》:自传体小说

    媒体推荐

    我们也生活在同一缸水里,这里的味道我们也相当熟悉。我认为这也是我的生活、我的坦白、我的实录。我似我,我非我,谁又不我?
      ——60后 龚应恬(编剧 导演 《疯狂的石头》策划)
    非常希望我的同龄入闲暇时都能读一读这本书,为了并不真正了解的过去的岁月.为了父辈们的记忆.为了那一个个弱小脆弱的远去的生命。
      ——70后 子川(自由摄影师)
    还没读过这样的知青下乡上山——传奇冒险无知!一部中国摇滚,丰富的无声旋律……
      ——70后 可可(音乐制作人)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恶棍,一个凶手,一个法西斯,同时还有一个圣徒,这个《我》也可以概括你自身经厉的每一个阶段,你的前半生……
      ——80后 牧心(南北漂人)
    真是很棒的小说,我读的时候心一直激荡。小说能左右心跳,这是多久没有的经历了?
      ——80后 崔欣(媒体人)
    很大的野心,很不一样的张狂。掩卷看到了残酷遥远神秘的岁月里,有一个比“我”更熟悉的身影。
      ——90后 哥特式的梦(电影学院大一学生)
    这是一个人的自传,也是一代人的写照。她回顾了自己的半生也回顾了国家的历史,她对自己的清算,让我看到了成长与觉醒。
      ——莫言
    张辛欣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一度繁盛的文学界里,没有异化为丑陋的体制奴才的、不多的几个作家之一,更是我能与之共议大事的朋友。浸染红色的少年体验,使她无法忘怀。只要触及这一部分,她的作品便立刻变得真挚和活泼。而我却每读即有怜意,总想劝她带着她的斯蒂夫,回到中国来过日子。
      ——张承志
    这部《我》,以富有原质的鲜活形态,还原了那个特殊年代的传奇与丰富。
      ——史铁生
    在这部自传性小说中,张辛欣有力地展现了一种性格与命运的生长,不驯服不安分,不断地张望和跨越新的界限。
      ——李敬泽

    作者简介

    张辛欣,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曾是北京人艺导演。
    早期代表作品有《在同一地平线上》、《我们这个年纪的梦》、《疯狂的君子兰》等。1986年底,出版了轰动一时的现代中国第一部大型口述历史作品《北京人——一百个中国人的自述》。该书立即在欧美被译成十多种语言出版。随后,她开始了海外游学生涯,曾为法国文化部访问学者、美国康奈尔大学访问学者。
    她多才多艺,既是作家,也是导演、摄影、舞台设计、制景工和数码剪接师。
    现旅居美国。

    目录

    卷一 奥德赛.江湖
    斯蒂夫VS.瓦格纳
    Part 10 “漂?白的荷兰人”
    离家出走
    Part 11 离医生近了,就离契诃夫不远
    泡在福尔马林里的朋友
    藏在口罩后面
    毒版图
    Part 12无毒小说金三角
    医疗队员手记
    孟加拉虎与大仲马
    你什么时候祈祷?
    你愿意?给我吗?

    卷二 婚约
    Part 13 相遇
    Part 14 选择
    Part 15 骗婚
    Part 16 初夜
    Part 17 蜜月
    Part 18 自焚
    地狱之前
    尾声 重现的时光

    文摘

    版权页:



    我有点吃惊斯蒂夫不喜欢尼采。在他眼里,我心仪的疯癫、孤独的尼采,是希特勒的思想先驱?
    “那么海德格尔呢?”我随意问。
    “不喜欢。他公开支持纳粹。”
    “呵呵,你这种历史真实伤人心啊,你知道,在我们那边,要是不读读海德格尔的《存在与时间》,不敢自诩是知识分子呢。”
    “哦,这本书在我大学时代也流行校园,好多人捧着读,我受不了,够一个《战争与和平》的!”
    我又暗自吃一惊。《战争与和平》,这小说名字对我意味着“古典博大”。当斯蒂夫提到这部译成英文一千页的小说,是冗长沉闷的代名词。
    经典不是都能共享的,我们早已有此共识。稍微纠缠的话。在斯蒂夫看来,托尔斯泰解放家奴,散家产,天真幼稚,没有几年,托氏的粉丝,闹十月革命的,用暴力彻底颠覆了古典世界,开了20世纪革命的坏头。“那,”我不由得追问一句,“列宁坐着火车秘密回归领导革命,你觉得,他对用暴力手段整顿世界有责任?”
    “当然。”
    斯蒂夫斩钉截铁。
    “使用暴力手段,对外对内,严酷整肃自己人,是斯大林吧?”
    我问,其实只是想完结这类严肃话题。
    “根源不在斯大林。”
    “列宁知道在干什么?”
    “当然。”
    我不由得沉默,但不由得不想——惯性地想,用我那部分世界的曾经看法,反暴力革命的斯蒂夫你,够“反动的”!你那部分世界的历史究竟是怎么写的?……不由得不政审他一下。
    “是我自己读来的。”斯蒂夫回答。
    “高中加大学,美国课本是吧?当然啦,你从小生活在铁幕那边,哦,这边嘛。”
    我曾经在铁幕的那一边,如今在这边。虽然,铁幕倒了。
    “课堂讲的,也是我自己读来的。”斯蒂夫仍然坚持,非要用他的职业习惯,律师与法律条文的存在关系,把他的现实来源注明算完。他说20世纪80年代苏联解体后解禁的文件,还有再早美国弄到的对公众展示的文件,说明列宁本人赞同杀害沙皇尼古拉二世以及沙皇的子女。不经心地,斯蒂夫数落“肃反”,“契卡”,“捷尔任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