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灰商[平装]
  • 共2个商家     24.00元~24.00
  • 作者:曹建伟(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021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灰商》:2005年中国工商界最值得期待的经典长篇巨著,因本书直指中国商贾阶层最为敏感的“原罪”问题,因而可能让工商界失语,也可能引发学界的新一轮激辩。

    媒体推荐

    《灰商》:首部中国商贾阶层反思巨著
    《灰商》:首部中国商贾阶层反思巨著

    《灰商》一书具备了四个方面的价值:
    一是“历史之镜”,即中国商贾阶层推动下的经济进程。 其创作根基是建立在60年的宏大历史之中,是商贾历史的局部也是经济历史的框架,即自1943年的民国时期一直到2003年的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代中国,其中对经济进程有重要转折的历史印记往往都是作品隐约的背景,在这个背景下传递的却是对“灰色”的反思。
    二是“阶层原罪”,即对所谓数十年“灰商”现象的挖掘与反省。虽然大多数的民营公司完成了原始积累,然而一批又一批的商贾富豪却同样因为原罪问题纷纷落马,伴随落马的还包括一大批的腐败官员。在长长的名单中,许多都是那些显为人知的人物:牟其中、杨斌、仰融、周正毅、张海、黄宏生、郑俊怀、唐万年、赖昌星、张恩照、陈久霖、王雪冰、朱小华、王怀忠、成克杰、慕绥新……数量众多的中国民间富豪走过《灰商》的道路,并且由此逐渐在《灰商》的道路上覆灭掉,也由此牵涉到同样数量众多的腐败官员被覆灭掉。事实上,对商贾原罪问题的正视以及由此出台的一系列动作,恰恰体现了政府的态度和力度,以及今天与未来创建透明商业社会的期待。
    三是商贾文明,即书中处处体现出的中国生意场及生意文明的道、法、术、理。在奇特构思的故事之中处处体现出了生意场上为商、为事、为人、为世之道,而且不乏中国生意文明的特殊智慧。书中处处闪现了绝妙的警言妙语,对从商之人皆为有益的借鉴,例如:商道必随政道,政道必随世道;平衡是一切生意的基础;宁可输事,不可输心;巨大的生意能够改变一切;伟大的投机首先是天意,其次是人意;如果注定要做商人,就随时准备接受被贪婪打败的命运;创业靠胆,守业靠脑,传业靠心,故心有多大,生意有多大;赚钱需有术,花钱需有道;生意场上没有个人问题,都是大家的问题;生意就是冒险和谨慎之间的战争;生意多是资源变现,暴利源于巨大变革;有欲则商,有变则商;“给面”与“识趣”是生意关系的基本原则……等等。因此,诸多工商界人士认为《灰商》既是一部小说,也是一部商务指导手册,还是一部特色的、实用的《商贾兵法》。
    四是“新闻体文学”,即第一例融合新闻体与文学体的长篇作品。整个作品中有一条独特的主线,即新闻事件主线,即在数十年的历史中,对中国生意场有价值和有影响的重要新闻事件,大多若隐若现地穿插在作品之中,而又巧妙地组合在一起,丝毫不显生硬。

    《灰商》里的两性交集
    女人只有开在自己静谧的荷花池里,才能在男人的梦中摇曳。

    那些男人和两个半女人
    ——《灰商》里的两性交集

    这是一本男人写给男人看的书,也是一本非常男人的书。我不懂生意,只说些与男人、女人有关的话题;我也不太了解男人的世界,幸亏书里还有男人与女人的交集。
    书里的男人都是生意场上的英雄——跑马圈地、驰骋纵横、声色犬马,他们有智慧,更有阴谋和圈套。但因得了“灰”字,却落得了同样“灰败”的下场——入狱、被杀、暴死……,似乎只有孔天引还算寿终正寝,但是不是因了他还有一个白荷花的梦?
    那两个半女人有意无意地走进了这个男人的世界——因血缘、因爱情、因欲望和名利,与那些男人有了交集。两个半女人:林禾和孔涵依,她们是真、善、美和爱在男人世界的化身;邱亿亭、那三个男人的妻子以及风月场中形形色色的女人,她们,只能算半个女人。前者更多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或说女性的世界里,她们是被动的或者是坚持的:林禾深爱着孔天引却最终无奈,最后与孔则同保持着尴尬的关系,在爱情上她是被动的;孔涵依热爱艺术,也爱那个死于艺术与金钱两难选择的神经质大学同学,在人生观上她是坚持的(至少到书结束时)。而后者是那么主动地走进了男人的世界:邱亿亭,为了名利、为了欲望的放纵,把媒体做了捞钱工具;那三个男人的妻子,或者是因为欲望、或者只是男人的佣人;还有不时出现在生意场、风月场中女人,丰满的胸脯、浑圆的屁股和惹火的身材就是她们的名字,她们和书中送礼用的那幅假画一样——同样是生意人流通金钱、联络感情的绝好工具。
    林禾只是男人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孔天引只有一辈子把她掩埋在心的深处,她无法也不会融入他的现实和他生意,孔则同虽然得到了她的身体,但她依然是梦,是一朵娴静优雅的白荷花。作为高雅符号的白荷花,不论是古人笔下“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荷花,还是莫奈为之着迷的有变幻莫测的光影的荷花,她们都有摇曳生姿的外表和雅致动人的心境。楚楚动人的林忆莲叹息着:“男人久不见莲花,开始觉得牡丹美”,但生意场上的男人,即使见了莲花,也还是觉得牡丹美,或者他们已经没有了评判的时间、能力和权利。孔天引匆匆结婚把林禾当作他心中永远盛开的白莲,这是他的聪明,这结局太完美了。而孔则同费劲心思得到林禾,但里面又搀杂了太多不甘心或说与孔天引较劲的成分。林禾没有卷入生意场中,没有嫁给他最爱的男人,也是她的幸运。纯净的爱情太脆弱了,孔天引的生意场稍不留神就会把这个唯美的女人吸进去,像后来的孔涵依一样。女人只有开在自己静谧的荷花池里,才能在男人的梦中摇曳。
    孔涵依,从一个可爱的孩子变成了一个个性的少女,最终会因为一场婚姻卷入她生平憎恨的生意场。她想把象征友谊的“四色贝”送给父亲的朋友,但这个朋友却给他的父亲设了一个大圈套;她想让他的艺术家男友专心艺术,但最终他却被名利所困;她相信爱情太美,爱情却对她太不完美;她爱艺术厌弃生意,但她的婚姻本身就是一个大生意;孔天引尽力为他制造一个纯净的真空,但生意的力量太大,一不留神就要被抛进生意场——她的家族生意和他丈夫的生意。真善美很脆弱,它们陨落的碎末令人伤感却又无可奈何。正应了那句老话, “恶是生意场的通行证,美是唯美者的墓志铭”,最不忍心的结局往往是最合理的结局,上帝在和人类开玩笑呢。
    说邱忆亭、那三个男人的妻子以及风月场中形形色色的女人加一堆是半个女人,其实她们还不到半个呢,她们只能是半个弱。因为她们只是生意场上的女人。那半个女人也许会是别的男人的梦和荷花,但在这个生意场中,她们不是。他们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或者说生活让他们不得不这样——她们这么主动地走向了男人的世界,并且还是为了欲望和名利!更致命的一点:欲望和名利也是生意场上的男人的需要,他们哪个不是为了这个拼命呢?所以,她们和他们去争夺,最终,等待她们的还能有什么?邱忆亭,贪婪、纵欲,但不比他们更贪婪;她也参加了利益的分配,但只不过是拿了他们的小头,然而,她就没有别的路可走了,只有出车祸死去,谁让她进了男人的世界呢,谁让她和他们争呢。崔嘉伟的小护士妻子为了青春不可遏止的欲望出嫁了,这欲望比起生意场的欲海来,太渺小了,在她的利用价值被榨干后,等待她的只有是被抛弃。其他呢,孔天引的妻子扮演了一个贤妻良母,也就是佣人的角色,她始终活在一个叫林禾的荷花的阴影里,竟然一直都没有露面。而那些丰满的胸脯、浑圆的屁股和惹火的身材,不说也罢,因为他们和其他礼品一样,有什么可说的呢?

    作者简介

    曹建伟:资深商业评论人,资深新闻工作者,东北大学机械学院工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新闻学硕士,《21世纪经济报道》战略与管理版负责人。曾著有畅销经济管理书籍《长大》,并且在新加坡、韩国、中国台湾地区出版英文、韩文和中文繁体版,同时著有地产业专业高端管理书籍《营运力》。
    作者信箱(cao_jianwei@163.com)

    文摘

    灰商:一个阶层的属性
    灰商:一个阶层的属性

    “恶实用,美不实用”这句话,出自上世纪资本主义最敬仰的经济学大师约翰?梅纳德?凯恩斯之口,这是对资本主义在原始积累期间更贴切的一个反思,并且较之卡尔?马克斯所谓的“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与肮脏的东西”这个概括更为务实一些,事实上比凯恩斯更早提出“恶是资本发展与发源的源动力”的哲人有许多,这包括康德。
    由此,我们反思甚至可以理解一下中国在过去30年的原始积累历程,以及在这个历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工商阶层,既包括国有资本的代表,也包括民间资本的代表,我无法用完全统一的标准概括他们,但是这其间有大概率的一致性。我用五个字粗略地概括他们共同面临的问题和矛盾,当然这个矛盾不是永久存在的,而是特定时期的特定问题。
    这五个字是——赌、藏、骗、庸、难。
    中国第一代原始积累的商贾大多都有“靠胆量”的成分,可以定义为“投机家”也可以定义为“赌手”,这是因为中国的国有经济改革和民营经济开放是渐进式的,并且伴随着政策影响下的极大不确定性,在变数和不确定性的幕后企图完成资本积累的商贾,必须要冒险和赌博,而不是循规蹈矩地操作,因为之前没有经验、路径可循。成功的投机家和赌手就能顺利地软着陆,其它的则就结局大异,包括入狱、送命、破产、自杀、逃亡……等等。
    第二个特征便是“藏”,这既受到赌的影响,也受到中国商业文化的特定约束。“不透明”是商业原始积累的必然性,因此就需要藏匿一些涉及到原罪的东西,这种藏匿包括很多层面,比如黑金交易和贿赂,多是与监管的政策或法律法规打“擦边球”的事情,还有的藏匿是为了生意的需要,不必要让公众知道太多的真相。另外一个要素就是中国商贾的文化是“保守”型的,而不是开放型的,因此“藏而不露”是中国商业阶层的重要文化。
    其次一个重要的要素便是“骗”,这并非起源于“无奸不商”的传统文化,而是在不规范市场中的必然产物,信用制度的不健全是过去三十年中国商业的根本问题之一。因此,在信用体制缺乏的环境下,“骗”不仅意味着进攻,还意味着防范,当然也造成了商业成本的居高不下,比如商业契约的信誉低下,导致了交易成本的高昂,这是违背经济学道理的。不便举例证,也不必举例证,就足以说明中国的商业界“骗字”无处不在,并且成为常识和常理。
    文化层面,中国商业界的重要伦理是“中庸之道”,更有许多商贾把这种“中庸之道”与其它中国文化融合起来,比如易学、佛学、禅学、道学乃至毛泽东思想,这意味着中国的商业文化仍然没有完全开放,而且存在极强的个人意志,与资本主义世界倡导的开放商业文明和科学商业是违背的,而在全球经济浪潮的冲击下,这种“商业文明”桎梏着中国商贾阶层的进化。
    第五个特征是“难”,这与中国商业阶层所处的环境有关,中国的经济和政治体制是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渐进变革的,这种渐进变革又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和国家的原始积累,因此商业环境是由无秩序走向规范,这个过程中就无法采取规范商业世界的操作路径去生存和发展,因此商业世界就变得更加复杂甚至充满风险。过多的例子不需证明,几年来近百位身价极高的商贾纷纷落马,并且伴随着高级官员的落马,就充分验证了这种风险性,因此在高度诱惑的经济环境里,中国商贾阶层仍然需要一段时间的煎熬。就像凯恩斯所说的“我们还会有稍长一段时间把贪婪、高利剥削、防范戒备奉为信条,只有它们才能把我们从经济必然性的地道里引领出来见到天日!”
    《灰商》一书正是通过新闻体小说的方式,全面挖掘和反思了中国商贾阶层数十年的命运和性格特征,从而验证这个阶层的悲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