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柳永:系我一生心,负尔千行泪(附柳永词选评)[平装]
  • 共1个商家     17.90元~17.90
  • 作者:倾蓝紫(作者,注译)
  • 出版社:哈尔滨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84074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柳永:系我一生心,负尔千行泪》编辑推荐:柳永,一位家喻户晓的北宋词人,他的词作、他的文采,广受读者们喜爱、推崇,他的一生多情浪漫,多舛,关于他,有太多美丽的传说。本书以散文形式写就,通过对柳永词作的解读,对其人生历程的娓娓道来,全面而细腻地呈现了这位才子不平凡的一生。作家以极大的热情倾情写就,相信会最大限度地满足读者们的阅读需求。

    作者简介

    倾蓝紫,原名李屹亚,云南人,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深爱中国古典文化,以之为绿水对岸的青山,自己愿扑地为桥,引人渡水近青山。著有《不如不遇倾城色》、《锦瑟无端五十弦》、《浣花纸里水墨词》、《衣上酒痕诗中字》和《我是人间惆怅客》《林徽因诗传: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等多部畅销作品。

    目录

    前言
    序幕
    情知道世上,难使皓月长圆
    爱你在刹那间
    不爱你在须臾之后
    你离去的声音如风铃竟如此的好听
    一弹指 一刹那 一辈子 不翼而飞
    如若穿越,穿越到青楼遇见你
    文章把爱道尽 誓言又要怎么用印
    如果可以不停相爱
    人人都想有倾城之爱
    似山伯英台却得到将来
    我懂得记起 也不枉爱你
    我付出的感情下落不明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墙头马上 难写深诚
    我策马出征马蹄声如泪奔
    念岁岁间阻,迢迢紫陌
    一生惆怅情多少
    柳永年谱

    序言

    大家都认识柳永,却不认识他的一生,直至现在人们依然说不清他的经历,甚至连他的墓葬之地都不能确定。所以有人说:“宁立千人碑,不做柳永传。”本书尽量从柳永诗词的锦篇绣帙里,抽丝剥茧,整理或推断出柳永大致的情感轨迹,其间也参考了诸多学者的研究成果。
    现在这个时代,凡KTV处必有林夕词,而大宋那个时代,人们说“凡有井水处,即能歌柳词。”只是柳永那个时代,处处皆有井水,而现在的KTV都比井水多。
    柳永是大宋的林夕,写了千曲万曲词,让人们歌吟不休。千年过去,宋朝的风沙还在刮,而千年以来,多少人一个一个溺死在他的情海里,无法拯救,不相信爱情的,要见义勇为,却被拉着沉坠。相信爱情的,如遇放生的鱼,自投湖海,如遇灯火的蛾,扑火自焚,如遇诱饵的虎豹,自投罗网,如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那么简单。
    柳永是大宋的情歌王子,骑着他的白马来拯救千年以来一个个女子的爱情之梦。爱之于他,如杜拉斯《情人》说的:“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颓败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柳永的一生要么在谈恋爱,要么在失恋的路途中。曾经有一个女子,读柳永词生伤感,自尽而死,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去,其间之哀,竟让一个女子甘心用生命重新轮回,想要穿越回去,那个有柳永的时代,与之相遇最好,不能相遇,与他呼吸同一片天气亦好。
    柳永的时代,是大宋的花朵喷然绽放的时代,是火树银花不夜天的时代,灯火还未阑珊,城还未破,山河仍在,它还叫做北宋,还在孟元老的梦中,还可以让柳永写:“金谷园林,平康巷陌,触处繁华,连日疏狂,未尝轻负,寸心双眼。”
    千年以前,千年以后,你的情,我的爱,你的白衣,我的笔墨。
    一起来穿越吧。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历史的时光回流到宋朝汴京都城的某一个夜晚,如拉开大幕的月光照耀出一座巍峨的城池,镜头拉近,一座城门缓缓打开,月光挟裹着浪花般的星朵滚滚泻满了这座城池纵横交错的街道,时光回流所经之处,重新启动了时间之漏的滴水之声,点亮了窗前的灯火,惊响了屋檐角的铁铃,引来一阵阵人间的歌声,而一个刚刚及第的诗人踏着这时光之锦,缓辔行来。
    这个时候大宋的都城,不为岁月惊般,兀自画鼓喧街,兰灯满市,皎月刚刚升起,照耀着这座刚刚拉开夜幕的都城,岁月正静好、现世安稳呵。
    诗人经过了自己以前最喜爱留连之地——青楼聚居地平康坊,情不自禁放松了缰绳,任青骢马缓缓行过此花间,静静听着从座座青楼里传来的歌声,突然,如有感应般,一座红馆中荧荧闪烁的烛光吸引了他的目光,透过那未掩的香屏,在众多华服浓妆的美女之中,他看见了自己旧日的情人。她还跟往日一般容颜娇媚体态轻盈。而这个女子也认出了他,依然秋波频传、巧笑嫣然地特意来迎他。
    可是,娇人还是以前的娇人,而自己却已不是从前的自己,对她一见钟情如墙头马上的遇见,但却只能爱这短短的一刻,依然要由不解风情的马儿带自己继续前行,身不能留,情也不能留,看着那女子恋恋不舍的目光,诗人有一些心痛,想要青丝勒马地停留,却又不敢停留,想要解释却终究没有解释:“你怎能明白,我就要做一名有声望的官了,已不是当年那风流的柳郎,我该行为拘检,不能与你再传风情。”
    嗒嗒的马蹄声毫不犹豫地带走了诗人,却留下一个女子黯然地收起欣喜的笑容,她再一次地被风流男子负了心,而她却连一声个只需张个口的解释都得不到。她恨道香消雪减,而诗人却以词写之让人们须信扫迹情留。
    这就是柳永的《长相思》,说的是他众多“系我一生心,负你千行泪”中的一段情事。彼时,灯火阑珊,而女子所在的,却是浸透一片冰凉的月光。多么美好的月色,照见你华美的容颜,也照见你爱情的苍凉——
    “画鼓喧街,兰灯满市,皎月初照严城。清都绛阙夜景,风传银箭,露叆金茎。巷陌纵横。过平康款辔,缓听歌声。凤烛荧荧。那人家、未掩香屏。
    向罗绮丛中,认得依稀旧日,雅态轻盈。娇波艳冶,巧笑依然,有意相迎。墙头马上,漫迟留、难写深诚。又岂知、名宦拘检,年来减尽风情。”
    时光飞逝,我们已经走不进当时的月亮,那刻舟求剑之人已随岁月的洪流远走他方,而爱情还落在当初落剑的地方,唯有诗歌溯流而上,将爱情的这头与那头在不可能的地方合上。
    柳永这一生的爱情,要么是遇见了那人,而爱已不再,要么爱情还在,却再没有遇见那人,只有诗歌都把爱的曾经记载。
    《长相思》本是唐教坊曲,因南朝乐府中有“上言长相思,下言夕别离”一句,故名,后用作词调,白居易以那曲著名的“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州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明月人倚楼”成为创调之人。
    而到了柳永,他很喜欢把原来的小令,由珍珠般清脆的质感碾磨成薄如蝉翼的长调慢词,于是就有了这首《长相思》。
    写《长相思》的柳永,正是他梦寐了大半生的做官之时,那时他还不知道,他追求大半生的理想落到手上不过是一堆粪土,最终消为历史的尘埃,而他在莺莺燕燕中的泼墨却被时间淬炼成金玉。人们叹息他最后为如屎壳郎般追求推粪球的人生,而抛弃了金风玉露的爱情,但他一路走一路抛下的那些金沙玉屑,却铺成了他前尘往事的阡阡陌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