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风住尘香花已尽:李煜李清照词品读[平装]
  • 共4个商家     13.00元~18.00
  • 作者:李煜(作者),李清照(作者),周仕惠(合著者),徐建委(合著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042135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风住尘香花已尽:李煜李清照词品读》真正的艺术创作,除了要有灵感,更多的是对生活要有深切的体验。能把日常的生活状态不带半点拼凑痕迹地写进词里,恐南唐后主李煜与古代第一才女李清照外无他。

    作者简介

    作者:(南唐)李煜 (宋代)李清照 合著者:周仕惠 徐建委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山东济南章丘明水镇人。她生于北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卒于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享年七十三岁。李清照是宋词大家,更是古今第一才女,在中国的词作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李煜,五代十国时期南唐国君,史称李后主,961-975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中隐、莲峰居士。其虽不同政治,但艺术才华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然尤以词的成就最高,被称为“千古词帝”。

    目录

    李煜篇
    李煜其人其词
    浣溪沙(红日已高三丈透)
    一斛珠(晓妆初过)
    玉楼春(晚妆初了明肌雪)
    子夜歌(寻春须是先春早)
    菩萨蛮(花明月暗笼轻雾)
    菩萨蛮(蓬莱院闭天台女)
    菩萨蛮(铜簧韵脆锵寒竹)
    喜迁莺(晓月坠)
    采桑子(亭前春逐红英尽)
    长相思(云一)
    柳枝(风情渐老见春羞)
    渔父(阆苑有情千里雪)
    渔父(一棹春风一叶舟)
    捣练子(深院静)
    谢新恩(秦楼不见吹箫女)
    蝶恋花(遥夜亭皋闲信步)
    临江仙(樱桃落尽春归去)
    谢新恩(樱花落尽阶前月)
    阮郎归(东风吹水日衔山)
    清平乐(别来春半)
    采桑子(辘轳金井梧桐晚)
    虞美人(风回小院庭芜绿)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乌夜啼(昨夜风兼雨)
    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
    忆江南(闲梦远,南国正芳春)
    忆江南(闲梦远,南国正清秋)
    忆江南(多少恨)
    忆江南(多少泪)
    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
    子夜歌(人生愁恨何能免)
    浪淘沙(往事只堪哀)
    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

    李清照篇
    李清照其人其词
    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如梦令(常记溪亭日暮)
    添字丑奴儿(窗前谁种芭蕉树)
    声声慢(寻寻觅觅)
    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
    行香子(草际鸣蛩)
    永遇乐(落日熔金)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常扃)
    临江仙(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
    点绛唇(寂寞深闺)
    念奴娇(萧条庭院)
    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
    蝶恋花(泪湿罗衣脂粉满)
    蝶恋花(永夜恹恹欢意少)
    小重山(春到长门春草青)
    玉楼春(红酥肯放琼苞碎)
    多丽(小楼寒)
    满庭芳(小阁藏春)
    诉衷情(夜来沉醉卸妆迟)
    菩萨蛮(归鸿声断残云碧)
    菩萨蛮(风柔日薄春犹早)
    好事近(风定落花深)
    清平乐(年年雪里)
    武陵春(风住尘香花已尽)

    序言

    真正的艺术创作,除了要有灵感,更多的是对生活要有深切的体验。
    能把日常的生活状态不带半点拼凑痕迹地写进词里,恐南唐后主李煜与古代第一才女李清照外无他,这也正是本书将二者作品收录成辑的初衷。
    李煜,南唐中主李璟第六子,少年无心宫中争夺,向往自由文人的生活,其作品前期大都描写宫廷奢侈生活和男欢女爱之情,对其中的沉迷与陶醉,他毫不掩饰,始终保持纯真的性情。后期的词作,主要是描写词人的那种亡国之痛,可谓血泪至情,他不愿做皇帝却被推上了皇位,做了皇帝却又成为阶下囚,这种苦痛,非一般人能及。而也正因如此,才奠定了他在文学史上的杰出地位,难怪《人间词话》评:“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
    而李清照的一生,以南渡为分水岭,前后两个时期的生活也是大相径庭。她出身名门,父亲李格非是苏门“后四学士”之一,故李清照自小生活环境优越,其成长过程中与当时的著名文人和政客均有来往,天赋加上环境使得她取得不小的成就。前期她的词作大多描写少女初恋和少妇生活,体验至真至切,语言毫无顾忌。我们从词的内容也不难看出,词人那时的生活的确是优越无忧的。“靖康之难”后,李清照先后经历了亡国丧夫之痛,这种痛苦经历使得词人的风格发生巨大变化,词人本多情,更何况遇到这样的变故?“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满眼的凄凉与亡国痛,怎能让词人再有先前的欢愉?也正因如此,其后期词作有了男子般的气概与意境。
    他们二人,一个词中之帝,一个婉约之宗,有着相似的境遇:无论是人生经历还是词的创作,都可以分为前后两个时期,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是在经历了家破国亡的苦痛之后,才登上了词作的巅峰。
    本书选取的词,均是被后人争相传诵的佳作,如李煜的《虞美人》、《忆江南》、《浪淘沙》、《相见欢》,李清照的《如梦令》、《声声慢》、《蝶恋花》、《武陵春》等等,读来不免心同身受。为方便阅读理解,本书首先介绍了词人的生活经历,对每首词都有注释与赏析,因水平有限,欢迎方家指正,是为序。

    文摘

    版权页:



    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1,春意阑珊2。罗衾3不耐4五更寒5。梦里不知身是客6,一晌7贪欢。 独自莫凭栏8,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9。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注释】 1 潺潺:形容雨声。 2 阑珊:衰残,将尽。一作”将阑“。苏轼词《蝶恋花》:“春事阑珊芳草歇。” 3 罗衾:用丝绸做成的大被。 4不耐:受不了。一作“不暖”。 5 五更寒:旧时自黄昏至拂晓一夜间,分为甲、乙、丙、丁、戊五段,谓之“五更”。又称五鼓、五夜。这里特指第五更的时候,即天将明时。五更是一夜里最寒冷的时刻。 6 身是客:指被拘汴京,形同囚徒。7 一晌:一时,片刻。 8 莫凭栏:不要靠着栏杆。凭,依着,靠着。 9 别时容易见时难:此句指李煜亡国后被拘汴京(今开封),欲见故国不能。此句化用《颜氏家训》“别易会难”语。宋o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引《复斋漫录》:“《颜氏家训》云:'别易会难,古人所重。江南饯送,下泣言离。北间风俗,不屑此事,歧路言离,欢笑分首。'李后主盖用此语耳。故长短句云:'别时容易见时难。'”
    【赏析】 此词调原为唐教坊曲,又名《浪淘沙令》、《卖花声》等。唐人多用七言绝句入曲,南唐李煜始演为长短句。双调,五十四字(宋人有稍作增减者),平韵,此调又由柳永、周邦彦演为长调《浪淘沙漫》,是别格。这首词是李煜亡国以后的作品,语意惨然凄婉。《西清诗话》云:“南唐李后主归朝后,每怀江国,且念嫔妾散落,郁郁不自聊。尝作长短句云:'帘外雨潺潺(略)'含思凄惋,未几下世。”后主身为臣俘系囚,往事不堪回首。思念故国,心情哀痛,此词正是这种处境心情的真实写照。 上片用倒叙手法。“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帘外雨,春意残,五更寒,寂寞冷清皆是梦后事;“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词人在梦中忘却了自己臣俘的身份,暂时拥有了片刻的轻松和欢愉,繁华热闹皆是梦中事。正是潺潺春雨和阵阵春寒惊醒了他的残梦,使抒情主人公回到了真实人生的凄凉境况中来。梦中梦后,实际上是今昔之比。言梦中之欢,愈见醒后之悲。李后主在现实生活中,时时都处在高度的压抑、禁锢、恐惧、屈辱、悲伤中,也只能在梦中一晌贪欢,他怎能不绝望,不心灰意冷!身为臣虏,整天在屈辱和悲伤中煎熬,生活没有丝毫的欢乐与快慰。只有在梦里才能忘掉自己囚“客”的身份,暂时放纵一下情绪。梦中贪欢,反衬出现实中的极端无奈和痛苦。晚清端木采曾说李后主梦里贪欢,“正陈叔宝之全无心肝,亡国之君千古一辙也”(张惠言《词选》),实在是苛刻的“酷评”,完全不体会古人的用心和处境。李煜《子夜歌》词有句:“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所写情事与此差同。但《子夜歌》写得直率,此词则婉转曲折。我们可以把上片的内容看作是同一时空中迭映的室内室外的两组镜头。室外春雨淅沥,短暂的春光即将在风雨的摧残之下丧失。昏暗的外景更衬托出“春意将阑”时的悲凉冷清。室内五更时分,词人由凄寒失寐,耳听帘外春雨,身觉寒意逼人。是时夜色寒冷,罗衾单薄,反映了生活处境之可怜和难堪。“寒”字,正是侧重表现了词人内心深处的凄凉和悲苦。可见,此词中的自然环境和身心感受,具有更多的象征性和典型性。 下片首句“独自莫凭栏”的“莫”字,有入声与去声(暮)两种读法。作“莫凭栏”,是因凭栏而见故国江山,将引起无限伤感,作“暮凭栏”,是晚眺江山遥远,深感“别时容易见时难”,两说都可通。但就词人的心境而言,这里用作“莫”字好。“独自”凭栏,没有了当年游上苑时“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喧哗热闹,也没有了“花月正春风”的良辰美景,更看不到无限美好的故国江山,只能更添孤独而已。“莫”字,用得坚决,用得伤心,正有“高楼谁与上”的黯淡和失落。无限的江山引起了无限的心伤,这也是不忍凭栏远眺的原因。“别时容易见时难”淡淡的语言中包含了无比丰富的人生感受,其意蕴远比李商隐《无题》诗“相见时难别亦难”要复杂得多。李诗是指男女恋人之间因受外力的掣肘而难以随时相见,有怨愤,但不失望,而李煜这里是指江山的丧失和故国的分离。江山一失,永难回归,其中包含着悔恨、无奈和绝望。 “流水落花春去也”,与上片“春意阑珊”相呼应,同时也暗喻来日无多,不久于人世。“天上人间”句,颇感迷离恍惚,众说纷纭。其实语出白居易《长恨歌》:“但教心似金钿坚,天上人间会相见。”“天上人间”本是一个专属名词,并非天上与人间并列。李煜用在这里,似指自己的最后归宿。此词以倒叙的手法先写梦醒后的环境和感受,然后写梦境。词末以流水、落花、春去三个流逝不复返的意象,进一步表现出李煜对人生的绝望。“天上”与“人间”,是天堂与地狱、欢乐与痛苦对立的两极世界,也是李煜过去与现在生活境况、心态情感的写照。沈际飞《草堂诗余正集》卷一:“'梦觉'语妙,哪知半生富贵,醒亦是梦耶?末句,可言不可言,伤哉。” 全词以春雨开篇,以春雨中落花结束,首尾照应,结构完整,意境浑成。当代词学大师唐圭璋先生曾在《李后主评传》中说此词:“一片血肉模糊之词,惨淡已极。深更半夜的啼鹃,巫峡两岸的猿啸,怕没有这样哀罢。”“后来词人,或刻意音律,或卖弄典故,或堆垛色彩,像后主这样纯任性灵的作品,真是万中无一。”应当指出,李煜词的抒情特色,就是善于从生活实感出发,抒写自己人生经历的真切感受,自然明净,含蓄深沉。因此他的词无论伤春伤别,还是心怀故国,都写得哀感动人。同时,李煜又善于把自己的生活感受,同高度的艺术概括力结合起来。身为亡国之君的李煜,在词中很少作帝王家语,倒是以近乎普通人的身份诉说自己的不幸和哀苦。这些词就具有了可与人们感情上相互沟通、唤起共鸣的因素。《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如此,此词亦复如此。即以“别时容易见时难”而言,便是人们在生活中通常会经历到的一种人生体验。与其说它是帝王之伤别,毋宁说它概括了离别中的人们的普遍遭遇。李煜词大多是四五十字的小令,调短字少,然包孕极富,寄慨极深,没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是做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