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黄克诚大将[平装]
  • 共1个商家     13.30元~13.30
  • 作者:郑博(作者),肖思科(作者)
  • 出版社: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5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31823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在我军的高级将领中,黄克诚大将素以耿直、敢说真话而著称。几十年功勋卓著,几十年历尽坎坷。本书以凝重的笔触,刻画了黄克诚大将极富个性的人生际遇,表现了一位真正的共产党人的高风亮节和博大胸襟。

    目录

    第一章无妄之灾
    老人,您在想什么?[1]
    “一个敢讲点话的人”[3]
    批斗[6]
    黄克诚叹口气道:“顾全大局吧!”[14]
    第二章将才初显
    叩 门[21]
    最初的戎马生涯[24]
    永兴独立团团长[29]
    第三章艰难求索的赤子
    远行找党[43]
    流浪上海[46]
    “我找到了党”[51]
    北上,南下[52]
    “我要到游击区去”[57]
    第四章人生第一轮冲击波
    初到彭德怀麾下[62]
    反对攻打大城市,首次因右倾问题被撤职[65]
    打长沙时遭乱枪齐射之后[70]
    第五章风暴中的勇者
    第一次打“AB团”,痛心疾首[78]
    第二次打“AB团”,险遭杀害[82]
    第六章险象环生
    险象环生[90]
    与彭德怀之争:赣州要不要攻[94]
    再次因反对攻打大城市受批判[101]
    第七章是是非非长征路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先锋师政委[109]
    恶 兆[114]
    指挥作战的日子所剩无几了[118]
    无辜受冤[122]
    一钱不值[124]
    第八章放虎归山
    命运的转机[134]
    重上战场[139]
    朱老总发火:你们这是什么鸟党委会[142]
    刘少奇建议中央:请令黄克诚速来苏皖地区统一指挥[150]
    打通八路军、新四军两块根据地[154]
    第九章 自己的天空
    与陈毅之争:曹甸何时打?[157]
    听海啸的感觉[160]
    满天的乌云飘来飘去[166]
    一个伟大的建议[180]
    第十章闯关东
    闯关东[185]
    “漂来漂去的二流子”[192]
    “家”安何处?[198]
    与毛泽东之争:四平该不该守?[201]
    打“胡子”[205]
    第十一章从市委书记到省委书记
    毛泽东说:黄克诚比较适当[210]
    天津市委书记[213]
    家乡的“父母官”[218]
    第十二章富国与强兵
    呕心沥血的总后勤部部长[223]
    黄克诚想流泪[229]
    第十三章落马之后注视着她
    是她扶住了他[231]
    港 湾[236]
    为她向毛泽东认错[244]
    第十四章被踏上一只脚
    在希望中等待的日子[250]
    被抓回北京复劫[256]
    在狱中[264]
    第十五章解放
    出来了,又糊涂了[279]
    悲情季节[285]
    艰难的复出[292]
    第十六章复出之后的辉煌
    平反刘少奇冤案[300]
    审理林彪、江青反党集团案[304]
    冷静地看着毛泽东[312]
    尾声 “别了!黄老”[319]
    参考书目 [323]

    文摘

    书摘
    老人,您在想什么?
    这是一张老人的照片。照片或许有了些年代,历史的尘埃让那上面的老人形象有些模糊,那是一种让人心里发紧的模糊。
    老人的衣服看得不甚分明,好像是一件老式的军用绒衣,绒衣上还有补丁和一些磨破绒面后露出来的线头。老人的右半边脸笼罩在阴影之中,只有左半边脸比较清楚。
    从照片上能够看得出来,老人眉头紧皱,满脸倦容。这位老人不是别人,他就是黄克诚,共和国十大将之一。
    这张照片大约摄于1975年的秋天。当时已经73岁的老将军刚刚结束牢狱生涯,正在解放军总医院医治备受摧残的身躯。
    有一天,当他站在病房阳台上心事重重地望着远方的时候,有人按下了快门。于是,我们看到了这张不同寻常的照片。
    过后,似乎没有人想起过问这位老人当时在想什么。是啊,老人在想什么呢?也许,老人在想不远处的那座军营。“文革”伊始,老人被北京一些大学的红卫兵从山西押解进京后,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关押在那里。从那座军营再望过去,是一片朦朦胧胧的建筑群,那是共和国权力中心的核心带。在那一带,有着到P1如今依然没有挂门牌的中央军委办公地。此时,这位沉浸于思索和回忆中的老人,曾经是那里的最高首脑之一:军委秘书长兼总参谋长。
    那时候,中国的每一个军人听到老人的名字都会肃然起敬。
    但是,转眼之间,这位老人就被撤消了一切职务,再后来又被打进了大狱……
    直接导致这一切的,是那个尽人皆知的庐山会议。不过,现在回过头看一看后来的中国历史,其实也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老人即使在庐山会议上不说真话而幸免于难,那么在后来那个“文化大革命”中,十之八九也会在劫难逃,身陷囹圄。这样的断言其实很简单,因为在历史的不规则运动中,这位老人从不会随波逐流、人云亦云,更不会同流合污。 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国历史上一次重要的历史事件。它给老人留下了比别人更加痛苦而深刻的记忆。老人清楚地记得,他是1959年7月17日早晨到的庐山。
    本来,这次庐山会议没有安排他参加,他在北京留守。本来他可以关好城门静待佳音。然而,他听到的并不是佳音。一个炎热的夏夜,军委办公厅主任肖向荣走进他的办公室,传达中央从庐山发来的通知:“毛泽东同志提议,请黄总长也到庐山开会!”
    “开会?会不是快结束了吗?我去了谁在家中主持军委日常工作?什么事还非要我去?”
    肖向荣自然说不清了。
    形势的发展已到了许多人弄不明白的时候了。就在这次会议上,彭德怀和毛泽东对当时形势的看法发生了严重的意见分歧,为此,毛泽东便在16日急召总参谋长黄克诚赴庐山。和他一同上山的还有林彪、彭真等人。
    飞机在神州上空穿云破雾,黄克诚凝视窗外,一片云雾茫茫,无边无际,不知飞向何方?当然是飞向庐山了,黄克诚这么P2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