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鲤?荷尔蒙(附精美笔记本)[平装]
  • 共3个商家     15.00元~21.25
  • 作者:张悦然(作者)
  •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13983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鲤·荷尔蒙》:第一次春梦,第一次性幻想,第一次游历他人的身体;张悦然/《一千零一个夜晚》路内/《色情狂编午史选》《肠子》作者恰克·帕拉尼克《出亡》素黑×汤祯兆:色情VS性对谈。

    作者简介

    张悦然,山东济南人。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计算机系。从14岁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在《收获》、《人民文学》、《芙蓉》、《花城》、《小说界》、《上海文学》等重要文学期刊发表作品。2001年获第三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2003年在新加坡获得第五屆“新加坡大专文学奖”第二名,同年获得《上海文学》“文学新人大奖赛”二等奖。2004年获第三届“华语传媒大奖”最具潜力新人奖。2005年获得春天文学奖。长篇小说《誓鸟》被评选为“2006年中国小说排行榜”最佳长篇小说。
      已出版作品有:短篇小说集《葵花走失在1890》、《十爱》。长篇小说《樱桃之远》、《水仙已乘鲤鱼去》、《誓鸟》,图文小说集《红鞋》等。2008年起主编文学书系《鲤》,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青年作家之一。

    目录

    态度
    你的荷尔蒙浓度是否已被稀释
    当时问渐渐流逝,你是否还在性幻想?
    潮湿地带
    青涩
    双人房,单人床
    你是梦里的人儿
    不在场
    一颗无码的心
    没有真正的Av,只有想象中的高潮
    素黑×汤祯兆=色情vs性对谈
    沙龙
    描写身体,描写秘密
    欲望
    写在身体上
    她们都是我的英雄
    镜子
    热力风
    小电影
    致爱丽丝
    外面
    关于美美的只言片语
    小说
    一千零一个夜晚
    色情狂编年史选
    浣熊
    出亡

    序言

    卷首语

    这一期的主题是“性”。
    最初决定做这个主题的时候非常兴奋,可是真正做起来,并没有想象得那样奔放。我们似乎高估了自己对于“性”的热情。
    这些热情或许早在过去许多年里一点一滴消耗掉了。第一次从小说中体会到“性”的意味是什么时候呢?第一次在电影中看到赤裸的身体又是什么时候呢?第一次做春梦,第一次性幻想,第一次从异性那里听到自己心跳的回响,第一次游历他人的身体,这些都是在什么时候呢?丢失的不仅仅是时间刻度,还有连缀在上面的感受与情怀。
    60年代出生的人,从革命小说《敌后武工队》中读出强烈的性意味,藏在炕下的地主小老婆那“白花花的屁股”让他们血液沸腾,辗转难眠,然而80年代出生的人,纵使观看《索多玛120天》亦能够面无表情;80年代的小青年,冒着锒铛入狱的危险千里迢迢聚到一起观看一盒总是卡机的黄色录像带,小小屏幕上并未完全暴露的女体,曾经使多少年轻男孩的心脏剧跳,鼻血喷涌,然而80年代出生的小青年,坐在电脑前面对司空见惯的裸照和新该视频,连动一动鼠标上的手指头将它点开的兴致都没有了。差异如此巨大的两代人,是受控于同样浓度的荷尔蒙吗?
    那些选择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打游戏,在虚拟世界里发育和成长的孩子们,努力将现实世界的欲望降到最低。他们喜欢说“17岁开始苍老”,或许并不是一种矫情,他们真的老了,体内稀薄的荷尔蒙可以作证。
    最终我们选择了用“荷尔蒙”作为题目,因为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更本能和青春。长久以来,我们几乎忘记了,身体里还藏着这样一股力量。

    文摘

    插图:





    小D说:老板,最近有没有什么好片子啊。老板戴着眼镜,抽着烟,从柜台下掏出一沓,扔给小D。小D十指灵活,左右翻动。末了,只是在那儿摇头,跟吃了摇头丸似的。他瞅着四下没人,便凑到老板的跟前,说:老板,有没有刺激一点的。老板抬起头,小D说这个话的时候,眼神变得很猥琐。猥琐到老板一看就明白了,老板晃动着大裤衩,跑到屋子的里面,拿出一叠来:慢慢挑啊。
    然后小D飞快地跑出来,在碟店的门口挥舞着手中的东西。我们远远看去,那个姿势很有象征意义。然后我们一行灰溜溜地跟进,跑回小D家。
    这样熟络起来,小D每次一出现,老板就直接扔给他两片东西。在我们眼里,小D俨然就是毛片的代名词。当然,这样的讲法很不人道。
    一天,我们骑着车,很快就溜达到这个老地方。那天不热,但异常闷。我们几个年轻的小孩,像排大葱一样站在那儿。我递了个眼色给小D。小D的身手已经非常好了。只是他这回进去了半晌,还没见个影子。我们几个人骂了起来,看见小D沮丧地出现在门口,他耷拉着脑袋,像被太阳晒蔫的茄子,摊摊手说:里面坐了个女老板,我没好意思说。
    靠,真没种。女的怎么了?女的不看毛片吗?我骂着他。
    你有种你去。小D甩了一句话,便蹲在路边,好大的一坨,不再说话。
    大家用很期待的眼神看着我,让我觉得很没面子。众所周知,我的智商很高,绝没有下过这样下流的事情。
    我去就我去呗。我一摆头,你们等着。我穿过马路,揣摩着小D平日的言行,觉得这种事情,只要像小D一样猥琐,是水到渠成的事。等我进去时,老板娘穿着一件薄薄的衫子,坐在那儿嗑瓜子。那衫于很短,比我的裤衩还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