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小说稗类[平装]
  • 共1个商家     21.30元~21.30
  • 作者:张大春(作者)
  •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第2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334514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小说稗类》入围首届“华语图书传媒大奖”。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我不敢讲,但我要强调我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小说工匠。工匠不对自己的作品形成美学,这就没有天良了。〈br〉——张大春〈br〉“稗”字如果不作“小”、“别”义解,而纯就其植物属性论,说小说如稗,我满心景慕。因为它很野,很自由,在湿泥和粗砾上都能生长;人若吃了它不好消化,那是人自己的局限。〈br〉——张大春

    媒体推荐

    《小说稗类》入围首届“华语图书传媒大奖”

    是不是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我不敢讲,但我要强调我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小说工匠。

    工匠不对自己的作品形成美学,这就没有天良了。

    ——张大春

    “稗”字如果不作“小”、“别”义解,而纯就其植物属性论,说小说如稗,我满心景慕。因为它很野,很自由,在湿泥和粗砾上都能生长;人若吃了它不好消化,那是人自己的局限。

    ——张大春

    作者简介

    张大春,当代最优秀的华语小说家,1957年生于台湾,祖籍山东。好故事,会说书,擅书法,爱赋诗。台湾辅仁大学中国文学硕士,曾任教于辅仁大学、文化大学,现任电台主持人。作品无数,曾以“大头春”的名字出版系列小说《少年大头春的生活周记》、《我妹妹》、《野孩子》,另著有《鸡翎图》、《公寓导游》、《四喜忧国》、《大说谎家》、《欢喜贼》、《城邦暴力团》、《聆听父亲》、《春灯公子》、《战夏阳》等,京剧剧本《水浒108》,文学理论《张大春的文学意见》、《小说稗类》等。曾获联合报小说奖、时报文学奖、吴三连文艺奖等。

    目录

    说稗
    再版序
    志怪应逢天雨粟
    有序不乱乎?——一则小说的体系解
    一个词在时间中的奇遇——一则小说的本体论
    读错了的一部史——一则小说的起源点
    站在语言的遗体上——一则小说的修辞学
    福斯特在摇摆——一则小说的因果律
    寓言的箭射向光影之间——一则小说的指涉论
    看见太阳了——一则小说的主体说
    一起洗个澡——一则小说的政治学
    说时迟,那时快——一则小说的动作篇
    意志里的诗——一则小说的速度感
    踩影子找影子——一则小说的腔调谱
    冲决知识的疆界——一则小说的记忆术与认识论
    随手出神品——一则小说的笔记簿
    不厌精细捶残帖——一则小说的起居注
    预知毁灭纪事——一则小说的启示录
    多告诉我一点——一则小说的显微镜
    将信将疑以创世——一则小说的索隐图
    谵妄的执迷——一则小说的疯人院
    两只小雨蛙,干卿底事——一则小说的离心力
    叙述的闲情与野性——一则小说的走马灯
    不登岸便不登岸——一则小说的洪荒界
    卡夫卡来不及找到——一则小说的材料库
    胡说与张叹——一则小说的方言例
    为弥彰而欲盖——一则小说的修正痕
    未来已在目前——一则小说的预言术
    金鹧鸪是什么?——一则小说的主题曲
    召之即来,挥之不去——一则小说的自动性
    附录
    离奇与松散——从武侠衍出的中国小说叙事传统

    序言

    《散原精合诗·续集·卷上》有一首《沪居酬乙盒》,我很喜欢。这是散原老人答沈曾植的一首七律。
    原文如此:
    楼屋深深避世人,摩挲药杭了昏晨。
    车轮撼户客屡过,签轴堆床公不贫。
    志怪应逢天雨粟,作痴聊博海扬尘。
    夕阳栏楣与愁绝,罢对瓶梅报早春。
    散原老人一生中曾经有两段居住在上海的岁月,第一次是武昌起义之后,基于反对民国的强硬立场,他从南京赴沪。第二年六月,就参加了一个诗会团体,这个我们姑且可以称之为“遗老诗人”的组织,名日“五角会”。
    “五角”,顾名思义,所指即“五角六张”,诸事七颠八倒、极不顺遂之意。据马永卿《懒真子·卷一》:“世言五角六张,此古语也。”

    文摘

    当然,故事终于落入作者冷骘的讪笑(对爱情、婚姻甚至大时代)而收场。自流苏试图重获“经济支援”与脱离封闭家族的意志,加上范柳原试图征服“中国女人”以证明自己做得了主的意志,形成了潜伏在中庸行板底下的速度感。他们说得多,行动得快,谋虑得细密深远,致使“白公馆”这个古老的中国瞠乎其后,难望项背,只能以“咿咿哑哑的胡琴”,聊备一格地为之对照、映衬、伴奏。
    诗一般深沉
    当代的中国小说家之中颇有些人物追随着老舍的京腔和张爱玲的海派搞创作,画虎能成的不多,反类乎犬的却不少。步武老合的多流于油,流于痞;踵事张爱玲的则流于腻,流于媚。所谓习焉而不察。作为经典也好,里程碑也好,老舍与张爱玲对技巧的琢磨或领悟隐然可以从他们设计的角色内部觅一究竟,毕竟非徒行腔走调、按板点眼而已。张爱玲1954年7月为《传奇》所作的序谓:“内容我自己看看,实在有些惶愧,但是我总认为这些故事本身是值得一写的,可惜被我写坏了。”老合也说:“在《火车》与《贫血》两集中,惭愧,简直找不出一篇像样子的东西!”(《我怎样写短篇小说》)对这一类的话语,若以客套、谦辞视之,便容易沦失一些理解小说家自我绳墨的方法和向度。我们读到老合对《断魂枪》的自得之辞,也确乎能够在下面这些句子里揣摩出张爱玲对“自流苏”这样的角色有多么亲切的理解:“蛮荒世界里得势的女人,其实并不是一般人幻想中的野玫瑰,躁烈的大黑眼睛,比男人还刚强,手里一根马鞭子,动不动抽人一下,那不过是城里人需要新刺激,编造出来的。将来的荒原下,断瓦颓垣里,只有蹦蹦戏花旦这样的女人,她能够夷然地活下去,在任何时代,任何社会,到处是她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