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官场生死斗(黑白锋芒)[平装]
  • 共2个商家     16.50元~17.60
  • 作者:黄仕锋(作者)
  • 出版社:大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94372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官场生死斗(黑白锋芒)》是一部与众不同最具争议性的官场小说,社会生态、官场生存。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欲望!
    权欲争斗潜规则
    新一代官场经典
    雇凶、谋杀、暗算、排挤、打击报复、不一样的官场,惊险、紧张、悬疑、刺激。

    作者简介

    黄仕锋,男,上世纪60年代末生人,下海后做过企业高管、报纸主编,搞过策划,文笔委婉中透出人生世相。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离奇车祸
    第二章 惊心谋杀
    第三章 交锋
    第四章 总裁深思
    第五章 难解之谜
    第六章 孤身涉险
    第七章 魅力
    第八章 痴情老板
    第九章 黑白锋芒
    第十章 利斧寒光
    第十一章 母女
    第十二章 技高一筹
    第十三章 苦涩记忆
    第十四章 一线曙光
    第十五章 毒中有毒
    第十六章 疯狂人性
    第十七章 非常对垒
    第十八章 重大突破
    第十九章 穷凶极恶
    第二十章 艺高胆大
    第二十一章 老板末日

    文摘

    省城距北滨市四百三十多公里,按红旗轿车的中等车速,单程最多三个半小时;不过傅杨向来很重视行车安全,他经常要求自己的司机,没有紧急情况,车速一律不允许超过一百迈。
    从赵副书记的办公室出来后,看时间还不到中午12点,傅杨对跟随自己多年的小车司机何刚说:“去南安一趟再回北滨,今天车速可以快点。”
    南安市是地级市,也是傅杨的故乡,距北滨两百公里、省城三百公里。
    在何刚的眼里,傅杨是个非常健谈的人,以往行车途中,傅杨总会时不时和何刚闲聊几句,可今天,直到接近南安市区时,傅杨才说第一句话:“去我父母的墓地。”
    何刚心里“咯噔”一下,暗想:他今天有些反常!难道专程来南安,只是为了给父母上坟吗?
    想归想,但他也只能说个“好”字,他哪里知道傅杨的心思……
    从走出赵副书记的办公室起,关于父母的那些刻骨铭心的往事,就浮现在傅杨的脑海。
    傅杨出生在南安市一个偏远的小山村,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从他稍微懂事起,父母就谆谆教诲,要他好好读书,长大了做一个有学问、有本事的人。小学校离他家有一段山路,小学五年时间里,只要是下雨天,父亲都会背着他去上学,放学时,父亲又等候在校门外。五年里,他清楚地记得,父亲因背他两次摔伤。
    傅杨也很争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到上初中时,因为住校,费用较高,为了他,上初三的哥哥因此而辍学。他曾哭着求爸妈,让哥哥也上学,可爸爸说,哥哥学习成绩不如他,只能把节省下来的钱供他读书。妈妈流泪把哥哥搂在怀里,问哥哥愿不愿意,哥哥含泪说愿意,并跑过去拉住他的手说:“弟弟,你好好念书,将来做个有出息的人。”
    傅杨上高中时,哥哥就拜师学木工了,高中毕业时,哥哥出师能自己挣钱了,上大学四年的费用,有一半是哥哥挣来的钱。
    在他拿回大学录取通知书时,爸妈都激动得半晌说不出话来,爸妈的眼里,都闪动着泪光。过了一会,爸爸才说:“总算能出人头地了!明天到镇上,给你哥哥发个电报吧!”
    那天晚上,妈妈把家里一只老母鸡宰了,说是要为他祝贺。
    大学毕业教书三年后,傅杨考上了国家公务员。爸妈更是一再告诫他:要认认真真干事,踏踏实实做人,莫干缺德事,不违法乱纪,争取当个一官半职。再后来,他调到市委机关,年迈的爸妈知道后,一同专程去镇上给他打电话,说的最多的,就是要他尊敬领导,团结同事……
    爸妈临终前,都曾经拉住他的手,说他前途无量,一定能当个大官光宗耀祖;尤其是爸爸,临终时,还拉住傅杨的手说:“儿啊,你给我表个态吧,官做得再大,都要对人好,正直,不要让人怨恨。一定,你会好的。”
    “爸,您放心吧!儿子一定做个好官!”
    墓地在一茂密的柏杨林内。
    傅杨站在两座并列的石雕墓地前,毕恭毕敬。深秋的风环绕他,在柏杨林间穿梭游荡,那“呜呜”的轻微声响,像是在为傅杨内心的诉说而伴奏:
    “爸、妈,你们对儿子的教诲,大多我都做到了,可也有做不到的。我就要辞官不做了!今天特地来向你们说说。爸、妈,你们灵下有知,能理解儿子吗?”
    傅杨的眼里罩上了一层薄薄的泪雾。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傅杨有些不情愿似的掏出手机,一看来电,当即挂了。
    手机还没放回兜里,再次响了起来。傅杨接通电话,冷冷道:“什么事?快说!”
    听筒里传来一位女性低婉却是清脆的声音:“怎么,你这大书记不至于忙得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吧?”
    “说吧。”傅杨不耐烦。
    “知道你来了南安,我已经在'阳光大酒店'为你订了房间:3018,我要见你。”
    “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没时间,还得赶回北滨。”
    “不行,我有要事必须见你。对了,女儿也来南安了,她就在我身边。正好,你明天顺便把她带回北滨。”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分配到北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不到三个月的女儿是傅杨的心头肉,掌上明珠;五天前,女儿随刑侦队长不是到另外一个城市办案去了吗?她怎么又来了南安?念头闪过,傅杨说道:“那好吧,叫女儿也到酒店来,但是,我不会住3018,我早说过,那不是我住的地方。”
    红旗轿车缓缓地向南安市区驶去。后排座上的傅杨合着眼像是在养神,实际却是心潮澎湃,万千思绪全都转移到这个给他打电话的女人身上。
    二十三年前,傅杨大学毕业,幸运地被分配到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而那时的她,还是一个民办教师,刚二十一岁。从相识到结婚,他们只经历了一年多时间。想到她那时的清纯、那时的微笑、那时的歌喉,和现在的她相比,傅杨的心有一种被揪的感觉。
    这个她,就是傅杨的妻子林琳。
    十五年前,也就是1992年初,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南巡武汉、深圳、珠海、上海等地。一代伟人站在时代的最前沿,发出民族最强音:“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引发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惊天浪潮。
    就在那年秋天,林琳有位在香港经商的叔叔,回南安投资兴建了一家中型服装厂。林琳辞去教师职务,到叔叔的服装厂当上了办公室主任,三年后,林琳升任总经理。与其说是叔叔对亲属的重用,倒不如说是林琳经商才能的完美体现。在林琳做办公室主任期间,傅杨是最清楚的,林琳的叔叔经常不在服装厂,采购、生产、销售乃至财权等重任,全都落在了林琳的肩上。那三年,服装厂的利润,成倍增长。
    林琳任职总经理之后,更为注重品牌的宣传和推广,按她的话说:“品牌是产品的外衣,质量是产品的生命力,有了这两样,市场就握在我手心。”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林琳任职总经理半年之后,她叔叔对服装公司进行了法人变更,林琳不但成了公司法人,还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时,傅杨已是南安市委的副秘书长了;事前,他并不知道,事后,他对此事曾经诧异地问过林琳,林琳的回答却让傅杨感到震撼:“叔叔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再说,服装公司能有今天,头等功应该算我;我和叔叔已经策划过了,公司将向多元化和规模化发展,我要做南安商界第一人。”
    傅杨就差没有瞪大眼重新认识妻子了,但是,他已经意识到了妻子的不平常之处。
    果然,三年后,林琳和叔叔共同成立了“南安圆通投资集团公司”,产业涉足生产制造、商贸、娱乐、地产。林琳成为集团总裁,持有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这时的傅杨,已是南安市主管政法和文卫的副市长。
    ……
    傅杨不愿再想下去,他睁开眼,从不抽烟的他,竟然向何刚要烟抽,并破例允许何刚一边开车一边抽烟。
    手机还没放回兜里,再次响了起来。傅杨接通电话,冷冷道:“什么事?快说!”
    听筒里传来一位女性低婉却是清脆的声音:“怎么,你这大书记不至于忙得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吧?”
    “说吧。”傅杨不耐烦。
    “知道你来了南安,我已经在'阳光大酒店'为你订了房间:3018,我要见你。”
    “你怎么知道的?我今天没时间,还得赶回北滨。”
    “不行,我有要事必须见你。对了,女儿也来南安了,她就在我身边。正好,你明天顺便把她带回北滨。”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分配到北滨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不到三个月的女儿是傅杨的心头肉,掌上明珠;五天前,女儿随刑侦队长不是到另外一个城市办案去了吗?她怎么又来了南安?念头闪过,傅杨说道:“那好吧,叫女儿也到酒店来,但是,我不会住3018,我早说过,那不是我住的地方。”
    红旗轿车缓缓地向南安市区驶去。后排座上的傅杨合着眼像是在养神,实际却是心潮澎湃,万千思绪全都转移到这个给他打电话的女人身上。
    二十三年前,傅杨大学毕业,幸运地被分配到家乡的一所中学任教。而那时的她,还是一个民办教师,刚二十一岁。从相识到结婚,他们只经历了一年多时间。想到她那时的清纯、那时的微笑、那时的歌喉,和现在的她相比,傅杨的心有一种被揪的感觉。
    这个她,就是傅杨的妻子林琳。
    十五年前,也就是1992年初,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南巡武汉、深圳、珠海、上海等地。一代伟人站在时代的最前沿,发出民族最强音:“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引发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惊天浪潮。
    就在那年秋天,林琳有位在香港经商的叔叔,回南安投资兴建了一家中型服装厂。林琳辞去教师职务,到叔叔的服装厂当上了办公室主任,三年后,林琳升任总经理。与其说是叔叔对亲属的重用,倒不如说是林琳经商才能的完美体现。在林琳做办公室主任期间,傅杨是最清楚的,林琳的叔叔经常不在服装厂,采购、生产、销售乃至财权等重任,全都落在了林琳的肩上。那三年,服装厂的利润,成倍增长。
    林琳任职总经理之后,更为注重品牌的宣传和推广,按她的话说:“品牌是产品的外衣,质量是产品的生命力,有了这两样,市场就握在我手心。”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林琳任职总经理半年之后,她叔叔对服装公司进行了法人变更,林琳不但成了公司法人,还持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这时,傅杨已是南安市委的副秘书长了;事前,他并不知道,事后,他对此事曾经诧异地问过林琳,林琳的回答却让傅杨感到震撼:“叔叔的事业就是我的事业,再说,服装公司能有今天,头等功应该算我;我和叔叔已经策划过了,公司将向多元化和规模化发展,我要做南安商界第一人。”
    傅杨就差没有瞪大眼重新认识妻子了,但是,他已经意识到了妻子的不平常之处。
    果然,三年后,林琳和叔叔共同成立了“南安圆通投资集团公司”,产业涉足生产制造、商贸、娱乐、地产。林琳成为集团总裁,持有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而这时的傅杨,已是南安市主管政法和文卫的副市长。
    ……
    傅杨不愿再想下去,他睁开眼,从不抽烟的他,竟然向何刚要烟抽,并破例允许何刚一边开车一边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