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间词话[平装]
  • 共2个商家     10.50元~10.60
  • 作者:王国维(作者),黄霖(合著者),周兴陆(合著者)
  •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5530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词话》为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中国近代之世界学者,惟王国维及陈垣先生两人。
      ——伯希和
    留给我们的是他(王国维)知识的产物,那好像一座崔嵬的楼阁,在几千年的旧学城垒上,灿然放出了一段异样的光,
      ——郭沫符

    作者简介

    王国维,字静安,晚号观堂,浙江海宁人。王氏为近代博学通儒,学力之深,治学范围之广,对学术界影响之大,为近代以来所仪见。其生平著述甚多,身后遗著收为全集有《王忠悫公遗书》、《王静安先生遗书》、《王观堂先生全集》等数种《人间词活》一书乃是王氏接受了西洋美学思想的洗礼后,以崭新的眼光对中国文学所作的评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向来极受学术界重视。

    目录

    导读(黄霖周兴陆)
    《人间词话》原稿卷首题诗
    戏效季英作口号诗
    卷上
    人间词话

    卷下
    人间词话未刊手稿

    附录
    自编人间词话选
    人间词话删稿
    人间词话附录

    序言

    又须身处局外,局外人有公论。此书论诗人之素养,以为“入乎其内,故能写之;出乎其外,故能观之。”吾于论文艺批评亦云然。
    自来诗话虽多,能兼此二妙者寥寥;此《人间词话》之真价也。而此中所蓄几全是深辨甘苦惬心贵当之言,固非胸罗万卷者不能道。读者宜深加玩味,不以少而忽之。
    其实书中所暗示的端绪,如引而申之,正可成一庞然巨帙,特其耐人寻味之力或顿减耳。明珠翠羽,俯拾即是,莫非瑰宝;装成七宝楼台,反添蛇足矣。此日记短札各体之所以为人爱重,不因世间曾有masterpieces,而遂销声匿迹也。作者论词标举“境界”,更辨词境有隔不隔之别;而谓南宋逊于北未,可与颉颃者唯辛幼安一入耳,凡此等评衡论断之处,俱持平入妙,铢两悉称,良无闲然。颇思得暇引申其义,却恐“佛头著粪”,遂终于不为;今朴社同人重印此书,遂缀此短序以介绍于读者。

    后记

    王国维,字静安,晚号观堂,浙江海宁盐官镇人。我国近现代在文学、美学、史学、哲学、古文字学、考古学等各方面成就卓著的学术巨子,国学大师,与梁启超、陈寅恪、赵元任并称为清华国学研究院四大导师。
    《人间词话》是王国维先生的代表作之一,是他接受了西方美学思想的洗礼后,结合自己深厚的国学功底提出的新的文学批评理论,其中的“境界”理论对后世影响尤其深远。在他来看,诗词文章以有意境为上,而意境又是有差别的,这种差别也就是他所提出的三重境界。在王国维先生看来这三重境界是古今成大事业、大学问者所必经的阶段。
    如此经典的著作,在封面的设计上我们慎之又慎,几易其稿,封面用图换了又换,始终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最后我们选用了梦龙老师的这幅《东坡吟月图》,它恰到地表达了本书所独有的那种意境,使内容与形式达到了完美的统一,浑然天成。
    在此我们要感谢梦龙老师创作了如此有“境界”的画作。

    文摘

    【肆】境非独谓景物也。情感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
    【伍】“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云破月来花弄影”,著一“弄”字,而境界全出矣。
    【陆】境界有大小,然不以是而分优劣。“细雨鱼几出,微风燕子斜”,何遽不若“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宝廉闲挂小银钩”,何遽不若“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也。
    【柒】《诗·蒹葭》一篇,最得风人深致。晏同叔之“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意颇近之。但一洒落,一悲壮耳。
    【捌】“我瞻四方,蹙蹙靡所骋”,诗人之忧生也。“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似之。“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诗人之忧世也。“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车系在谁家树”似之。
    【玖】成就一切事,罔不历三种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均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壹○】太白词纯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寥寥八字,遂关千古登临之口。后世唯范文正之《渔家傲》,夏英公之《喜迁莺》,差堪继武,然气象已不逮矣。
    【壹壹】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后主之词,神秀也。词至李后主而境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宋初晏、欧诸公,皆自此出,而花间一派微矣。
    【壹贰】冯正中词除《鹊踏枝》、《菩萨蛮》数十阕最煊赫外,如《醉花间》之“高树鹊衔巢,斜月明寒草”,虽韦苏州之“流萤渡高阁”、孟襄阳之“疏雨滴梧桐”,不能过也。
    【壹叁】“画屏金鹧鸪”,飞卿语也,其词品似之。“弦上黄莺语”,端己语也,其词品亦似之。若正中词品欲于其词求之,则“和泪试严妆”殆近之欤?
    【壹肆】欧阳公《浣溪沙》词“绿杨楼外出秋千”,晁补之谓:只一“出”字,便后人所不能道。余谓:此本于正中《上行杯》词“柳外秋千出画墙”,但欧语尤工耳。
    【壹伍】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而凄厉矣。东坡赏其后二语,犹为皮相。
    【壹陆】东坡之词旷,稼轩之词豪,无二人之胸襟而学其词,犹东施之效捧心也。
    【壹柒】读东坡、稼轩词,须观其雅量高致,有伯夷、柳下惠之风。白石虽似蝉蜕尘埃,终不免局促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