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西风烈:大秦帝国前传[平装]
  • 共1个商家     14.90元~14.90
  • 作者:金满(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09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213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西风烈:大秦帝国前传》:《远征》、《闪亮的日子》金满
    群雄逐鹿 战国版图云谲波诡的史诗巨献
    气吞山河 大秦崛起英雄喋血的悲情传奇
    纵览王朝更迭军事争衡全貌
    透析家国兴亡人性嬗变轨迹

    作者简介

    金满 金满,本名周斌,1975年出生,江西上饶人。在混乱与忧虑中读完小学和中学,此后游荡于各城市。2007年开始写作,迄今已出版作品:长篇小说《远征》、《闪亮的日子》,文化随笔《我的唐宋兄弟》。其中,《远征》、《闪亮的日子》分别荣膺2008年、2009年畅销书榜。

    文摘

    几轮恐怖的箭雨过后,残存的韩军在河滩上布起了一个巨大的防守圆阵。无数的盾牌挡在圆阵周围和上空,一根根长兵器从盾牌的缝隙中伸出,远远望去,就像一个长着无数尖刺的巨大龟壳。秦军方阵前的弓弩手向后退去,露出一乘乘横向排列的战车,车轴两侧二尺长的绞刀在阳光下闪动着锋利的光芒。战车并没有对韩军的圆阵发起冲击,韩军的背后是河道,并不适合战车的驰骋。秦军令旗点动,号角声声,战车之间走出无数个品字形小方阵。每个品字方阵由三个伍组成,每伍五人,前二后三,前排的两个甲士持二丈长戟,后排的甲士持短剑。令旗再挥,所有品字小方阵很快组合为一个锥阵。 战鼓缓慢而有力地擂响,秦军巨大的锥阵跟着鼓点向前推进,一步一步逼向韩军的圆阵,长戟组成的丛林,直指前方。两军终于贴近。最先绞在一起的是双方的长兵器。秦军的品字形小阵此时发挥了优势,前排的两名甲士用长戟钩住对方的矛戈,后排持锋利短剑的兵士插进长戟荡开的空隙,或劈断对方的矛杆,或将剑刺进敌人的身体。随着冲击圆阵的几个伍的覆灭,终于有一个伍在圆阵上撕开了一个微小的缺口,后面的两个伍便像水一样渗透进去,而这两个伍后面还跟着四个伍,四个伍后面是八个伍韩军坚固的防御圆阵崩溃了,两军数万人混战在一起,开始惨烈的短兵肉搏。表情木讷敦厚的秦兵此时像换了张脸 那是渴望杀人的表情。只要能杀死敌人,就能改变他们卑贱的血统,就能从佃户变成地主、从奴仆变为主人,就能峨冠博带,和那些血统高贵的王公侯爵一起立于庙堂之上 这一切梦想都可以变成现实,只需要一颗或更多敌人的首级。战鼓响得愈加激烈,亢奋的秦兵被鼓点催促着,一次次将锋利的兵器破入敌人的身体。秦军未曾出击的中军方阵中令旗一动,天地间便响起一阵地动山摇的撞击声和吼叫声。风 大风!风 大风!每一次吼叫的间隙,秦军将兵器击打在盾牌上或戳在地上,发出一阵阵齐整的轰鸣。雄浑阳刚的声音和劲风一起在平原上穿行,向天下展示秦军的威武和强大。战场上的韩军越来越少,却还在殊死反抗。秦军不留俘虏,他们除了战死别无选择。秦军大将似乎并没有玩弄猎物的心情,令旗又一次发出指令。马蹄声骤然而起,留守在方阵两侧的骑兵快速向两侧的高地运动,跑至最高点后向主战场发起了冲击。奔腾的骑阵如滚滚铁流,似乎要席卷一切阻挡在前面的物体。盔甲闪亮的骑兵从战场边缘飞速掠过,在高速奔跑中劲射出一支支箭矢。一指粗的羽箭穿过人群,精准地钉入敌人的身体,一个个韩军将士应声栽倒。黄昏时分,战斗结束了。也许称这场战斗为一场屠杀更为准确。四周终于静了下来,项离的鼻翼翕动了一下,空气中都是鲜血与死亡的气息。他睁开眼睛,从沙土中小心地抬起脸来。落日的映照下,平原上布满失去首级的尸体,鲜血汇成的溪流浮起盾牌,缓缓淌向黄河。项离的神情并不惊讶害怕,在他漂泊流浪的这些年,早已习惯了死亡和杀戮。况且他也不是韩人,加入镇守宜阳的韩军不过是不想让自己饿死。宜阳位于韩、秦边境,控崤山、函谷关的东段,是韩国西陲的要塞,也是周都洛阳的门户。项离吃了没几天饱饭,秦军便开始攻打宜阳,一围便是两年,直至今日被秦军攻破,才有了刚才的那一幕。项离又一动不动地趴了一阵,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慢慢地站了起来。远山逶迤,残阳如血,苍茫的暮色笼罩着尸体遍野的战场。项离胸中涌起了豪迈,心中那个远大的理想又清晰起来。我要当一个英雄!项离拖着长长的尾音临风长啸, 英雄 二字在空旷的战场久久回荡。项离心中一阵激动,泪水涌出了眼眶。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身着最为华丽的铠甲,率领着千军万马,打败最为强劲的敌军,建立起令所有英雄汗颜的功勋项离正陶醉在自己的臆想中,一根锋利的铜戈带着风声,向他的后脖飞快地割下,像收割庄稼一样。项离来不及回头,猛然缩头一滚,铜戈啄进了地里。没等项离站起身,一个秦兵扑住了他,一张秦人特有的方脸膛占据了他的视野。这个秦兵厚嘴唇、宽鼻头、小眼睛,牛皮一样粗糙的皮肤在额上挤出几道深纹,一副标准的关内农夫长相。要在平时,项离眨下眼就能想出几个愚弄对方的主意;可现在不行,这是在战场上,而且这个关内的农夫穿上了秦甲。再愚钝憨厚的农夫,只要穿上了秦甲,就会变成一头杀人的野兽。粗壮的秦兵牢牢将项离压在身下,左手摁住他的额头,右手的一柄短剑朝他的脖子一分分地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