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权力:领导班3(大结局)[平装]
  • 共2个商家     11.20元~15.40
  • 作者:缪传真(作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510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权力:领导班3(大结局)》拉开了了仕途大幕,各色人物纷纷登场,一场关于权力的更激烈、更残酷的战争才刚刚开始。李博如,陈强,王文……权力之后,他们的又将面临什么样的抉择?
    权力形成于自然法法则,又掺杂了为人法则。权力天生具有强制性和不平等性,当权力的正当性失去后,往往会蜕变成赤裸裸的暴力。
    权力是神圣的,它会助你打到事业的顶峰。权力是危险的,也会将你抛到无底的深渊。
    权力是一根魔杖,充满了诱惑和危机。
    畅销书《领导班子》第三部,全方位解析仕途命运。

    媒体推荐

    《权力》:仕途中人入仕、晋升、守卫、洁身必读小说
      ——《女招商办主任》作者刘胜财
    此套书不仅仅讲述了仕途的人、仕途的事,更重要的是揭露了隐藏在权力背后的腐败。全方位地展现了一张金字塔形的仕途生态图。
      ——《幕后新闻》作者野狐
    一套现实主义力作,故事跌宕起伏,引人入胜,人物性格鲜明,栩栩如生。其中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让我震惊,这才是最真实的仕途生活!
      ——《一夜倾城》作者叶倾城
    一套波澜壮阔的关于仕途百态的史诗式巨著,其盘根错节的关系,让人震撼,让人沉思。
      ——《涩男人》作者韩浩月

    作者简介

    缪传真,安徽省无为县人,从县城到省城,身在权力核心,冷眼旁观数十年,洞悉仕途文化,作品《权力:领导班子》文笔老道,波澜壮闭,一现身网络,便引起各大出版社争抢版权。

    目录

    第一章 重建
    第二章 问责
    第三章 缘起
    第四章 诿过
    第五章 疲惫
    第六章 笑泉
    第七章 空转
    第八章 敬神
    第九章 落红
    第十章 真假
    第十一章 端倪
    第十二章 绝杀
    第十三章 交响
    第十四章 明察
    第十五章 盲棋
    第十六章 离骚
    第十七章 决战
    尾声

    文摘

    刘承先同志自杀了!
    他是楚州市宁圩乡主要负责人。以乡长的身份,主持党政工作,是个“准一把手”。这个位置,离他梦想的党委书记之职,只有一步之遥。他却选择了用跳江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月黑天高的夜晚,在他熟悉的通江闸门上,向浑浊的江水,奔涌的激流,恐怖的深渊,纵身一跳。
    他生在水乡,长在江边,水性很好,但他没有专业跳水运动员的技巧。伴着“叭”的一声巨响,他的身体激起了大片的水花。他像一只健壮的江豚,在水中上下翻滚,搅起汩汩浪花。滔滔江水,在这个江湾徘徊,似乎要拒绝这一颗干净的灵魂。
    可是,承先热烈地拥抱着江水,跟汹涌的波涛纠缠在一起,引起了一片骚动。其间,发出几声低沉而凄厉的哀鸣。也许那是向死的绝响,也许那是求生的呼号。
    渐渐地,漩涡越来越小,江面上冒起一串串气泡,漂浮着几朵泡沫。泡沫迅速破裂,如同合上一只只眼。水面恢复了平静,恢复了平滑,像梳子梳顺了秀发,继续缓缓东流。在承先入水的地方,荡漾着腐草和枯叶,弥合着太平世界。
    他跳之前,没有人阻拦他。他跳之后,没有人营救他。他死之时,没有人打捞他。他要用江水洗刷自己,不愿永远沉冤,自己漂浮起来了。他太眷恋他的家乡,他的故土了,不愿随江水远走大海,葬身鱼腹。
    第二天下午,在顺江而下三公里处的江滩上,他那膨胀的尸体搁浅了,他的仕途之梦也搁浅了。
    他的死,让市长李博如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的死,让市委书记陈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他的死,告诉人们,又一个干部成了书记与市长斗争的牺牲品。这事。还得从楚州灾后重建说起……
    炽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暖烘烘的空气,拥抱着政府大楼。大楼仿佛在热力中膨胀。
    高温酷暑,让整个世界颓废,万物疲软了。
    市政府会议室的空调,早早就开了,凉丝丝的风,甜丝丝的茶,在科局长们的脸上,漾开了愉悦的神情。几天前,书记碰头会的信息,渗透出来,投入每个人的心湖,激起阵阵涟漪。涟漪的晕圈,正好在这会议的前奏中交错。
    楚州是个国家级贫困市,用电还享受着补贴,国家承担了路损。办公室装空调,就成了奢望。电风扇“吭啷吭啷”扇出来的风,总是热的。坐到凉爽宜人的会议室,有人感叹:“唉!市长要是天天召集我们来开会就好了。”
    副市长李恩富、周一民、潘桃、徐德平陆续来到会场。他们是配角。他们的人气有限,气场的穿透力不强,人们似乎没有太在意,还在窃窃私语。私语的话题,无非是这次大规模的人事变动。自然有评,有论,有赞,有叹。
    恩富不喜欢下属这样涣散人心地说小话,吐杂音。他呵呵一笑,高调说:“会还没开,博如市长还没作主题讲话,大家就开始热烈讨论啦!”
    这时,财政局长郝之江跌跌撞撞地进来。恩富指了指身旁的座位:“之江,来,坐这边。”
    之江摇摇头:“离领导太近。我恐高!”
    大家又笑了。恩富说:“这就是对开会迟到的惩罚。”
    之江抬腕看看表,又抬头瞅瞅墙上的石英钟,嘟囔着:“我没迟到呀。”
    有人说:“你给市长管钱,是市长的贴身小棉袄,本来就离市长最近。”
    又有人说:“是啊.应该找准自己的位置嘛。”
    之江没有理会。同样是科局级干部,也分三六九等,有的小局长,之江连眼梢都不屑于夹他。他拍了拍农业局长彭涛的肩膀,两个人凑到一起,商量起种子基金问题来。
    恩富满面红光,微笑着:“不光是个人,部门也要找准自己的位置。市委和政府,也是各就其位,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政府的主要工作是经济社会发展。我们要把注意力放在今年政府工作各项指标上。”
    会场上稀稀拉拉地肃静下来,恩富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没有法子的事。洪水来了,圩口破了,现在,老百姓要吃饭,政府不能不管。当前,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工作上来,关注宏观经济运行,启动微观经济活力。熄火的窑门要添炭,不转的机器要加油。”
    恩富大处着眼,就是要截断私语,弘扬正气,导入正题,言归正传。他在为博如的出场。鸣锣吹气。
    博如准时出现在会场上。他是今天这台戏的男一号。他朝几位不常见到的科局长点点头,然后,扫视全场:“看来,今天不需要点名了。那就开始吧。今天的会议分两段,第一段在室内,第二段到现场。我们选择了一口溃破的大圩。请大家去看看,开开眼界!瞧瞧老百姓是怎么在生活。”
    “选的是哪个圩?”他把目光抛向水利局长陈文树。
    “广济圩。”
    “好,广济圩。同志们,三十万亩大圩,二十万人口的生息之地,曾经让我们引为自豪的粮仓。现在一片泽国,老百姓住在庵棚里。去年一个冬天的积蓄,今年一个春天的劳动,一年中半数的生产资料投入,大圩里满垄满畦的夏季作物,毁于一旦!”
    博如痛惜地握紧拳头。会场上笼罩着悲凉的调子。这是他的强项,喜欢把政治戏,演成情感剧。他主持会议,最讲究调动与会者的情绪,让大家跟着他的思绪走。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