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浮生未到又一生[平装]
  • 共1个商家     18.60元~18.60
  • 作者:辛然(作者)
  • 出版社:金城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55011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浮生未到又一生》不拘泥于对古典诗词字面的理解,也非传统意义上的简单赏析,而是一种风格独特、感情丰富的散文随笔,通过一首首唐诗,描绘出一幕幕古典诗词背后唯美、动人的历史爱情画卷,引领读者倾听一段段经典、震撼的浪漫往事。与市面上惯见杂乱的诗词赏析不同,这是一本主题明确,风格明媚的唐诗赏析书。它以诗词为经,诗人为纬,漫谈古今人事沧桑,文笔浪漫,写作视角独特,语言则更加洗练柔美,耐人寻味,值得细细品读。《浮生未到又一生》制作精良,整体设计美观,开本独特,双色印刷,极富视觉享受。

    媒体推荐

    这些诗句,宛如三月春风里纷纷落下的花种。是这样微小而神奇的微粒,植入不同的心田里,开出不同的花朵。它们总是眼花缭乱,犹如海浪般此起彼伏,环绕在我们周围,重复,交叠……我们从未弄清楚,究竟它们是在繁衍,还是走在一个个轮回里。这样辗转过了千年……
    ——安意如

    作者简介

    辛然,生于六朝古都金陵,书香门第,求学于西子湖畔古代汉语专业,常流连于诗词歌赋,醉心于琴棋书画,拥有深厚的文字功底,其文辞措笔如云霞锦衣,绚烂夺目,意境若瑶池仙品,不复人间有。其人风雅古朴,喜阅读,广交友,痴爱古典文化及古玩收藏,现从事自由创作,已出版作品《我生之初尚无为》《人间别久不成悲》,得到众多读者的一致好评。

    目录

    第一辑 愿得一心人
    我爱你,与你无关
    红颜未老恩先断
    高山流水觅知音
    欲觅知音难上难
    当梦想照进现实
    明朝散发弄扁舟
    莫使金樽空对月
    古来圣贤皆寂寞
    应缘我是别茶人
    小阁烹香茗

    第二辑 空寂难别离
    爱是一滴泪
    替人垂泪到天明
    相见时难别亦难
    心怯空房不忍归
    缘来是你
    犹为离人照落花
    寂寞离人
    小桥依旧燕飞忙
    与君别
    西出阳关无故人

    第三辑 人闲桂花落
    桃花结
    桃花依旧笑春风
    虚心竹有千千节
    立根原在破岩中
    杨柳依依
    万条垂下绿丝绦
    凤游四海求其凰
    此曲有意无人传
    蝴蝶飞不过沧海
    穿花蛱蝶深深见

    第四辑 只有香如故
    让泪化作相思雨
    好雨知时节
    月华如练白
    江畔何人初见月
    夕阳遐想
    夕阳无限好
    水中缘
    波随月色净
    追忆似水年华
    莫待无花空折枝

    第五辑 痴心长相忆
    难得有心郎
    报答平生未展眉
    艺妓诗事
    妖姬脸似花含露
    不惭世上英
    剑非万人故
    三千烦恼丝
    白发三千丈
    纤纤玉手百般情
    不把双眉斗画长

    序言

    序言
    唐诗中的美丽与哀愁
    层帷深垂,幽邃的居室笼罩着一片深夜的静寂。一个独处幽室的女子躺在床上,自思身世,辗转不眠,备感静夜漫长。她深深地陷入了静寂孤清的环境之中,一滴泪静静地从眼角滑落……
    她为何如此寂寞孤独?为何这般情伤意断?想来此种状况定逃不出一个“|情”字。
    重帷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风波不信菱枝弱,月露谁教桂叶香。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李商隐《无题》
    自古女子就是爱情的牺牲品,而烈女们对爱情的执著更是令人欷歔不已。“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即便相思全然无益,也不妨抱痴情而惆怅终身。在近乎幻灭之时仍然坚持不渝的追求,可想而知,她对心中所爱男子的“相思”是如何的铭心刻骨。
    此女子为情而困,为情而悲。
    人间有情,世间有爱。这种爱不仅存在于人与人之间,万物生灵皆有爱。白居易在《太行路》中说:“何况如今鸾镜中,妾颜未改君心改。”而在这面“鸾镜”的背后,蕴涵着一个鸟类世界的动人故事:传说罽宾王有一只失去配偶的鸾鸟,三年都不鸣叫,夫人告诉他:“据说这种鸟见到自己的影像就会鸣叫。”于是悬挂一面镜子来照它,果然鸾鸟见到镜中的自己便开口鸣叫,鸣声悲凄,半夜即冲撞笼子而死。
    后来古人便把这种忠于爱情的鸟铸在镜子里,称为“鸾镜”。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爱情,是文学中一个永恒的主题,因此也成为唐代诗人经常歌咏的题材。
    翻开唐诗的历史,读上一首,仿佛拔出了一柄锈迹斑驳的古剑。但在微光暗暗中,却闪烁着一位位英雄不灭的灵魂。“死生契阔,气吞山河,金戈铁马梦一场,仰天长啸归去来……”读一首唐诗,又如打开了一个古老的胭脂盒,在氤氲香气中,升腾出一个个薄命佳人哀婉的叹息。“思君君不知,一帘幽怨寒。美人卷帘,泪眼观花”。
    在春江花月夜里,不知是谁第一个望见了月亮。从此,千里婵娟的明月夜夜照亮那无寐人的寂寥。月成了游子的故乡,床前的明月永远是思乡的霜露;月成了思妇的牵挂,捣衣声声中,夜夜减清辉;月又是孤独人的酒友,徘徊着与举杯者对影成三人。
    诗人常借那十里飘香的美酒举杯消愁,千金换酒,但求一醉。人之一生,能有几回醉?临风把酒酹江,醉里挑灯看剑。醉卧中似乎忘记了人间的荣辱,世态的炎凉。今朝的酒正浓,且来烈酒一壶,放浪我豪情万丈。沧海一笑,散发扁舟,踏遍故国河山,人生安能摧眉折腰!
    诗句中的薄命红颜,在刀刃上广舒长袖轻歌曼舞,云鬓花颜,泪光潋滟。都羡一骑红尘妃子笑,谁怜马嵬坡下一抔黄土掩风流。情不可依,色不可恃,一世百媚千娇,不知谁舍谁收。长生殿里,悠悠生死,此恨绵绵。
    卷帙浩繁的唐诗成为一个时代的缩影,不仅让我们看到了旧时的枯藤、老树,还让我们对那千年之前文人墨客驻足过的地方时时凭吊怅惘。
    试想一下,假如没有张继勾画出“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意境,今天寒山寺的钟声似乎与其他钟声一样,淡泊索然;假如杜牧没有表达出“烟笼寒水月笼纱,夜泊秦淮近酒家”那种痛彻心扉的忧郁,那么今日的秦淮河就不会给人更多醉人的伤感;失去了“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浪漫,今夜的月光必然黯然失色,无法映照环宇,更映照不到我们的心灵。同样,若没有“会须一饮三百杯”的豪放和“肯与邻翁相对饮,隔篱呼取尽余怀”的欣喜,今朝的美酒就仅仅是酒精与水的混合物罢了;若没有杜甫在颠沛流离之中“安得广厦千万间”的呐喊,草堂就失去了广阔的胸襟和沉郁顿挫的风韵……
    唐诗是诗化的中国,读唐诗恰似与古人的一次情感对话,一次穿越时空的梦幻交流,在诗句垒起的世界里寻找生命的真谛。
    “自古饮者留其名”,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多饮些唐诗,多储蓄些醉人的意境,在平平仄仄的命运中,就会多出一份情致,一份洒脱。

    文摘

    我们的生命,在自己的哭声中诞生,在别人的眼泪中结束。一生一世的轮回,谁能不去面对眼泪?
    漫漫人生路,眼泪是生命里美丽的浪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风景。有谁敢说,今生我绝不流泪?又有谁敢说,不去面对别人的眼泪?不管是忧是喜,是哭是笑,都会流泪。这只是真性情的流露罢了。
    在你受挫、失意、伤心悲痛的时候,眼泪会带走你心中的郁闷和伤悲,会融化人与人之间的冷漠与冲突,会帮我们找回流失掉的良知,会唤醒昏睡的爱心和真情。在你成功、得意、幸福和欢乐的时候,眼泪会给你芬芳的四季,让你体会成功之前的艰难和曲折,会在你扬起的风帆上吹起一股强劲之风,并鞭策你不进则退。
    眼泪对于别人是一种关怀、鼓励、理解、钟爱、友善和分担。对于自己是一种解脱、拯救、宽容、安慰、发泄和倾诉。当你把眼泪给予他人时,会展示你的善良和高尚。当你把眼泪留给自己时,会使自己宁静而完善。
    眼泪不是软弱的表现,而是一种涵养、气质和风度。我们要学会面对种种眼泪,同时也要学会读懂眼泪。只要能读懂眼泪,就会读懂生活。其实,眼泪不难懂,只要用你的知识、你的智慧、你的情感、你的真诚和你的心灵去读,就一定会感悟到眼泪的内涵,就会懂得怎样去走自己的人生之路。
    多情却似总无情,唯觉尊前笑不成。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杜牧《赠别》
    在别离诗词中,泪往往有着神奇的效应。它不仅能损伤离人的眼睛,“纤腰减束素,别泪损横波”;沾湿离人的衣裳,“赠言未终竟,流涕忽沾裳”;落满离人的酒杯,“万里相看忘逆旅,三声清泪落离觞”;而且能染红枫叶、霜林,“莫道男儿心似铁,君不见满川红叶,尽是离人眼中血”,“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而挥泪的方式也极为丰富,有时凭轼而流,“凭轼徒下泪,裁书路已赊”;有时临江而下,“徘徊相顾影,泪下汉江流”;有时逢春而洒,“悯悯歧路侧,去去平生亲。
    一朝事千里,流涕向三春”;有时独自呜咽,“以我辞乡泪,沾君送别衣”;有时相对而泣,“零落残魂倍黯然,双垂别泪越江边”;有时欲挥又拭,“藏啼留送别,拭泪强相参”。
    泪,并非只为别离而流,感时忧国亦可以使古代作家涕泪纵横,但在别离的场合,泪却总是适时地挥洒而出,以至“挥泪而别”几乎成为一种具有普遍意义的常用语。自然,我们不敢说“有别必泪”、“有泪必盈”,但可以说,绝大多数别离者都难免泪下沾襟。临别挥泪,恰如临别饮酒、临别折柳一样经常、一样普遍,惟其如此,有理由认为,泪也是别离主题赖以生发的意象之一。
    显然,泪的介入,往往不仅使别离的氛围变得更加惨淡,也使别离曲的旋律变得更为哀婉。作为内心苦水的结晶,泪的挥洒,说明离人真的已伤心到极点。而古往今来,有多少这样的伤心人!
    永巷长年怨罗绮,离情终日思风波。
    湘江竹上痕无限,岘首碑前洒几多。
    人去紫台秋入塞,兵残楚帐夜闻歌。
    朝来灞水桥边问,未抵青袍送玉珂。
    --李商隐《泪》
    传说,眼泪来源于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