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南宋名家词选讲[平装]
  • 共3个商家     21.20元~23.80
  • 作者:叶嘉莹(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7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1460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南宋名家词选讲》:关于我一生的流离忧患的生活,以前当2000年台湾桂冠图书公司为我出版一系列廿四册的《叶嘉莹作品集》时,我原曾写过一篇极长的《总序》,而且在其"诗词讲录"一辑的开端也曾为我平生讲课之何以开始有录音及整理的经过做过相当的叙述。目前北京大学出版社所计划出版的,既然也是我的一个系列,性质有相似之处,这两篇序文已收入北京大学出版社即将出版的《迦陵杂文集》中,读者自可参看。

    名人推荐

    ?

    媒体推荐

    ?

    作者简介

    叶嘉莹,号迦陵。1924年出生于北京,20世纪40年代毕业于辅仁大学国文系。50年代任台湾大学教授,并在淡江与辅仁两大学任兼职教授。60年代应邀担任美国哈佛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客座教授。后定居加拿大,任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并曾于80年代至90年代再度赴美,在耶鲁大学、印第安那大学讲学,1989年当选为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自1970年代末返大陆讲学,先后任南开大学、四川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客座教授,1996年在南开大学创办“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设立“驼庵”奖学金。

    目录

    总序
    叙论(一)
    叙论(二)
    第一章 南宋初期
    第一讲 说李清照词
    第二讲 说陆游词
    第二章 南宋中期
    第一讲 说张元斡与张孝祥词
    第二讲 说辛弃疾词之一
    第三讲 说辛弃疾词之二
    第四讲 说辛弃疾词之三
    第五讲 说姜夔词之一
    第六讲 说姜夔词之二
    第七讲 说姜夔词之三
    第八讲 说姜夔词之四
    第三章 南宋后期
    第一讲 说吴文英词之一
    第二讲 说吴文英词之二
    第三讲 说吴文英词之三
    第四讲 说吴文英词之四
    第五讲 说王沂孙词之一
    第六讲 说王沂孙词之二
    附录 从花间词的女性特质看稼轩豪放词

    序言

    ?

    后记

    ?

    文摘

    第一章 南宋初期
    第一讲 说李清照词
    中国历史上的女作家,最早有续成《汉书》的班昭,就是班固的妹妹。其后又有女作家蔡琰,曾作《悲愤诗》,她的五言古诗并不在三国时代任何作家之下,包括三曹父子在内。该诗叙写董卓之乱及她个人多次不幸的遭遇。以后的文学批评家在讲到杜甫的《北征》长诗时,都说杜甫此诗受到蔡琰《悲愤诗》的极大影响。再下来就是有咏絮之才的谢道韫了。据说一日家中聚会时,谢安问家中诸子弟“白雪纷纷何所似”?谢道韫的堂兄谢朗答道:“撒盐空中差可拟。”谢道韫则说:“未若柳絮因风起。”以后说女子有才就说有“咏絮”之才。据传东晋变乱后,谢道韫丈夫故去,老年时有一位地方长官慕名要求与她谈话论学,谢欣然允诺。但因鉴于旧时礼教,只能隔着幔子与他攀谈。
    但这些女作家都不如李清照出名,原因是她们流传下来的作品不多,创作面较狭。班昭除续成《汉书》外,还留传有《东征赋》一篇作品。蔡琰除两首《悲愤诗》(一首五言古诗,一首楚辞体短歌),还有一首不能确定是否她作的《胡笳十八拍》。李清照留下的作品也不多,但就今日所能见到的她的作品而言,方面相当广,诗、文、词、赋都有。据《宋史·艺文志》记载,她有文集七卷,词集六卷。但今日她所留下的词只余四十多首,另有零星片段的文、诗和赋。从她的诗、文、词看来,很可能有很多好作品已散佚。而且今天留下的作品也不见得都是她最好的作品。这与是否有人对李清照的作品有“真赏”有直接关系。就拿脍炙人口的《声声慢》为例来谈一谈,很多选本都选这首词,但这首词实在并非李清照最好的作品。现在我们就先看一看这首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词林记事》引许蒿庐的批评说:“易安此词颇带伧气,而昔人极口称之,殆不可解。”郑骞先生也说:“此语的是确评。”又说:“易安词佳处不在此等。”可见所谓“真赏”是很难得的。前些时我们讲朱敦儒的《樵歌》词,曾经提到胡适之在他编的《词选》中选登朱敦儒的作品,介绍作者时说,如果把朱敦儒比做陶渊明,则是最恰当的比喻。但据我看全不恰当。胡适也写旧体诗词,写得也有修养训练,但他不会欣赏词,没有“真赏”。朱敦儒与陶渊明是非常不同的,今天来不及谈,只谈李清照。李清照的这首词,每个选本都有,可见是有人欣赏她的,只是选来选去都是像《声声慢》这样的词就不是“真赏”。许蒿庐说此词带伧气,有点粗俗的意思。但是不是粗俗就不好呢?那又不然,总之欣赏诗歌,不能先固定一个死板的标准,我的老师顾羡季先生就说过,凡要依靠别的东西为凭借,而不从自己的感受来批评,那就像盲人靠明杖一般。应当放下明杖,自己睁开眼睛看看。他又曾经引《金刚经》的一段话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换言之,如果只从外表形象来看我,从我的声音来追求我,那就是走上了邪道,不能见到最高最真实的境界。但一般人却只能从外表来欣赏,像这首《声声慢》之所以那么有名,原因大约有两个:其一是此词用叠字甚多,极不平常,非但在女词人中不多见,在男词人中亦不多见;其二是此词在末尾部分用了白话的口吻。先说叠字,叠字是可以用的,但要用得好。杜甫《曲江》诗中有两句,“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蜓款款飞”,用了两组叠字。仇兆鳌注解中曾引了另外两句诗与杜诗作对比:“鱼跃练川抛玉尺,莺穿丝柳织金梭。”上句写白鱼跳出像缎子似的水面,像把玉尺;下句写黄莺在细柳中穿梭就像织布的金梭,应该是很美的景象,可是景物虽是美丽的,却缺少了诗人的感动。我的老师说,诗人对外界的事物,既得格物,又是物格。“格物”二字语出《大学》,据朱子解,“格物”就是彻底追求事物的道理。莺飞草长,花落水流,都是仔细观察。就像徐志摩说的,“春天来了,一天有一天的消息”,“关心天上的云影,关心石上的苔痕……”可见诗人对物的观察这样细腻,而且所谓“格物”还不仅是指观赏大自然而已,也得仔细观察人间的悲欢离合的感情,这才有写作材料。而只是“格物”还不够,还要“物格”。“物格”就是让物感动你,让你不只是死板的照相机,得有生命和感情,有引发的感动,叠字如果很好地传达了感动,那就是好的。为什么杜诗好,而另外两句诗不好呢?难道杜诗就好在它的叠字吗?不是的。是因为“深深”、“款款”表达了感动,传达了蛱蝶采花酿蜜的生命以及它给予诗人的感动,表现了诗人对蛱蝶蜻蜒的欣赏爱惜。此外,这两句之所以好,也是与全诗有不可分割的关系的。《曲江》这首诗开端、结尾都好,把这种感情完整地传达了出来。杜甫《曲江》全诗如下:
    朝回日日典春衣,每向江头尽醉归。
    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
    穿花蛱蝶深深见,点水蜻蜒款款飞。
    传语风光共流转,暂时相赏莫相违。
    这首诗写在安禄山之乱以后,肃宗回到长安,杜甫也回到了长安任左拾遗(谏官)。他一心想为国家做事,这段时间写了很多诗表达他对国家的关怀。但谏官总是谏正朝廷的缺点,讲坏话的,所以不怎么受欢迎。他一度天天下了班还赶写谏表,但上谏书后不但朝廷不接受,还引起别人的嫉恨,要把他贬官出京。所以他失望灰心之余,上朝回来就把春衣典当了买酒喝。他没有直接抒写心里的感触失望,只说上朝回来就去喝酒,想把在朝廷里经常看到不顺眼的事抛诸脑后,买醉消愁,这就自然地反映了他内心的不平、悲哀、愤慨。每天总来到曲江边,不醉无归,欠下的酒债不少。“寻”是八尺,“常”是十尺,行不多远就碰到欠债的地方。想到自古以来活到七十岁的人很少有,所以人生苦短,譬如朝露,还不如及时行乐。喝酒之际看见江边风景美丽,春意盎然,万花深处但见蛱蝶翻飞,蜻蜓多情而有姿态地飞翔,大自然的美好的景色和生命与自己的悲哀失意成了强烈的对比。自己深有所感,但是又有谁能把我的话传给美丽的大自然,让风景、光影、蛱蝶、蜻蜒、暖日、和风都停下来,让美丽的春光不断在宇宙中运行,使自己能好好欣赏这一切?恳切地希望它们不要离开。有了感情,叠字就用得好。“深深”、“款款”之中有一种感受,不但表达了春天的情景,也表达了他对蝴蝶、蜻蜒的赏爱,更反衬了他自己内心的失意悲慨。所以这两句的“深深”、“款款”的叠字才可以说是用得好。
    叠字用得好并非自杜甫始,最早用叠字的是《诗经》,“杨柳依依”,用“依依”来形容杨柳柔软的长条披拂下来随风飘动的姿态,写得非常好。此外,《诗经》还有多处使用叠字的。李清照喜欢用叠字,她的另一首词《临江仙》序有云:“欧阳公作《蝶恋花》,有‘庭院深深深几许’之句,余酷爱之,用其语作‘庭院深深’数阕。”所以可见她是有心在《声声慢》开始处用十四个叠字的。但凡事应恰到好处,适可而止。苏东坡说:“作文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文学创作亦如是。有什么情意,就用恰好的形式来予以表现,人为的造作一多,往往破坏了诗词天然的美。这当然也不是说作诗填词就没有人为的成分。杜甫说“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副要拼命的样子。所以人为的修辞也是需要的,但得配合得恰到好处,如词句不足以表达情意,就需要修辞。因此,首先还是要看你有没有真正的感受,如果有,则应尽最大的努力表现出来。写得不好,心里不舒服,是对不起自己,还不是对不起别人。表达能令自己满意就是修辞,有意造作不是修辞。李清照的《声声慢》一词开头“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八个字不错,写出了孤单寂寞之感。李清照晚年相当孤寂,无所依靠。在这种情况下,想寻找一个可以寄托情感的对象,但是找来找去都不见人的声音、人的脚步、人的气息,四周冷冷清清的。可是后面六个字“凄凄惨惨戚戚”就不免给人以叠床架屋的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