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现代经典短篇小说文本分析[平装]
  • 共3个商家     25.60元~25.60
  • 作者:刘俐俐(作者)
  •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6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11072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外国经典短篇小说文本分析》已经于2004年10月面世了。现在《中国现代经典短篇小说文本分析》也与读者见面了。近年来我一直在短篇小说文本分析领域工作,两本书共计40篇文学作品分析,呈现了作者对文本分析的理解,以及在分析中的发现。回到文学事实本身,不断地激发我的理论灵感,伴随着分析过程,让我思考相关的理论问题。本书作为“导读”不可能将全部思考付诸文字,我准备在三个问题上展开讨论,一个是关于文学经典的问题,一个是关于文本分析和方法的关系问题,一个是阐释本书的几个特点。

    目录

    导读 文学经典:一个开放性的研究课题
    永远的故乡与鲁迅的返乡之路
    ——鲁迅《故乡》的文本分析
    附:故乡(1921年)
    目击沉沦者沉沦的小说艺术
    ——郁达夫《沉沦》的文本分析
    附:沉沦(1921年)
    我们今天如何读许地山的《缀网劳蛛》
    ——许地山《缀网劳蛛》的文本分析
    附:缀网劳蛛(1922年)
    废名的《桃园》是怎样写成的
    ——废名《桃园》的文本分析
    附:桃园(1927年)
    《一个危险的人物》的文学意义是如何诞生的
    ——王鲁彦《一个危险的人物》的文本分析
    附:一个危险的人物(1927年)
    聚焦于自我情感轨迹的叙述模式
    ——施蛰存《上元灯》的文本分析
    附:上元灯(1929年)
    童话文体魅力的当代体验
    ——叶圣陶《古代英雄的石像》的文本分析
    附:古代英雄的石像(1929年)
    “同故事人物”的限知视角叙述及其艺术魅力
    ——蹇先艾《在贵州道上》的文本分析
    附:在贵州道上(1929年)
    借用历史材料以构筑别样世界的小说艺术
    ——茅盾《石碣》等三篇历史小说的文本分析
    附:石碣(1930年)
    豹子头林冲(1930年)
    大泽乡(1930年)
    多层叙述的艺术力量与“幸福”话题的当代延伸
    ——巴金《复仇》的文本分析
    附:复仇(1930年)
    女人成为流通物与文学意味的产生
    ——柔石《为奴隶的母亲》的文本分析
    附:为奴隶的母亲(1930年)
    意境和格调:艺术价值的主要来源
    ——沈从文《菜园》的文本分析
    附:菜园(1930年)
    由特殊的人生感觉而成就特殊的小说艺术
    ——穆时英《夜总会里的五个人》的文本分析
    附:夜总会里的五个人(1932年)
    在无限虚拟中品味人生的艺术
    ——林徽因《九十九度中》的文本分析
    附:九十九度中(1934年)
    “不传!不传!”的魅力与“最后一个”的阐释空间
    ——老舍《断魂枪》的文本分析
    附:断魂枪(1935年)
    永远的华威先生与反讽艺术
    ——张天翼《华威先生》的文本分析
    附:华威先生(1938年)
    “金锁”隐喻与诗性的故事
    ——张爱玲《金锁记》的文本分析
    附:金锁记(1943年)
    转喻与提喻相结合的小说艺术
    ——孙犁《荷花淀》的文本分析
    附:荷花淀(1945年)
    今天怎样阅读赵树理的小说
    ——赵树理《催粮差》的文本分析
    附:催粮差(1946年)
    永远的“游园”与梦醒时分的痛苦
    ——白先勇《游园惊梦》的文本分析
    附:游园惊梦(1966年)
    后记

    文摘

    书摘
    三 蜘蛛和网的意象以及宗教思想的滋养
    主人公尚洁的命运像一个符号贯穿故事过程始终。尚洁自喻为蜘蛛,画
    龙点睛般地将这个符号意象化了,尚洁形象逐步与蜘蛛重叠为一。尚洁有一
    个比喻:“我像蜘蛛,命运就是我底网。蜘蛛把一切有毒无毒的昆虫吃入肚
    里,回头把网组织起来……”“它不晓得那网什么时候会破,和怎样破法。
    一旦破了,它还暂时安安然然地藏起来;等有机会再结一个好的。”“人和
    他底命运,又何尝不是这样?所有的网都是自己组织得来,或完或缺,只能
    听其自然罢了。”最后叙述者叙述道:“园里没人,寂静了许久。方才那只
    蜘蛛悄悄地从叶底出来,向着网底破裂处,一步一步,慢慢补缀。它补这个
    干什么?因为它是蜘蛛,不得不如此!”蜘蛛和网互相依存。网就是命运,命
    运必须在外部世界的背景中才能得到显示,尚洁的命运就是在丈夫长孙可望
    的蛮横,世间的偏见、谣言等背景中得到呈现的。意象是感觉的“遗孀”和
    “重现”。庞德(E.Pound)对意象有过一个界定:意象不是一种图像式的重
    现,而是“一种在瞬间呈现的理智与感情的复杂经验”,是一种“各种根本
    不同的观念的联合”。意象可以作为一种描述存在,也可以作为一种隐喻存
    在,在《缀网劳蛛》中,于外在故事叙述和描写的基础上,蜘蛛和网的意象
    ,已经超越了描述的性质,而成为一种隐喻了。隐喻势必生成意义。那么,
    这个文本生成了怎样的意义?
    其一,网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随时随地可能要破,这是现实的真谛。
    人就生存在这个现实里,区别只在于是否意识到而已。尚洁的人生内容形象
    地生存在网中:不断遭受各样磨难,无法逃脱,也无法避免,命定一般。网
    的意象,曲折地表达了许地山对于现实的看法。在他看来,现实是不美的,
    这是常态。“一个人最怕有‘理想’。理想不但能使人病,且能使人放弃他
    底性命。……‘理想’和毒花一样,眼看是美,却拿不得。”这个看法,可
    以从佛学教理中追溯渊源,佛教原始经典《中阿含经》中说过:“云何苦圣
    谛?谓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怨憎会苦、爱别离苦、所求不得苦、略五
    盛阴苦。诸贤,云何五盛阴?谓色盛阴,觉、想、行、识盛阴……我生此苦
    ,从因缘圣,非吾因缘。”特别值得提出的是,佛学提出的“苦”与世俗所
    说的“痛苦”含义不完全一样,“苦”有“逼迫”义。人处于这种“苦”,
    如同小说描写的网(当然,佛学具有从“苦”中解脱的学理依据)之中。网的
    意象,势必与蜘蛛形象相关才更有意义。
    其二,蜘蛛补网作为一种对人生态度的隐喻,在小说的艺术描写中具有
    定性的作用。尚洁一生的所作所为,放在网的意象中,“蜘蛛”不断地修补
    破了的网的意象自然也就诞生了。尚洁不就是只勤奋的蜘蛛吗?对尚洁这只
    不停补网的蜘蛛,该怎样理解和审美评价?小说结尾部分,尚洁和史夫人对
    话的语调宁静而徐缓,从中可读出叙述者渗透其中的赞赏和认同。“院里没
    人,寂静了许久。方才那只蜘蛛悄悄地从叶底出来,向着网底破裂处,一步
    一步,慢慢补缀。它补这个干什么?因为它是蜘蛛,不得不如此!”这已经不
    是尚洁的话了,而是叙述者的议论,帮助读者认可尚洁一生不停补网的优秀
    品质,并赞赏这种人生态度的坚韧顽强。人一生处在不断破损的网中,唯一
    可做的就是补网。这是对现实宿命般的认识和在此基础上所具有的顽强和坚
    韧。正如许地山在《造成伟大民族的条件》中所说的:“人类的命运是被限
    定的,但在这限定的范围里当有向上的意志。所谓向上是求全知全能的意志
    ,能够得到且不管它,只是人应当去追求。”蜘蛛补网式的积极坚韧的人生
    态度通过文学意象传达出了正面的价值意义。 P5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