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秘书长(大结局)[平装]
  • 共2个商家     15.60元~16.90
  • 作者:洪放(作者)
  • 出版社:河南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765011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秘书长(大结局)》是由洪放编著,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的长篇反腐小说

    媒体推荐

    反腐倡廉小说之所以能够勾起作家的写作兴趣、吸引广大读者的眼球,是因为人民群众仍然一如既往地热爱党、关心国家民族的命运;人民群众不麻木,党就永远都会是他们心中的一盏灯,灯之所在,国家民族就会希望永存……
      ——王鼎三
    市委秘书长本身就是常委领导。同时又是市委的大管家和市委主要领导的服务员,这就注定了这一角色的复杂性和丰富性。《秘书长》用最为现实和直接的手法,从市委秘书长这一特殊职位视角,深刻地透视了权力核心正义与腐败的博弈,管窥蠡测,意味深长。
      ——肖仁福

    作者简介

    洪放,男,1968年生,安徽桐城人。安徽省作协、文学院签约作定,桐城市作协主席。追求官场原生态写作,力求诗意化的人性书写。

    目录

    后记

    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我却要同这秘书长系列中的人物告别了。三年,我陪着他们,欢笑与歌哭,痛苦与快乐。三年,我们已经融在了一起!
    回望来路,曲曲折折。这里面既有理想主义的幻梦,也有现实主义的歌吟;既有对当下社会生活的描摹,也有对人性中美的憧憬。
    我一直坚持“原生态”的写作,它是相对于社会的真实与读者的期待的,而不是毫无技术、一味画瓢的。它是从我心灵里流淌出来的“原生态”,是被提高与文学化了的“原生态”!
    感谢读者们,三年来一直坚持陪伴着我。
    感谢朋友们,三年来一直坚持鼓励着我。
    感谢亲人们,三年来一直坚持关心着我。
    感谢……

    文摘

    赵守春还是没有能挨到当书记的这一天。早晨上班,他刚进办公室,突然就一头栽倒在桌子边上了。等到秘书小张过来,他已经是口吐白沫,人事不知了。
    小张赶紧喊:“来人啦,赵市长出事了。”
    政府秘书长高建设马上赶了过来,一看赵市长的阵势,马上道:“打120,快来车。”然后让人把赵守春扶着平躺在沙发上。接着,高建设出门到走廊上,给齐鸣书记打电话。
    “人不行了?怎么回事?”齐鸣书记在电话里大声地吼了句。
    高建设道:“我也不知道,看样子像脑溢血。”
    “立即抢救。我马上让一路同志过去。”齐鸣说完,高建设又打电话给医院的蒋院长,让他做好准备,要最好的医生,最先进的设备,尽最大的努力。
    蒋院长连连说是,“就安排,就安排!我亲自上。”
    整个政府办公楼迅速被赵守春市长的病情给笼罩了。很多人都站在办公室门口,伸长着脖子,等着消息。有些性子急的,就已经站到了三楼的楼梯上,陪着高建设秘书长和其他人员,焦急地等待。
    120过来了。
    医生进了市长办公室,熟练地做了检查,然后对高建设道:“秘书长,脑溢血,而且看来……”
    高建设没有说话,只望着医生。
    医生又道:“看来很严重,病人已经基本无意识。.我们立即开始边抢救边送医院。”
    “一定要想办法,想办法!”常务副市长王进赶了过来。医务人员已经将赵守春市长抬上了担架。大家跟着下了楼梯,就在二楼的楼梯上,市委副书记程一路到了。
    王进立即上前,对程一路说:“脑溢血,唉!”
    程一路的脸是绷着的,低下头看了看躺在担架上的赵守春。赵守春脸色发红,嘴角还挂着白沫,这一瞬间,突然让他想起了自己故去多年的叔父。叔父就是死于脑溢血,是晚上,一边在家吃着饭,一边就倒了,口吐白沫,再也没醒过来。赵守春市长现在这样子,就像当年自己看见叔父倒下去的那一刻一样。他的心一紧,挥挥手,让担架下去了。
    120在前面鸣笛前进,四台小车跟在后面。到了医院,蒋院长已经等在抢救室了。程一路上前同蒋院长握了下手,说:“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
    蒋院长点点头,赵守春被推了进去。程一路和王进没有再跟进去,而是站在抢救室外。王进说:“怎么了?守春市长血压也不是太高……”
    “可能是劳累了。最近南线工程任务重,事情多,一直是守春同志在具体抓。”程一路说着,突然回过头来,问小张,“守春市长昨晚没喝酒吧?”
    “昨晚?好像喝了一点。干红,最多二两吧。”张皱着眉头。
    “那应该没事。看来还是太累了。我前几天还跟他说,要悠着点。他就是……”程一路叹了口气,望了望医院院子里的高大的法梧。刚刚春天,法梧的叶子还没新生出来,整个树看起来就是一堆向着天空的枝权。在高处,一根枝子却兀自地折断了,向下悬着,随时都有落下来的可能。
    “唉!”程一路在心里叹息了声。
    齐鸣书记打电话来,问守春市长怎么样了。程一路说:“目前还不清楚,不过情况不太乐观。”
    齐鸣似乎也顿了下,程一路道:“我们正在医院,还有王进同志,有情况我及时地给你汇报。”
    “那好,我下午就回南州。你们辛苦了。”齐鸣挂了电话。程一路问小张:“今天守春市长还有哪些活动?”
    “上午九点,南线工程131公里处软基处理现场会;十一点,湖海山庄,省发改委来人;下午三点,全市计划工作会议。晚上,赵市长原来准备到省里的……”小张数完,程一路看了眼王进副市长,道:“人不是机器啊!守春同志……有些活动,请王进同志去参加吧,工作不能停。”
    王进说:“行的。我让高建设秘书长过来,我去参加。”
    说着,王进就上了车。程一路问小张:“这几天守春市长没什么异常吧?”
    “好像也没。只是前两天看见他在吃药,说是头有些疼。”小张望着程一路副书记,心里有些打鼓。
    “啊。”程一路望了眼抢救室,似是批评又不全是地对小张道,“领导同志的健康也是应该关注的。作为秘书,要注意,也要提醒。”
    小张立即红了脸,嗫嚅着:“是,是!程书记批评……我是太,太疏忽了。”
    程一路没再做声。抢救室的门开了,蒋院长上前来,低着声音:“情况不太好,但一时不会……”
    “你们辛苦了。”程一路正说着,高建设赶来了。程一路吩咐高建设,要安排专人在医院值班,有情况及时报告,然后,便上车回市委。一路上,程一路的心情有些沉重。两年前,市委秘书长方良华因为突发性脑溢血,成了植物人,直到上个月才最后闭上了眼睛。现在,方良华刚走,赵守春市长却又……
    时光如水,流着流着,一切都不见了踪迹。包括每一个日子里的喜怒哀乐,每一个时刻的幸福与忧愁。
    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秘书胡闻就进来了,一边泡茶一边问:“赵市长……”
    程一路没有回答,胡闻就知道情况很不好。跟了程一路副书记也一年多了,他基本上摸清了程书记的脾气,说一不二,干净利落。既然程书记不说,说明他不想说。一个副书记不想说市长的病情,说明市长的病情很不一般了。
    胡闻将茶放到桌上,然后将一摞子文件递过来,说:“其中有两封是急件,请程书记定的。我放在最上面。”
    程一路打开文件夹,看到最上面一封是省委的文件,《关于严肃纪律,认真做好省人大、政府和政协换届工作的通知》。
    是啊,又是一轮新的风波开始了。
    江南省的人大、政府和政协的换届工作,按照省委的要求,将在四月份进行。从现在到四月,还有两个半月的时间,各地正在选举人大代表和推选政协委员。选举和推选,应该说并不是多大了不得的事。名额是省里分配好了的,代表和委员类型也是基本定了的。谁来当代表,谁来当委员,说老实话,已经不是市一级干部们关注的重点了。市级干部们,甚至省直的领导,还有省委的领导,关注的是谁将在换届这一重大事件中,成为新的班子人选,又最终将有哪些人进入到省三大班子的行列。其实也就是说,又有哪些人进入了省级班子的核心。
    有可能直接进人省级班子的,像南州市委书记齐鸣上一届就是副省长的候选人,下来干了四年,于情于理都应该回省里了。当然还有其他的许多人选。这些人事实上构成了换届的最让人瞩目的核心层。最近,齐鸣书记就一直不断地跑省跑京,当然喽,他也不仅仅是为着自己,更多地还是为着工作,跑项目,跑资金。现在是个以发展经济为第一要务的时代,一把手不跑项目、不找资金,那一把手就是失职。无论是解放思想也好,还是追赶超越也好,归结到一点,还是发展经济。经济发展上来了,底气就足了,身板也硬了。
    然而,对于齐鸣,这恰恰是他最大的软肋。
    南州这几年来,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南州本来是以机械工业为主、以制造业为优势的地级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时,南州的机械制造业在全国占有近三成的份额。就是到这个世纪头两年,也还能占到四分之一的份额。可是,近年来,随着国际国内市场的变化,特别是钢材和其他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加入国外产业的竞争,南州的机械制造业已经被逼入了生存艰难的境地。利润不断下降,甚至出现了负增长。为了应付这种局面,这两年,齐鸣书记也想了不少法子,提出了重心向招商引资发展,大力发展以物流为主的第三产业。也引进了像南州气配城、杜美房产等大项目。市委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几乎是到了底线,个别项目甚至出现了“白送土地”的超市民待遇。但是,这些做法并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支撑南州财政的,不是这些企业了,而是土地。虽然大多数地方都是一样,土地成了公共财政的金盘子,然而国家的政策毕竟摆在那儿,这只盘子端着端着,说不定哪天就出了事。
    程一路一直为此担心,有几次,他正式地向齐鸣书记汇报过。可是,齐鸣并没有表态。齐鸣反过来问:“一要吃饭,二要建设。归根结底,一个字,钱。钱哪!”
    按理说,齐鸣是应该听得进程一路的话的。早些年,齐鸣从省里下到南州挂职任副书记,亲手提拔了程一路,让他从市委办调到政府当了秘书长。算起来,程一路也是他培养的。程一路对他也一直很尊敬,虽然两个人年龄上只相差三岁。齐鸣刚到南州任书记那一阵子,经常找程一路聊天。聊着聊着,事实上就清楚了南州的状况,也听进去了一些程一路的建议。可是时间不长,齐鸣便不再找程一路聊了。两个人的关系,回归到了一把手和副职的关系,不冷不热,不温不火,公式化,程式化,党务化了。
    有人敲门,程一路还没应,门就开了,进来的是市委秘书长毕天成。
    毕天成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白净。很少能看到一个男人如此白净的,脸白,其他地方的皮肤也白。白中还透着些粉红,婴儿一般。脸是圆圆的,只有眉毛是浓黑的,这就更有了点滑稽。
    “一路书记,守春市长那边……”毕天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