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佛祖在一号线[平装]
  • 共1个商家     12.50元~12.50
  • 作者:李海鹏(作者)
  • 出版社:文化艺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5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9454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佛祖在一号线》编辑推荐:抽丝剥茧的分析,吹毛断发的文字,掷地成声的观点,恣肆放达的叙述,李海鹏的文章,到处安放着才情、思想、和对自由美好世界的向往,以至于除此之外,他几乎一无所有了。

    名人推荐

    请海鹏写专栏是《第一财经周刊》做的最好的决定之一。很多时候我们怯于表达,海鹏有勇气;很多时候我们的表达不够准确,海鹏对语言和逻辑的把握让他的文字充满力量;最关键的是,海鹏的优雅和从容,于是有了我们这个时代最值得阅读的文字。
    ——伊险峰 《第一财经周刊》执行总编
    海鹏把第一篇专栏《台风》给我时,不确定地说“不知道是不是GQ要的”。至今我都很感谢他,那篇专栏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回望内心的写作,感受到他“手指触及真理核心时的极度快感”,那声音好古怪。我想,这些细碎、微妙、不经意又很本质的描述,才是生命最原本的光辉啊。
    ——王锋 《智族GQ》编辑总监
    在世界到处是光的今天,我们缺少另一种光。李海鹏的书像一颗小钻石,清醒、隐蔽,光芒四射。
    ——马莉 诗人、画家、《南方周末》高级编辑
    无论作为记者还是专栏作家,李海鹏都长于发现无所不在的荒诞,但他文字的底色是悲悯,悲民生之多艰,悲世人昏庸而不自知。因此他刻薄、幽默、不羁却温热。汉语被他如此高妙自如地运用,像一个狡黠而骄傲的小男孩把玩他心爱的弹弓。
    ——杨瑞春 《中国新闻周刊》执行主编

    媒体推荐

    他真正做到了“像小说一样表达新闻!”,正如外界所说,他的特稿完全不逊于普利策奖的作品。
    ——花生酱过敏(评论人)
    有很多次,我买《第一财经周刊》,就是为了看海鹏的专栏。这是真的!
    ——糙爷 (百度员工 28岁)
    看李海鹏的文章,总是能给我清醒的力量,他笔法自由,十分幽默,如果谁为人处世和他的文章一样睿智,那么谁就是个极度美好的人。
    ——minicup(知名论坛版主)
    很喜欢他的作品,每篇必看,希望能早点看到他的文集。
    ——helen(学生,18岁)

    作者简介

    李海鹏:新闻记者和专栏作者。曾任南方周末高级记者。1972年生,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作品典范而不拘一格,怀抱理想精神又深具现代意识,蕴含文字之美、独到见识和对人与事的深邃了解。他以公众利益、思想自由和民智提升为新闻的最终目的。中国新闻业的最佳特稿作者。熔炼了见解、诗意和幽默感的专栏作者。曾在《第一财经周刊》、《南方周末》和《智族GQ》辟有专栏。2010年《GQ》中文版Men of the Year年度专栏作家。

    目录


    换个姿势做天才

    第一部分
    请病人不要随便死在走廊上
    人性的因素
    吾父凯利班
    伟大事业中的自由民
    实迷途其未远
    高速铁路上的白发渔樵
    上等人和下等人
    猪膝骨与民主制度
    不仁而得天下者
    佛祖在一号线
    坎坷邦里的怪叔叔
    历史的愁容
    关于脏钱的一切
    平庸无奇的世界
    梦想家能做点儿什么
    万里波将金村游历
    罡风吹散了热爱
    不能免于恐惧
    独一有趣的故事
    杀死知更鸟是一种罪过

    第二部分
    台风
    秋水
    果园
    怀抱

    第三部分
    跟拿葱的大婶谈文学
    硬币重于扑满
    老整个马甲配合我干啥
    诗歌轶事
    想一想,不也很好吗
    骑猪走天涯
    且睡且跑
    如果自由都是遗憾的
    去日本见贤思齐(一)
    去日本见贤思齐(二)
    去日本见贤思齐(三)
    去日本见贤思齐(四)

    第四部分
    秋裤传奇
    一笑倾城
    小神蒙巴第
    帅哥都是小甲鱼
    永失我爱
    美人卷珠帘
    不会为你改变我的样子
    范式的独裁
    梦幻启蒙
    无水之城
    说点什么
    沃伦式新闻
    对一个更美好的世界怀有乡愁
    在细碎的历史中飞行

    第五部分
    墙角见吧,无尾犬
    晚餐杀手
    冷火
    考大学记
    自尊其来有自
    聪明栓剂
    在云顶观想星球
    凡夫俗子玩个球
    The Special One
    宝宝爬行大赛
    反智不如淫邪
    豆子心中凄凉
    卢瑟与御姐
    失真的世界
    因循不觉韶光换
    不能直呼此物之名
    十分钟忆往
    亦将有感于斯文

    后记
    用一根针挖井

    序言

    这些文章是一条爱嘘嘘的狗的旅途。这条狗就是我,每当见到一块不喜欢的石碑,它就抬起后腿冲它撒尿。这一路上它尿了好多块巍峨岸然的石碑,为首的有4块,第一块是“威胁自由的一切”,第二块是“投机主义”,第三块是“工具理性”,第四块是“没教养”。讨厌的石碑多如牛毛,只是由于秉性,它最厌憎这4块罢了。有趣的是,倘若向历史的深处探一探头,你便会闻到,整个的人类文明史都散发出此类狗尿的逶迤不绝的气味。”

    后记

    这些小文章来自我在《第一财经周刊》、《南方周末》和《智族GQ》上的专栏。专栏这东西,要么讲社会,要么谈生活,要么逗个乐子,我是兼而有之。写了这么多,抱负却谈不上。对于社会,我没有研究,卑之无甚高论,所依凭者无非庄子所言之“以其知之所知,以养其知之所不知”。不过我想,就我谈及的这些简单又基本的问题而言,这也够了。我只是凭着天性来判断是非。至于“散文”这种文体,我也从未有过真正的兴趣,老话儿讲,壮夫不为也。
    我想这些小文章的略微特别之处在于,它们有一种声音,发出声音的家伙还算机灵,幼稚又天真,有着执拗的主心骨,察觉了生活的荒诞,养成了滑稽和嘲讽的态度。他是个嘴巴里含了一颗糖,就敢于嘲笑世界的家伙。除了正义、智识、艺术和灵魂之外,简直没有什么值得他去尊重,倘若有人胆敢冒犯这四样,他却要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他绕着圈子说话,吹着口哨骂人。他也并不庄重其事地对待这些文章。有时写得糟糕,他也不在乎。有时写得还行,他就得寸进尺,正谈着严肃的话题,却开始意淫,允许自己孟浪上几百字,然后并不害臊地兜回来。倘若你称之为混账,他又会自得其乐,如获奖章。此人写了这近70篇文章,相信能让你笑上210回,可是说有多么机智,却未必,这幽默感多半来自于“有钱难买我乐意”的态度。
    这个人并不等于我,他是这些文章的叙述者,只是我心灵的一隅。可是他的态度,我却视之为安身立命之本。我是个自然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这两个主义都不复杂,在这些小文之中尤其浅白。恻隐之心,仁之端也,便是我的起点。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便是我的终点。
    古人写文章讲究药石之论,与之相比,这些文字恐怕轻薄无行。可是我觉得它们也蛮严肃。打个比方说,这些文章就是一条爱嘘嘘的狗的旅途。这条狗就是我,每当见到一块不喜欢的石碑,它就抬起后腿冲它撒尿。这一路上它尿了好多块巍峨岸然的石碑,为首的有四块,第一块是“威胁自由的一切”,第二块是“投机主义”,第三块是“工具理性”,第四块是“没教养”。讨厌的石碑多如牛毛,只是由于秉性,它最厌憎这四块罢了。有趣的是,倘若向历史的深处探一探头,你便会闻到,整个的人类文明史都散发出此类狗尿的逶迤不绝的气味。
    这里的多数文章的主题其实就是胡适先生的一句话:“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
    公允而言,这句话也“无甚高论”,无非常识罢了。可是在这个国家,自其发表八十年来,论清醒、友善、要紧,我看没有第二句可比。我想要美好的个人生活,也想要一个美好的社会,如何实现呢?我不了解别的方法,只懂得写些小文章,令其蕴含类似的真理,那么我就这么做了。它们有用吗?我不知道。我也不喜欢计较有用没用。这本来就是用一根针挖井的工作。
    在《智族GQ》上发表的几篇不在此列。我在那几篇里写到了自己的生活体验,就像描述某种树木,我想牵绕其上的花叶还算好看。遇到了小小的见识的花火,无足轻重的灵魂的闪亮,我也以本真和不做作的态度写出。我觉得坦率也是一种级别,找到好句子也是一种自由。
    谢谢伊险峰、刘荻、姚晨晖、陈明洋、马莉、王锋、赵小萌和困困。我不想写专栏,觉得它不重要,与自我期许不符,可是如果没有他们的要求和催促,我很可能就茫然四顾,什么都没写了。
    冯尼古特讲过一个小故事,1944年,作为战俘,他经历了德累斯顿大轰炸,盟军的空袭杀死了十三万五千人。他想:“什么是地狱?”多年以后,他再度造访德累斯顿,它坠入历史的迷宫,属于前东德了。他跟一个出租车司机感慨话当年。他回美国之后,出租车司机写来了信,问候他,结尾还挺俏皮:“愿有一天在自由世界的出租车里相逢。”我喜欢这种苦难中的风度。这也正是我想对各位读者说的话。我相信,自由是普世价值,人类的一切努力都该以此为目标。所有美好之事都是自由的变体。那么,我这个出租车司机算是兼职,诸位也是过客,在这时代丕变的下午,有缘载了诸位一程,深以为幸。还请谅解我的爱说笑话和不大遵守交通规则的风格。

    文摘

    用一根针挖井
    1. 我们都像是同一列火车的乘客,这火车的司炉工拼命加煤,因为我们想开到月亮上去。老想着成功干嘛呀?就好像我们的智力不足以应付不追求成功的生活似的。
    2. 生活就是一个体制,你走在路上会遇到不许闯红灯的体制,吃饭时会遇到左手叉右手刀的体制,睡觉时会遇到不能跟别人的女朋友一起睡的体制。我倾向于认为体制本身就是糟糕的,但它如同政府,有时候是一种必要的糟糕。真正的问题其实在于我们有一些不必要的糟糕,却认为它是必要的。
    3. 不义者还有终极杀招,就是制造封闭的话语空间。几年前我采访过一家孤儿院,调查它的院长是否贪渎了公众捐款,想不到困难重重。如果我问一个孤儿,孤儿院给你什么吃呀?他就会仇恨地盯着我说,龙虾炖牛肉!我问另一个孩子,孤儿院给你什么穿呢?她也仇恨地盯着我说,阿玛尼!这自然是夸张,但孩子们不说实话却是真的。为何如此呢?因为这是一个信息孤岛。院长把孩子们封闭起来,长年累月地宣传说,这个残忍的世界已经抛弃了你们,如果没有我,你们就会流落街头任人宰割——可是现在有些记者想搞掉我,破坏我们的幸福家园!
    4. 我当记者那会儿,有一回被一个人骂了一番:“你怎么跳墙过来了?你这种地方媒体的小记者,就会偷鸡摸狗!”你知道,那道墙后面既没有鸡,也没有狗,只有一架坠毁的飞机和几十具尸体,一来我觉得自己作为记者探查现场,是负责任之举,二来倘若门可以走,我何必去跳墙呢?这个人阻止我,当然是体系所致,并非他自己的意愿,我也不该怪他,可是我能做什么呢?难道说谢谢你的侮辱?我当然只能回击说:“我是小记者没错儿,可是你是大官?你大半夜的蹲在这儿盯着这墙,也不怕冻掉了屁股!你40多岁了连个科长都没混上吧你!”你看,我们都在重复着同一句话:你啥都不是。我们在寒夜之中彼此仇恨,问题的根源却远在天边。
    5. 做某些事情的最好方法就是压根儿甭做,比方说,吸毒、冲狗熊的鼻子来一记直拳和偷袭珍珠港。这些事有个共同点,做的时候很爽,可是做完了不好办。在我看来,把房价推高亦属此列。这几年楼价高涨,衍生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的说法。最神奇的一个是某官员说高房价都是丈母娘造成的,意思是,现在的丈母娘太不像话,非逼女婿买房不可。我听过一个很有哲理的故事,小明吃了一包方便面,然后小明出门被车撞死了,因此千万不要吃方便面。
    6. 我要含泪向这些央企作如下劝告——你们这么强,到美国拿地去吧,盖一堆没有地下车库的塔楼,再每平方米一亿美金卖给他们!央企比民企强大多了,吉利这样的民企都能收容沃尔沃,央企为什么不能拆迁曼哈顿呢?我觉得第五大道完全可以盖成豆各庄的样子,时代广场也可以山寨公主坟环岛,这些都齐活儿之后,再给他们建个西直门立交桥。美国人不是说世界是平的吗?我看他们也就有些破IT公司,想平我们,没戏,央企平他们,肯定富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