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蒋勋说红楼梦(第6辑)[平装]
  • 共3个商家     19.30元~27.30
  • 作者:蒋勋(作者)
  •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第1版(2011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26368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蒋勋说红楼梦(第6辑)》的作者蒋勋先生根据其对中国文化美学的精深研究,从人性的、文学的角度挖掘《红楼梦》独特的人文内涵,还原《红楼梦》真正的文学内蕴,让读者不再陷入诸如考据、论证、红学派别的迷阵,真正感受到这部伟大的中国文学巨著非凡的魅力。我们不只是在阅读《红楼梦》,我们也在阅读自己的一生:一本书,可以不断让你看到“自己”,这本《蒋勋说红楼梦(第6辑)》才是可以阅读一生的书。让我们随着蒋勋先生一起重读《红楼梦》,从中感受青春、体悟人性!

    作者简介

    蒋勋,一九四七年生,福建长乐人。文化大学史学系、艺术研究所毕业,后负笈法国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一九七六年返台。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联合文学》社长。其文笔清丽流畅,说理明白无碍,兼具感性与理性之美,著有小说、散文、艺术史、美学论述作品数十种,并多次举办画展,深获各界好评。近年专事两岸美学教育的推广,他认为:“美之于自己,就像是一种信仰一样,而我用布道的心情传播对美的感动。”

    目录

    第五十一回 薛小妹新编怀古诗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诗能透露心事
    天上人间两渺茫
    错综复杂的精彩
    繁华即将过去
    人世间的牵连
    寄言世俗休轻鄙
    樗栎应惭万古羞
    不在梅边在柳边
    情爱的自主
    对比荒谬的写实手法
    袭人回家的行头
    袭人回家探母病的排场
    袭人不在的混乱状态
    宝玉对丫头的体贴
    生命美丽的时刻
    晴雯生病看医生
    宝玉体贴晴雯的生病
    胡庸医乱用虎狼药
    第五十二回 俏平儿情掩虾须镯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生命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平儿情掩虾须镯
    人对人最单纯的爱
    宝玉对人性实验的失败
    平儿处世的周到与体贴
    爆炭晴雯
    光生日就闹不清
    品味生活的美好
    宝玉心甘情愿做最后一名
    曹家与西洋的关系
    真真国的女孩子写的五言律诗
    宝玉与黛玉的缘分
    晴雯的生病与牵挂
    俄罗斯皇宫的雀金裘
    宝玉出门的气派
    晴雯的个性
    坠儿做错事抱恨而去
    勇晴雯病补雀金裘
    第五十三回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贾府过年的盛况
    晴雯耗尽元气
    宝玉对生命本质的不忍
    长篇小说的转场技巧
    贾珍开宗祠打扫
    贾府的压岁钱与春祭恩赏
    佃户乌进孝交租
    黄柏木做磬槌子
    贾家子弟分供租的争议
    薛宝琴看贾府祭宗祠
    曹雪芹对宗祠的记忆
    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贾敬、贾赦向贾母行礼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
    看戏赏新出局的铜钱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灯火辉煌与幽暗寂寞
    贾府宴席的礼仪
    家族敬酒的规矩
    八义记的密码
    热闹处处处凄凉
    灯花灿烂,却无人声
    生活细节的讲究
    宝玉与黛玉的亲密互动
    贾母对中国戏剧的评论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团圆的困难
    戏剧的品位与优雅
    琴挑传情
    春喜上眉梢
    贾母应景的笑话
    王熙凤的冷笑话
    作者的语言符咒——散了
    第五十五回辱亲女愚妾争闲气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探春开朗的个性
    李纨、探春代理王熙凤管家
    不干己事不张口 一问摇头三不知
    探春精细不让凤姐儿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
    探春天生的管理才能
    探春在公务中面对母亲
    探春的独立个性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探春绝对的公正性
    平儿柔软处世的智慧
    探春开始查账
    规矩秩序已经建立
    好好好好个三姑娘
    第五十六回敏探春兴利除宿弊识宝钗小惠全大体
    人文厚度的建立
    敏探春兴利除宿弊
    以产业的观念经营大观园
    天下没有不可用的东西
    大观园员工分红观念
    探春不越权的态度
    美是看不见的竞争力
    真正懂产业经营的宝钗
    利润均沾的人事管理
    识宝钗小惠全大礼
    甄宝玉与贾宝玉
    超现实的写作手法
    两个宝玉都淘气古怪
    自我寻找的孤独性
    最大的痛苦——肉身告别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词试宝玉慈姨母爱语慰痴颦
    青春期的灵慧之性
    慧紫鹃情词试忙玉
    拒绝长大的宝玉
    长篇小说的编写手法
    魂魄失守心无所知
    宝玉五雷轰顶发病
    黛玉毁灭性的爱
    急痛迷心
    宝玉最美丽的独自
    紫鹃与黛玉不可解的情谊
    黛玉与紫鹃的悄悄话
    薛姨妈说定了邢岫烟
    知书达理的邢岫烟
    宝钗体贴、接济邢岫烟
    千里姻缘一线牵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第五十八回杏子阴假凤泣虚凰茜红纱真情揆痴理
    贾府的梨香院
    薛姨妈照顾黛玉一起住
    王夫人解散戏班
    表演艺术的本技
    表演艺术像附身
    清明之日湘云笑宝玉
    绿叶成荫子满枝
    藕官满面泪痕
    宝玉替藕官解危
    芳官洗头事件
    麝月讲道理煞威风
    芳官的淘气
    宝玉分享生命中最美好的事物
    茜纱窗真情揆痴理
    第五十九回柳叶渚边嗔莺咤燕绛芸轩里召将飞符
    大小说里的春天散文
    放慢脚步欣赏春天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心灵的最大寄托——园林
    贾母出行入朝的气派场景
    贾府门禁的安全措施
    春天的特写镜头
    美是一种无目的的快乐
    从游戏中创造生命的趣味
    黛玉在春天喜悦的心情
    忘掉目的放松生命的慵懒
    青春与沧桑的对话
    生命的宝珠与鱼眼睛
    生命看不见美的辛苦
    青春被侮辱糟蹋的状况
    疼惜青春的语言
    绛芸轩里召将飞符
    第六十回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玫瑰露引来茯苓霜
    好小说的穿针引线
    点头会意使眼色的默契
    茉莉粉替去蔷薇硝
    生命巨大绝望的报复
    赵姨娘报仇的语言
    芳官泼哭泼闹起来
    芳官、蕊官、藕官围殴赵姨娘
    探春给赵姨娘台阶下
    小蝉告诉夏婆子被告密一事
    芳官与小蝉的冲突
    芳官拿玫瑰露给柳家的五儿
    柳五儿与钱槐的因果
    小么儿带出茯苓霜失窃事件

    文摘

    版权页:



    诗能透露心事
    前面说到这些十五岁上下的男孩、女孩子在一起写诗。我一直认为,作为文学最精简的形式,诗的最主要的功能是可以透露心事。所以现在很多的红学的考证者,最关心的就是这部小说中的诗句,因为诗句很多时候可能是某种隐喻。在座的朋友可能到现在还有一个习惯,到庙里去拜拜的时候会顺便抽一支签,每个签都是一首诗。我们可能会问,既然神明要预言我们的未来,为什么不干脆讲清楚些。岂不知我们的未来常常处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第五十回里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三个人各写了一首谜语诗,而这些诗就暗喻着他们生命的某种状态。
    很多人觉得《红楼梦》这部小说和达·芬奇的一生一样,也充满了各种密码,惹了许多人很费心思地去猜。其实如果我们一旦去真正认知自己的生命,就会发现它真的不是三言两语能讲清楚。有的朋友可能会说,我一生按部就班,一切都是计划好了以后才做的,可是我相信大家的生命里一定还有很多潜能,不是你的计划所能规范的。人的一生始终处于一种摸索的状态,而这种摸索就是主观的向往与客观境遇之间的互动。
    达·芬奇在绘画的时候,永远不会去想最后的结局是什么,他只是在开始时有个动机。当时有一个女人叫丽莎·乔宫多,她的先生很爱她,请了达·芬奇帮她画张像,这就是后来大家都知道的《蒙娜丽莎》。达’芬奇画着画着,就开始思考什么是青春,什么是衰老。他眼前的这个女性可能二十多岁,可是她曾经是儿童、少女,现在变成了少妇,将来还会进入中年、老年。这个时候他已经不是在画一张画,而是在思考一张画了。他又想:我是达·芬奇,正在画一个女人,画的过程中有我对生命的看法,我要把我认为美的东西尽可能地画到这张脸上,我画的不只是这个女人的肖像,也是我自己的肖像。她脸上的微笑也不只属于她本人,其中也有我对生命里最美的东西的赞赏。最后,达·芬奇就把自画像跟这张像合在一起了,如今我们见到的这张画充满了谜,大家不知道他究竟画的是谁。
    如果我们今天照着一张照片来画一张画,绝对不可能是好作品,因为它是呆板的。如果我们肯观察的话,包括对着镜子长时间地观察自己,你会发现你的状态几乎每分每秒都在变。所以,我不希望大家去根据一些红学的考证,来断定某个诗句一定是在隐喻什么。其实所谓隐喻就是不清楚、不确定,在可知与不可知之间。隐喻一旦变成确定的一加一等于二,将失去原有的魅力。
    宝钗在五十回的结尾处写了一首诗:“镂檀锲梓一层层。”“镂”和“锲”都是指雕刻,有一种很高级的雕工,能雕出一层一层的感觉。“岂系良工堆砌成?”第二句很清楚,这个东西非人工所为,乃浑然天成。“虽是半天风雨过”,这个东西可能是挂在树上的,风雨来的时候它会摇动。“何曾闻得梵铃声”,“梵铃”是庙宇的角落里挂的一种铃铛,梵铃响起,让人有种清醒和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