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迷雾之子3:永世英雄(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44.80元~51.00
  • 作者:布兰登?桑德森(作者),王育伟(译者),戴文超(译者)
  • 出版社: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第1版(2012年6月3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5200039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迷雾之子3:永世英雄(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该系列是对著名奇幻史诗“时光之轮”系列的逆写,颠覆你对善恶的理解。布兰登?桑德森试图解构和颠覆传统奇幻故事。“假如邪恶势力赢得最终胜利,世界会变成怎样?”这个命题,连同桑德森对诈欺故事(heist story)的浓厚兴趣,构成了“迷雾之子”三部曲的最初灵感,这也是他自《伊岚翠》初试啼声之后,格局更广、野心更大的成熟之作!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布兰登?桑德森 译者:王育伟 戴文超

    布兰登?桑德森,1975年12月19日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州(Nebraska)首府林肯(Lincoln),现居犹他州的欧瑞市(Orem)。作者的首部小说《伊岚翠》,2005年甫一出版即获得《浪漫时代》(Romantic Times)奇幻史诗大奖,更被美国最大连锁书店邦诺(Barnes & Noble)列为头号选书。作者也连续2006、2007年两年入选美国科/奇幻界最高新人奖项──约翰?坎伯新人奖。作者还陆续出版了“迷雾之子”三部曲,均与全球著名的奇幻出版社Tor签约,《出版人周刊》、《轨迹杂志》、《美国图书馆协会志》、《克科斯评论》都给予该系列高度评价。《哈利?波特》在美国的出版社Scholastic以高价买下作者其他所有奇幻作品的版权。2009年10月,桑德森作为已逝奇幻大师罗伯特?乔丹的接班人,出版了“时光之轮”续作《光之回忆1:风起云涌》,甚至打败丹?布朗新书《失落的秘符》,空降纽约时报排行榜冠军!

    目录


    第一部 幸存者的遗产
    第二部 布条和玻璃
    第三部 残破的天空
    第四部 完美的毁灭者
    第五部 信任
    尾声
    专用名词及人物介绍
    万语幻想文学社召集令

    序言

    即将首次阅读我的作品的中国读者们,我要对你们表达格外热烈的欢迎。谢谢你们选中了我的书,愿你们享受在字里行间发现的一切。等了这么久,我的书终于在中国出版了,这让我非常激动。我曾在亚洲地区生活过两年,中国源远流长的神话与文明为我的写作提供了不少灵感。
    我写的书被归类为奇幻。奇幻是我热爱的题材,我已在其中深陷多年。但在我看来.有太多的人只根据简单的类别定位就对书籍作出草率的评判。在我的书中,我不仅营造神奇而令人惊异的气氛,也描绘人类自身所处的状况,竭尽全力将幻想和真实融为一体。对我来说,只有作为科学分支的魔法才最为有趣——只是这门科学并不存在于我们的世界。
    在我接触过的中国民间传说和电影中.我也看到了类似的东西。精彩神奇的情节永远掩盖不了角色命运的意义——那才是故事的核心所在。
    衷心感谢你们抽出时间阅读我的作品。希望你们能在这些书页中找到具有深度、值得去爱的事物,发现美好、有趣,但同时又令人深思的东西。

    文摘

    法特仑沉默了。他不喜欢表达自己的疑虑。在别人眼里,他应该是个强者。他的小镇是一个农业小城,只比北方的种植园更像城镇一点。贵族纷纷逃离这里时,是法特仑说服了斯卡人继续从事耕种,也是法特仑赶走了来抓壮丁的人。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大多数村庄和种植园的健壮男子都被不同的部队抓去当兵了,而维帝坦仍然还有劳动人口。虽然法特仑必须用他们的粮食来打点贿赂,但是换来了小镇人口的安宁。
    基本是安宁的。
    “这雾气到今天中午还没散尽,”法特仑平静地说道,“持续的时间越来越长了。德鲁费尔,你看到庄稼了,都长得不太好,我想是因为阳光不足的缘故。今年冬天我们没有东西吃了。”
    “我们撑不到冬天的,”德鲁费尔说,“都撑不到天黑。”
    悲哀的是,德鲁费尔曾经一直是个乐观主义者,这真是一件非常令人痛心的事。法特仑好几个月没听到自己兄弟的笑声了。对法特仑来说,德鲁费尔的笑声是最悦耳的声音。
    即使在御主大帝的工厂里工作那么辛苦,也未曾让德鲁费尔的笑声停歇过,法特仑想。
    但是,最近两年发生的事彻底消泯了他的笑声。
    “法特仑!”有人在叫他,“法特仑!”
    法特仑抬头一看,发现一个小男孩正沿着堡垒的一侧匍匐爬行。他们已经J基本修好工事。修工事也是德鲁费尔的想法,他当时还不像现在这样消沉悲观。他们的小镇上大约有七千人,因此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堡垒。在整个小镇四周构筑防御土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
    法特仑手下真正能打仗的也就一千人,小镇就这么寥寥的人口,很难招募到多少人手。另外的一千人要么是孩子,要么是老人,要么不会打仗。他不清楚克洛兽大军的规模,但肯定不止两千个。光靠一个堡垒无济于事。
    过来的男孩是赛弗,他终于气喘吁吁地来到了法特仑跟前。“法特仑!”赛弗说,“来人了!”
    “这么快?”法特仑问,“德鲁费尔刚才还说克洛斯兽还要一阵子才会到!”
    “法特仑,不是克洛兽,”男孩说道,“是一个人。过来看看!”法特仑转过头看了看德鲁费尔,德鲁费尔抹了抹鼻子,耸了耸肩。他们跟着赛弗从向堡垒的前门走去。尘埃和尘土纷纷扬扬,有的飞落到密实的地面上,有的在不停地飘荡。最近大家都没时间来清理这些尘埃。妇女都得留在田地里耕作,而男人都得操练,准备迎战。
    准备迎战。法特仑告诉自己,他有一支两千名“士兵”的部队,但是其实手下只是一千名佩了刀剑的斯卡农民。不错,他们已经操练了两年,但是他们几乎没有真刀真枪地上过战场。
    大门周围聚集了一群人,有的站在堡垒上面,有的斜靠在堡垒的墙上。法特仑这样想:也许我不该动用这么多资源来操练士兵。如果当初让这一千来人去采矿,我们现在就有矿石来买通敌人了。
    不过,克洛兽并不吃这一套。它们杀人不眨眼。法特仑不禁打了个寒颤,他想到了加斯伍德市。加斯伍德比维帝坦大,但是最终逃到维帝坦的幸存者不足一百人。那是三个月前的事。法特仑曾不切实际地希望,克洛兽摧毁加斯伍德后,会就此罢手。
    他根本不该抱有这样的幻想。克洛兽从来没有知足的时候。
    法特仑爬上了堡垒的顶端,衣衫褴褛的士兵纷纷给他让路。他向远处凝视,昏暗的地平线犹如覆盖了一层黑色的积雪,尘埃一个劲儿地飘落下来。一个身穿玄色斗篷、头戴兜帽的人骑着马向堡垒靠近。
    “你觉得会是什么人,法特仑?”一名士兵问道,“克洛兽的侦察兵?”
    法特仑哼了一声。“克洛兽不会派什么侦察兵,尤其不会派一个人来侦察。”
    “他骑了马,”德鲁费尔咕哝道,“我们可以扣下那匹马。”现在整座城里只有五匹马,士兵们一个个都营养不良。
    “是个商人。”一名士兵说。
    “没带武器,”法特仑说,“一个商人要独自一人行走在这种地方,是需要点勇气的。”
    “我从来没见过骑马的难民。”一名士兵说。他挑起眉毛,看了看法特仑。
    法特仑摇了摇头。陌生人骑着马从容地向堡垒靠近,大家都没有放箭。他在城堡的门前喝住了坐骑。法特仑对这些大门非常自豪,都是些木制大门,牢牢地安装在城堡中。建造大门的木料和石头都是他从市中心的贵族府邸里运来的。
    陌生人为了遮避尘埃,从头到脚罩着黑斗篷,整个身体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几乎什么都看不见。法特仑从城堡俯视下去,打量了陌生人一番,然后抬头看着他的兄弟,耸了耸肩。尘埃悄无声息地飘落着。
    陌生人从马背上一跃而起。
    他扶摇直上,好像脚下有一股推力,就在他飞身上来时,斗篷猎猎作响。他里面穿了一身亮白色的制服。
    看见陌生人飞身来到堡垒顶部,站立在木门上面,法特仑开始咒骂,同时向后退却了一步。陌生人是一个熔金术师,也是一个贵族。法特仑曾希望这些人在北方相互争夺,不要来扰乱自己乡民的平静生活。
    或者,至少让他们安详地死去。
    陌生人转过身来。他留着短短的胡须,一头黑发剪得很短。“各位,”他开口了,同时沿着木门的顶部走过来,丝毫没有半点站不稳的样子,“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大家开始应战吧。”他走下木门,站上了堡垒。德鲁费尔立刻拔出宝剑对准了陌生人。
    宝剑在德鲁费尔手里猛地一抖,然后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猝然拉向了空中。就在宝剑从陌生人头顶飞过时,他一把抓住了它。他拿着宝剑前后翻转,打量了一番。“好钢,”他边说,边点了点头,“非常不错。你的士兵中有几个人有这么好的武器?”他把宝剑掉了个头,剑柄对着德鲁费尔,递给了他。
    德鲁费尔一脸迷惑地看了一眼法特仑。P8-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