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蒋勋说红楼梦(第8辑)[平装]
  • 共4个商家     19.30元~29.40
  • 作者:蒋勋(作者)
  • 出版社:上海三联书店;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26380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蒋勋说红楼梦(第8辑)》旨在《红楼梦》是可以读一辈子的书。我们不只是在阅读《红楼梦》,我们在阅读自己的一生:一本书,可以不断让你看到“自己”,《蒋勋说红楼梦(第8辑)》才是可以阅读一生的书。”

    作者简介

    蒋勋,美学家、画家、作家。1947年生,福建长乐人。毕业于台北中国文化大学历史系和艺术研究所,后留学巴黎大学艺术研究所。曾任《雄狮》美术月刊主编,东海大学美术系主任。现任台湾联合文学社社长。绘画作品以花卉、水景画为主。著作颇丰,艺术研究类有《中国美术史》、《西洋美术史》、《艺术概论》、《美的沉思》、《破解米开朗基罗》、《天地有大美》等,敖文有《岛屿独自》等,诗作有《少年中国》、《母亲》、《多情应笑我》、《祝福》等,小说有《情不自禁》、《因为孤独的缘故》、《秘密假期》等。

    目录

    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贾母的青春记忆
    富贵荣华里的荒凉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
    命运没有选择的悲剧
    悲凉之雾,遍布华林
    贾母的八十岁生日
    收一个月的礼物
    贾母生日宴的排场
    生日宴后看戏
    政治家族背后的权力关系
    繁华背后的小细节
    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贾母自在的生日家宴
    树倒猢狲散的暗示
    邢夫人当众侮辱王熙凤
    贾母对王熙凤的考试
    贾母——《红楼梦》里的地母
    营造悬疑气氛的写作技巧
    司棋叛逆的生命态度
    动人的青春爱恋
    第七十二回王熙凤恃强羞说病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贾母的培训能力
    司棋毁灭性的悲剧
    司棋茶饭无思,起坐恍惚
    司棋、鸳鸯耳鬓厮磨的深情
    《红楼梦》进入散的阶段
    王熙凤恃强羞说病
    官媒婆来贾家求亲
    贾琏借钱的心机
    没落从内部腐败开始
    王熙凤侮辱贾琏
    来旺妇倚势霸成亲
    彩霞被牺牲的命运
    凤姐打点政治关系
    贾家即将不保
    第七十三回痴丫头误拾绣春囊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绣春囊事件
    赵姨娘告状
    青春的分享与分担
    丫头的义气与帮忙
    宝玉读书的心情
    生命真正的体贴温暖
    贾家的败落与征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体肥面阔的傻大姐
    痴丫头误拾绣春囊
    邢夫人的心理元素
    迎春的个性与命运
    邢夫人内心充满恨的心结
    懦小姐不问累金凤
    守如处女,脱如狡兔
    虎狼屯食阶陛,尚谈因果
    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青春王国的破灭
    宝玉的热心肠
    王熙凤的巨大沮丧
    《红楼梦》里的家族斗争
    邢夫人小人眼馋肚饱
    王夫人的道德偏见
    王熙凤含泪说理
    抄检大观园专案小组
    王善保家的被忽视的心态
    晴雯的美变成罪恶
    王夫人对晴雯的批判
    好个美人
    大观园的土崩瓦解
    探春看见家族的败落
    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
    青春被伤害的痛苦
    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赏中秋新词得佳谶
    繁华进入幻灭的关键
    尤氏性格的两面性
    贾母心里的阴影
    抄检大观园后的反应
    宝钗搬出大观园
    探春改革的魄力
    贾母吃饭的细节
    贾府男人的堕落
    作者透过尤氏看男人世界
    斗鸡走狗、问柳评花
    吃酒赌钱、眠花宿柳
    《红楼梦》里的第三性公关
    文学深度的人性刻画
    尤氏“好”妻子的角色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嘉荫堂中秋节强颜欢笑
    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凹晶馆联诗悲寂寞
    贾母的眷恋与不舍
    凸碧堂、凹晶馆
    贾母心觉冷清了好些
    花长好、月长圆、人长久
    贾母的美学品位
    贾母禁不住坠下泪来
    家族败落的荒凉
    果然都散了
    镜花水月
    诗句生命情怀的表现
    事若求全何所乐
    愿逐月华流照君
    月光下青春的美丽
    香新荣玉桂,色健茂金萱
    酒尽情犹在,渐闻语笑寂
    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
    第七十七回俏丫环抱屈夭风流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红楼梦》进入尾声
    人参与生命力
    曹家——康熙的心腹
    长乐未央
    文艺复兴的产业家族
    迎春耳软心活不能做主
    主流社会的无情
    王夫人对人的无情无礼
    王夫人的俄狄浦斯情结
    美优伶斩情归水月
    告密者袭人
    宝玉与晴雯的最后告别
    深情的告别与欲望的对比
    第七十八回老学士闲征□□词痴公子杜撰芙蓉诔
    替母亲的行为忏悔反省
    贾母与王夫人的不同
    大观园瓦解的魔掌——王夫人
    物在人亡荒渺的痛
    宝玉眷恋晴雯的死亡
    青春的挽歌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老学士闲征娩女画词
    什么是好文学
    芙蓉女儿诔
    衾枕栉沐、亲昵狎亵
    花原自怯,岂奈狂飚
    眉黛烟青,昨犹我画
    檐前鹦鹉犹呼
    折断冰丝,同灰共穴
    红绡帐里,公子多情
    第七十九回薛文龙悔娶河东狮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红楼梦》的句号
    坚持青春的浪漫天真
    红绡帐里,公子多情;黄土垄中,女儿薄命
    红楼梦里的谶语
    宝玉的母性角色
    贾迎春误嫁中山狼
    迎春被接出大观园
    香菱命运的暗示
    对生命本质的疼爱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
    夏金桂的生命悲剧
    薛蟠的恋母情结
    香菱天真烂漫
    宝玉的激情与毁灭
    《红楼梦》中的女性论述
    第八十回美香菱屈受贪夫棒王道士胡诌妒妇方
    什么是人生的结局
    无法欣赏生命之美的悲剧
    感觉美的生命状态
    香菱柔软的生命态度
    生命的无主状态
    禁忌是犯规的原因
    夏金桂与薛蟠
    美香菱屈受贪夫棒
    折磨别人就是折磨自己
    夏金桂的心机
    夏金桂与婆婆的冲突
    宝钗的理性与冷静
    夏金桂走向毁灭的生命报复
    王一贴的膏药
    王道士胡诌疗妒汤
    《红楼梦》现实人间的结局

    文摘

    版权页:



    《红楼梦》一开始就有个预言——“树倒猢狲散”,这棵树讲的就是贾母,在这个四代同堂的家族中,贾母是个非常有力的稳定力量。因为不管是荣国府还是宁国府,都是她亲眼看着发展起来的。
    贾母的生日是八月初二,八十大寿到了,大概从七月的二十六七号就开始有贺客盈门。贾家把庆贺的客人分成好几批。第一批是王孙贵族,就是王爷、驸马、公主,第二批是内阁的大臣和一些重要的将军,然后第三批、第四批,接下来是家宴,到最后一天还要留给几个重要的管家来宴请。
    就这样一个生日过了十几天,这期间人们不断地送礼,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家族全盛时代的境况,而这种盛况是贾母年轻时就经历过的,很可能这是她最后一次经历这么大的排场,礼物摆得满坑满谷,光看就能看累,很少有人的生日能过到这种程度。一方面这个家族富贵得令人羡慕;另一方面也惹人倦怠。因为有太多的应酬,南安太妃、北静王妃都要来,其间要喝四次茶,还要去换衣服、补妆,这都是礼数。今天大家可能不太理解,这些人一天也许要赶好几次场,在每个场上都得把礼数尽到,这些应酬里已经完全没有真情了。贾母早就看透了这一切,在这个八十岁老太太的眼里,繁华其实就是一种荒凉,因为这个家族里的年轻人,包括孙媳妇秦可卿,是比她还早走的,我总觉得贾母的生命里有种难言的哀伤,因此第七十一回是本书的一个重要转折。
    第七十一回一方面写的是贾母生日的盛况,另一方面则写了贾家的管理上已经出现了问题。宁国府的尤氏过来帮忙,看到有一个门没有关,就叫丫头去看看是谁负责值班,结果看门的两个老婆子喝醉了酒,得罪了尤氏,后来王熙凤就命人把这两个老婆子绑起来,丢在马圈里。
    第七十一回借这两件事对比出繁华的极盛恰恰是家族走向没落的开始。贾母八十岁生日是繁华的巅峰,可是竟然连最起码的安全工作都没有做好。同时,内部人事的纷争也已经开始出现,就像一个企业大到一定程度,就会分出一些子公司。作者很巧妙地借贾母生日把这些情况带出来,这是一般读《红楼梦》的人不容易注意到的。第七十一回很少有红学家讨论,因为没有什么大事发生,我却认为七十一回是这部小说中这个家族由盛转衰的关键。
    在七十一回的后半段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贾母身边最得力的丫头鸳鸯,无意间发现了丫环司棋的隐私。关于鸳鸯的那段故事大家应该还记得,贾赦想讨鸳鸯做妾,贾母听说后很生气,骂他说你也是已经五十多岁的人了,一个小老婆接一个小老婆地娶,一定要娶的话,我这边有的是钱,你去买好了,不能把我身边的特别看护给弄走。这说明贾家的下一代已经没有创业时那一代的气象了,只知道玩乐、挥霍、沉沦。
    鸳鸯在拒绝了贾赦的要求后,曾发誓说:“我一辈子不结婚,我就是服侍老太太了。等到老太太有一天归了西,我就剔了头发去做尼姑,大不了还有一死!”
    鸳鸯后来就一心一意地连妆都不化,很素净地守在贾母身边,贾母生日期间,她要跑来跑去地忙很多事情,结果在大观园里无意间发现了司棋的隐私。司棋是《红楼梦》的丫头中比较刁的一个,当然,这个“刁”字不一定恰当,她比较挑剔。最明显的一次,是她叫底下的小丫头莲花到厨房去要一碗蛋羹,特地说要炖得嫩嫩的,结果主厨说最近鸡蛋很贵,可不可以过几日再吃,她就命令手底下的小丫头,跑到厨房里乱砸了一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