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权力野兽朱元璋(全面讲述朱元璋无权、谋权、夺权、掌权的权术人生!公务员读史丛书,读历史就更懂官场!)[平装]
  • 共3个商家     14.50元~20.59
  • 作者:张笑天(作者)
  • 出版社: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52068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权力野兽朱元璋》:全面讲述朱元璋无权、谋权、夺权、掌权的权术人生!读客“公务员读史”丛书——读历史,就更懂官场!

    作者简介

    张笑天,1939年生,吉林省作协主席、著名历史作家,先后14次获得国内外各种大奖。历史小说《权力野兽朱元璋》与《权力野兽朱棣》为其巅峰之作,因从精彩繁复的正史中,充分还原历史人物的权术细节与心路历程,自出版以来,深受读者喜爱。

    目录

    第一章 只要有奶吃,和尚也是娘
    第二章 人都要饿死了,还在看《资治通鉴》
    第三章 拜码头、找领导的艺术
    第四章 朱重八改名朱元璋
    第五章 临时凑三千杂牌军,吞掉两万精兵
    第六章 为立个人权威,拿老朋友下手
    第七章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
    第八章 功劳最大的时候,就是最危险的时候!
    第九章 该翻脸时就翻脸!
    第十章 借刀杀人,手才不沾血
    第十一章 不称王,不称王,暂时不称王
    第十二章 部下越是强硬,整治越要强悍
    第十三章 我恨朱元璋,但我不会背叛他
    第十四章 为求一计,当众向刘伯温下跪
    第十五章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文摘

    第二章 人都要饿死了,还在看《资治通鉴》
    私开粮仓
    佛性大师在转年春天要远行,他是那种对佛经有独到领悟的大师,声名远播,所以连年有古刹名寺的住持来请他去讲经布道,这一次他要去九华山、普陀山和天童寺。
    朱重八听到消息,心中生出一种无依无靠的失落感,没有佛性的关照,皇觉寺还是他安身立命的场所吗?
    开春万物生,久旱的大地已经被斑斑驳驳的绿草覆盖。也许是地力已尽,那小草不像从前那样茂盛、油绿。
    佛性大师已是一副行脚僧打扮,百衲衣、芒鞋,锡杖铜钵,两个小沙弥替他挑着些经卷。皇觉寺僧众上下都来送行。佛性说:“老衲此次去奉贤寺弘法讲学,也许还要去普陀山,多则半年,少则几个月便归,各位要谨守寺规,好好修行。”众人诺诺,都道师父保重。
    佛性扫了一眼人群,始终未见朱重八的影子。他很纳闷,照理说朱重八是自己最为关照和器重的人,感情也比别人深,他怎么会不来告个别?当佛性走到长亭时,见朱重八已经等候在那里了,佛性露出笑容,说:“你行事总是与众不同,又何必送到十里长亭呢?”
    朱重八说:“我真舍不得师傅走,我愿听长老讲经说法,我更喜欢听您讲佛经以外的南朝北国。”佛性笑了,嘱咐他:“师傅远游的日子,你切勿惹是生非,只管闭门读书,选择爱读的去读就是了。”
    佛性深知朱重八的志向根本不在青灯黄卷,所以也不勉强朱重八,当初剃度他,也是想给他个安身之处,让他好好读点书。
    朱重八很感动:“长老此去浙江,必能见到刘基、宋濂了?”
    “也许吧。”佛性又笑了,“我顺口说了一句,你竟如此上心。”
    朱重八说:“大师在讲‘见贤思齐焉’时不是说过了吗?近朱者才能赤呀!”佛性很觉欣慰,双手合十说:“保重,后会有期。”
    佛性走后不久,皇觉寺越来越难以支撑了。这年黄河决口,灾民潮水一样往南涌,讨饭找不着门,竟把两淮一带刚破土出芽的青草、野菜吃了个精光,比蝗虫过后还干净,蝗虫毕竟只食嫩叶,饥民连草根都挖出来吃了。
    皇觉寺承受了空前的压力,这里成了灾民的避难所。山门外,台阶上下,红墙外,山坡上,到处是难民,他们奄奄一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跪在那里磕头不止,口中念叨着:“佛爷慈悲慈悲吧,饿死我不要紧,救救我的小孙子,给我家留条根吧。”
    但见山门紧闭,一些手提哨棍的和尚在庙墙上来回巡逻,唯恐饥民涌入寺中。佛性走后,空了做临时住持,他唯一的指令就是不放灾民入寺,也绝不设粥棚,他对寺中和尚们说:“要么我们自己先饿死,要么狠下心来,闭眼不看凡间事。”
    朱重八却不以为然,他说:“佛门不是讲普度众生,慈悲为怀吗?咱们仓库里不是还有些米吗?开个粥棚吧,师傅。”
    空了冷冷道:“不是贫僧不可怜灾民,咱们这么个小寺,实在是杯水车薪啊!救济灾民,这本是官府的事。”
    云奇也觉得不忍心:“大人犹可,那些一天吃不到一口东西的孩子实在可怜。”
    “住口!”空了拉下脸来说,“佛性大师云游在外,本寺是贫僧充任住持,出家人固然应以慈悲为怀,可是咱们那点粮够什么?自己吃,也挺不了十天半月,什么叫僧多粥少?大家现在明白了吧?谁也别再多言,再有惑乱人心者,当重罚严惩。”说罢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