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顾随诗词讲记[平装]
  • 共1个商家     19.00元~19.00
  • 作者:顾随(作者),叶嘉莹(合著者),顾之京(合著者)
  •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012020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顾随诗词讲记》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

    媒体推荐

    苦水,先师顾随先生的早期别署。那时北京(一度称北平)的文人学子,无人不知“苦水词人”的名气。他以词曲最为擅场,但诗也毫不逊色。……我这样写成“文字”,就没趣了,在他当时“上堂说法”,那真是音容笑貌,精彩百出。名师上堂,正如名角登场,你没见过那种精气神,一招一式之美、一音一字之妙……
      ——周汝昌思顾随

    作者简介

    顾随(1897-1960),字羡季,别号苦水,晚号驼庵,河北清河县人。192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终生执教并从事学术研究与文学创作。先后在河北女师学院、燕京大学、辅仁大学、中法大学、中国大学、北京师范大学、河北大学等校讲授中国古代文学,四十年来桃李满天下,很多弟子早已是享誉海内外的专家学者,叶嘉莹、周汝昌、史树青、郭预衡、颜一烟等便是其中杰出的代表。
    顾随先生有《稼轩词说》、《东坡词说》、《元明残剧八种》、《揣龠录》、《佛典翻译文学》等多种学术著作行世,并发表学术论文数十篇。出版有《顾随文集》、《顾随:诗文丛论》、《顾随说禅》等。
    叶嘉莹,号迦陵,中国古典诗词研究大家,南开大学中华古典文化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担任国内外多所知名大学的客座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著有《迦陵论词丛稿》、《杜甫秋兴八首集说》、《中国词学的现代观》、《清词名家论集》、《迦陵文集》(十册)等。
    1941年,年仅十七岁的叶嘉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专攻古典文学专业。大学期间,叶嘉莹从师于古典诗词名家顾随教授,并深得其赏识。师生常常唱和往来,留下篇篇佳作。
    此后,叶嘉莹先生毕生致力于中国古典诗词的研究、传播与教学工作,并取得了杰出成就。她还捐资在南开大学设立了以老师顾随先生的晚号为名的“驼庵奖学金”,不仅是为纪念恩师顾随先生,也是为使受奖学生体会到对于中国古典文化事业薪火相传的重要意义和责任。

    目录

    纪念我的老师清河顾随羡季先生
    ——谈羡季先生对古典诗歌之教学
    驼庵诗话
    总论之部
    分论之部
    补编
    驼庵说诗
    《诗经》谈片
    太白古体诗散论
    论杜甫七绝
    说长吉诗之怪
    论小李杜
    宋诗略说
    说竹山词
    论王静安
    知·觉·情
    欣赏·纪录·理想
    漫议S氏论中国诗
    古代不受禅佛影响的六大诗人
    后记
    重版后记

    后记

    从最初整理嘉莹教授青年时听我父亲讲课所作的课堂笔记,至今已是二十五年,四分之一个世纪了。当这一册全是依据嘉莹教授的听课笔记整理而成的《顾随诗词讲记》即将付梓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是嘉莹教授近年所写的一段动情的话:
    我之所以在半生流离辗转的生活中,一直把我当年听先生讲课时的笔记始终随身携带,惟恐或失的缘故,就因为我深知先生所传述的精华妙义,是我在其他书本中所绝然无法获得的一种无价之宝。古人有言“经师易得,人师难求”,先生所予人的乃是心灵的启迪与人格的提升。(《顾随全集·序言》)
    父亲终生执教。暑往寒来四十度秋冬春夏,他登堂说法,一班又一班,一代又一代,无以数计的青年学子在他的讲堂上倾听着他“所传述的精华妙义”,当年的课堂盛况,身后众多卓有成就的弟子,早已传为教坛佳话。

    文摘

    如何始能有心的探讨、生的色彩?此则需要有“物”的认识。既日心的探讨,岂非自心?既日力的表现,岂非自力?既为自心自力,如何是物?此处最好利用佛家语“即心即物”。自己分析自己探讨自己的心时,则“心”便成为“物”,即今所谓对象。天下没有不知道自己怎样活着而知道别人怎样活着的人。不知自心何以能知人心?能认识自己,才能了解人生。老杜的诗是有我,然不是小我,不专指自己,自我扩大,故谓之大我。
    诗之好,在于有力。有力,然,一、不可勉强。勉强便成叫嚣,不勉强即非外来的;二、不计较。不勉强不是没力,不计较不是糊涂。一般人享权利惟恐其不多,尽义务惟恐其不少。所谓不计较不是胡来,只是不计算权利义务。栽树的人不是乘凉的人,但栽树的人不计较这些,是“傻”,但是伟大。有力而不勉强不计较,这样不但是自我扩大,而且是自我消灭。
    文人是自我中心,由自我中心至自我扩大至自我消灭,这就是美,这就是诗。否则,但写风花雪月美丽字眼,仍不是诗。
    凡诗可以代表一诗人整个人格者,始可称之为代表作。诗所表现是整个人格的活动。
    文人,特别是诗人,“自我中心”。人说话总是三句话不离本行。诗人写诗也有个范围,只是并非别人给他划出。试将其全集所用名词都记下来,夕阳、残阳、斜阳、晚日……可见其不说什么,爱说什么,范围之大小,其中皆不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