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平装]
  • 共2个商家     15.96元~16.80
  • 作者:侯文咏(作者)
  •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3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753109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没有神的所在:私房阅读《金瓶梅》》:男人看职场,女人看情场
    西门庆如何靠人脉关系加官进爵
    潘金莲如何于众妻妾中脱颖而出

    名人推荐

    侯文咏读《金瓶梅》,用法眼、用慧眼,将《金瓶梅》这部小说看透了,再以极引人入胜的浅白文字,将他看透了的地方,一处一处指出来,加以趣味盎然的说明,而且集中力量,解释小说本身,并不像“红学”那样钻牛角尖,去考据这考据那,就小说论小说,将小说人物的心态、活动,作小说之外的第二次再现,这种对古典小说的研究,当真是功德无量!
    ——【科幻小说大师】倪匡

    作者简介

    侯文咏
    台湾嘉义县人,台大医学博士。
    目前专职写作,兼任台北医学大学医学人文研究所副教授,万芳医院、台大医院麻醉科主治医师。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大家都爱潘金莲
    第二章 妻妾的争宠战争
    第三章 李瓶儿登场
    第四章 误入野兽丛林的小白兔──宋蕙莲
    第五章 这些人,那些人……
    第六章 潘金莲与李瓶儿的生死对决
    第七章 香消玉殒李瓶儿
    第八章 后李瓶儿时代
    第九章 西门庆的钱脉、人脉
    第十章 强弩之末西门庆
    第十一章 末路狂花潘金莲
    第十二章 如今俱是异乡人

    文摘

    第六章 潘金莲与李瓶儿的生死对决

    我们把焦点放在西门庆寿辰过后的隔天,政和七年七月二十九曰。
    这一整天的白天,小说只用一段文字就写完了。这一段文字记述了任医官来看李瓶儿的病,还记述了月娘请了刘婆子来看官哥。刘婆子说:“哥儿惊了,要住了奶。”又留下几服药用三钱银子打发走了。由于还有贺寿的女眷还没走,因此中午吴月娘请大家吃螃蟹,下午又在花园里摆出小桌,让大家喝酒打牌。
    到了晚上,潘金莲因为心情不好,喝得大醉回房。

    潘金莲吃的大醉归房,因见西门庆夜间在李瓶儿房里歇了一夜,早晨又请任医官来看他,恼在心里。知道他孩子不好,进门不想天假其便──黑影中躧了一脚狗屎,到房中叫春梅点灯来看,一双大红缎子鞋,满帮子都展污了。登时柳眉剔竖,星眼圆睁,叫春梅打着灯把角门关了,拿大棍把那狗没高低只顾打,打的怪叫起来。(第五十八回)

    所谓”天假其便”,指的是老天给潘金莲方便,或者是老天顺从潘金莲的愿望。问题是哪有人”天假其便”踩到狗屎的呢?
    然而,如果把”知道他孩子不好,天假其便”连起来看之后,这个逻辑就成立了。原来踩到狗屎并不是潘金莲的愿望,而是踩到狗屎,才有打狗的借口。潘金莲知道李瓶儿小孩受到惊吓,乘着这个机会继续制造更多噪音,造成小孩更大的伤害。这才是潘金莲真正的愿望。
    接下来的故事就有点重复了。李瓶儿请迎春来劝阻。潘金莲又开始找秋菊的麻烦,责怪秋菊不把狗关到后院去,把秋菊打得“杀猪也似叫”。这一叫,当然把官哥儿惊醒了,于是李瓶儿又请绣春来劝。
    和上一次打秋菊时不同的是:到了最后,连赶来参加寿宴,暂住潘金莲房里的妈妈也看不过去了,出言劝阻潘金莲。潘金莲一甩手,差点把潘姥姥推倒在地上。两个人吵了起来。

    (潘金莲)便道:“怪老货!你与我过一边坐着去!不干你事,来劝什么?……单管外合里应。”
    潘姥姥道:“贼作死的短寿命,我怎的外合里应?我来你家讨冷饭吃,教你恁顿(这样地)摔我?”
    金莲道:“你明日夹着那老.走,怕他家拿长锅(煮汤的大锅)煮吃了我(不成)!”
    潘姥姥听见女儿这等擦他,走到里边屋里呜呜咽咽哭去了。

    我们说过,“强迫性偷情”行为是一种接近病态的“强迫症”行为。当潘金莲把母亲的劝说当成“和李瓶儿里应外合”,并且说出:“怕他家拿长锅煮吃了我!”时,显然潘金莲的精神状态已经出现明显的“被害妄想”了。
    “被害妄想”算是“强迫症”的一种,并且比其它的强迫性行为更是严重的失调。从医学的观点来看,从“偷情强迫症”到“被害妄想症”出现,这些行为所显示出来最重要的讯息是:潘金莲的精神状态恐怕还在持续恶化中。
    特别是在和母亲吵完架之后,潘金莲继续又打秋菊,打得皮开肉绽,还用指甲把秋菊的脸颊插得稀烂……这些行为都一再指出,潘金莲的精神状态已经脱离“正常”的范围,一步一步走向“疯狂”边缘了。
    很少有人在读《金瓶梅》时提到这样的观点。也没有人告诉我们,这样的潘金莲,其实是非常危险的……
    更没有人想到的是,潘金莲的这个不可告人的阴谋里,最重要的武器竟然是一只猫。

    却说潘金莲房中养的一只白狮子猫儿,浑身纯白,只额儿上带龟背一道黑,名唤雪里送炭,又名雪狮子。又善会口衔汗巾子,拾扇儿。西门庆不在房中,妇人晚夕常抱他在被窝里睡,又不撒尿屎在衣服上,呼之即至,挥之即去,妇人常唤他是雪贼。每日不吃牛肝干鱼,只吃生肉,调养的十分肥壮,毛内可藏一鸡蛋。甚是爱惜他,终日在房里用红绢裹肉,令猫扑而挝食。(第五十九回)

    潘金莲养宠物不稀奇,稀奇的是不但猫的名字叫“雪狮子”,潘金莲还把牠当掠食性动物训练。训练也就算了,要用“红绢”裹肉,令猫扑而挝食,这就令人费解了。更何况,这么有趣的事,为什么一定要关在房里秘密地做呢?
    在很多人没会意过来之前,潘金莲的行动已经展开了。

    这日也是合当有事,官哥儿心中不自在,连日吃刘婆子药,略觉好些。李瓶儿与他穿上红缎衫儿,安顿在外间炕上顽耍,迎春守着,奶子便在旁吃饭。不料这雪狮子正蹲在护炕上,看见官哥儿在炕上,穿着红衫儿一动动的顽耍,只当平日哄喂他肉食一般,猛然望下一跳,将官哥儿身上皆抓破了。
    只听那官哥儿“呱”的一声,倒咽了一口气,就不言语了,手脚俱风搐起来。慌的奶子丢下饭碗,搂抱在怀,只顾唾哕与他收惊。那猫还来赶着他要挝,被迎春打出外边去了。如意儿实承望孩子搐过一阵好了,谁想只顾常连(长时间持续不断),一阵不了一阵搐起来。忙使迎春后边请李瓶儿去……(第五十九回)

    这段文字里,官哥儿身上的“红缎衫儿”解开了所有的谜团!
    我们倒抽了一口气──谋杀。
    原来这是一场经过设计,精心算计的谋杀!
    一个接着又一个问题不断涌现上来。
    (潘金莲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的方法?这个计划又是怎么安排的?这是第一次尝试吗?还是已经试过好几次了?还有,那只山洞口那只黑猫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是一只野猫吗?还是牠也受过潘金莲的训练?牠是来试探的吗,还是执行谋杀任务……)
    回头再翻读一次小说,原先的故事又有了完全不同的意义。我们注意到这已经是“雪狮子”第二次出现了。我们来看看这只猫头一次出现的身影:

    (潘金莲正和西门庆在房间床上)
    不想旁边蹲着一个白狮子猫儿,看见动弹,不知当做甚物件儿,扑向前,用爪儿来挝。这西门庆在上,又将手中拿的洒金老鸦扇儿,只顾引逗他(猫)耍子。被妇人夺过扇子来,把猫尽力打了一扇靶子,打出帐子外去了。(第五十一回)

    这段文字第一次读过时,只觉得有些趣味,并没有感觉任何异样。可是现在再重读,其中隐藏着的意义就显示出来了──
    没错。正因为潘金莲在那时候就已经深知“白狮子猫儿”的危险性,才会慌张地夺过扇子,急忙要把猫打出帐外。
    潘金莲昵着对西门庆说:“……引逗他(猫)恁上头上脸的,一时间挝了人脸怎样的?…”以潘金莲对猫的训练,她必然深知,真正危险的应该是西门庆胯间那块肉,至于被猫挝到脸只能算是附带的池鱼之殃罢了。
    (西门庆还真是不知死活呢!)
    官哥儿被猫挝到是在八月二日,但“白狮子猫”第一次出现的时间却在那年的四月十九日。出现在潘金莲和陈敬济调情的雪洞外,惊吓了官哥儿的那只大黑猫则出现在四月二十二日。换句话说,这意味着:
    潘金莲着手进行谋杀的时间,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很多。我们不知道潘金莲到底训练了多少只猫,经过了多少次尝试、失败与改进,才成功地完成了这次的谋杀任务。
    这是《金瓶梅》最叫我们瞠目结舌的地方。随着故事的开展,它总是一再地让我们发现,不管是小说还是我们自己的人生,原来我们对于自己身处的世界,能够理解的竟是那么地有限。

    第九章 西门庆的钱脉、人脉
    除了足够的资本外,西门庆应用这些资本的策略也相当重要。以下有二个小细节,颇能看出西门庆的商业思维:
    (一)西门庆不投资房地产
    西门庆除了自家居住外,从来不投资房地产。在《金瓶梅》里,西门庆唯一买过的一块地(坟地旁赵寡妇的庄园)也是为了游乐用的。大家只要看夏提刑升官准备迁回京城时,用原价一千五百两把清河的房舍卖给新来的副千户便明白:原来在明朝(清河县)房地产增值的空间是很有限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西门庆当然宁可把钱拿去作其它更有效益的投资。
    (二)西门庆总是维持拮据的现金流
    第五十六回应伯爵带着十兄弟之一的常峙节来跟西门庆借钱时,有一幕很生动的画面是这样的:

    (应伯爵带着常峙节来向西门庆开口借钱。)
    西门庆道:“我曾许下(答应)他来。因为东京去(给蔡京贺寿),费的银子多了,本待韩伙计到家(韩道国带着现金到南边采购去了),和他理会。如今又恁的(这么)要紧?”
    …………
    西门庆道:“今日先把几两碎银与他拿去,买件衣服,办些家活,盘搅过来,待寻下房子,我自兑银与你成交,可好么?”……
    不一时,(书童)取了一包银子出来,递与西门庆。西门庆对常峙节道:“这一包碎银子,是那日东京太师府赏封剩下的十二两,你拿去好杂用。”(第五十六回)

    尽管西门庆有钱,可是当常峙节来借钱时,还必须拿出给蔡太师庆寿时赏封下人剩余的碎银,给常峙节应急周转。可见他手上的现金相当拮据。大家不免要问:西门庆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会连借朋友几十两周转的现金都拿不出来?
    事实上,这样的现象牵涉到西门庆对“资金”应用的态度。西门庆曾经对应伯爵说过的一段最能反映出这个态度。

    西门庆道:“兀那东西(钱),是好动不喜静的,怎肯埋没在一处?也是天生应人用的,一个人堆积,就有一个人缺少了。因此积下财宝,极有罪的。”(第五十六回)

    这是西门庆的商人思维里很重要的一句经典名言。这句话让我们鲜明地看出,西门庆的富人形象和传统那种“守财奴”富人完全不同。他这种善用资本的想法,就某个程度而言,其实是更接近当代商人的资本主义思维的。
    如果用当代的财务概念来分析西门庆的事业体的话,我们会发现,这家公司的潜能是相当惊人的。
    首先,这个事业体系不但没有贷款以及必要的利息支出,它还拥有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这些店面的现金收入。更令人羡慕的是,西门庆经营的全是高达百分之六十到百分之三百毛利率的事业。以这样的条件,我相信任何一个会计师看了这样的营运模式,除了建议西门庆赶快去贷款扩充经营规模外,实在也没有更好的意见了。
    要是西门庆活在今天,他大可透过银行贷款、或公开发行股票、或债券的方式从市场募集资金来扩展他的事业规模,然而这些金融操作在明朝是不存在的。因此,西门庆毫无选择的,只能靠着事业本身的累积盈余来扩张他的事业。
    换句话说,盈余的累积必须够多、够快,才能满足西门庆迅速扩张的野心与欲望。这是为什么西门庆不投资房地产的理由。因为,和他既有的那些高利润、快速回收的事业相比,房地产投资显然报酬率太低、回收也太慢了。
    可以想象,为了投注更多资金好创造更高的乘方效应,西门庆刻意维持着很低的现金,好让大部分的盈余继续投入事业,扩大规模。正是这样的财务操作,我们才会看到有钱的西门庆连借朋友几十两周转的现金都拿不出来。
    事实上,也正是西门庆这种追求高利润报酬的快、狠、准的核心策略,造就了他在这个新情势中的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