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人间失格[平装]
  • 共1个商家     9.60元~9.60
  • 作者:太宰治(作者),许时嘉(译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第1版(2009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630239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人间失格》:草月译谭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太宰治 译者:许时嘉

    太宰治,本名津岛修治,青森县人,父亲津岛原右卫门曾任众议院议员和贵族院议员,经营银行、铁路。太宰治是日本战后“无赖派”文学的代表作家,思想消沉、幻灭,不满现实的人生,几度自杀未果。一九三五年,他的短篇《逆行》入围第一届芥川奖,后因出版多部带有哀切的抒情作品而深受注目。一九三九年,他的《女生徒》获第四届北村透谷奖。一九四八年,他以《如是我闻》再度震惊文坛,并开始创作《人间失格》,书成之后,旋即投水自杀,结束了其灿烂多感而又凄美悲凉的一生。

    目录

    人间失格
    樱桃
    太宰治年谱

    文摘

    可是只要是对美丑稍微有那么点概念的人,或许瞄一眼就会说: 搞什么嘛,好讨厌的小孩! 不快地嘟囔着,然后用像是在挥去毛虫的手势,一把将相片扔下。
    真的,那孩子的笑脸,越仔细看,越会在不知不觉中,感到一种微微的憎恶感。那根本不是笑脸。那孩子,完全没在笑。证据就在他那双手紧紧握拳站着的样子。
    人类啊,是不会在紧紧握着拳头时还笑得出来的。是猴子!这是猴子的笑容!只是让脸庞布上丑陋的细纹罢了。这是个若说成是个 皱巴巴的孩子 也不为过的怪异表情,莫名地惹人厌、诡异地让人火大。到目前为止,我还从未看过哪个小孩子的脸上有着如此不可思议的表情。
    第二张相片上的脸蛋则是有着令人惊愕般天壤之别的转变。
    一副学生样,虽然分不太清楚到底是高中时代的相片,还是大学时代的相片,总而言之,就是个翩翩美少年。但很怪的是这相片上的主角,有种让人觉得不像活人的样子。
    穿着学生服、胸前的口袋里露出一点点白手帕、坐在藤椅中盘着腿,依然漾着笑容。这一次的笑容,不是皱巴巴猴儿般的笑,而是相当有技巧的微笑,但与人们的笑容相比,老觉得有些异样。该说是气色很好呢?还是世故老练? 笑容中毫无实在感。倒不如形容像是一张有如羽毛般轻薄全白纸张,上面摆着笑容。因为,从头到尾都是虚假的感觉。
    装模作样 不足以形容, 轻浮 不足以形容, 娘娘腔 不足以形容, 时髦 当然也不足以形容。而且,仔细一看,这位俊美的学生让人有股莫名诡谲之感。截至当时,我还从未看过哪个青年有着如此怪异的美貌。
    还有一张相片,最是奇怪。
    相片中人是多大岁数不得而知,头发看来有些花白。他在一间很脏的房间角落(相片中清楚显现出房间墙壁有三处崩裂),两手盖在小小的火盆上,这回脸上毫无笑容可言,一脸木然。好像将手掩盖在火盆上坐着坐着就会自然死去一般,着实是一张令人作呕、充满不祥的相片。
    奇怪的不仅于此。因为相片中的脸占了绝大面积,让我得仔细地观察这张脸的构造。额头普通,额头上的皱纹普通,眉毛普通,眼睛也普通,鼻子、嘴巴、下巴等等全都很普通。
    啊,这张脸不但毫无表情,还让人没有一丝印象,毫无特征。假设我好好端详这张相片后,闭上眼睛,再回想,我已经忘了这张脸的模样了。房间的墙壁、小小的火盆或许还能勾起我一点点记忆,但对房间里主角的长相却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完全想不起来。这是一张不能入画的脸庞,连漫画的方式都不成。睁开眼睛一看,啊,原来长这样啊!甚至连想起来的喜悦感都没有。说得明白一点,就算睁开眼睛再看这张相片,也不会让人留下印象。只是觉得很不愉快和焦躁,让人想赶快移开视线。
    要是真有所谓 将死之人的模样 ,也应该比这更有表情、更让人有印象才是,除非是人身马面,才会让人有这样的感觉吧!总之,没由来地,看着看着,就一阵毛骨悚然,令人讨厌作呕了。到目前为止,我从未看过哪个男子有如此怪异的脸庞。
    一直以来,我过着羞耻的生活。
    对于生活,我没什么目标。由于自小生长在东北的乡下,第一次看见火车,还是年岁较大之后的事了。我在火车站的天桥上上下下地,完全没注意到这是为了跨越铁轨所建的,只觉得车站内的构造宛如国外游乐场,复杂又有趣,以为它只是因为时髦而装设的,我还真的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这么认为呢!
    对我而言,在天桥上跑上跑下,是在玩着相当时髦的游戏,我当初还一直觉得这是铁路局最上道的服务之一,后来当我发现这是用来让旅客们跨越铁道具实用性的楼梯时,突然间觉得索然无味。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在图画书里看到地下铁这类的东西,竟不觉得是为了实用而建造的,径自认为比起乘坐在地面上的车子,在地底下搭车会是一种更与众不同而有趣的游戏。
    我从小体弱多病,常常卧病在床,但躺归躺,却觉得床单、枕头套、被单等等,实在都是些无聊的装饰,直到快二十岁,才意外发现这些都是实用品,当时的我对于人类的俭朴,感到黯然而悲哀。
    还有,我从来不知道什么是饿肚子。不,这并不代表我生长在一个衣食无缺的家庭中,没这么愚蠢的意思。是因为我完全不知道 饿肚子 的滋味是什么?虽然听起来有些诡异,但就算是肚子饿,自己也浑然无所觉。
    我还记得,小学、中学时候,从学校一回来,周遭的人便会争相对我说: 啊!肚子饿了吧!放学后肚子最容易饿了,来点甜纳豆如何?还有蜂蜜蛋糕和面包喔! 因此,我就会发挥天生阿谀的精神,喃喃地道着 肚子饿了! ,然后一口塞进十颗左右的甜纳豆。可是,饿肚子到底是什么感觉呢?我实在一丁点儿都不明了呀!
    当然,我的食量相当大,不过却没有一丝一毫因感到饥饿而进食的记忆。我会吃众所认同的山珍海味,也会吃别人眼中的丰盛佳肴,还有,到别人家时他们端上来的食物,我也会吃到撑为止。
    然而,对幼年时代的我而言,最痛苦的时刻,莫过于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时候。
    在乡下的家中,家庭成员十余人全部各自对着饭菜,面对面地排成两列,身为家中幼子的我,自然坐在最后方的座位。
    饭厅除了些许阴暗外,吃午饭时,全家十余人不发一语地扒着饭的模样,老让我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加上是传统乡下家庭的关系,配菜大致都是那样,根本不用奢望会有什么珍贵而丰盛的食物,因此对用餐的时刻渐渐感到恐惧了。
    有时我还会在阴暗饭厅末端,在以为自己是因寒冷而战栗的念头下,一点一点将饭送到嘴边硬塞了进去,甚至还思索着,为什么人每天都要吃三餐啊?其实呢,大家表情严肃地吃着饭,或许也算是一种象征性的仪式,因此家人每天早晚三次,固定时间聚集在微微阴暗的饭厅里,将饭菜依顺序排列着,就算不想吃也要沉默地嚼着饭、低着头对家中蠢动着的鬼魂们祈祷着。
    不吃饭就会死!这样的话听起来只是个讨人厌的威胁。这样的迷信(到现在我还是忍不住觉得这是个迷信),却老是带给我不安与恐惧。 人啊,不吃饭会死呀,所以一定要赚钱、吃饭才行。
    对我而言,没有一句话比刚刚那句更深涩难懂,更让人有感于胁迫性的震撼。也就是说,自己似乎对于人类谋生这件事尚未有所理解。
    我因与世界上人类的幸福观在吃的方面不同而产生不安的感觉,我甚至因此夜夜辗转难眠、低语呻吟或因此发狂。
    到底什么才是幸福呢?其实我从小就隔三差五地被别人说成是一个幸福的人,但是我却老觉得自己身在地狱,反而觉得那些认为我幸福的人什么都没有比较,就老是认为我很安逸。
    我甚至还觉得自己背负了十个灾祸,旁人背负了其中一个,都足以因此丧命。
    总之,我不懂。对于旁人痛苦的性质与程度,我完全没有头绪。